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一十三章 再遭追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看到李云道的大众辉腾时,陶德庆的嘴角微微扯了扯:“人,生来果然就是不平等的。听说你除了这辆辉腾,还有一辆玛莎拉蒂和一辆保时捷!”陶德庆的话里带着些许酸味,有羡慕有嫉妒,还有些说不清的仇视。

  李云道耸耸肩膀:“这些都是我老婆名下的,算不上是我的。”

  陶德庆扔下一句“朱门酒肉臭”,便催促李云道将绿荷放在后座上,小心翼翼地指挥李云道开车下山。

  车子路过龙井山庄的时候,李云道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这处曾经让镇上的人觉得颇神秘和奢侈的山庄,半年的功夫,山庄门前就已经长满了杂草,龙飞凤舞的“龙井山庄”也少了一个“龙”字。

  陶德庆留意到李云道的眼神,冷笑道:“听说张士英夫妇也是你搞倒的?”

  李云道摇了摇头:“不是我搞倒他们,而是他们倒在了党纪国法的面前。”

  陶德庆冷哼一声:“张士英能力平平,甄平倒是女中豪杰,可惜时运不济。”对于张士英的真实身份,省里下了禁言令,真相只控制在少数几个人的范围内。也许真相最终会淹没在历史长河,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曾经的公安厅副厅长张士英还有另一层鲜为人知的身份。

  李云道看了一眼陶德庆的枪口,冷冷道:“你做了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就不怕老天爷会收拾你?”

  “老天爷?我好怕!”陶德庆故意作出恐惧的模样,随后眯眼狞笑,“这世上有神佛吗?如果真有神佛,早就该来收拾我了!李云道,我是老党员,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李云道挖了挖耳朵:“老党员这三个字从你的嘴巴里说出来,我怎么觉得这么别扭呢?”

  陶德庆讥讽道:“我要是有个身价上亿的老婆,我也可以成天叫嚣党性原则了。李云道,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好命,含着金汤匙出生,又碰到个好老婆,咱们得换位思考。”

  李云道认真地点了点头:“我换位思考过。”

  陶德庆一愣:“真的?”

  李云道瞥了他一眼:“所以更觉得你这样的人,拖出去枪毙十次也不为过份。”

  陶德庆居然大言不惭道:“谢谢夸奖!”

  车子开上高架的时候,陶德庆脸色突然一变:“你喊了帮手?”

  李云道看了一眼后视镜,摇头道:“不是我的人。”后视镜里出现在了两辆黑色的丰田霸道,紧追不舍,“霸道这种车一看就不是公安局会采购的,你自己也曾经是公安,应该很清楚。”

  陶德庆也顿生疑窦:李云道的确说得没错,公安局是不可能采购丰田霸道这样的超规车辆的,而且霸道车型太老,动力表现差强人意,壳子也脆,用来执行任务只能算是个鸡肋,指不定等你几脚油门下去,车速还没上得来,人家罪犯早就逃得没影了。可是这个节骨眼上,来的是哪一方的势力呢?

  他却不知道,李云道此时心中一阵苦笑,这就叫屋漏偏逢连夜雨,身边坐着一个持枪的前任支队长,穷凶极恶,后面还有两辆越野车的“老朋友”。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丰田越野车里的人,跟上次暗杀自己的应该是同一伙人。这些家伙,还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啊,李云道本不想再云招惹那些人,毕竟上面神仙打架,人家随随便便一根小手指都能在自己身上戳上无数个洞,跟不用说过招了。但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咄咄逼人,兔子急了都要咬人,何况是在昆仑山流水村出了名的刁小子呢?

  “坐稳!”李云道一脚油门,V8发动车发出一声怒吼,陶德庆一个不留门,脑袋直接撞在了椅背上。

  “操,你搞什么?”陶德庆怒火中烧,抬枪顶住李云道的脑袋。

  “陶德庆,想活命就坐好,这会儿是一百二的时速,你应该听说过,一百二十速度人,人是会被直接撞成碎肉的!”

  “你他妈的开这么快做什么?”

  “慢了命就没了!”

  话刚落音,轰地一声,陶德庆再次脑袋撞在椅背上,他也意识到,后面的两辆霸道来者不善:“我#操#你个娘的,姓李的,你他妈的到底有多少仇家?”

  又是轰的一声,旁边一辆霸道已经与大众车平行,两车速度都很快,瞬间摩擦出无数火花。

  陶德庆干的是警犬支队的工作,平时也很少上一线,就算坏事做尽,也是假借平四等人的手,他自己何曾遇到过如此惊险的场面,一时间也惊得在色惨白。

  “把枪给我!”李云道冲陶德庆吼道。

  陶德庆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手枪收到腰间,不肯给李云道。

  “蠢货!”李云道一声暗骂,在一处岔道口徒然飘移至最右侧的车道,趁陶德庆一声惊呼时,一掌劈在陶德庆的后颈部,陶德庆脖子一歪便晕死过去。李云道一把从陶德庆腰间抽出手枪,电光闪烁间双手离开方向盘,将子弹上膛,打开保险,降下车窗,对着旁边的霸道玻璃直接两枪。

  可惜这一次对方汲取了上一次的教训,霸道上的玻璃居然换成了防弹玻璃,两颗子弹只是在玻璃上留下了些许印痕。

  “不好!”李云道暗叫一声糟糕,连忙猛地刹车,一棱子子弹打在辉腾的车身上,留下一排整齐的弹孔。一看到那些弹孔,李云道顿时头皮发炸,这帮家伙为了杀自己,居然动用了造价昂贵的穿甲弹。

  轰!一声巨响,后一辆丰田霸道一时没刹住车,猛地撞在了辉腾的后方。李云道的肩膀被安全带肋得生疼,顾不上多想,猛地加速,突然一百八十度掉转车头,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逆向飞驰。

  “嗖……嗖……”一辆接一辆车擦身而过,两辆丰田霸道居然又锲而不舍地掉头追了上来。

  三辆车均逆向行驶,幸好此时仍是清晨,西湖高架上的车并不多,但就算是这样,还是逼得其它车辆接连发生交通事故。

  李云道不敢继续在高架上跟他们周旋了,时间越长路上的车越多,对自己越不利,而且也会危及无辜的群众,看准一处下行匝道,又上演一次飘移,两辆霸道穷追不舍。

  这一次他们学了乖,开枪时只看到枪管,却看不到人,而且用的是穿甲弹,李云道心有忌惮,不敢与他们正面交火,从谨慎程度和火力聚集程度,李云道也判断得出,这一次对方派出的都是清一色的精英。

  下了匝道是红绿灯,李云道看清路况,也不管红灯,径直闯红灯而过。

  一辆丰田霸道呼啸着跟了上来,另一辆跟着闯红灯的越野却被横冲而来的一辆货车直接撞翻,双方车速都很快,霸道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才轰然落地。

  李云道在后视镜中看到这一幕,稍稍松了口气,不过另一辆车已经再度追了上来

  又一梭子子弹打过来,李云道只好开着S型,尽量躲避着子弹。

  “他妈的,被你小子给坑了!”陶德庆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恨不得把脑袋都塞到座位下面去,如此的枪林弹雨,他只在电视里看到过,刚刚子弹贴着他头皮飞过,吓得他小腿肚子直打哆嗦。

  “别废话,想活命就低着头,子弹不长眼睛!”

  “他妈的,什么东西咬我?”陶德庆骂了一声。

  轰!车身又是一震,对方又撞击在车子的右后侧,企图让辉腾翻车,幸好车身厚重,李云道车技也了得,硬生生地控制住车身倾斜的角度,轰然落地后,穿过一片烟尘驶向前方。

  前方设了路障,提示正在隧道中修地铁,李云道迟疑了一下,还是将车开了进去。

  十几辆巨大无比的水泥罐车停在一旁,轮流往一处地基倾注着水泥。

  修路工人被飞驰而过的辉腾吓了一跳,还不来得及拦车,又看到一辆丰田霸道也呼啸而过。

  “不好,要出事了,前面就是坍塌的口子,下面深不见底。”一名修路工人焦急道,“快拦住他们呀!”

  “我们又不是活神仙,这俩开车的都像不要命了?兴许开到前面自己就倒回来了。”

  李云道越开越觉得不对劲,前面哪里还有路,他目力极好,前方隧道的地面明显塌陷了下去,十几辆水泥车的水泥正是在一刻不停地往里面倾注。

  李云道知道,应该是承建地铁的公司碰到流沙地质或者地下河了,否则不会出现这么大面积的坍塌。

  不容多想,他连忙刹车,同时猛打方向,隧道内地面不平,车子顿时失去了平衡,在空中翻了两个眼头才落地。

  车子在空中的时候,李云道眼睁睁地看着那辆来不及刹车的丰田霸道一头栽进那如猛兽血盆大口般的坍塌处,伴随着无数混凝土,工地里巨大的机器噪声掩盖了那辆车里的人发生的绝望尖叫声。

  辉腾翻车了,在距离坍塌位置不足两米的地方,李云道看了一眼后座上仍睡得无比安详的绿荷师姐,微微一笑。

  “师姐,老师还在家等你吃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