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一十九章 终身的军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京城,颐和园。一处承载中华民族无数辉煌与耻辱的地方,曾经的皇家园林,经历侵略者的摧残与羞辱后,如今历久弥新。碧波潾潾,仿西湖而设的昆明湖畔,长发素衣的美貌女子一手抱着一个瞪着灵气大眼睛的男童,一手指着不远处的万寿山:“凤驹,那里万寿山,旁边是转轮藏,就是爸爸的弟弟十力叔叔修的藏传佛教佛经书架。旁边是昆仑湖石碑……”她独自一人抱着孩子,上万寿山,下万寿山,走过苏州街,路过荷花池,博闻强记,对于第一处名胜古迹的讲解都是深入浅出。那圆睁着一对灵气大眼睛的孩子仿佛真能听懂一般,不哭也不闹,静静地由女子抱在怀中,似乎很努力地听着女子的每一句话。

  如此仙宫朱蕊般的女子,再带着一个灵气十足的娃娃,在这园中的回头率近乎百分之百,转到烟溪岚雾时,女子放下娃娃,那孩子极懂事地蹒跚着抓住女子的裤腿,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亭台楼阁。女子将如瀑布般散落于肩头的黑发用青色的发布随意地束在脑后,蹲下身子点了点头小家伙粉嫩的额头:“我家凤驹快一岁了,聪慧无双,妈妈也不知你为何不肯开口说话,爸爸开玩笑说,凤驹也许是在修闭口禅。兴许我家凤驹修的真是不说话的禅意,对吗?”

  小家伙突然冲女子笑了起来,大眼睛眯成两只小月芽,小酒窝仿佛按照女子面颊上的模子刻子出来的一般。女子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又重新将他抱在怀中:“凤驹想爸爸了吗?”

  小家伙捧着女子的脸亲了又亲,女子咯咯笑了起来:“看来凤驹也想爸爸了呢!”

  夏末皇家园林郁郁葱葱,到佛香阁时,女子擦了擦额上的微汗,却徒然皱眉——色彩斑斓的楼阁前,穿着绿色军装、肩上金星闪耀的老者笑盈盈地望着她和怀中的孩子。她默默走近,老人逗弄她怀中的孩子:“小凤驹,还认得爷爷吗?”

  灵气的孩子冷不丁打了个喷嚏,口水喷了那老人一脸。老者也不生气,摸了把脸上的口水:“小家伙,是个带把的种!”

  女子帮孩子擦了擦嘴角,面色清冷道:“我退伍了。”

  老人嘿嘿笑着,蹭了蹭小家伙面颊:“这孩子长得真俊俏,跟你小时候一个样儿!”

  女子沉默不语。

  老人终于挺起胸膛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女子叹气道:“桃夭只是一介小女子,如今相夫教子才是桃夭最为重要的职责。”

  老人正色道:“家国天下,没有国,哪来的家?”

  女子摇头道:“一屋不扫,又何以扫天下?”

  老人沉默良久,才道:“西南边陲之争由来已久,边境上有多少像凤驹儿这般大小的孩子因为战火而流离失所啊!”

  女子抱着怀中的孩子,久久沉默不语。

  微风吹过昆明湖面,波光十色,却在这游人如织的处暑季节显得有些清冷。

  良久,女子才抬头望向肩上金星耀眼的老人:“什么时候出发?”她的面色很复杂,对怀中的孩子似乎充满了歉意,下意识地亲吻着孩子的面颊。

  老人叹气道:“越快越好。”

  她想了想:“不比从前了,家里我得安顿好。”

  老人又轻叹了一口气:“好好跟云道谈谈,我相信他会理解的。”

  她点头:“给我三天时间。”

  老人望着昂首望着蓝天白云:“几十年都等了,也不在乎这三天了。”

  她目送老人大步流星地离开,聪慧的孩子伸出如藕断般的双臂捧住女子的面,仿佛他也知道老人的出现,意味着自己许久都见不到母亲了。

  女子将孩子搂在怀中,轻声道:“凤驹啊凤驹,刚刚那个爷爷是妈妈的老上级,西南边境敌国屡次犯境,妈妈本不想多管,但许许多多像凤驹一般大小的孩子流离失所。妈妈是军人,哪怕退伍了,也仍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员,这是妈妈的责任和义务。凤驹啊凤驹,爸爸从小一个人在那所苦寒的寺庙里长大,习惯了孤独,妈妈去打坏人的时候,凤驹去西湖陪爸爸,好不好?”

  大眼睛笑得变成两道月牙儿的小家伙似乎真听懂了,咿咿呀呀兴奋地在女子怀中蹦跳着,女子似乎有些吃醋,嗔怪道:“妈妈天天带着你满北京城溜达,也没见你这么兴奋,一说去西湖找爸爸,你就这般开心,妈妈要吃醋了呢!”

  小家伙咯咯笑着,凑到女子的脸颊旁香了又香,女子笑得合不拢嘴:“逗女人开心的功夫也是遗传,这般大小就会哄女人开心,长大了还得了?”

  老人出现仿佛丝毫没有影响女子带着娃娃逛这皇家园林的心境,从佛香阁出来,她又抱着孩子去了文昌阁和谐趣园,又在园中试了些江南的点心,这才抱着孩子踏出这座写满沧桑历史的文化遗产。

  一辆黑色的越野车缓缓停在女子的面前,司机是一个胡子刮得很干净的中年男子,身材壮实,腰杆挺得笔直,看到女子和怀中的孩子时,一脸复杂的表情:“小姐,真的要去吗?”

  女子轻叹一声:“一日是军人,终身是军人。七叔,你也是军人,你应该明白的。”

  蔡玄七望了一眼女子怀中的孩子:“只是可怜了小凤驹,还这么小,你就不在身边……”

  女子疼惜地亲了亲怀中的小家伙,此时刚过午后,正是小家伙的午睡时间,伏在母亲的怀中入睡,对于任何一个孩子来说,都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事情。

  “东西都带了吗?”女子问蔡玄七。

  蔡玄七仿佛微微叹了口气道:“都带了,援朝主任追问了一路,估计放心不下的话,她也要跟去西湖的。姑爷一个人在西湖,又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唉……”

  蔡桃夭微微一笑:“十力小喇嘛是云道亲手带大的,放心好了,我家凤驹也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蜜糖宝宝,前几天我也正担心,男孩子一直跟着我,会多了几份阴柔,少了几份男儿应有的气魄与胸襟,让云道在孩子身上花些时间,对孩子的成长也是有利的。”

  蔡玄七担忧道:“西湖的局势不是太稳定啊……”

  蔡桃夭道:“所以七叔你也要留在西湖,反正我先要去集训一段日子才会带队派赴西南边陲,等局势稳一点了,或者云道身边有人搭把手了,你再过来也不迟。”

  蔡玄七一惊:“小姐,姑爷那边可以让老爷子再加派人手……”

  蔡桃夭望着熟睡的孩子,摇头道:“七叔,你是看着我长大的,这一年也几乎天天看着凤驹长大,说实话,换别人,我不放心。云道那边忙起来没日没夜,你在的话,至少安全上我不用担心。”

  李局长的夫人带着儿子来探班了!这个消息几乎在瞬间传遍了整个市局大院,连不在大院里办公的几个支队也收到了八卦消息——怪不得小局长面对警花们总是彬彬有礼,连西湖日报的大美女戴纪菲也不假颜色,答案原来在局座大人的夫人身上。许多与局长夫人擦肩膀而过的人都不禁感慨,如此美若天仙般的大美女还是头一回见到。

  局长办公室内,李云道开心得像个得了三好学生的孩子,抱着小凤驹亲了又亲:“儿子,怎么会突然就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说的是儿子,但眼神却温柔地看着面前的媳妇儿。

  蔡桃夭望着仿佛大孩子一般兴奋难捺的李云道,微笑道:“你儿子想你了,一听说要来找爸爸,兴奋得像只小猴子。”

  李云道嬉皮笑脸地看着媳妇儿:“儿子想爸爸,媳妇儿就不想相公了?”

  蔡家女子拿出手帕,帮李云道擦着额头的汗:“跟个大孩子似的,一个人在西湖待得舒服吧?也不想我跟儿子了吧?”

  李大刁民立刻拿出跟毛#主席保证的态度:“想!怎么不想,每天每时每分每秒都会想!说实话,要不是这儿的事情实在太让人头疼,我都想让你俩搬到西湖来了,这样我每天一回家都能看到你和儿子!”

  蔡桃夭笑道:“接下来你每天都能看到你儿子。”

  李云道嘿嘿逗弄着怀中的凤驹,半晌才反应过来:“只看到儿子?媳妇儿呢?”

  蔡桃夭歉意道:“三儿,接下来你要辛苦一阵子了。”

  李云道一愣,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拉着蔡桃夭坐到沙发上,将儿子放在腿上:“又要你带队?这次是哪儿?”话问出口后,李云道的脸色瞬间变了几次颜色,国际时政他天天都在关心,此时不用蔡桃夭回答,他也知道了答案,“西南边境?”

  蔡桃夭点了点头:“中将亲自出面,倒不是怕驳了中将的面子,只是想到边境有许许多多像我家凤驶一样的孩子会面临战火的煎熬,我便想去早一些结束这场纷争。”

  李云道苦笑良久,最终深吸了口气道:“我不担心别的,只是你的安全……这一次也不是跟弓角合作,战火无情,安全才是我最为担心的事情。”

  蔡桃夭笑了起来:“你知道我最担心什么吗?”

  李云道颠了颠膝盖上的小家伙:“担心我带不好儿子?”

  蔡桃夭点头道:“凤驹的聪慧不亚于十力,沟通方面我不担心。只是你工作这般繁忙……”

  李云道笑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绿荷师姐和老师都在西湖,有人帮忙看着小家伙就行,而且正好把小家伙交给老师,启蒙教育咱俩就不用担心了,一代哲学大师吴书联当我儿子的启蒙老师,想想我都觉得兴奋!之前老师说什么也不肯搬来玫瑰园,明儿我就让老师和师姐搬到玫瑰园来住。”

  蔡桃夭笑了笑,意味深长道:“绿荷师姐是个苦命的女人,你可要善待师姐!”

  李云道立刻一脸正气:“媳妇儿,我一颗红心就向着你和疯妞儿。”

  蔡桃夭掩口笑道:“不要紧,这正宫娘娘的位置,我还是自信能坐得稳的,况且我不在你身边,疯妞儿那边又大着肚子,你身边多个人照顾你,我也放心一些。”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