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一十六章 世之茂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华山按李云道的吩付按图索骥,居然在本地一家大型招聘网站“乐聘”的后台交叉对比到了一则应聘信息:邻省农林科技大学应届毕业生许洋符合李云道描述的所有特征,而且上周西山区一家刚刚注册不久的国际贸易公司“世之茂”给许洋发了一则面试信息,面试地点就在案发现场附近。李云道立刻下令,刑侦和经侦支队所有人暂时停下手头的其它工作,分成六个小组围绕“世之茂”展开调查,刑侦负责抓人和破命案,经侦支队负责梳理“世之茂”公司的经营往来。

  下午两点三十分,经侦支队我迅速进驻“世之茂”公司,华山的动作更快,在经侦支队还没发现公司账目问题时,已经将“世之茂”的六名核心负责人请到了市局“喝茶”。对于国家暴力机关,普通百姓总是存有一丝敬畏心的,尤其是进了气氛诡秘的审讯室。“世之茂”是一家经营国际保健品的贸易公司,法人是一个名叫李刚的男子,三十五岁,额头凸起,两眼圆瞪,身材瘦削,看上去很像马来人种。

  看到穿着白色制服的李云道进审讯室,李刚立刻满脸堆笑,用一口闽南口音的普通话道:“领导,我没有犯罪啊,为什么要把我拷起来?”

  李云道打量了李刚一番,笑了笑,对华山道:“松开他的手拷。”

  华山冲一旁的刑警点了点头,立刻有人上去解开李刚手上的手拷。李刚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堆笑道:“还是领导觉悟高,我反复跟你们公安局的同志强调,我是罪犯,我是协助调查,我是良好公民嘛!”

  李云道微微一笑,对华山他们道:“你们先出去,我跟他聊聊。”待华山等人出了审讯室,李云道才接着问道,“做保键品赚钱吗?”

  李刚立刻来了兴趣:“领导,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现在上到八十,下到八岁,大家都讲究健康生活。怎么个健康法?除了运动,休息,就得吃保健品啊!现在国内各种保健品的质量参差不齐,有不少成分对人体还是有害的。我们‘世之茂’代理的是澳大利亚的产品。你不做这一行所以你肯定不知道,在医药保健品上,澳大利亚抓得比美国还紧,质量那是杠杠的。保健品行业,这可是一片蓝海,做大了,咱们‘世之茂’先上新三板,再转创业板,最后转主板,领导,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算你一分。”

  李云道眨眨眼,仿佛真来了兴趣:“说得不错,保健品行业的确发展潜力巨大,我还倒真的挺感兴趣。不过你这外国货到中国来卖,价格铁定不便宜,能有几个利润?”

  李刚见李云道有兴趣,立刻兴奋了起来,表情也不一样了:“领导,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利润虽不高,但咱们量大啊!我们采用的是跟安利一样的直#销模式,你发展的业务员越多,就算不卖东西,坐在家里也能挣钱!”

  李云道惊异道:“有这种好事?什么都不干就能赚钱?这不是传销吗?”

  李刚一愣,脸瞬间涨得通红,刚刚讲得有些兴奋了,差点儿忘记这是在公安局,连忙摆手:“我们这是直#销,怎么能跟传销混为一谈呢?我们是有产品的,正宗的外国货,澳洲新西兰产的正宗保健品。”

  李云道奇道:“你刚刚不是说澳大利亚产的嘛?”

  李刚连忙道:“对对对,是澳大利亚产的,不过新西兰也在澳洲嘛,那边人工便宜,所以有小部分保健品是新西兰生产的。”

  李云道笑了笑:“行,关于你们的业务我就了解到这儿。说说看许洋吧,前几天去你们公司面试了?”

  李刚面色一紧,笑得有些尴尬:“领导,最近面试了很多人啊,这个许洋,嗯……印象不深啊……”

  李云道冷哼一声,掏出烟,眯眼点上:“想想清楚再说,你以后还想在浙北地界上混,跟公安结梁子的后果,你自己掂量掂量。”

  李刚立刻装作冥思苦想装:“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是个刚刚毕业的应届生,太嫩了,我们没要。”

  李云道笑了笑,立刻起身,走出审讯室,留下不明所以的李刚一个人在审讯室里琢磨刚刚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

  李云道将审问六名核心负责人的人都叫到了会议室:“什么答案。”

  所有人的答案跟李刚的回答惊人的一致:许洋的确来面试过,但是没有被录取,之后发生了什么他们一概不知。

  所有人包括华山在内,都看着似笑非笑的李云道,仿佛小局长早已洞悉一切。

  “世之茂这家公司肯定有问题,经侦那边有结果吗?”李云道看向经侦支队长王喜华。

  王喜华是老经侦了,为人刚正不阿,闻言点头道:“账目梳理还需要一些时间,我先说说我的个人感觉吧。从目前世之茂这家公司的组织架构和经营体系来看,与之前我所经手侦破的传销案里的传销组织基本一致,不过他加了一个外国保健品的壳子,我已经派人去检验他们的官网,同时让人跟澳洲那边联系,看是不是真的存在这样一个保健品品牌,以及有没有授权给世之茂公司。”

  李云道点了点头:“我刚刚也说了,世之茂有问题,很简单,他们的口供太一致了。试问,一个有上百名员工的贸易公司,面试一名应届毕业生的事情,居然六名核心高管人人都知道这件事,而且口供出奇地一致。我估计他们应该早就对过口供了。接下来,刑侦和经侦分个工,刑侦重点攻克世之茂的员工,出了人命,肯定有人知情,就看我们自己挖不挖得到了。老王,经侦这边靠你了,如果确定是传销组织,一定要把证据做死,绝对不给他们翻案的可能性。”

  从会议室出来,已经是斜阳西照。辉腾车让人拖去了修理厂,李云道想打车时,夏初恰好开着她的小MINI出来:“头儿,你去哪儿,我送你!”

  跟夏初他们,李云道也向来不客气,坐上副驾:“去市立医院。”

  “去看那位漂亮的绿荷师姐?”夏初笑得意味深长。

  李云道却叹气道:“师姐是个苦命的女子。”

  夏初好奇道:“师姐碰到过什么事?”

  “师姐还有个孪生姐姐,两人很小的时候就父母双亡,师姐被我的老师吴书联教授收养,她姐姐被京城一户人家收养,自小姐妹俩一个在京城,一个在苏州。后来,在吴老的牵线搭桥下,师姐嫁给了她的师兄,却却料到那人竟是个人渣,是个双性恋不说,最后还为了荣华富贵,抛弃了师姐。”

  “哼,这样的人渣,就该阉割了他!”夏初狠狠地一拍方向盘,同仇敌忾道。

  李云道苦笑:“我结婚那日,那人渣居然想非礼师姐,被我教训了一通。”

  “教训得好!”

  “原本想老师和师姐来西湖享福,却不料出这样的事情,唉,是我太大意了!”绿荷师姐碰到这样的事情,李云道万分自责,幸好陶德庆没对师姐做什么,否则李云道就自将陶德庆碎尸万段,也无法弥补他给师姐带来的伤害。

  “头儿,这也不能怪你,谁知道陶德庆会那么丧心病狂。对了,他们说陶德庆还有一个帮手,还没有抓到?”夏初好奇地问道。

  “那是个小角色。”李云道冷笑,“恶,总有恶报的。”

  西湖火车站,戴着棒球帽的壮实男子神色慌张,检票进站后便一头扎进洗手间,关上厕所门,将背包挂在挂钩上,背包夹缝里翻出了一个三角形的纸包,展开后,纸包中间是一些白色晶体状的颗粒。他想了想,挑出两粒,又抽出一枝烟,将烟拆散,将烟丝和碾碎的晶体混合在一起,而后又用纸将混合物卷成烟卷状,又颤颤巍巍地掏出打火机,将烟卷点燃,特殊的烟卷立刻腾出一股淡绿后的烟雾。男子猛吸了两口,顿时一脸陶醉。

  突然,厕所的门晃铛响了两下,他吓得手一颤,特殊的烟卷掉进厕所里,“滋”地一声熄灭了。

  外面传来火车站厕所清洁大爷的声音:“洗手间不能抽烟,外面有吸烟室!”

  男子顿时松了口气,暗叫两声倒霉,只好又抽出那纸包,正打算展开再拿出两粒晶体是,厕所门被再次这人晃铛晃铛地推响。

  “找死啊!”他以为还是清洁工大爷,恶狠狠地打开门,想骂两句,却不料刚打开门,一只粗壮的大手一把揪住了他的头发。

  这男子吃痛,但似乎也有些搏击的底子,一把摁住那粗壮大手的手腕,身子猛地一弓,随后一脚踹向对面那人的小腿。

  谁知那人反应极快,非但不躲,而是抬腿往男子脚上踹去。

  两腿相触,男子感觉自己仿佛踢到了铁疙瘩,痛得眼泪都出来了。

  那粗壮大手微微一用力,男子一声惨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