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一十四章 六月初十,宜超度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公路枪战,超速逆行,岔道飘移,翻车保命,一切都仿佛是一场恶梦,陶德庆早已经吓得面无血色,一手揪着安全带,一手拉着车门上方的把手,惊恐地看着李云道:“你……你……”他还未曾说得出话,便哇地一声吐了出来,也不知道他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晕车。

  李云道瞥了他一眼:“怎么样,陶队长,要不要再刺激一把?”

  还没能再度开口,陶德庆又将脑袋伸出破碎的车窗,哇哇吐得天昏地暗。

  地铁上的工人开始慢慢围过来,上楼的混泥土车也停止了作业,嘈杂的工地瞬间安静了下来——谁都知道,出人命了。

  “走!”陶德庆怕夜长梦多,催促李云道赶紧开车。

  李云道瞪了他一眼,陶德庆这才发现自己手里没了枪,不过他似乎并不害怕,解开胸前的钮扣,露出一截炸弹:“走不走?”

  李云道心中暗呼一声倒霉,早就知道这家伙肯定留了后招,却万万没想到他会凶残到如此地步,从刚刚露出的一截炸弹来看,他身上的炸药量足以将这个地铁工地夷为平地。

  李云道也不敢多停留,正准备下车跟工地上的工人沟通,却徒然踩油门加速,围过来的工人们吓了一跳,连忙跳离车子前进的路线,伴随着一阵国骂和对家中女性亲属的问题,李云道将车子迅速驶离地铁修建工地。

  “陶德庆,我师姐是无辜的,你先放了我师姐,我送你离开西湖。”李云道一边开车,一边跟陶德庆谈判。出来混的,要么求财,要么求运,把我师姐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正好车子也快要没油了,前面有个加油站,我加个油,把师姐放在加油站,我就带你离开。”

  “李云道,你就不怕我在加油站引爆炸弹?”陶德庆嘲讽地看着李云道,“这小妞细皮嫩肉的,怪不得你这么上心!”

  “你又不是恐怖份子,炸什么加油站啊?你死了,那三千万美元给谁花去?”李云道冲他笑了笑,无比真诚。

  “算你聪明!人可以放,也别去什么加油站了,我知道前边桥下有流动的黑加油站,你在那儿加油,把人放路边。”

  李云道只想绿荷早些脱离险境,一旦没了绿荷这个护身符,哪怕陶德庆身上背着炸药包,逮到机会自己还是有可能制服他。手枪又回到了陶德庆的手里,他身上背着炸弹,原本想找个机会踹陶德庆下车的计划是彻底泡汤了。

  车子调头开到桥下,果然有一辆依维柯改装的黑加油车,戴着帽子的年轻小伙居然一边抽烟一边数钱,旁边几米外就是加油枪,裸露的加油枪此时正往外滴着汽油。

  这里的确是个很隐蔽的地方,看到李云道把车开过去,小伙愣了下,热情地迎了上来:“我们这儿只有92号油,兄弟加不加?”

  李云道只说了一个字“加”,给了小伙三百现金,看了陶德庆一眼:“把师姐放这儿我不大放心。”

  陶德庆冷笑:“那你说怎么办?”

  李云道说道:“刚才我看到那边一百米外就有交巡警岗亭,我把她放在路边,打个110,应该马上会有警察响应。”

  陶德庆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别耍花样,想活着回来见你的小情人,老实地送我离开。”

  李云道点了点头,等小伙子加完油,直接开到大路上,在枪口下将薛绿荷放在路边盲道的阴凉处,早起晨练的人应该会很快发现师姐。

  “动作麻利点!”陶德庆警惕地看着四周,口袋里的枪口却始终没有离开过李云道。

  绿荷师姐在李云道放下她的那一刻居然悠悠地醒了,李云道怕陶德庆看到又横生枝节,连忙低声道:“师姐你继续装晕,等我离开后你再起来,我在你的右口袋里装了一只手机,拿手机报警,告诉他们,陶德庆身上有炸弹。”手机是刚刚从黑加油车的小伙子袋里顺手牵羊来的。

  “快快!”陶德庆很紧张,并没有发现绿荷的异常,只是不断催促李云道,“快点!”

  这里接近闹市区,李云道不敢多耽搁,上车时却终于松了口气,至少师姐此时已经安全了。

  “往哪儿开?”上车后,李云道似笑非笑地看着陶德庆。

  “往西南开,先去江西,再去云南。”陶德庆咬了咬牙,只要坚持到境外,那就是他自己的天下了,顶多花钱买个假身份,但至少不用像在国内这般担心受怕了。

  李云道只说了一声:“好!”

  身子开到城郊的时候,陶德庆突然大呼一声:“停车!”

  李云道徒然刹车,车身猛地停了下来。

  “怎么了?”

  “不走高速,走国道和省道。”

  “好。”李云道不想触发陶德庆的情绪,无论陶德庆说什么,他都答应,他知道,此时对于陶德庆来说,唯一的目标就是逃离西湖,逃离浙北,逃离中国,挥霍那三千万美金度过余生。

  “三千万,你们俩怎么分?”李云道突然开口问道。

  陶德庆先是一愣,随后惊异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有两个人?”

  李云道笑了笑:“随口说说。”

  陶德庆见自己上当,龇牙威胁道:“别耍花样,否则老子拉着你同归于尽。”

  李云道却笑道:“我俩同归于尽了,你的钱就归你的同伙了?”

  陶德庆狞笑:“比特币电子钱包的密码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死了,他一毛钱都没想拿到。”

  李云道想了想道:“帮你一起绑架绿荷姐师的,是最近刚刚进我们市局的吧?而且很可能后勤或支援部门,也许就是保安,三产公司招保安和清洁工的时候要求是放得最低的。”

  陶德庆哼了哼,没有说话:“不要想从我这里得到答案,对于帮过我的兄弟,我会记得他一辈子的。”

  “一辈子?那你怎么亲手杀了平四和朱大常?”

  “平四那个叛徒,见钱眼开,死有余辜。朱大常死得可惜些,我那会儿是杀红了眼了,换成现在,我一定会留他一条小命,否则也不至于要一个人亡命天涯。”

  李云道轻笑,看了陶德庆一眼,这位昔日警犬支队的支队长,此时狼狈不堪,脸上还被碎玻璃划出了几道口子,也顾不得处理伤口。

  “我建议我们是不是要换辆车,咱们这辆车车身上满是枪眼,玻璃也碎了,前后都撞得变形了,走在路上也扎眼。”李云道问道。

  “嗯,我们去弄辆车来。”陶德庆点了点头,指了指市郊的一家法国连锁超市,“进这个停车场,你去弄车,别耍花样。”

  上次徽猷给的黑匣子被李云道当装饰品跟车钥匙系了一起,但李云道不想让陶德庆觉得偷车这么简单,随意找了一辆不起眼的奥迪Q3,用黑匣子打开车门,又拿钥匙将钥匙孔刮花,蹭掉几块油漆,这才发动车子,开到辉腾的旁边。

  陶德庆对李云道的偷车技术感到很诧异,不过情况紧急,也没多问,上车便道:“快走!”

  午饭时分,车子已经开到浙北与安徽省际交界处,陶德庆犯了三急,李云道只好打着双闪灯停在路旁,让他自己钻进了林子。

  省界处都是大山,连绵的山脉将太阳都挡住了,午时,无风,李云道却感到背上有些微凉。

  方便完的陶德庆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原本一直插在裤袋中的手枪此时握在手中,垂在腿旁。

  陶德庆面带微笑,走得很慢,一步一步走向在路边抽烟的李云道,没有风,烟雾却依旧很快消散在旷野中。

  李云道知道他为什么笑,只是陶德庆却不知道李云道为什么也在笑,而且笑得如此天真无邪。

  “你是不是从头到尾都知道,我不会让你活着回浙北?”陶德庆拿着枪,却没有举起,只是笑着看向李云道,“李云道,你毁了我的一切。”

  李云道平静道:“陶德庆,你毁了很多人的一切。”

  陶德庆举枪,李云道却笑了笑,仿佛陶德庆手里拿的只是玩具:“为什么是现在?”

  陶德庆摇了摇:“其实在龙井镇我就很想杀你,但是杀了你谁送我出浙北?前面就是安徽,所以我想跟你玩了。再见!”

  陶德庆扣动了扳机。

  只听到撞针的空响,却没有枪响,陶德庆一愣,顿时明白,枪里没有子弹。这把枪是刚刚李云道还给他的,能在子弹上做手脚的,也只有李云道一个人。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李云道会如此淡然了,一把没有子弹的枪,威慑力还不如一块石头。

  陶德庆恼怒地将手枪扔到一旁,从后腰抽出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这本是平四以前带着防身的,平四被枪杀后,他便顺手把那把军用匕首带了出来。此时锋利的匕首刃口闪着寒光,陶德庆显然并不太擅长使用这种冷兵器,面色有些凝重。

  李云道负手而立,微微叹气:“我跟国道、省道还真是八字相冲,每次都要碰上悍匪加炸弹。今天六月初十,宜超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