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三十五章 初次交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云里科技如同一头庞大无比的科技巨兽,云骐是精神领袖,而云骐的发小董照金却是这头科技巨兽的中央处理器,这一点云里科技的高层都心知肚明。番□茄网云骐是个感性却随意的人,所以少年时期都是云骐犯错董照金负责收拾烂摊子。云骐最大的优势便善于天马行空,想常人之不敢想,为常人之不敢为。而董照金存在就仿佛是老天爷给云骐安排好的灭火器,弥补了云骐性格当中的短板。对于云骐来说,董照金是合伙人,更是发小、兄弟。

  李云道只说了“董照金”三个字,戚洪波在一旁观察着云骐的脸色,好在这些年带着云里科技征战全球,这位云里的掌门人也早已经不是昔日里的吴下阿蒙,原先棱角分明,如今圆润而隐忍,至少在李云道提及董照金的名字时,没有当场爆发。

  李云道也在观察云骐的表情,一丝微微的不快从云骐眼中一闪即逝,他便知道从云骐这里由上而下地对董照金展开调查或许是行不通了,但还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干脆直接将话挑明了:“云总,两条线索,一次是贩毒,一次是传销,都指向了云里的高层,我们也对云里科技的所有高层的背景资料进行了一次排摸,其中嫌疑最大的就是董照金。”

  饭后云骐手里就多了两只玉核桃,一般大小,雕工显然出自名家之手,此时屋内鸦雀无声,只有两只玉核桃在掌中相互摩擦,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戚洪波一会儿看看云骐,一会儿看看李云道,也不知道这两人都在想些什么,但他明显感觉到,李云道竟也丝毫不怵,甚至看着云骐的目光里还有几份咄咄逼人。戚洪波叹了口气,英雄出少年,但自古多少少年英雄在大风大浪中翻船,历史早已经将那些曾经不可一世的孩子们忘得一干二净。戚洪波在浙北黑道纵横捭阖多年,他能看得出云骐眼中的不满,小局长眼中的杀气,他可以肯定,一旦两人谈崩,接下来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李云道的背景他是清楚的,云骐自然也应该不会不知道,否则也不会隐忍到此时还不发作,再加上这位不过三十出头的青年已经快成为西湖公安系统的当家话事人,云里的总部就在西湖,跟公安交恶,就算不怕他们主动找茬,但同在西湖地界上,难免抬头不见低头见。

  见两人一直不说话,戚洪波终于叹了口气:“老云,云道局长,你们两人都是对我戚家来说至关重要的人,说实话,站在我的立场上,不想今天的事情谈崩。要不这样,我老戚居中就当回调解员。云道局长你说董照金涉嫌贩毒和传销,那得拿出点实实在在的证据来。老云,也不是老哥哥说你,你这护犊子的脾气适当的时候得改改,有些事儿可以扛,但有些事情扛下来,对你对云里科技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李云道似笑非笑地看着云骐,刚刚一顿饭,酒也喝了,饭也吃了,说实话,对这位云老板的印象不坏,甚至觉得这个长相不咋的的亿万富翁倒是有些难能可贵的童真般的可爱,包括他对董照金的袒护,李云道倒也没觉得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换个角度,如果这会儿谁他娘的想动弓角、徽猷,自己就是把命豁出去了,也要跟对方拼上一拼。从骨子里来讲,自己和云骐是同一类人。

  云骐看着戚洪波,摇头笑道:“老戚,如果这儿有人想从我这里打开缺口来对付你,得到的也会是同样的答案。我云骐做人的原则底线便是纵使天下人负我,我也不负天下人,更何况是自己的兄弟?”

  李云道笑着,双眼眯曲成一条缝:“云老板,这样吧,我只要你一句话。如果董照金没做过那些事情,今后谁找云里的麻烦,就是找我李云道的麻烦,你云老板这个朋友,我李云道交定了。但倘若董照金真有问题,我希望云老板能站在公正的立场上,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不站在公安机关的对立面故意包庇袒护犯罪份子。说实话,云老板,董照金是你云里科技的二当家,他如果涉案,在金融市场可是一记重磅炸弹,我不希望我们的民族企业在美国股市遭遇滑铁卢,但我也不想放过任何一个丧尽天良的罪犯。”

  戚洪波嘿嘿道:“李局长说得好,盗亦有道,有白便有黑,这世上踩在灰色地带的人多得是,但丧尽天良那种,必须赶尽杀绝!”

  云骐深深望了李云道一眼:“好,只要不是太过份,我可以袖手旁观,但我希望在水落石出前,不会有任何一点关于云里科技的负面#消息出来,否则,不要怪我云某人翻脸不认人。”

  李云道也不理会云骐的威胁,自己目的已经达到,似乎也没有再留下来的意义了,起身抱拳告辞。

  毕竟是自己请来的客人,戚洪波起身将李云道送到俞宅门外,在大红灯笼下,又语重心长道:“云道局长,云骐就是种脾气,你别往心里去。”

  李云道笑道:“至情至性,这样的性格我喜欢。只是云道如今身在公门,有些事情在其位谋其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便是渎职了。今天的事情还要感谢戚先生,替我谢谢小江,我李云道欠他一个人情。”

  戚洪波连连摆手:“这是哪里的话,云道局长帮我戚家找孙子在前,又救我女儿在后,戚家没将事情办妥,倒是心中有愧。”

  李云道想了想,突然话锋一转:“最近西湖来了不少生面孔,难能可贵的机会,戚先生可千万不要错过了。”说完,便大步流星走入黑夜。

  戚洪波站在大红灯笼下望着那融入黑暗的背影,寻思良久,也没琢磨出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一道倩影突然站在他的身边,小声道:“这位李局长年纪轻轻,气度不凡,谈笑间进退有度,如果弃政从商的话,应该能成就一番大业。”说话的是云骐那位戴着金丝框眼镜的知性女秘书,别人不清楚,但戚洪波却知道,云骐花了多大的代价才从硅谷挖来这样一个女怪才。

  “美智子小姐,你觉得他会弃政从商吗?”戚洪波似笑非笑地看着身边这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美日混血,但似乎亚洲基因占了上风,除了脸部轮廓比亚洲人种更分明一些外,看上去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亚洲人。

  美智子摇了摇头:“应该不会。你们中国人向来讲究‘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又崇尚‘学而优则仕’,虽然大清政府已经灭国百年,但是这种思维方式却是根深蒂固的。他是公安局长,在美国或许一个警察局长算不上什么,但在中国,他手中的权力已经足够大了。男人对于权力的崇拜与追逐,绝对不亚于对于异性的冲动。只是有一点我很好奇,他刚刚看到我的时候,眼神很清澈,完全不像一个正常的男人。”

  戚洪波笑了起来:“你不会是想用美人计来对付这位云道局长吧?”

  美智子摇头:“他还没到能让我付出身体的那个地步,只是他与别的男人不太一样,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不喜欢女人。”

  “哈哈哈……”戚洪波笑了起来,“那你就错了,或许他的眼光已经高到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地步了。”也不跟美智子多解释,他便转身回到那张八仙桌旁。

  云骐正自斟自饮,见戚洪波进来,笑道:“走了外人,来,我们哥俩不醉不归。”他又让人拿了几瓶二锅头进来,分了一半推到戚洪波的面前。

  戚洪波苦笑:“老喽,年轻的时候醉一宿第二天一样生龙活虎,现在醉一晚起码要休养一个礼拜。不过既然是陪自家兄弟,醉一个月又何妨?来,喝!”

  酒过数旬,云骐终于又将话题引到李云道的身上:“老戚,我很好奇,你是黑道,他是白道,你跟他又是如何相处的?”

  戚洪波道:“黑道白道,说到底都是人间之道。你没研究过这位小局长,我可是让凡青蛇特地跑了趟江南,恨不得把他祖宗八代都挖出来研究一番。这位小局长,是秦孤鹤秦老爷子再次出仕前收的弟子,出身草莽,江南有个猛人叫黄梅花,你听说过吧?”

  云骐点头:“有过耳闻,据说曾是秦老爷子的警卫员?”

  戚洪波神秘道:“是的,应该是原总参对内……”他压低了声音,没有细说,因为他也知道,有些事情可说,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可以了,接着,他又说道,“我原先怀疑这位小局长也是军方的人,但后来又某些渠道了解到他的家世。王鹏震的独孙,嘿嘿,单这个身份拿出来就够吓人吧?”

  云骐点了点头:“前阵子我一个人吃饭,在饭桌上也提到了这个李云道。反正是自家兄弟,告诉你也无妨,那个人姓吴,是如今的华夏驸马爷。”

  戚洪波立刻惊为天人:“驸马爷?怎么说?”

  云骐道:“那人只说,孔家的亲家姓王,王家有个挺有意思的后生偏偏不姓王姓李。”

  戚洪波惊道:“云骐,这样的话,照金的事情,你是不是要躲着点?”

  云骐笑着摇头:“我当年得罪的是副省长,你戚洪波躲了吗?”

  戚洪波大笑:“躲他娘的狗屁,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云骐摆摆手:“这回没那么夸张,我刚刚看这李云道,倒也不想跟我交恶,走一步看一步吧,照金那边,我会适时地找他聊聊。集团首席财务官已经不止一次来投诉他了,摊子大了,不比从前了,想支多少钱都随心所欲,也怪我啊,太过纵容这些老兄弟,否则他也不会嗜赌成性到这种程度。一个男人,什么都可以沾,唯独赌与毒这两样沾不得。老戚,你也一把年纪了,小江那边的正行生意也蒸蒸日上,是时候该考虑收手了。”

  不知为何,戚洪波猛地又想到了刚刚李云道离开时跟自己讲的一番话,顿时陷入深思。

  夜色浓郁,从小巷走出来,李云道点了根烟,站在路旁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远处转来轰隆隆的闷雷声,气压很低,空气里弥漫着着一股浓郁的水腥味。

  风雨欲来。

  云骐是不会出卖董照金的,不管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对于云骐来说,只要董照金还是他的兄弟,他就会像老母亲一样护着,这是刚刚的会面里李云道总结出来的结论。

  只是如今华山和王喜华都没能拿出确切的证据证明董照金有问题。

  李云道突然想起了汤力,那个被自己父亲追杀官二代不知道如今到底是死是活,汤林阳和董照金有勾结的话,那么从汤林阳那边下手会不会更容易些呢?至少汤力手中应该有汤林阳和董照金的犯罪证据。但是汤力应该是不会轻易交出手中的证据,因为那是他保住这条性命的根本,也许汤林阳到现在也没有真的杀掉背叛自己的儿子,就是因为汤力手中掌握了大量的犯罪证据。

  此时还未到九点,路上还有不少行人,闷热的空气和远处的雷声催促行人加快了脚步,匆匆往家中赶。

  人都是趋利而避害的,汤林阳如此,汤力如此,云骐也是如此。

  人之初,性本善,只是世事太艰辛,太多的磨难里,再善良的心,也会忘却了为何而前行。

  可是为什么蔡桃夭却会数次不顾安危地奔赴战场呢?这些年相处,他自信是了解蔡桃夭的,蔡家女人对暴力、对杀戮都是极其反感的。

  是责任?

  是义务?

  还是出于一个中国人最基本的爱国心?

  李云道微微叹了口气,这世上的人太多,有人便有江湖,人多了水便深了,有了污浊,人便变坏了。

  只有那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莲,濯清涟而不妖。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