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二十七章 红发女子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新加坡,洛顿宅园,是狮城数一数二的高端豪宅,背山面水,紫气东来,风水极盛。云销雨霁,飞虹当空,空气出奇地清新,荷塘传来阵阵蛙鸣。池塘旁一幢三层别墅,空中花园绿意盎然,遮阳伞下坐着一个身着睡衣的短发青年,他背朝着池塘,手中翻阅着一本法文版的《三个火枪手》,读到淋漓尽致之处,他不由自主地读出声音,纯正的巴黎腔宛如雨中怒放的玫瑰。无风,荷塘里泛起阵阵涟漪,读书的青年从书册中缓缓抬起头来,那脸蛋竟是比女子还要娇艳动人。他的耳朵不动声色地动了动,过了片刻,又缓缓低下头去,再度沉迷到那波旁王朝的侠客列传中去。

  那无风起涟漪的池塘突然泛出一串气泡,一张如出水芙蓉般的面孔缓缓从暗绿色的水下浮上水面,贝齿间咬着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她的声音极轻,动作也极缓,轻缓得连几米外仿佛沉睡的荷花都未曾惊动。她如同一叶浮萍一般,悬浮在水中,又如灵巧的锦鲤一般,悄无声息地从那荷叶莲花旁擦身而过。水面荡漾,如流动的水晶宝石下,那是一张亚欧混血的面孔,更让人惊异的是,她发色竟是难得一见的淡红色,此时一缕缕红发飘荡在水中,如同色彩斑斓却毒性尺人的水母。只是水母大多生活在水里,但她却陡然从水中一跃而起,但着池边的缆绳瞬间落在了池塘旁的木栈道上,随着脚步身极轻地迅速向池边的豪宅别墅接近。

  她在水中灵活得像条鱼,到了岸上身手却出乎精料地更为迅捷,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越过那豪宅的院落木栅门,女子如壁虎一般攀上干挂花岗岩石材的墙面,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到了三楼阳台下方。她一手扣在阳台下方的边缘,一手撑住借力,空中花园里的翻书声已经近在咫尺。她缓缓调整气息,尽量让一吸一呼都能与周边的环境相融合,混血的面孔上满是冷峻。她像一个耐心极佳的捕食者,以极难控制平衡也极危险的方式暂栖在阳台下方,淡红色的头发此时居然仿佛能变色一般,也融入了别墅墙壁的环境。

  书册翻过第一百一十三页时,那女子陡然深吸一口气,微微屈膝,双臂与双腿同时发力,在空中划出一道极美的弧线后,如落叶般轻飘飘地落在那绿荫青葱的空中花园里,刚刚紧咬在口中的匕首此时反握在左手中,右手掌中却多了一根不知刚刚藏在身上何处的黑色皮鞭。

  轻声读出书册中第一百一十三页里的原句佳句时,那俊美无双的青年头也未回,却惊得那红发女子停下脚步不再敢上前。等反应过来时,女子眼中多了一份恼怒,寒芒一闪,那匕首已经径直刺向那青年的脖颈。

  “唉!”读着书的青年发出一声叹息,身子微微侧而一旁,那锋利无比的匕首堪堪地擦着他的衣领而过,“我跟你解释过多少次了,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青年将书册卷成桶状,照着那皓白的手腕轻轻一拍,那女子仿佛触电一般,手中的匕首“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啪!”是皮鞭的破空之音,下一秒,那如毒蛇吐信般的鞭子已经再次袭至青年的脖颈。这比女子还要好看百倍的青年淡淡一笑,伸手便轻而易举地抓住了那如同鬼魅一般的鞭子,那通体漆黑的鞭子仿佛被人瞬间制住七寸的毒蛇一般,动弹不得。

  那红发女子发出一声娇叱,暗自发力,但被青年握在手中的鞭子纹丝不动。

  “我说过很多次了,你不是我的对手。你再练上五、六十年,或许还有跟我一搏的机会,但以你现在的本事,就算来十来你,结局也不会有太大的差别!”青年嫣然一笑,如同阳光下盛开的青莲。

  红发女子面色复杂:“即使不是你的对手,只要我还活着,就必定要为我的家人复仇,除非你杀了我。”红发女子的中文说得差强人意,口音里带着外国腔。

  青年哭笑不得:“还要我跟你解释多少遍?”这一些他用的是法语,“我没有杀你的家人,你找错了报仇对象。”

  红发女子恨恨道:“我亲眼看着你杀死了爱莲娜,杀死了雅克,还有莉莉!我不相信你,我只相信我的眼睛,因为它不会骗我!”

  青年摇头道:“我大师傅说,这世上的事情,虚妄的多,真实的少,你的眼睛能看到表相,却看不到内在。”

  红发女子咬牙切齿:“去死!”她扔掉手中的鞭子,在空中翻身,一记虚招肘击后,却是一记膝撞顶向青年的双腿中央。

  青年微微微眉,闪电般后撤一步,一掌轻拍在那红发女子的膝盖上,红发女子吃痛,连忙后撤数步。看似轻轻松松地一掌,却仿佛重千斤,此时她只觉得被拍中的那条腿仿佛瞬间失去了知觉,但恢复知觉后,又好像被人倾刻间灌注了铅一般沉重。

  “阿佛洛迪德,你会下地狱的!”红发女子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一字一顿道,“杀不了你,我会追杀你们圣教的人,我的子子孙孙也会致力于诛杀你们这些漠视生命的恶魔。”

  那面容比女子似乎还要精致些的青年将那黑色鞭子扔下,负手而立:“我再说一次,我不是你要找的阿佛洛迪德。或许他是长得与我一模一样,但我不是他,我叫李徽猷,是一名中国商人。”

  红发女子碧绿的眼中闪动着惊疑,但想到收养自己的亲人被红袍残忍杀害时的场景,她的表情再一次地变得坚定起来:“我的眼睛不会骗我,就是你杀害了我的家人。”

  与自己的兄弟一样,李徽猷也向来不缺乏耐心,见女子仍旧死缠烂打的架势,也不生气,淡淡道:“你的家人什么时候遇难的?”

  红发女子面色黯淡,颓然道:“去年这个时候。”

  李徽猷道:“在巴黎?”

  红发女子丝毫不掩饰目光中的仇恨:“你都一清二楚,为什么还要问我?”

  他突然朝空中花园内的卧室道:“要不,你告诉她,去年此时我在哪里。”

  从卧室里突然走出一个趿着沙滩拖鞋的金发欧洲青年,一脸吊儿郎当的悠然自得:“师父,去年此时我们在中国。”乔治拿出一只破旧的智能手机,打开相册胡乱地翻了起来,不久后举着手中的照片冲那红发女子道,“美人儿,你看,这是去年此时我和师父在庐山上拍的照片。”

  李徽猷微微皱眉:“看完删了。”

  乔治嘻嘻一笑:“行行行,看完就删。”法国“游泳池”出身的乔治自然清楚,干他们这一行的,留下照片证据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他只是觉得,照片上难得有师父,有他,还有那一身肃杀的紫衣女子,就这么删了实在太可惜。

  红衣女子狐疑地接过手机,照片果然面前的两个男人和一名紫衣女子的合照,背景里有庐山景区时刻显示大屏,显示的正是去年爱莲娜他们遇害当天的时间。她看看照片,再抬头看看那俊美得像个女子般的青年,这世上难道真的有两个如此相像的人?

  李徽猷看出红衣女子的犹豫,接着道:“我能理解你报仇心切,但我的的确确不是你要找的那个红衣主教。事实上,我也在找他。”他缓缓走到阳台边,抬头看着蓝天白云,“找到他对我来说也很重要。”他叹了口气,三兄弟从小被老喇嘛噶玛拔希收养,老大弓角,老三云道都找到了自己的家人,只剩下自己,还如同汪洋大海里的一叶浮萍,似乎永远都寻不到自己的根在何方。

  红衣女子此时似乎也镇定了下来,面前的青年自己跟踪了三个月,刺杀了不下六次,每次都束手就擒,但眼前的青年却从来没有为难自己。爱莲娜被那红袍轻而易举地拧断脖子的场景如仍历历在目,虽然长相几乎雷同,但她已经明显感觉到,眼前这个自称李徽猷的青年似乎真的不是那个红袍的杀人恶魔。但他说自己是个商人,这是她如何都不肯相信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能在自己的六次刺杀里安然逃生?一个普通商人,能一个照面就制服自己?自己实力在圆桌互助团里能排入前三,但在李徽猷面前连一个照面都撑不住,他怎么可能只是一个简单的商人?还有这个成天屁颠屁颠跟在他屁股后面的金发青年,她能敏锐地捕捉到金发男子身上的杀气,她也试着跟金发交过手,对方的拳脚功夫很杂,有巴西柔术,日本空手道,甚至还有军中的搏击技巧。

  李徽猷转身:“这世上对圣教感兴趣的,并不只有你和我。圣教是这个世界上最大也是最为隐秘的组织,也许它的触角已经深入到我们每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我们却无从察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