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一十五章 下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浙北与安徽省界,国道旁,陶德庆手中的匕首寒芒毕露。从第一次杀人时的惊慌,到如今杀人后的淡然,生命在陶德庆眼中几乎分文不值。他早就打定主意要取了李云道的性命,不断是用暗杀还是用别的方法,只是却没想到最后会到用冷兵器硬碰硬的地步。

  “宜超度?好啊,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但愿那时候你已经被超度!”陶德庆狞笑着向李云道靠近。

  山风骤起,吹动李云道的衣角,白色的夏装制服在阳光尤为刺眼。陶德庆越来越近,李云道却仍旧一脸平静,静静地望着那锋利的刀尖:“你想死的话,没人能拦得了你。”手腕微抖,三刃刀在掌心间绽开一朵炫目刀花。

  刀花盛开时,陶德庆的匕首已经刺向李云道的胸口,只是刀尖还未曾触及那白色制服,他便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但手中刀势不减,凶狠而有力地刺向年轻局长的心脏。

  一声叹息,在荒野山林间回荡。

  一道白芒从陶德庆手腕处闪过,而后李云道向侧前方迈出两小步,竟出其不意地转至陶德庆身后,陶德庆一手吃痛,连忙下意识地伸出另一只手格挡,白芒再次从另一只手腕处掠过。

  铛!匕首落在路面上,陶德庆双腕血流不止,等反应过来后,他猛地发出一声惨叫,他知道,自己的手筋已经被李云道割断。

  “两个不足五岁的孩子被你活活烧死,陶德庆,你怎么忍心下手残害那般幼小的孩子?”李云道厉声问道。

  陶德庆此时已经顾不得说话,剧烈的痛疼令跪在地上发出阵阵撕心裂肺的哀嚎。

  “一家六口惨死,你逍遥自在地继续放高利货,你晚上睡着的时候,难道梦不到那前来索命的无辜亡魂吗?”

  陶德庆哀嚎着,如丧考妣,或许对于他这种早已经失去灵魂的畜生来说,生理上的疼痛和折磨才是对他最好的惩罚。

  李云道手中的诡异三刃刀无比锋利,割开陶德庆的双腕后,居然没沾上一丁点血迹,此时仍如同鲜活的生活一般,在李云道手中绽放出一朵又一朵令人眼花缭乱的刀花。

  陶德庆似乎也意识李云道动了杀机,哀嚎数声后,猛地暴起往山林的方向奔去。

  李云道唇角微扬,也不追赶,只是微微一眯眼后,手指间绽放的刀芒竟突然离开右手,疾速飞向陶德庆的脚踝。

  “啊!”一声惨叫,陶德庆一个踉跄,以狗吃屎的狼狈姿势,猛地摔向前方。

  那白色刀芒居然又转动着回到李云道的手中,李云道微微叹了口气,似乎对三刃刀的空中轨迹还不太满意:“居然只割了一只脚!”

  陶德庆的左脚脚筋此时也被割断,摔得灰头土脸,又挣扎着站起身,又摔倒,再挣扎,再摔倒。

  李云道缓缓走到他身后,冷冷问道:“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一天吗?”

  陶德庆也不理李云道,咬牙自顾自地往前爬。

  李云道仿佛又自言自语:“好像还有一根脚筋。”

  陶德庆停了下来,昂头看着李云道,双目几乎要喷出火来:“士可杀,不可辱。杀人不过头点地,李云道,有什么招你尽管放马过来,你陶爷爷要是吭一声,就是狗狼养的。”

  李云道笑了笑,刀尖划过陶德庆仅剩的脚筋,陶德庆发出一声惨叫:“你他妈的还真敢下手?”

  李云道耸耸肩:“不是你让我放马过来吗?”

  陶德庆终于知道,李云道是不会放过自己了。不管一个人有多大无畏,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对于死亡都会充满恐惧,陶德庆更甚,转身便开始哭泣哀求:“李局长,我知道错了,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哭了一阵,他又强硬起来,“李云道,你不能杀我,你是警察,你不能动用私刑处置我,我有罪,但也要法院宣判了以后,你才能执法。”

  李云道轻轻一笑:“万一……我是说万一,我愿意舍了这身制服,也要你的命,怎么办?”

  “李……李云道,杀人……杀人是要偿命的!”陶德庆躺在地上,模样狼狈不堪。

  “你现在才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421案里的一家六口的账,怎么算? 被你逼得跳楼、割腕的那些人,他们的命谁来偿?”李云道冷笑,“陶德庆,你就是死上十次,也不够补偿那些逝去的生命,还有他们的家人……”

  “李云道,你不能杀我,你刚刚转来的三千万美元的比特币,我……我都还你,你不要杀我……”陶德庆想去口袋里翻手机,但挑了手筋的双手鲜血横流,染红了衣襟也没能摸出手机。

  “三千万美元的比特币?”李云道冷笑一声,“你还真以为我给你打了三千万美元的比特币?你的手机被我的人黑了,我只不过让人依样画葫芦地让他们给你PS了一张图,刚刚你的手机输入任何一个网址,打开的都只能是那张图片。”

  “你……”陶德庆顿时呆若木鸡,此时他才知道,从头到尾都被李云道算计得死死的,“姓李的,你敢骗我,你居然敢骗我……”他又再度哀嚎起来,仿佛没拿到那三千万才是天底下最令他伤心的事情,比失去了双手双脚都要伤心得多。

  “陶德庆,你这样的蛀虫,我会一只一只地从体制里找出来,一只一只地捻死你们。”李云道蹲在他的身边,面无表情,“421的血债,那些被你逼得家破人亡的冤魂,都会来找你的。”

  “我是坚定的无神论者,李云道你休想……”陶德庆的声音嘎然而止,突然的表情里多了一份诧异和恐惧,“你……你们死了,走开,就算你们变成厉鬼,我也要打得你们魂飞魄散。走开……”

  李云道轻笑,他不知道陶德庆是在装疯卖傻,还是真的产生了幻觉,亦或是那些冤死的灵魂真的一直都缠绕着他。

  “我有罪,我该死……”陶德庆突然像念经一般重复了起来,脸上充满了恐惧。

  李云道瞥了他几眼,瞬间对他失去了兴趣,不管他是不是在装疯,都要面临法律的制裁。

  李云道走了两步,点了三根烟,插在荒野中,那烟雾随着微微山风缓缓飘散。

  最先赶到省界现场的,是战风雨和木兰花,看到陶德庆的模样,战风雨一脸冷笑,木兰花却叹了口气:“想不到他也有今天。”

  李云道拍了拍木兰花的肩膀:“所以做人,凡事要留一线,把事情做得太绝了,也就把自己逼上绝路了。”

  战风雨却道:“头儿,这人渣枪毙十分钟也不够解气!”

  李云道点头:“421纵火案一家六口,还有两个不足五岁的孩子。他不配做人,更不配当个警察。”

  战风雨道:“头儿,其实这小子玩斗狗场,已经在黑道上激起公愤,估计咱们就算不动他,过些日子,也会有人找他的麻烦,咱们动手,倒是便宜了他。”

  木兰花也道:“这厮太心狠手辣,跟他那么多年的兄弟,平四也就算了,朱大常对他忠心耿耿,也被他一枪崩了。说到底,他就是自己作死。”

  战风雨检查了一下陶德庆的伤势,回到路边佩服道:“头儿,你这刀功绝对堪称一流啊,手筋和脚筋断了,血流了不少,但不足以致命,估计这家伙就算活下来,也是个废人。”

  李云道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喃喃自语的陶德庆:“他应该会装疯逃过死刑。”

  战风雨一愣,拔枪道:“那我现在就去毙了狗日的。”

  木兰花却笑着拉住他:“老战,你没明白头儿的意思。”

  战风雨果然一脸茫然地看向李云道。

  李云道笑道:“让他这样畜生不如地苛活着,也许才是老天爷对他最好的惩罚。”

  120救护车来的时候,警局的大队人马也赶到了。护士想让战风雨解开手拷,战风雨扔了一句“这可是纵火犯加杀人犯,你们要是不害怕,我这就给你解开”,两个年轻小护士吓得不敢吱声了,连处理伤口时都是草草了事。

  救护车闪着灯呜警离开,李云道这才跌坐在路旁。

  战风雨吓了一跳,连忙抄住李云道,对一旁的木兰花吼道:“傻愣着干啥?快把救护车喊回来,把头儿头医院。”

  “不用了!”面色惨白的李云道微微吁了口气,“我是太累了,加上低血糖,找个馆子吃点东西才是正道。”

  战风雨一喜:“前面掉个头就有农家乐,木兰你开车!”他将钥匙扔给木兰花,自己扶着李云道上车,“头儿,您现在也快是一把手局长了,这种冲锋陷阵的事情,给我们留个机会,不然人家都以为咱们市局除了头儿你,剩下的都是一帮废物。”

  到农家乐吃了几口饭,李云道这才恢复了些体力,刚准备拿战风雨开涮,华山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头儿,西山区的命案有进展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