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一十章 绿荷失踪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西山区一处乡镇的小池塘内昨夜发现了一具尸体,被省外媒体抢先报道,弄得西湖这边很被动,市长严东阁责令市公安局必须在三日内破案。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严市长这是在借题发挥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哪怕明明知道严东阁因为之前的事情在拿自己开刀,命案三天告破并不是没有先例,但是死者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单确定尸源的时间可能都要超过三天,更不用说破案了。

  三天破案的专案小组成立了,李云道自己挂帅,华山作为刑侦支队副支队长,自然要以副组长的身份带人破案,只是出乎众人的意料,在宣布专案组成立的时候,作为政委的赵槐也被李云道拉进来担任了副组长一职。会上赵槐没说什么,但会后他却嬉皮笑脸地来找李云道:“云道局长,破凶杀案我可是一丁点的经验都没有,我当这个副组长的话,别人会有想法啊。”

  李云道自然清楚这家伙打的什么主意,微笑道:“尸源虽然还未确定,但他杀基本可以肯定了。严市长的命令是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三日内破案,到时候估计是要出动特警的,你对特警最为熟悉,特警力量到时候归你指挥。这一次的案子很重要,必须集全局之力才有可能在三日内破案,赵政委也要多费心啊! ”李云道一句话就怼了回去。

  赵槐看得出李云道的态度,知道自己不硬着头皮当这个副组长是不行了,反正天塌下来有李云道这个个儿高的顶着,自己不过是个副组长,严东阁就算吃饱了撑着针对的也是他李云道,想清楚这一环,他干笑着道:“那行,我尽全力,咱们争取能在三天内破案。”

  赵槐一走,李云道便叫上华山来到法医处,隔着玻璃,两人均看到法医处处长林桃子的面色相当凝重,幸好两人都不是第一次看到被解剖的尸体,但就算是这样,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依旧让人有种作呕的冲动。

  看到李云道和华山两人进来,林桃子没有任何反应,依旧进行着手上的动作,将尸体的胃部切开后,继续口述给一旁的助理:“死者胃中没有食物,死前24小时没有进食任何食物,包括水。”

  李云道翻阅着之前的纪录,林桃子也没有反对,她也清楚市里只给了三天时间破案,现在当务之急是通过验尸确认尸源,只要确认了死者的身份,通过死者社会关系的排摸,应该能顺藤摸瓜地排摸出线索。

  死者是一个看上去约摸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大约一米七八的身高,左手四指指尖有一层厚茧,腹部有一处旧疤,应该是做过阑尾切除手术。原本一条鲜活的生命,此时遍体鳞伤,从身上青紫不一的状态来看,应该是被不同的钝器击打所致。

  对于李云道轻微翻动尸体的行为,林桃子有些看不下去了:“李局长,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您如果不信任我,大可以自己来操刀解剖。”

  李云道摆了摆手,歉意笑道:“你是专家,你继续。”转过身,他开始叮嘱华山,“联网查全省失踪人口,男性,年龄在20-24岁之间,现在是毕业季,尤其是刚刚毕业来浙北找工作的应届毕业生,要重点关注。另外联系省内的几家重点人力资源网站,看有没有介绍学生到西山区附近面试,对了,死者应该很擅长玩吉它,现在的年轻人大多外向,用这个对比元素就可以排除掉一大波人了。对了,死者身上有很重的桃子味,查一查案发现场有哪些桃园,最近正是西山区产桃的季节,我怀疑死者死前曾经被人关在桃园的仓库内。另外,跟西山区的经侦联络,让他们上报西山区有传销嫌疑的组织名单,包括驻扎地点和主要嫌疑人的资料,他们盘踞西山区那么久,手上肯定有货。”

  李云道说话的时候,林桃子在一旁听着,以前只听说小局长是破案高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但林桃子还有不少疑问,她是心直口快的性子,马上开口追问:“你怎么确定他是大学生?难道不能是外来务工人员?”

  李云道笑了笑:“年纪,穿着打扮,细皮嫩肉的,又玩风化雪月的吉它,当然,最重要的是直觉。”

  林桃子才不相信李云道的什么直觉,她料定李云道一定看到了什么细节,却不愿意跟自己分享,冷哼一声继续道:“你怎么判断他进了传销窟?”

  李云道指了指尸体身上的伤痕:“我在江宁时看到过两起案子,都是活着从传销窟里走出来,全身的伤跟这个差不多。”

  林桃子又冷哼一声:“经验主义……”她还想说些什么,李云道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李云道一看是吴老爷子,顿时苦笑,估计是老爷子嫌自己许久没去看望他,打电话来兴师问罪了,小心翼翼地接通电话:“老师!”

  电话里却传来吴老爷子急促的声音:“云道,绿荷还在你那儿吗?”

  李云道一愣,绿荷师姐前后在自己这里待了不足半个钟头,李云道又急着开局党委会,只将绿荷送到了楼下:“老师,绿荷师姐两个小时前就离开了。”

  吴老爷子急道:“丫头没吃饭就跑出去给你送汤了,怎么说大半个钟头也能到家了,现在电话也关机了,人联系不上。”

  李云道心中猛地咯噔一下:“老师,您别着急,我立刻派人找师姐,您放心,我一定把师姐完好地给您带回来。”

  吴老爷子道:“好好好,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我再打几个电话问问。”

  林桃子也看出李云道应该是碰到了什么麻烦事,冷冷道:“找人用天眼啊,西湖花了大价钱建天眼,尤其是我们市局附近,是一开始的实验点,就是一只苍蝇,真想找也能找得到。”

  “谢谢!”李云道头也不回地奔出了解剖室,来不及换衣服,边走边解开绿色大褂——这是林桃子的要求,所有人进解剖室必须做除菌处理。

  夏初被李云道安排了一间独立的办公室,给她配了整整两排近二十块屏幕,西山区是乡下,没有天眼,所以无名尸案她也帮不上忙,正坐在屏幕前玩游戏,冷不盯地见李云道推门进来,微微一愣,被领导当场抓到上班玩游戏,这可是可大可小的事情。

  谁知,李云道根本就没提游戏的事情,进门便急道:“快给我调取两个小时前市局附近的天眼监控录相。”

  夏初从来未见李云道如此着急面色如此沉重过,哪怕是面对恐怖份子,头儿都一如既往地冷静沉着,哪像今天这般好像快要失去至亲一般地慌乱。

  夏初动静很快,一边调取录相,一边问道:“头儿,出什么事了?”

  李云道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我师姐两个钟头前来给我送汤,现在还没有回去,手机也打不通。”

  夏初道:“您把师姐的手机号发我,我看看进移动公司的数据库看看,师姐的手机能否定位。”

  夏初的手指如飞一般在键盘上舞动着,很快便有了结果:“手机号最后出现的时间是市局附近的地铁站,我把监控调出来看看。”

  一身绿裳布衣的绿荷在地铁平峰时很好找,师姐拎着布袋进了地铁。

  “查状元桥站的监控。”监控中看到地铁进站,却没在状元桥站看到绿荷师姐出地铁,李云道意识到,可能碰上麻烦了,但还心存一丝侥幸,“从进站站点开始,依次调取监控,一趟地铁,又是平峰,没多少人,我就不信人还能在地铁里人间蒸发了。”

  可是,一直查到终点站,地铁车厢里的客人都走得一干二净,也没能发现那一身熟悉的布衣。

  “回过头,你把所有的视频依次推到1号屏幕上来,我一个一个排查。”李云道的声音有些嘶哑,夏初能感觉得出,此时的小局长与平时有些不大一样。

  夏初整理推送视频的空当,李云道来回踱着步子,轻抚着下巴上的胡须,暗忖:师姐失踪,无外乎几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吴广的报复,第二是人口贩子,第三是碰上了人体器官贩子,第四种可能便是有人想借绿荷师姐来对付自己。

  后两种可能才是他最为担心的,无论是吴广或人口贩子,都不会伤害及师姐的生命安全,但如果是后两种,后果将不堪设想。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路,看到来电显示,李云道微叹了口气,接通电话:“薛红荷!”

  “李云道,我告诉你,要是绿荷真出了什么事,老娘我豁出去也要骟了你这头多情的种马。我在去机场的路上,最好我下飞机的时候,你已经把绿荷安全的送回,否则,哼,老娘跟你没完!”薛红荷上来便劈头盖脸一阵宣泄,也没等李云道多解释,便挂了电话。

  正如京城圈子里对薛红荷本人毁誉参半的评价,在李云道看来,薛红荷就像一只浑身长满尖刺的母狐狸,谈不上喜欢,也淡不上讨厌,算是京城圈子里为数不多的真性情。

  “头儿,好了!”夏初的声音将他重新拉回屏幕前,这一次他不再以绿荷为目标,而是寻找近似或异常的情况,终于在状元路的前一站看到两名男子搀扶着一个孕妇走出车厢。“停,夏初,把画面放大!”

  “是个假孕妇,两名男子也很可疑,地铁里光线本就偏暗,还戴着墨镜,又戴了口罩。还能不能再放大些?”

  夏初想了想道:“这已经是解析补充过画面的画质了,再大有可能就要失实了。”

  “好,他们在浙西路下的车就好,那里天眼多,继续查这三个人到底去了哪!”

  天眼对于破案来说,算是一项利器,但也不所有的案子里,天眼都有帮上大忙。三人出地铁拐进了一处小巷,这一带老宅多,小巷四通八达,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进来一准迷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