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零六章 当好渔翁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李云道从茶楼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本想偷个懒去陈博办公室坐坐,刚发动引擎,就接到了范志宏的电话。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陶德庆失联了。

  范志宏很着急:“云道,陶德庆这个蛀虫一定不能让他跑掉,新的调查结果显示,陶德庆不仅仅是挪#用公款这么简单,他还是‘421纵火案’的幕后操纵人。”

  李云道一愣,连忙将刚刚发动的车熄火:“‘421纵火案’?那桩黑社会讨债不成纵火烧死一家六口的案子?”

  “421纵火案”是前年发生的,当时震惊全国,在全国媒体的关注下,一名主犯和三名从犯很快落网,半年后,主犯仇斌被判处死刑,其余三名从犯也分别被判处二十年监禁到无期徒刑。此时范志宏说陶德庆是幕后主使,李云道也是大吃一惊。

  “老范,421纵火案可不是小事情,如果陶德庆真是幕后主使,无论是从法律层面还是从道德层面,都必须让陶德庆付出代价。”李云道的心情莫名地沉重起来,被烧死的一家六口中,两名不足五岁的幼#童,如果连孩子都不放过,足以可见陶德庆的丧心病狂已经到了何种病态的程度。

  “云道,陶德庆周边已经形成了一伙以他为首的黑恶势力,放火的那四个都是小角色,围绕着陶德庆转的主要有两个人,一个叫朱大常,一个叫平四,都是几进宫的角色。对了,办案人员在陶德庆的家里发现了一些照片,其中一些跟踪你的时候拍摄的,所以你要当心点,狗急了还会跳墙,陶德庆现在就是一条不叫的疯狗。”

  “放心吧!”

  挂了范志宏的电话,李云道便拨通了木兰花的手机:“人在哪儿?”

  木兰花的声音压得很低:“还没有出省,在秀州这边的一处城乡结合部,看样子这里应该是平四的老家。朱大常和平四都在,还有几名手下。我看陶德庆收拾了细软,看样子应该是准备跑路了。照理他们应该早就上路了,不晓得为什么还守在秀州没走。”

  李云道冷笑一声:“他这是不进棺材不掉泪,盯着他,让兄弟们招子擦亮点,刚刚老范来过电话,陶德庆这狗日的居然是421纵火案的幕后主使,放跑了他,咱们就是罪人!”

  木兰花一愣,声调陡然提高:“421纵火案?陶德庆是主谋?不是说主犯被执行死刑了吗?”

  李云道恨恨道:“陶德庆应该是用了什么把柄来要挟那个替死鬼,我现在赶去看守所提审那三个人,你一定把陶德庆给我看死了!这回就算法律不审判他,老天爷都得判他一个死刑。”

  平四老家的老宅在秀州的城郊,平四从小是寡居祖母带大的,祖母去世后这三间瓦房就一直空着,一伙人仓皇逃窜到秀州,也没有心思仔细打扫屋子,就着一屋子的蛛网和灰尘暂时落了脚。这里地处偏僻,连送外卖的都没有,老宅里又只有土灶,平四只好带着两名兄弟去附近的超市里买些生活用品,另两人前后门望风,屋子里只剩下陶德庆和朱大常两人。

  朱大常身高不过一米六五,体重却超过了两百斤,留着青皮光头,肥硕的脸上长着一对倒三角眼,眉毛稀松,此时透着一脸阴狠:“老大,姓李的断人财路,依我的,咱们溜回去找个机会把他给做了,就算不要他的命,也起码弄他个终生残疾,让他生不如死!”朱大常主要替陶德庆负责斗狗场的生意,一处斗狗场何止日进斗金?这几年朱大常开着宝马x5、住着别墅豪宅,都是拜斗狗场所赐,现在一夜梦碎,朱大常心里对李云道恨得牙痒痒。

  陶德庆瞪了他一眼:“做了他?你以为我不想?那他妈的是公安局长,随身配枪的,想死你就去啊!”

  朱大常反手便从后腰掏出两把黑市手枪,啪一下拍在桌子上:“不就是枪吗?咱们也有!”

  陶德庆冷笑:“你知道鲁南五煞怎么死的吗?被姓李的一个人干掉的,就在云二路停车场,现在尸体还在市局法医处解剖着呢。你还是想躺上那解剖台,你去好了,我不拦你!”

  朱大常噌一下站了起来,怒力冲冲地在满是灰尘的屋子的打转。

  “大常,你给坐下,晃得我眼花!你以为我不想给姓李的一点苦头尝尝?但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这条命。我估计他们很快就会查到421纵火案的事情,到时候你、我还有皮四都脱不了关系。跟挪#用公款这些罪比起来,纵火杀人这种事情,够我们仨死上几回了!”陶德庆面色阴沉,微胖的脸上不断滚落着汗珠,突然眼中闪过一道厉色,“如果真要干掉李云道,那也要做好万全的计划,怎么回去,怎么动手,再怎么出来,免得那边得了手,咱们自己却栽进去了,划不来!”

  朱大常一听,立刻兴奋了起来:“老大,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等做掉姓李的,咱们兄弟一起去国外吃香的喝辣的!”

  带着两人拎着大包小包走进来的皮四翻着白眼:“什么吃香的喝辣的,咱们现在有口泡面吃就不错了!”

  朱大常和皮四两人原本就不太对付,朱大常负责斗狗场,皮四负责放高利贷的财务公司,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此时听得皮四出言挑衅,朱大常也知道关键时期要团结,忍着怒气道:“平猴子,我说的是以后,跟着老大去国外。”

  皮四又翻了个白眼,将手上的东西放下,凑到陶德庆耳边道:“老大,我刚刚去镇上自助取款机上试了,三个帐户都被冻结了。”

  陶德庆不动声色:“我早就知道有这一天,所以平日里尽量让你们多兑换现金,不怕,翻身的本钱我们带够了!”

  朱大常和皮四两人对视一眼,都点了点头。

  三人和四个手下各吃了一碗泡面,也顾不上环境,安排好值夜的人手后倒头就睡。

  距离三间瓦房不足百米的地方,木兰花带着一大队的两名侦察员蹲守在灌木丛后方。

  “队长,现在咋办?”侦察员小刘警惕的看着那三间瓦房,低声问道。

  木兰花打了个哈欠,摆摆手:“就地扎营,你们俩先睡会,下半夜你们再轮流换我。”

  侦察员小陈摇头道:“队长,你先休息,你都两天没合眼了,刚刚我俩都眯了会。”

  木兰花也不多跟他们俩客气:“那行,现在是九点多,到十二点换我。”

  连日的劳累让木兰疲惫不堪,不到一分钟就进入了梦乡,正梦见清一色翻三番外面放鞭炮的时候,被人推醒了。

  “队长,有动静!”小刘和小陈两人紧张地盯着那三间瓦房,隔着百米,亦能清晰听到里面打斗和争吵的声音。

  瓦房内,又传来一声枪响,木兰花这才知道,刚刚梦中的鞭炮声竟是百米外的枪声。

  “出什么事了?”木兰花问道。

  小刘摇了摇头:“突然就传来了打斗声和枪声。”

  “刚刚我睡着的时候有人进出吗?”

  小刘和小陈同时摇头,小陈道:“我一直盯着,保守没人进出。”

  木兰花想了想,突然眉开眼笑:“看来是窝里反了!”

  “啊?”两个年轻人不解。

  “有句话叫大难临头各自飞,说的就是他们现在这种状况。我估计陶德庆没少攒现金,你没看他们拎进屋子里的那些箱子,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都是现金。财帛动人心,也最为分辨人心,估计这里头是有人见财起了贪意了!”木兰花人生失意,长期混迹于社会底层,见惯了炎凉世态里的人情冷暖。

  小刘急道:“开枪都是大案啊,咱们要不要制止他们?”

  小陈也看着木兰花,木兰队长却笑道:“这里是秀州,你们说呢?先等等看,我给头儿打个电话。”

  李云道此时还在省看守所提审421纵火案的三名从犯,一开始三名从犯一言不发,直到李云道告诉他们陶德庆事发已经跑路,才终于有人开口,这一开口不要紧,却倒豆子般地将陶德庆的斑斑劣迹给挖了出来。

  手机一响,看到是木兰花,李云道就知道应该是秀州那边出事了,听木兰汇报完情况,李云道一声冷笑:“窝里斗?挺好,你们先不要进去,他们河蚌相争,我们安安心心地当最后收网的渔翁就行。”

  得了“圣旨”木兰花一脸轻松地挂了电话,对小刘和小陈道:“听枪声火力很猛,我们还是等待支援吧!”

  小刘和小陈会意,相视一笑:“队长,是向西湖叫支援还是联系秀州本地的警察?”

  木兰花笑道:“我们一大队的兄弟已经在路上,头儿也让战风雨带二大队的人来支援了,咱们就定定心心地守着这里,别让这伙人‘跑’了就成。”

  打斗声和偶尔响起的枪声持续了足足十分钟,很快屋里就没了动静。

  突然,瓦房的门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

  chaptererror;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