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流水村的稀客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9-06-16 10:17:42 源网站:顶点小说
  四月的昆仑山好不容易迎来了春天的气息,却在这一次的寒潮后罕见地在入春后又飘起了鹅毛大雪。之前被春雷惊醒的山跳、狍子躲在山林间瑟瑟发抖,入春后就开始进山采玉的汉子们又重新缩回了被窝,兴许到了年尾又是一轮生娃崽子的新**。村口的平洼空地上,不怕冷的娃娃拖着鼻涕追逐打闹,这四月天里飘起的诡异大雪似乎只是给孩子们增添了嬉戏的道具。一个穿着单薄的小光头突然停下正在奔跑的步伐,后面追他的小伙伴冷不丁没能刹住,两人齐齐扑进了齐踝的雪地里。山里的娃娃普通皮糙肉厚,没有人哭闹,也没有人翻脸,被殃及的娃娃只是抓了把雪塞进小光头的衣领里:“看什么呢?”

  小光头从雪地里爬起来,但目光却始终停留在村子唯一通往外界的道路上,远远地,他好像看到山麓的山道上有个绿花花的事物在飞奔——这几年玉器市场很红火,来这里收玉的商人也越来越多了,孩子们除了没怎么走出过山坳外,对汽车这种事物还是不算陌生的。那是一辆喷成迷彩色的JEEP牧马人越野,换上宽大的雪地胎后,这辆原本肌肉线条就很结实的车显得格外凶猛。

  “有人来了,有人来了!”孩子们很兴奋,这些年成长的经验告诉他们,只要有外面的人进山,村里的大人们都会很开心,丑陋的玉石换成一沓沓红色的钞票后,大人们会进城搬回来他们闻所未闻的事物:冰箱,洗衣机,彩电,去年还有一家人买了一台电脑,羡煞了周边的邻居。

  原本躲在被窝里拱媳妇的牲口们听到孩子们的呼声大为不解,入春后已经先后来过几波收玉的商人了,好的坯子早就被人挑没了,哪里还等得到现在?外头大雪封山,进山只有一条山道,山道旁就是千仞悬崖,这种恶劣的天气里,连村里人都不轻易上山道,那些外乡人莫不是要钱不要命了?不过随着这几年收玉的商人越来越多,为了抢同一块玉坯大打出手的大有人在,每到这个时候,流水村的男女老少一句话都不会插,只会拿着板凳悠闲地坐看外乡人扯皮,最后哪方出的价格高就会把石头卖给哪方。那些外乡人真心下手狠辣,要么不动手,动手都是直接往死里干,去年一个成都的玉商就差点儿用车上的大钣手锤死一个从重庆来的玉商。村民们见怪不怪后,对那些把命不当回事的外乡人也习经为常。只是冒着这么大的风雪进山,真的只是来收玉的吗?

  流水村的牲口们纷纷从被窝里爬了起来,扔下光溜溜的媳妇,一窝蜂地跑到村口来探个究竟——万一碰上一个钱多人傻的二百五,这钱也总不让某一家都挣了去吧?早几年村口的篱笆已经被一堵两米高的石墙代替了,石墙的外面还涂抹了水泥,看上去异常牢固。汉子们再也没发趴在篱笆墙上露出半个脑袋看热闹了,好在这几年随后腰包越来越鼓,大伙儿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不再像以前那般见了个生人连句囫囵的话都说不全。

  “布尔汉,那是什么车?”一个戴着回回帽的男子问身边的人,“这车速也太快吧?就算不下雪,我也从来没看谁敢在这山道上开这么快!我的真神,旁边可是悬崖,牦牛摔下去都粉身碎骨的。”一口流水村的乡音,夹杂着维语口音和别扭的汉音,听上去有些怪怪的。

  被他称为布尔汉的男子是个高大壮实的维族汉子,留着长长的曲卷的络腮胡,唇上两撇胡子仿佛修剪过一般,胡尾微微上翘。此时他正抚摸着那两撇漂亮的胡须:“这是越野车,四驱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轮胎弄得像拖拉机一样,我在城里也见过这种车,但没有这么难看的轮胎。”

  戴回回帽的男子小声道:“布尔汉,你说他们是来收玉的吗?”

  布尔汉刚想说些什么,却突然发现越野车的后方其实还有另外一辆车,因为是白色车身,所以隔着很远几乎与山里的雪融为了一体。

  倒春寒,雪封山,两辆改装过的车飞驰在坑洼不平的山道上。白色车身的是一辆丰田酷路泽,粗狂的车身与那坐在驾驶位上身高超过两米的健硕青年相得益彰。透过车窗玻璃,风雪里那青年一脸憨笑,身边的副驾上会着一个短发、面容精致的姑娘。短发姑娘似乎是第一次进昆仑山,对窗外的一切都感到十分新鲜好奇,有一段路甚至轻轻启车窗,任由几朵调皮的雪花飘进车内。姑娘用手掌心接住雪花,神情充满惊喜:“这么大的雪花,快看!”

  开车的青年身材宽厚,大冷天里面有穿着一件贴身的军绿色背心,外面罩着一件宽松的飞行员夹克,此时听到姑娘欢欣地呼声,他也憨憨一笑:“昆仑山四月也不常下雪,这个时候下雪也的确很少见。”

  姑娘的眼睛不大,却在笑的时候会眯成一道好看的月芽,看上去特别暖心:“弓角,你说的那个庙在哪儿?”

  李弓角想了想,道:“到了村子,我们翻过一座小山就到了。不过到了村子,就开不了车了,得步行。”

  姑娘笑道:“咱们步行得还少吗?你忘了给我们特战队训练的时候,你和教导员可没少让我们负重越野,这点儿山路算什么!”

  李弓角嘿嘿笑了笑:“这里的山路比集训的那种要好走多了,不过今天下大雪,会有些滑。以前陪云道跑山的时候,凡是碰到下大雪的时候,我们就在鞋上捆草根,防滑。”

  姑娘奇道:“云道从小也跟你们一起练吗?”

  弓角摇头:“大师父不许云道学武,他学的都是我和徽猷偷偷教他的。不过云道从小做事情就特别有毅力,就拿跑山来说吧,他从小体质就偏弱,刚开始跑山的时候不到两里路就不行了。徽猷开玩笑说他还不如山里的山跳,三儿就急了,说一定要跑得比徽猷快才行。”“后来呢?他赢徽猷了吗?”

  弓角笑着摇了摇头:“要赢徽猷哪有什么容易,徽猷天生根骨奇特,适合练道家功法,所以大师父从小便教他打座调息的法门,后来又将这种调息的法门用到了习武里,云道那时候刚刚从药澡桶里出来,打个比方吧,就像你让一个刚刚入伍的新兵连的菜鸟,去跟你们特战队的队长单练,你说结果会怎样?”

  姑娘闻言,点了点头:“这倒也是,云道倒真是你们三兄弟里面体质最差、本事最弱的一个了。”

  弓角却笑着摇头:“那是你还不了解他。”

  “不了解他?”这个叫陈苦草的姑娘好奇地看着前方那辆一个急转后就见身影的迷彩色越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刚刚不是说跑山吗?他第一天只能跑不到两里路,第二天硬是咬牙坚持到了两里,第三天是三里,第四天是十里,我们一边跑山一趟是五十里路,你猜他花了多久才能开始每天跑完全程?”

  “两个月?”陈苦草竖起两根葱玉般的手指,在李弓角面前晃了晃。

  弓解却摇头:“他只用了两个礼拜。”

  “两个礼拜?”陈苦草的两只眼睛瞪得浑圆,“他不是第一天连两里路都坚持不下来吗?”

  弓角苦笑道:“我和徽猷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可是那天的五十里路,真的是我陪着他完成的,我亲眼看着他爬完最后一里路。”

  “爬完最后一里?”苦草觉得像是天方夜谭,“真的是四脚着地的这种爬?”

  弓角笑了笑,并没有真的去描述那日的场景,只是略显自豪地说道:“进了庙,也还不让我背,自己爬进大殿见大师父。我知道,他那天就是在跟大师父赌气。”

  “赌气也不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啊?五十里路,还是山路,他一个体质孱弱的人怎么可能受得了?”苦草还是不敢相信。

  “后来我把他送上床,我也问过他,你猜他说什么?”

  “他说,‘哥,自己选的路,就是跪着爬也要爬到终点’。”弓角说完,不由得嘴角上扬,他似乎很为有这样一个弟弟而感到很自豪,“我以前不懂,现在懂了,大师父说,我们三兄弟里,真正有大智慧的,只有云道一个。现在看来,也的确如此。”

  陈苦草见他神情落寞,劝慰道:“不要再想部队的那些事情了,有些事情,并不能怪你。”

  弓角笑了笑,没有说话,轻踩油门,稳稳地迈过了前方的土坡。

  过了一会儿,他才叹气道:“我现在终于明白,大师父说的大智慧,其实就是毅力,用佛家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忍字。这一点上,我和徽猷远不如云道。”话锋一转,他笑着望向已经目力可及的村落,“离开许久了,也不知道大师父和老末有没有回来……”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