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二十四章 保镖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10-12

  苏州地界上,用一口粘糯吴侬软语喊出“云道哥”三个字的,除了那个李云道看来有些粘人的小妮子外便别他人。果真,李云道转过头就看到了一身十校服的潘瑾。小妮子显然没有想到会这里碰到李云道,一脸掩饰不住的惊喜,跟她身后的还是女子乐队的几个成员,其就包括让大双这几天一直念念不忘的诸葛青囊。没了烟熏妆和从头黑到脚的“朋克”装备,几个小妮子看上去颇是青春靓丽,虽然因为校服的原因,都显得有些青涩,但往餐厅里一站,顿时吸引了众牲口的眼球。

  “云道哥,你怎么会来这儿?这个大叔是谁?”小潘瑾几乎是蹦跳着来到李云道的面前,也不用招呼,就李云道身边坐了下来,好奇地打量了斐宝宝两眼,显然小丫头已经把将前几天晚上的“仇恨”抛到了霄云外。

  “什么?大叔?”斐天才顿时哭笑不得地看向李云道,“这丫头喊你哥,却喊我大叔,天地良心啊,虽然比这小妮子大一些,但好歹俺也算个青春常驻的玉面小生,大叔这两个字,送给哥你这个少年老成的家伙倒是合适!”

  后面诸葛小妮子也捧着两杯奶茶跟了上来:“咦,怎么又多了一个大叔?”

  刚想名正言顺摘叫“大叔”帽子的斐家大少就差含恨而终了。

  诸葛小妮子也不客气,斐宝宝身边坐了下来,“敢情正好,有人请我们吃饭,姐妹们,都这边来坐,有两位大叔请客哦!”约莫十多个嬉嬉哈哈环肥燕瘦的高小萝莉都涌了过来,斐天才顿时一脸哭相,显然后悔选了这家餐厅了。

  斐宝宝朝潘瑾驽了驽嘴,轻声道:“哥,她是……”

  刚刚接过奶茶喝了一大口的潘家小妮子猛地一抬头,不等李云道开口,连忙笑着抢道:“大叔你好,我叫潘瑾,是云道哥的女朋友!”

  一口茶含口还没有咽下去的斐家大少直接呛得满脸通红,一脸狐疑和崇拜地看着李大刁民,暗道怪不得刚刚说自己是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原来好小萝莉这口。

  被小妮子抢白的李云道正哭笑不得地要开口解释,却被诸葛小丫头插道:“这位大叔,你还没介绍你自己呢!”

  “我?我对你们这种前不凸后不翘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小家伙没兴趣!”斐家天才翻了个老大的白眼,作为标准的御姐控和控,斐天才13岁开始育后就己经视小萝莉的存。

  本以为诸葛青囊会生气,没想到却只是轻轻笑了笑,直接视斐家大少的挑衅,仿佛直接忽视了这位天才的存,只是直接冲着李云道,变脸比翻书还,刚刚还一张瓷娃娃一般的笑脸,这会儿立刻乌云密布:“喂,大叔,你那天把我们大姐大都气哭了,要补偿的,懂不懂?”

  “补偿?”李云道一脸辜,这些90后95后的思维己经不是他这种老人家能够望其项背的。

  “对啊!你想耍赖不成?”诸葛小妮子“砰”一声放下奶茶,冷笑一声,“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拿出伏甘为孺子牛的精神一心一意心甘情愿跟我们瑾姐。”

  李云道立马爆出一头冷汗:“那第二种呢?”

  诸葛青囊咬牙切齿:“第二就是我们姐妹会想各种办法,逼迫你拿出伏甘为孺子牛的精神一心一意心甘情愿跟我们瑾姐!”

  这回连斐宝宝都愣住了:这两种选择有差别吗?

  李云道苦笑着摇了摇头,打量诸葛青囊的眼神就如同看待撒娇要人抱的十力小喇嘛一般,倒是潘瑾一直坐李云道身边,红着脸一直微笑,就差李大刁民一点头,她就能摇身变为唯夫君马是瞻的标准良家小媳妇儿。

  喝了口水,李云道这才不紧不慢对斐宝宝道:“小宝你别听这些孩子胡说,潘瑾是小双的好朋友。”

  提到小双,潘瑾的笑容微微凝固了片刻,但转瞬又笑得比灿烂:“云道哥,我不喜欢小孩子,我喜欢你!”

  现的孩子都这么大胆吗?斐宝宝语,李云道语。

  冷场。后面跟来的女孩子也都好奇地打量着李云道,见潘家大小姐坐一个男人的身边作小媳妇状,哪还会不心有数?只是那些第一次见到李云道的小姑娘们都异常好奇眼前这个明显是大叔形象的男人怎么就能捕获大姐大的芳心呢?脸蛋还凑和,气质也一般,身高普通,拉出来也没啥出彩的地方,多就是眼神感觉跟普通人不太一样,似乎有点那种一眼能把她们看透的错觉。

  “来来来,点菜点菜,今天我请客,你们随便点,都算我的帐上!”还是斐天才出面打破了冷场。

  小餐馆的桌子设计很独到,可以两人桌,拼起来就是四人桌八人桌,这样一来,几张桌子一拼,倒还真能热热闹闹地坐一块儿,面对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姑娘,这些天本来因为秦家的事情心情有些沉重的李云道也跟着豁然开朗起来,再加上一个插科打诨讲笑话说段子的斐家大少,一顿午饭吃得相当热闹。

  潘瑾是外冷内热型的性格,本来李云道面前还有些拘束,但是被斐大少提议喝了两小杯啤酒后,双颊飞起两团酡红的同时也就放开了。

  “潘瑾?诸葛青囊?你们……你们……校期间居然喝酒?”一个熟悉的声音让刚刚还如同一群飞莺的女孩子噤若寒蝉。

  一个还没有入冬就已经穿上了薄毛衣的年男人挺着微微突起的小肚子,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两个学校作为品学兼优榜样的好学生:“你们……你们……简直是岂有此理!”年男人头上没几根头,间光秃秃的,只有周围有几根毛,脸型也圆圆地,乍一看,颇是滑稽,此刻恼羞成怒的模样看上去倒是逗。

  “喂,老头儿,你是她们亲爹吗?”斐宝宝转身不耐烦道。

  “啊?”年男人显然被“老头”这个称呼叫懵了,上午明明还有两位刚刚大学毕业的年轻音乐老师夸他精神气质好,看上去也就才二十八的模样,听得他一上午都心花怒放,此刻被人喊作“老头”,一时半会儿还真没反应过来。

  “你也知道不是啊,呆一边凉去!”扰了斐大少喝酒的兴致,没转身给他开瓢己经算是很客气了。斐天才却没有看到潘瑾和诸葛青囊要杀人的眼神。

  为了控制住事态,潘瑾还是先反应了过来,起身道:“郝主任,我们……”只是还没有说完,就被李云道打断:“哎呀,郝主任是,我正想下午去学校拜访您呢,没想到这么巧,这儿碰到您,,表妹,给郝主任加个座!”转眼潘瑾同学就变成了李大刁民的小表妹。

  赫大通愣住了,被李云道这一吆喝,立马疑惑了起来,但想到刚刚被那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称作“老头”,立刻又摆下脸:“不用了!”

  可是他这点儿功底,哪里抵得过李云道流水村操练出来的厚脸皮和刁钻劲头。李云道见郝大通面色不逾,二话不说,窜出来就一番连拉带拽的“热情攻势”,光看那架势,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这两人是相交了多少年的老朋友。

  三下五除二将郝大通拉坐到自己身边,李云道变戏法一样地拿出一个空杯子,倒满啤酒,放郝大通面前:“郝主任,我一直听小瑾表妹跟我提您,说您年轻有为,气不凡,学校里对她也很照顾,来来来,这杯酒我敬您的,感谢您这位年轻英俊的老师对我这位表妹如此照顾!”

  “啊?这……这……”

  “郝主任,用我们东北人的话来说,感情有多深,一口酒就现伪真,我可是真心诚意敬您的!来,我先干为敬!”李云道拿起自己的酒杯一干而,看得郝大通心慌。

  刚刚几句恭维已经让郝大通心情平复不少,加上他平时也的确给女子乐队行了不少方便,此时觉得李云道说的是真心话。又见李云道如此豪爽,当下书生意气也涌了上来,端起酒杯也一饮而。

  随后刚刚紧张起来的气氛又放松了下来,之前还咬着校学生喝酒问题不放的郝主任李云道和斐宝宝的刻意奉承下,喝得舌头都大了,哪里还记得什么规章制。

  席间黄梅花来一条短信,说按照老爷子的咐咐,将卧虎特卫里的人都交给李云道,现先挑了两个拔尖的负责李云道的安全。李云道不紧不慢地回了条短信告知了自己的位置,黄梅花又回了一条,说是那两人二十分钟后到。

  果真,二十分钟后,郝主任已经开始跟斐宝宝称兄道弟时,两个身着黑色西服,平均身高超过一米八五的壮实小伙步入餐厅,看到李云道后喊了声“三哥”,就退到李云道身后。

  卧虎里招的都是高翔亲自挑选出来的退役特种兵,对于卧虎来说他们是人,可是战场上他们个个儿都是杀人放血的老手,所以就算是立那儿,身上也总有股说不出来的煞气。两人又矗李云道身后,小餐厅的环境里看上去特别别扭。

  “吃饭没?”

  王汉和马朝同时摇头。

  斐宝宝眼力好,立刻挥手叫来服务员,指了指李云道身后的桌子:“那边再开一桌,菜让这两位随便点!”

  王汉和马朝刚想拒绝,却被李云道拉着坐到后面的椅子上,低声道:“吃饱了才有力气做事,坐我身后也一样的。”

  郝主任喝得不算高,亲眼目睹了两个保镖模样的青年喊李云道“三哥”,又见这两人对李云道唯命是从的模样,立马对李云道又留了个心眼,又干了几杯后,才看似不经意地问道:“云道兄弟如今哪儿高就?”

  也喝得俏脸通红的斐宝宝抢先道:“我哥是秦城集团常务副总!”

  “秦城集团?”郝大通拿酒杯的手微微一颤,不算太满的酒杯里酒出些许啤酒,李云道看眼里,却不动声色,只是笑道:“这些都是浮云,哪抵得上我们兄弟的感情啊,来来来,继续喝!”

  秦城集团,换一种说法就是苏州乃至江南大的地下集团,郝大通是苏州本地人,苏州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听不到社会流传的种种八卦闻?事实上,他有个远亲的表弟前不久刚刚因为欠高利贷被人追杀,报案没用,托人没用,后通过种种关系找到了秦城集团的赖总才帮忙摆平了这件事,人家赖总只是一个电话,第二天财务公司就上门道歉,还声明利息从1分五厘降到了1分。

  眼前这位居然是秦城集团的常务副总,那可是不得了的大人物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