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一十二章 赎金三千万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好大的口气,三千万算个屁?陶德庆,你倒是给我变出个三千万来看看!还美元,你他妈的知道三千万美元长什么样吗?”李云道面不改色,一脸戏谑地看着陶德庆,仿佛眼前的危机并不存在一般。 .。

  “哼!”陶德庆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纸团,扔在李云道的脚边,“让你老婆把三千万美元折合成比特币,存进这个户头。”

  “还玩上比特币了?”李云道弯腰捡起纸团,上面果然是一串数字与字母混合的比特币账号。对于这种虚拟电子货币,李云道研究过一段时间,多年前曾建议斐大少入手一些,但这东西就跟赌博一般,小赌怡情,大搞就要伤身了。

  看到比特庆的钱包地址时,李云道暗暗心情,看来陶德庆早就做好了要逃跑的准备,除了随身携带的那一千万现金外,这家伙很可能还备了一些其它的钱,放在所有人都不清楚的地方,如比如各类虚拟货币。

  科技在进步,犯罪份子的智商水准也在不断提高,警方也在被倒逼着重新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眼前的陶德庆显然是个智商不低的家伙,但一肚子小聪明却没用到正途上。

  “别挣扎了,是钱重要还是你的小情人儿重要?”陶德庆贪婪地看着薛绿荷从腰间到臀部的曲线,不得不承认,这女子的确是人间尤#物,若放在平日,这样偏僻的山间,他定要先满足一番自己再说,但是今天能否从李云道那儿弄到钱,关系到自己下半生,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李云道无奈地叹了口气:“你等等,我打个电话。”

  陶德庆狞笑:“不要试图拖延时间,一个钟头内看不到帐户里变动,一拍两散,大不了杀了你们俩,老子浪迹天涯去。”

  李云道翻出号码拨了出去,很快就通了:“疯丫头,绿荷师姐碰到点麻烦,要往一个电子钱包里汇价值三千万美元的比特币……什么……哦,你存了不少,那就好……什么,卖出去了……哦哦,下次说话能不能说全点,人吓人,会吓死人的,行,多久能到账,不确定,行吧行吧,解决了发个微信,我把电子钱包微信发你。”

  李云道打了一个电话,硬生生把陶德庆急出一身的汗,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那可是价值接近两亿人民币的东西,由不得他的心情像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绿荷昏迷着,李云道和陶德庆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李云道打破了沉默:“抛开别的不说,当个支队长收入也不差,钱就那重要吗?”

  陶德庆冷笑:“听说过古时有个皇帝,听说灾区饿死了人,居然愚蠢到问臣子,那些灾民为什么不吃肉,李大局长,你就像那个天天待在深宫里的皇帝,而我才是灾民。这个笑贫不笑娼的世道,你问我钱重要吗,这个问题你不觉得愚蠢至极吗?”

  李云道摇了摇头:“我不是衣食无忧的皇帝,你也不是什么灾民。在西湖市,警犬支队队长的年收入,许多无权无势的普通百姓连羡慕都羡慕不来。”

  “不要拿我跟他们比!”陶德庆咬牙怒道,“王候将相宁有种乎,凭什么有人住别墅开跑车,我就该在七十平的小房子里窝着?”

  李云道轻笑:“君子爱财,但必须取之有道。”

  也不知是不是这句话惹恼了陶德庆,他突然调转枪口,对准了李云道的胸口:“取之有道?我有我的道,你凭什么指手划脚。”

  李云道轻叹了口气:“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你难道不知道你手中的权力来自哪儿吗?”

  陶德庆冷笑:“这一点我倒是要感谢娄局,可惜他老人家时运不济,碰到你这么一个阴险狡诈的对手。”

  “陶德庆!”李云道一字一顿道,“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的!”

  陶德庆冷哼一声:“党和人民?我读大学时穷得要吃一个月的馒头,那个时候党在哪儿,人民在哪儿?我参加工作时,命都豁出去地抓罪犯,最后呢,到三十岁还只是个小民警,如果不是碰到娄局,我现在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民警!

  李云道看着面目狰狞到可怕的陶德庆,这样的人居然能执掌警犬支队,对于警队和整个体制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讽刺。眼前的陶德庆,价值观已经完全扭曲,这样的人身居要位,产生的社会危害要远远大于那些青皮混混。

  “说说421案吧。”李云道话锋一转,盯着陶德庆的眼睛道。

  陶德庆的枪口微微晃了一下:“说什么?”

  “就分享分享,杀了一家六口人是什么感受?下令烧死两个不足五岁的孩子时,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哈哈哈……”陶德庆突然大笑起来,“一将功成万骨枯,死几个人算什么事?别说不足五岁的孩子,就是襁褓里婴儿,只要挡了我的财路,一律都得死!死!遇神杀神,遇佛屠佛!”他很认真地强调了一个“死”字,双目赤红,仿佛从地狱走出来的魔鬼。

  李云道似乎毫不意外,轻声道:“你承认是你杀的便好。”

  陶德庆用力地将手枪顶到李云道的胸口上:“我承认了又如何?李云道,几个钟头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李云道只笑了笑:“你确定你走得了?”

  陶德庆哼了哼:“还要劳烦李局长亲自送我一趟。”

  李云道嘴角微扬,径自走向侧躺着的薛红荷,试了试脉搏,仍强劲有力,衣服上虽然蹭脏刮破了一些,但衣装还算整齐,这才松了口气,转头对陶德庆道:“你给师姐注射了什么?”

  陶德庆咧嘴阴笑:“烈性麻醉药而已,放心,知道你宝贝这个女人,我一个手指头都没动。李局长,只要比特币到账,我马上就离开出境,从此以后,两不相欠!”

  山顶的地上阴凉,李云道怕师姐会感冒,将自己的上衣外套脱了下来,垫在地上,再将绿荷安置在衣服上。此时李云道赤着上身,露出一身线条柔和而清晰的肌肉,还有前胸和后前上惨不忍睹的伤痕。

  看到李云道身上的伤,陶德庆也是吓了一跳,他不敢想象,这样纵横交错的伤疤,当年是如何的血腥恐怖。他又看到几处枪伤和长度均不少于二十公分的刀伤。陶德庆此时才意识到,原来关于李云道斗悍匪抓毒贩的传闻居然是真的,并非他想象的那样,红三代冒领了别人的功劳挣资历。

  远方传来雄鸡打鸣声,东方吐白,陶德庆却越来越不安,拿着枪在狼藉的破屋里焦躁地来回踱步。

  “打电话催一催,天亮前我必须离开!”

  李云道也没有辩驳,又打了电话询问进度,嗯了几声后,对陶德庆道:“比特币已经到账,你查查看。”

  陶德庆拿出手机想查看自己的比特币钱包,却怎么也连不上4g网络,气得他直骂娘:“移动的破卡,早知道还用联通了!”

  李云道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用我的试试。”

  陶德庆微微迟疑了一下,接过手机,输入了一个网址,跳出电子钱包的账号和密码输入页面。他抬头看了李云道一眼,最后咬了咬牙,还是输入了一串数字和字母,等了片刻,突然脸色大变:“你骗我?”

  “没有,我发誓,刚刚真的告诉我已经准备好了。”

  “我的账户里原本就有二十个比特币,还在还是二十个!”陶德庆有些激动,将枪口抵在了李云道的额头上。

  “我看看!”李云道镇定地接过手机,看了一眼,又递还回云,“可能刚刚是入账系统慢了点,现在你再看看!”

  陶德庆愣了一下,接过一看,顿时大喜,帐户里果然多了九千多个比特币,按目前的市场,这九千比特币就价值两个多亿人民币,对于陶德庆来说,这无疑是在国外过好下半生的最好保障。

  陶德庆却没将手机还给李云道,而是直接塞进了自己的裤兜:“走吧,李局长,还要麻烦你送我一程,等我离开了,随你怎么跟你的小情人幽会!”

  李云道不放心将绿荷师姐一个人扔在荒郊野岭,坚持要带上绿荷,对于陶德庆来说,多一个人质还多一份保障,反正也不用他出力背负。下山的路要比上来时更加崎岖,李云道背着绿荷走在前面,陶德庆持枪走在后面,天色越来越亮,天空布满朝霞,如果不是有个持枪的家伙在后面破坏风景,对于李云道来说,如此美景,携美同游,才能不负了这晨光良时。

  突然,李云道一个踉跄,差点儿从石阶上滚下云,陶德庆如惊弓之鸟:“不要耍花样!”

  一身大汗的李云道回头没好气道:“我倒是想耍花样,都累成这个样子了,哪来的力气耍花样?”

  阳光开始驱散山谷里的雾气时,三人已经走到山道的尽头,

  “你想怎么走?”

  “坐你的车!”陶德庆得意地笑道,“最危险的就是最安全的,我知道你是开车来的,走吧!”

  李云道笑了笑:“经验主义要不死,是要死人嘀!”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