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被窃听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罪恶往往惧于面对阳光,当血淋淋的过往即将被人揭开时,所有的原罪都会坚持着最后的挣扎。拉着打包好的行李回到山茶花酒店,李云道被大姑王抗日拎到了酒店地下停车场,在监控死角处用手机打了一行字:“你的车上安全吗,会不会被窃听?”

  李云道猛地一愣,立刻意识有新情况发生,点了点头,接过手机打了一行字:“刚刚从修理厂出来,中控台里装了反窃听装置,可以屏蔽窃听信号,有反窃听功能”

  王抗日点头,拐过死角,大声道:“走得匆忙,你带我到附近的超市买些生活用品。”

  上车车,李云道立刻发动引擎往出口开,仿佛真的要带王抗日去买东西一般:“大姑,有人在你们房间做了手脚?”

  王抗日阴沉着脸:“不止房间,还有巡视组所有成员的手机。”

  李云道大吃一惊,巡视组成员除了王抗日从京城带来的几位外,其余的都是从其他远方省份随机抽调的精干力量:“大姑,你监察室出内鬼了?”

  王抗日摇了摇头:“这一次我带出来的,不是我亲手培养出来的骨干,就是业务标兵,都是精兵强将,业务质素和思想觉悟都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考验。我怀疑是抽调来的人出了问题,但现在还不敢肯定,从今天凌晨我们下飞机到目前为止,知道我们行踪的人并不多,能直接跟我们接触的更少。”王抗日自然是不愿意相信是京城带来的人出了问题,只是就算是从其他省份抽调来的人手,也是经历过层层选拔的,而且调他们到京城也只是打着封闭式环境培养纪检系统后备干部的旗号,在到达曲费清办公室前,是不可能有人提前得知这一次这支快速组建的巡视组来浙北到底意欲何为。

  李云道想了想,说道:“曲费清那边应该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他的秘书纪灵岩这个人也可以信任。像这样在下榻酒店和手机里都动上手脚,一定要经过非常周密的筹划才有可能实现。八个房间,八台手机,想要全部纳入监视范围,就算我们警方出动,也要耗费不少人力物力。”

  王抗日的脸色很凝重:“这一次巡视组下来,是接了军令状的,不容有失,云道,马上安排人手排除所有的窃听装置,另外,有没有可靠的地方可以暂时落脚。”

  李云道琢磨了一会儿:“有倒是有那么一个地方,之前是一个毒贩的茶庄,弄个像民宿似的,那儿在西山区的龙井镇上,人员没市里这么复杂。毒贩伏法后,茶庄就被查封了,前阵子司法拍卖,庄子好像被我一个朋友拍了下来。我来问问?”

  王抗日皱眉:“云道,你是公安局代理局长,虽然还不是一把手,但尽早有一天会独当一面,跟社会上的那些别有用心的商人还是要保持适当的距离。”

  李云道点头笑道:“大姑你放心好了,那是我之前在苏州认识的朋友,君子之交淡如水那种,认识那会儿我还是个小刑警,人家那么大的亨伟集团,犯不着打我一个小警察的主意。”

  王抗日点了点头:“你的分辨能力我放心,不像小北那孩子,狐朋狗友一大堆,就没有一个实在靠谱的。”

  李云道苦笑,也不知道这会儿无辜躺枪的王小北有没有耳朵发烫。得了王抗日允许,李云道给崔家大少崔剑平打了个电话,为了王抗日安心,李云道特地开了免提。

  电话一通,就听到崔大少熟悉的声音:“哥,有什么指示?”

  “龙井山庄你拍下来现在派上用场了没?”

  “龙井山庄?”崔家大少爷显示已经忘记了这个地方的存在。

  “前阵子司法拍卖,不是底价成交的吗?”李云道提醒道。

  “哦,那个地方,不是死过人吗?本来要请法华寺的大师来做个法再做后期规划的,老方丈这段时间出国交流了,等他回来再说。怎么,哥,你问这个干啥?你要派用场?”

  “嗯,想借用一阵子,少则三个月,多则一年半载,你放心,回头给你出个点子,保你改造后的度假村日进斗金,也算付了你租金了。”

  “唉,哥,咱哥俩还谈什么租金?你不是说过嘛,君之交淡如水,淡钱太他妈的伤感情了,这样,你什么时候过去,给我发一微信,我安排人在那边候着交接一下,那地儿拍下来我还没去过,说是建得还不错。”

  “行,我问问这边,待会儿给你信。”

  李云道挂了电话,看到王抗日似笑非笑的表情,连忙打了个哈哈:“大姑,小崔人不错,铁定也是亨伟集团的接班人了,多个朋友多条路,反正也没啥经济上的往来。话说回来,他们家赚了那么多钱,让他出点力给咱们用以惩治党内的危险份子,也算是积极向党组织靠拢,不是吗?”

  王抗日看了李云道一眼,语重心长道:“云道,你也许不会在公安口子上真的一呆就是一辈子,等有机会主政的一方的时候,有些商人朋友也是正常的,毕竟地主上的经济建设,还是要靠这些挖空新思找利润的商人。但是有个度你一定要把握好,该拿的拿,不该拿的坚决不能碰。”

  李云道苦笑道:“大姑,要是刚从昆仑山下来那会儿,小崔来贿赂我,肯定一试一个准,有多少我就敢收多少。可是现在,说实话,您也知道疯妞儿是干啥的,有回晚上,她抽了疯拉我看她的瑞士银行账户,大姑,所以现在就算吃拿卡要,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

  王抗日瞪了他一眼:“了不起?能一口气娶俩儿媳妇?”

  李云道知道王抗日是女权主义者,对于俩媳妇儿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只卖乖地笑着,也不吱声。

  王抗日突然自己笑了起来:“你啊你,本事倒不小,家里有两个了,那个大明星齐褒姒居然也惹到家里来了。我告诉啊,到此为止,夭夭和疯妞儿都嫁进咱们老王家的事情,你不知道你爷爷生前给你承受了多大的压力,现在这些压力都转嫁到了蔡、阮两家的身上,你可得对夭夭和疯妞儿都好点!”

  李云道连连点头,在李云道看来,大姑和小姑是不一样的风格,大姑是纪检出身,行事和脾气都是雷厉风行,小姑是样样都依着李云道,恨不得李大刁民把全天下的美女都搬进老王传宗接代才好。

  “事不宜迟,在找到新的落脚点前,我们先搬去那个什么龙井山庄,死过人不怕,自古邪不胜正,我们搞纪检的人身上没那么多封建迷信的臭毛病。”

  夏初是第一个拖着行李来酒店报到的,一来就被李云道叫到洗手间,打开了水龙头和淋浴设备后将被窃听的事情跟夏初一说,这位女黑客头目立刻跳了起来:“八台手机同时被窃听?而且是在手机没有离开机主的前提下?哇塞,这是高手啊!头儿,这是高手才会干的事情,他首先要黑进移动公司,再黑进附近信号基站,再多信号基站剥离出八号手机的信号,将窃听程序装进去,乖乖,这次有意思了,头儿头儿,你让他们拿一条手机给我看看,我试着能不能反黑进那名黑客的电脑。”

  夏初不是一个人,她有一个隐藏在幕后的黑客团队,被特招进刑侦支队时,她跟李云道提出的一个条件就是,绝对不追问她那些黑客伙伴的下落,李云道在这方面也给了她足够的自由,只要是有利于打击刑事犯罪的黑客行为,都在他默许的范围内,事实上自从夏初加入团队后,刑侦支队的破案效率呈直线上升,在几次反恐和缉毒的重大行动中,夏初所领衔的这支黑客团队贡献颇多。

  李云道将王抗日的手机拿了过来,夏初说干就干,从包里拿出一个平板和一个小键盘,放下马桶盖,直接在洗手间里盘着腿就开始干活。

  王抗日看在眼里,又看到匆匆赶来战风雨,欣慰的点了点头:“倒是带出了一支有些效率的队伍。”

  李云道谦虚道:“大姑过奖了,还要向您多学习。”

  王抗日笑道:“明明得意得要死,想笑就笑吧!”

  李云道嘿嘿笑起来:“我来西湖前,就做了一番调查,他们俩还有另外一个木兰花,都是挣扎在被警队开除的边缘,我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把他们招揽进刑侦队,却没想到他们可以大放异彩,现在他们也都可以带团队独当一面了。所以这世上没有坏下属,只有不懂管理的领导。”

  王抗日笑骂道:“说你胖你就喘,还真得意起来了?不过你在西湖做的一些事情,我在京城也都有所耳闻,包括起用三名边缘警察,当时在你们内部也是有很大的争议的,好在他们三个也都争气。对了,这两个来了,还有一个活宝呢?”

  正说着,敲门声响起,打开门,正是气喘吁吁的第三个活宝木兰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