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一十七章 装疯卖傻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市立医院单人病房,环境雅致。李云道推门进入的时候,薛红荷正坐在床头给绿荷削苹果,看到李云道出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拎着水果刀便气势汹汹地迎了上来:“李云道,上次你怎么保证的?姑奶奶我上次跟你放话了,再让绿荷受到一点伤害,老娘把你的小鸡#鸡切成片下酒!”薛大妖孽挥舞着手中的水果刀,对着李大刁民咬牙切齿,仿佛下一个瞬间真要将之前的威胁付诸实施。今天的薛红荷穿着一身职业套裤,与以往妖艳魅惑的装束形成极大的反差,以至于李云道看得颇为不习惯。

  “对不起,都怪我不好!”出乎薛红荷的意料,李云道居然没有辩驳一句,望向微笑坐在病床上的绿荷师姐面露歉意,“是我太不小心了,置师姐于那般危险的境地。”

  靠在床头的绿荷穿着蓝白相间的病服,脸色倒是比之前红润了不少,看着李云道微微一笑:“这怎么能怪你呢?怪也要怪我自己太不留心了,才上了别人的当。”目光转向薛红荷,嗔怪道,“红荷,这不能怪师弟,他也不想这样。”

  “绿荷,你就是心地太善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吴广那畜生为什么每次都敢在你面前为所欲为,就是看你好欺负。你让他来欺负我试试?”薛红荷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绿荷一眼,又转向李云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把老婆孩子往北京一扔,自个儿在西湖逍遥快活!”

  李云道苦笑:“这不是因为西湖这边局势太紧张,夭夭他们来的话,我怕有危险嘛!”

  薛红荷冷哼一声:“所以你就忍心让我们家绿荷承受这种风险?”

  “红荷……”绿荷师姐怕李云道太难堪,连忙打圆场,幸好此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进来的是吴老爷子。

  老爷子一看到李云道,愣了一下,随后面色一沉道:“绑架绿荷的那个畜生呢?”

  李云道知道老爷子虽然是个文人,但骨子里嫉恶如仇,解释道:“在路上被人追杀时,陶德庆腰上中了一枪,到了市局才发现这家伙中枪了,现在正在公安医院里取子弹。”

  老爷子沉声道:“这样的败类居然能在你们警队潜伏这么多年,你们之前的局长一个个都是吃干饭的?”

  李云道苦笑,老爷子舍不得迁怒自己,只能拿旁人开刀:“老师,您记得当年震惊全国的西湖421纵火案吗?”

  老爷子点了点头:“一家六口,还有两个小孩子,都被催账公司的人烧死在家里,这样的惨案,当年是全国瞩目的。”

  “陶德庆是421纵火案的幕后主谋,所以这家伙应该死定了!”李云道跟吴书联老爷子解释了一番,老爷子更是对陶德庆恨之入骨。

  “云道,这样的败类,一定要把证据做死了,以防他翻案。这种人不判死刑,天理难容!”老爷子愤愤道。

  “老师,您也就别跟着生气了,抓坏人是小师弟的职责,他有数的!”绿荷笑着从老爷子手里接过保温桶,打开闻了闻,“嗯,好香咧,老师,是鸡汤吗?”

  老爷子摆摆手:“这么多年没下厨了,丢功了!”

  绿荷抿嘴笑了笑道:“才不会呢,老师您不是出版过《饮食中国》的系列丛书嘛!如果不是您的身体不允许,没准您还会走南闯北地吃遍全国的美食。老师的手艺,顶呱呱哩!”

  李云道也跟着拍马屁道:“那当场,咱们老师是什么人?吴书联吴老爷子,当代最伟大的博学家,纵贯古今,通晓中外,这世上还有什么是咱们吴老不知道的?”

  老爷子笑骂道:“你们师姐弟俩不用一唱一和地拍我马屁,只要你们身体好好的,比什么都好!”

  薛红荷见师徒仨其乐融融,也不好再跟李云道互怼,瞪了李云道一眼便又到床边继续给绿荷削水果,只是她削水果的动作实在笨拙得可爱。

  李云道将带来的果篮放下,到洗手间洗了手,从薛红荷手里拿过水果刀:“我来吧!”说着,一手执刀,那苹果在他另一只手上飞速旋转起来,仿佛表演杂技了般,眨眼的功夫,苹果削好了,苹果皮居然连断都没断一次。

  薛红荷看得心中啧啧称奇,但嘴上还是挑衅道:“有在家练杂技的时间,还不如多出去抓几个坏人!你也不知道你这个西湖市公安局局长是怎么当的。”

  李云道笑了笑,没跟她斗嘴,只是笑着将苹果递给绿荷师姐,又给老爷子削了一个,正欲给薛红荷也削个苹果时,战风雨突然来了电话。

  “头儿,医院这边有新情况。”

  李云道立刻意识到陶德庆那边可能出了问题,噌地一声站了起来:“他又耍什么花样?”

  战风雨语速极快道:“子弹是取出来了,但陶德庆疯了。”

  “什么?”李云道的第一反应便是这家伙在装疯卖傻,企图通过这种方式躲避法律的制裁,“不要急,让医生也不要急着下诊断书,等我来了再说。

  病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李云道的身上,吴老爷子问道:“出什么事了?”

  李云道如实地描述了一遍,不等老爷子说话,薛红荷便怒道:“这分明就是在装疯,李云道,你绝对不可以让他得逞!”

  绿荷师姐看着李云道,轻声道:“云道,你们市局大门口新来的保安好像也在地铁里……”

  李云道点头一笑:“师姐你放心,恶人自有恶人磨,凡事都讲报应。”

  临走前,吴老爷子将李云道送到楼下:“自古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个道理老师懂,你绿荷师姐也懂,所以我们你不用太担心,安全的问题我回头跟绿荷商量一下,不行的话,我们就回江南去了。千万不要因为我们,影响了你的工作!对于陶德庆这样的坏人,一定要严惩到底!”

  李云道看着一头鹤发的老人,心中微微有些发酸:“老师,我知道您是给我授课,才辗转江宁、西湖,我却总还找各种世俗的理由不去上课……”

  老爷子笑了笑:“能相中你这匹千里马,我这个当伯乐的应该偷着乐才对!我倒是不是怕别的,就怕我和绿荷拖了你的后腿!”

  李云道摇头:“如果连你们我都保护不了,又谈何去保护全西湖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老师,您要是住得习惯,就放心地在西湖住着,我保证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您觉得江南好,那就回姑苏的小院,我定时去看望您,顺便上课。”

  老人笑着点了点头:“我吴书联晚年还能收你这么一个关门弟子,这才是我此生为这个国家作出的最大的贡献。”

  李云道离开的时候,老人在医院门口伫立许久,他活了一辈子,经历过太多的人和太多的事,他能看得到这个年轻人身上的潜力,更让他觉得难能可贵的是,这孩子身上对百姓、对国家难得的一片赤子之心。这个拥有上下五千年的古老国度需要什么样的官员,这一点老人比谁都清楚,从人治到法治,这个国家还需要经历漫长的过程,也许在这个过程,这个在昆仑山困读二十五载等身书的赤诚青年,才是这个过渡阶段里,国家与民众的最好的选择。

  之前到了市立医院,夏初便被李云道赶回家休息了,此时李云道只好打车赶到公安医院。从医院门口,到大厅,都布置了刑侦队的人,四楼走廊里也有荷枪实弹的便衣警察,战风雨就站在病房的门口,一脸焦急和不耐烦,看到李云道出现,才仿佛瞬间找到了主心骨:“头儿,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我他娘的真想冲进去一枪崩了这姓陶的。这他妈什么鸡#巴玩意儿,一枪崩了他,老子还是人民英雄!”

  李云道笑骂道:“你要真一枪崩了他,你他娘的就是个等着判刑的狗熊!还英雄呢,真到那个时候,想帮你我都无能为力。”隔着病房的玻璃,李云道看到一片狼藉的病房,斜眼流着口水的陶德庆蜷缩在病房的角落里,双目空洞无神,毫无焦点,如果不是知道这家伙穷凶极恶的过往,说不定还真会相信他是不是已经傻了。

  战风雨将主治医生请了过来,医生是个近六十岁的白发老者,看着病房里的陶德庆道:“从医学的角度来看,他后腰脊椎中枪,不排除对大脑产生影响的可能性,而且人的精神世界是很复杂的,也不排除受到巨大精神刺激后,人会精神崩溃。”

  李云道笑了笑,望着年迈的主治医生道:“抛开医学角度,钱院长,您觉得他这是什么状态?”

  钱院长微微一笑,摘下老花眼镜,一边擦拭一边笑着道:“李局,如果这会儿我杀了人,又怕被枪毙,变成一个傻子,估计是最好、也是最方便的选择了!”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