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零九 送汤的布裳女子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清晨,知了和蛙鸣未停,小院的木门被已打开,从粉墙黛瓦的小院里走出一个青裳布鞋的少妇,挎着买菜用的竹篮,转身掩门时还不忘用一口粘糯的吴侬语嘱咐道:“老师,小师弟教的太极拳早上可要打两遍才可以哦!”

  小院里传来老人略显不耐烦的声音:“晓得了晓得了,我又不是个孩子,什么对身体好难道我不知道?”

  少妇也不生气,嫣然笑道:“好好好,我知道您晓得的,我这不是怕您忘了嘛!”

  老人没好气道:“我可还没有老糊涂呢,去去去,今天多买些新鲜的莲子回来,熬上汤看看臭小子能不能抽空来喝口汤。”

  少妇自然知道老人口中的臭小子是谁,笑道:“小师弟那么忙,不行我熬好了给他送去。”

  老人叹了口气:“为国为民,忙一点也是好事,倒也不能怪他。去吧,不行你就辛苦跑一趟。”

  “哎!”少妇欢喜应诺,拎着竹篮,沿着小河畔走向街头的菜市场。

  清晨时分,菜市里大多是早早起床买菜的老人,少妇的婀娜身姿成了每日菜市场里的一道靓丽风景。街头菜市场大多是用街坊生意的商贩,几乎所有的商贩都认得这个脾气温婉的江南姑娘。

  “绿荷姑娘,今天有刚抓的野生黄鳝,弄两条给你老师之补补身子!”

  “今天的绿叶菜可新鲜了,刚刚在城外的大棚里摘的,绿荷姑娘要不要买点?”

  “绿荷丫头,今天的肋排很好,二十六一斤,王叔算你二十四,给成本价,要不要来点?”

  她穿着布鞋,在菜市场里慢慢地逛着,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每一个商贩她都能准确地叫出是周大哥还是李大嫂,商贩们也很喜欢跟这样一个恬静又从来不斤斤计较的姑娘打交道,就算不买东西,跟姑娘聊聊家常,都让人觉得很舒心。

  绿荷买了些新鲜的莲子和银耳,又买了些本地产的枣子,离开的时候依旧有商贩一边吆喝一边跟她打招呼,这样一个美人儿天天在街头菜场出现,对于每个人来说都仿佛是一种享受。

  回到小院的时候,吴老爷子正在院子里打着不伦不类的太极。老爷子在东方哲学和国学领域堪称泰斗,却在太极这一门学问上如何都达不到登堂入室的程度。看老爷子的那招白鹤亮翅,刚刚进门的绿荷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音。

  练着功的老爷子不便说话,吹着胡子瞪着这个极孝顺懂事的女弟子,绿荷吐了吐舌头,提着菜篮进了厨房。没多久,厨房里便传来莲子银耳羹的香味,老爷子正好又打完一趟五禽戏,背手踱步走进厨房。

  “给臭小子打电话了没?”

  “还没有,就不要让小师弟再跑一趟了,我给他送去吧!刚刚在菜市场听人说最近公安局跑了一个中层干部,还持枪杀人了,估计他这个代理局长当得不轻松。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待会儿炖好了汤,我给小师弟送去。”

  “跑了个干部?还持枪杀人?道听途说吧?”老爷子有些狐疑,显然对菜市场那种地方传出的消息有些将信将疑。

  “应该不会有错。卖蔬菜的祁婶婶她儿子就在公安局工作,昨天儿子回来的时候听儿子讲的。”绿荷面露忧色,“我也奇怪,好好的干部怎么会持枪杀人呢?我也有些不放心,正好待会儿去市局看看小师弟。”

  “去归去,但不要影响他工作!”老爷子严肃的吩咐道。

  “晓得了!”绿荷笑着将老爷子推出厨房,“君子远厨庖,这可是您自个儿说的。”

  莲子银耳羹足足炖了一个上午,临近午饭时分,绿荷换了身更清爽的布裳,用布袋装着保温桶,却不忘嘱咐正帮一本新版哲学教科书写序言的老爷子:“老师,午饭在桌上,您别忘了吃!我去给小师弟送汤,去去就回,您先吃,不用等我!”

  正陷入深思的老爷子摆摆手,示意让绿荷不要打断自己的思路,绿荷无奈地笑了笑——老师越老越孩子心性,唯独在学问上一丝不苟,这几年更有集大成的迹象,绿荷觉得,中国已经几百年没有出现过一位能影响全世界的哲学家了,或者老师的存在能弥补中国近现代哲学史上的一个遗憾。

  出了小院,到街口的地铁站乘坐地铁,天虽热,绿荷的鼻尖也隐隐冒出了些汗珠,但一身翠绿布裳的女子无论走到哪里,都能让人眼前一亮,炎热的世界仿佛在瞬间清凉起来。

  二十八分钟的地铁,剩下的便是步行,好在前几年市公安局搬入的新楼离地铁站很近,只八分钟的步行路程。

  市局门口的警卫老远就看到袅袅而来的绿裳姑娘,新来的警卫两眼放光,对一旁正在玩手机的老警卫道:“老林,快来看,美女,大美女!”

  老警卫也不过三十开外,只是这组人中资历最老,听得新来的小伙子如此兴奋,无所谓地抬头瞥了一眼,这不看还好,看一眼顿时便“噌”地一声从板凳上站了起来。这还不够,干脆冒着炎热,从空调房里迎了出去,点头哈腰,极是殷勤,看得新来的警卫小王目瞪口呆,要知道在老林的眼里,公安局可是铁打的衙门,寻常人如果没事想进来可是要费一番周折,最不济也被老林一番盘问,每每来访者被老林问得哑口无言的时候,小王便会很羡慕的看着老林——市局的警卫其实也就相当于普通单位的保安,都是跟公安局三产公司签约的合同工,但老林却能干得比刑警还认真,这让小王不得不打心眼里佩服。可是那一身绿裳穿着布鞋又提个布包的美女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老林像伺候祖母奶奶一样地奔出去像奴才一样地忙前忙后?

  小王正纳闷的时候,老林哼着小曲回了警卫室,一脸得意洋洋:“小样,傻眼了吧?”老林笑着拿起桌上的大瓷缸,连灌了好几口薄荷水,外面是四十度的高温,出去一趟像洗了桑拿一般,老林的制服都湿得贴在了后背上,但这家伙却没有像之前那般骂骂咧咧,相反极为兴奋。

  小王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问道:“老林,刚刚那女的是哪个领导家的?来找人?”

  老林神秘兮兮道:“也就跟你说说!那姑娘叫绿荷,姓什么我不知道,但你猜她是来找谁的?”

  “谁?”

  “咱们市局现在谁值得咱们卯足了劲头拍马屁?”

  “局领导啊!”

  “错!”老林摘下制服帽,当扇子一样扇着风,“值得我们这么伺候的就一个人。”

  小王悟性倒也不差,惊道:“她是小局长的夫人?”

  “又错!”老林一脸同情地看着小王,“就说你觉悟不高!领导身边的女性,不要去过问是什么关系,夫人也好,情人也好,姐妹也好,哪怕是八杆子打不着亲戚,咱们只要小心伺候着就成。”

  小王很八卦:“林哥,说说看呢,这是不是小局长的……”小王一脸坏笑,男人的事情,自然只有男人才清楚。

  老林摇了摇头:“不像,这样绿荷姑娘来找过小局长好几次了,好像都是送饭送汤的,看样子应该是亲戚啥的,不过我听小局长有一次喊她师姐,什么关系就搞不懂了。对了,还有一句你要记住,不管是什么关系,都咱们都没有半毛钱关系,马屁可以拍,但把紧了嘴上的门,这是才咱们的本份。”

  小王连连点头,但眼珠子转动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唉?师姐,咋来了也不进去?”李云道知道绿荷来一准是给自己送汤的,加上绿荷手上提着布包,他凑过去,弯下腰狠狠嗅了一口,“莲子银耳的味道,是莲子银耳羹吧?”

  绿荷嫣然一笑:“就你鼻子精!”

  “师姐还没吃饭吧?走走走,去餐厅,我让师傅炒两个菜。”李云道拉着绿荷就要走。

  绿荷却说什么也不肯去:“云道,你现在马上是做局长的人了,要注意影响!”她走进李云道的办公室,这是她第一次进李云道这间办公室,进去后便眼前一亮,由衷赞道:“办公室越来越大,小师弟是越来越出息了。”

  李大刁民挠头笑道:“啥子出息啊,跟当初一穷二白的李云道还是一个人!”李云道对吴老爷子和绿荷师姐是充满感激的,当时自己还初下山,正以为被秦孤鹤打入“冷宫”,吴老爷子和绿荷师姐从不计较他的出身,真心诚意地让自己当作了弟子和师弟看待,这份雪中送炭的恩情,对于李云道来说,是弥足珍贵的。

  绿荷盯着李云道将一大盅莲子银耳羹喝完,这才满意地一边收拾桌子,将盛汤的碗盅放入布包:“早上去菜市场,听说市公安局的一个中层干部跑了,还持枪杀人,真的假的?你可要小心些,现在外面世道不古,凡事都要留个心眼才好!”绿荷就像唠叨不完的母亲一般,不停地叮咛嘱咐着,李云道笑着连连点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