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二十五章 虽远必诛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方旅长快步上前,主动伸手:“李弓角!”

  李弓角也认出了眼前的大校军衔的男子,方明,西部军区特战旅旅长,两人之前在全军特战技能大比武中有过几面之缘,当时方明手下的特种精英在原本有望拿冠军的格斗、射击、野外生存等环节均输给了眼前这个赤着上身的青年,方明在指挥室里急得直跳脚,赛后交流阶段方明还私下找李弓角沟通过训练经验,等得知李弓角的成长经历后,才知道这样的人才是独一无二的,根本就不具备可复制性。

  “方旅长!”李弓角敬了个军礼,对于这位至今身上还揣着两粒子弹头的特战旅旅长,李弓角也心存敬意。

  方明正想开口寒暄,却发现李弓角身边一个头发随意扎起的女兵冲自己敬了个军礼:“方旅长好!”

  方明一愣,随即苦笑着转向张启国:“启国,这哪里惊喜,简直就是惊吓!”

  张启国也笑道:“咱们西部军区的长公主在我的地盘上,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何止是惊吓!”

  陈苦草吐了吐舌头:“方叔叔,我可不是什么长公主!”随即立刻敬礼道,“南部军区第74集团军特战旅火凤凰女子特战队休假队员陈苦草向旅长报到!”

  方明明显很开心,哈哈笑道:“好好好,好事成双!”

  陈苦草却撅嘴道:“我可不觉得是什么好事,今天跟人打了一架,还输了!”

  方明早就从张启国和刘铁山的电话汇报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安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咱们红军当年还为了战略转移长征万里呢!更何况,李弓角可是帮咱们西部军区把面子都找回来了,放心,人进了部队医院就死不了,但有得他罪受的!”方明如今是陈国涛重点栽培的爱将之一,言语间自然就多了几份袒护。

  陈苦草笑得睛睛眯成两道月牙:“谢谢方叔叔,就知道您一定会帮我!”

  方明的目光终于还是落在了李弓角的身上:“轩辕特战队的事情,我听首长跟我说过,这不能怪你。几位大佬很震怒,军委派出了纪检专案组进驻南部军区,就是为了彻查这件事,你放心,兄弟们绝对不会白白牺牲。”站在这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巨汉的面前,方明总觉得自己是如此渺小,这种渺小不光光是生理上的,更多的却是精神领域的相形见绌。

  提到“轩辕”二字,李弓角的眼神缓缓黯淡了下去:“血债总要血偿的!”

  本以为方明会劝自己,却不料方明猛地一挥拳头:“说得好,血债血偿!李弓角,你一定要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你一定要知道,你不是一个人 ,你的背后有两百三十万的中**人,就算军队里有千分之一的蛀虫,那还有两百二十七万!不管是谁,都必须让他付出代价,一定要让那些魑魅魍魉把一个观念刻进骨子里,那就是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陈苦草诧异地望向方明旅长,这个身高只到弓角胸口的小个子旅长,在这一刻却仿佛跟弓角一样高大威猛。

  李弓角重重点头:“谢谢!”他抬头看着方旅长,胸口中坚冰终于在此时感受到了一缕温暖,这缕温暖如同嫩芽,在中**人的坚韧不拔中缓缓成长。

  “都坐下聊呀,站着干啥!”方旅长招呼大家都坐下,又吩付张启国,“启国,让炊事班多加几个硬菜!”

  张启国笑道:“早安排下去,旅长您就放心吧!”

  “方叔叔,汪晓君手里还有几块从村民手里硬用低价夺走的玉石,您看能不能协调一下?”陈苦草知道汪家的实力,所以还是想请方明居中调解,毕竟汪晓君理亏在前,有人居中调解的话,汪晓君就算再强势,也应该会顺着台阶下。

  方明笑了笑:“行,这个和事佬我是当定了!不过我可不敢打包票,这位汪夫人的蛮不讲理,在河南一带可是出了名的,据说有一次她因为一个地块跟当地驻军发生了冲突,硬是卡着军分区要把那个跟她硬怼的连长撤职,军分区没办法,好说歹说,最后把那个连长给调换了驻地,就这样汪晓君还一直耿耿于怀。”

  陈苦草蹙眉道:“这跟土匪恶霸有什么区别?汪老德高望重,难道不管她?”

  方明冷笑:“德高望重?那是以前吧。汪晓君是汪家幺女,嫁到赵家后,二十八岁丈夫猝死后,就一直寡居,汪家和赵家都觉得对她心怀愧疚,所以很多事情都由着她去了,只要不做得太过伤天害理,擦屁股的事情汪、赵两家也不是头一天干了。”

  李弓角我突然抬头:“她跟赵忌是什么关系?”

  方明道:“赵老爷子有好几任夫人,汪晓君的丈夫应该是赵家的老幺,就是如今的赵夫人亲生的。算起来,跟赵司令应该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李弓角轻声道:“赵平安,赵忌,现在又多了个汪晓君,看来当真应了那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方明还想说些什么,但食堂门口传来一声冷哼,随着脚步声临近,一身黑色绸衣的女子迈入部队食堂。部队食堂里总有股散不去的饭菜味,汪晓君皱了皱眉头,捂了捂鼻子,嫌弃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她有洁癖,这样的环境令她全身不舒服,更让她不舒服地是特战旅旅长方明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来见自己,而是到食堂来见那对小年轻。想到那陈苦草的身份,汪晓君心中冷笑――一个大军区的司令员也不定能入得汪家的法眼,更不用说司令员的女儿了。

  看到汪晓君走过来,方明还是礼节性地起身:“汪夫人你好!”他不卑不亢,自己是穷苦人家出身,最看不得这些找着先辈旗号颐指气使飞鹰走狗的纨绔角色。

  汪晓君见方明的态度有些冷淡,也不多寒暄,冷冷道:“方明,这个大个子伤了我的人,你有两个选择,一是把人交给我,二是我让当地警察把人带走。”

  方明笑了笑:“汪夫人,你和弓角兄弟都是我特战旅的客人,之前产生一些误会,说开便是,说到底大家都是军队出身的人,是一家人就没必要说两家话,您说对吗?”

  汪晓君轻蔑一笑:“凭你们,也配跟我称一家人?”

  方明的脸色变了变,但他涵养极好,只微微一笑:“交人,这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的,而且这里是军队驻地,地方警察没有执法权,要来也是纠察兵来。”

  汪晓君看着方明,面无表情:“很好,你很好!”

  陈苦草针锋相对:“我们的确都很好!”

  汪晓君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接通后便道:“周叔叔?我是晓君,是的,我在昆仑山,这边出了点事情,地方驻军不太配合,估计得出动您的纠察兵了。好的,我这就把地址发给您,谢谢周叔叔。”打完电话,她脸上的笑容徒然消失,再次冰冷地看着方明和张启国,“你们确定要这么包庇他?”

  张启国望向方明,方明却仍旧一脸微笑:“汪夫人,这又是何必呢?大水冲了龙王庙,传出去还不是让外人笑话?”

  汪晓君淡淡道:“谁敢笑话我汪家?”似乎觉得这还不够,她又补了一句,“还有赵家!”

  方明意识到,看来这位汪夫人比传闻中的更加恣意跋扈,一个女人嚣张至此,偏偏汪、赵两家还觉得亏欠了她,他知道自己或许硬着头皮也要扛下这件事了,不光光是为了李弓角,也为了西部军区的颜面。

  就在汪晓君放下电话的时候,陈苦草的电话给拨到了陈国涛那里,手机传到了方明的手里,方明立刻呈立正姿势恭敬地接着电话,不停地说着“嗯嗯”和“好的”,最后说了一句“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便将手机还给了陈苦草。

  汪晓君一脸戏谑地看着方明:“怎么,搬救命搬到陈国涛那里了?有用吗?”

  方明淡笑道:“首长说了,最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如果一定要有个说法,就一定要秉公处理!”

  汪晓君轻哼一声:“好一个比秉公处理,好一个陈国涛!”

  方明眯了眯眼,汪晓君提及陈国涛的名字,显然已经不在乎将整个西部战区都置于自己的对立面。

  张启国见两方剑拔弩张的态势,连忙凑上来,又拿出和稀泥的功夫:“哎哟,眼看就到饭点了,我让食堂加了硬菜,汪夫人您若是不嫌弃,就留在我们这儿尝尝咱们炊事班的手艺!咱们炊事班的班长入伍前在五星级酒店学了三年厨艺,手艺绝对没话说!”

  汪晓君毫无掩饰对这里就餐环境的厌恶:“在这里吃饭?你跟我开玩笑吧?哼,方旅长,这事儿没完!”说着,她冷笑着转身。

  “等等!”李弓角突然绕过桌子,三两步上来挡住了汪晓君的去路,他的动作迅捷,方明和张启国几乎还没反应过来,这赤着上身的健硕青年已经拦在了汪晓君的去路上,如果一座毅然不动的大山。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