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二十五章 学车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10-13

  郝大通前倨后恭的表现让李云道很是感慨。其实这个社会自古便是这般,权势面前,所有的清高都是扯淡,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墨客指桑骂槐般地疼批庙堂。哪怕李云道如今只是挂着个有名实的常务副总的名头,而秦城集团也只是对江南一带的地下势力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力,刚刚还居高临下拿腔拿调的郝大通转眼便开始跟着喊“三哥”。

  李云道神色如常,也不点破。倒是郝大通的转变让刚刚看轻了李云道的一群小妮子顿时也开始对这个不显山露水的男人刮目相看,活络点的已经开始变着法子地想通过潘瑾拉近与李云道的关系。这让李云道不禁感慨现的孩子受家长影响之深,说好听些是圆滑,说得难听了就是势利。

  李云道倒真没工夫跟一群小屁孩儿计较得失,之所以出面解决郝大通还是为了帮潘瑾,帮潘瑾则是看的小双的面子。秦家双胞胎当,大双性子冷,小双则截然相反,所以相对跟李云道走得近一些,买飞机票、购二手手机这些都是小双同学伸的援手,李云道自然也乐意投桃报李,至于潘家小妮子说的喜欢不喜欢他,李大刁民自动忽略,先不说之前蔡家大菩萨踩下的坑至今还没有填上,单潘瑾才十岁的年纪,就已经让李云道纯粹将她看作是小孩子玩过家家游戏。

  多了一个郝大通,加上两个保镖出现后,郝大通刻意奉承,一顿饭倒真吃得有些不伦不类。学校素有辣手之称的教导主任坐上桌后,刚开始还嚷着要灌倒李云道的小妮子便都将啤酒换成了饮料,等一顿饭差不多时,诸葛青囊适时地跟潘瑾对视了几眼,潘家小妮子便趴李云道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随后小妮子们又成群结队地嘻哈着开溜了。

  郝大通这个时候哪还敢给李云道脸色看,连带着跟斐大少也客气了起来,似乎刚刚两人的生过冲突压根儿就不存一样。见学生们走了,郝大通也不好意思多留,跟李云道互留了手机号后,客客气气地握手道别,与一开始用鼻孔看人的模样判若两人。

  送给了一群师生只剩下自己人时,李云道才招呼两个看上去有些眼熟的退役军人并桌过来。

  “我叫王汉。”

  “我叫马朝。”

  两个看模样顶多二十七八的小伙子都憨笑着介绍自己,话不多,性情纯厚,军事技能过硬,显然高翔挑人的时候已经做了不少的筛选。两人也不是第一次跟李云道见面,昨天山上的基地里,已经见过李云道一次,他们也很意外自己会被派来保护眼前这个看上去很温和的年青男人。黄教官分配他们任务的时候已经介绍过李云道的身份,而且特别强调他们俩是来的一群人里综合素质高的,希望他们一定要保护好李云道的安全。

  李云道现不清楚,眼前的王汉和马朝每人手都各有一支小队,而且已经被老爷子大笔一挥划到了他的治下,如果他知道老爷子的如此布局,基本一眼就能猜出秦孤鹤并不看好眼下的局势。

  “家里都还有哪些人?”李云道意问了一句。

  王汉的眉间有一道明显伤痕,看上去应该是刀伤,他说话时喜欢挑眉,附带着让人觉得那道差些许就直破眼珠的伤痕愈加狰狞:“我孤儿院长大的,没亲人。”

  皮肤黝黑的马朝居然也点头道:“俺也差不多,从小跟俺奶奶长大,入伍那年她老人家去世了,俺也就没有亲人了。”

  李云道愣了愣,显然他己经猜到高翔挑人时一定这方面做了筛选,当下笑道:“我从小也没有父母,不过比你们幸运,我有两个同胞的亲哥哥。不过,以后我身边,大家也就是兄弟,可以放心地把后背交给对方。只要我不死,吃香的喝辣的那是不用说的,总之一句话,有一天我李云道侥幸得道,没理由不带着你们一起升天。”

  一直一旁听着的斐大少连忙死皮赖脸跟道:“哥,别忘了还有我!”

  李云道笑道:“你一个斐家大少爷,生下来就已经平步青云,别跟着我们瞎折腾。”

  斐宝宝忙道:“这不一样!老爷子打出来的天下是他的,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

  李云道这会儿也懒得跟他多废话,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转向王汉和马朝:“有件情儿要麻烦你们俩跑一趟。”

  王汉微微迟疑了一下,李云道知道他的顾虑:“没关系,暂时我的安全还不成问题,黄叔把你们派到我这边来,也是想多几个人手可以用。”

  两分钟后,王汉和马朝同时起身离开,离走时马朝想起了一件事:“三哥,外面有一辆留一辆给你用。”李云道透过透明玻璃看了一眼外,果真两辆车停路边,一辆喷成迷彩色的吉普,还有一辆黑色的迈腾。

  “哪辆耐撞?”

  马朝被问得一愣,王汉反应一些,忙道:“大吉普皮厚实。”

  “那就把绿壳儿的留下,你们开迈腾。还有。办事时低调些!”

  王汉应了声“好咧”,就连着憨憨的马朝出门了。

  “哥,你真要动那些云南人?”斐宝宝也算是那帮云南毒贩子的间接受害者,上回赖远手里拿来威胁他的枪,就是云南毒贩带上来的,“要不要跟秦爷爷打声招呼?”

  李云道摇头:“这种事还是先不要烦老爷子的好,我看昨晚书房一夜没关灯,这种事情再去烦他,我担心老人家身体吃不消。”李云道对秦家有种莫名的责任感,一来秦孤鹤他需要机会的时候充当伯乐的角色,知遇之恩以为报,二来秦家如今是他唯一的挥平台,一旦这个平台垮了,要寻到下一个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了。所以与公与私,他都必须协助黄梅花撑住这座处于危机的千仞大厦,万一哪天真倒了,上演墙倒众人推的剧幕,不敢说能护得秦家众人,但至少拼着性命也要护得双胞胎的周全。

  斐宝宝丝毫没觉得李云道正做的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相反这位天才一脸兴奋:“哥,要我做些啥不?”

  李云道一脸好笑:“人家听到这事儿都巴不得躲得远远儿的,你怎么还上赶着往我这儿凑?真不怕一个不留神,小命也被玩丢了?”

  斐天才一脸不乎:“我可不打算真当个二世祖,浑浑噩噩一辈子。”

  李云道却一反常态地认真:“小宝,你叫我一声哥,哥是真把你当弟弟看。你要清楚,你跟哥不一样。你有爹,有妈,还有一位足以让大多数人仰视的爷爷,你可以接受正规的教育,也可以叛逆常,可以跟洛珊珊那样的好姑娘谈情说爱,也可以再正儿八经谈十回八回恋爱。不出意外,你会娶一个姑娘,生个一个或两个孩子,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承担一个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小宝,这叫命。我大师父不信轮回不信命,可是却也说有时候命这东西连他也拒绝不了。你不想浑浑噩噩一辈子,也不只有哥现走的这条路,你可以有很多选择,你不想从政可以参军,再不行还可以经商做生意,或者做个术业有专攻的真学者也行。但哥跟你不一样,你记得我给你讲过的,我没爹,没娘,只有两个被我拖了二十五年后腿的哥哥,这趟下山,除了因为不想连累两个哥哥,还想寻着那白眼儿狼,看看他的良心是不是比山里的煤还黑。此外还跟一个女人有关系,说出来我自己都嫌隔应,那女人带着一个姓蔡的夺了我盼了小辈子才盼来的极品玉石,可她后来说要嫁给我,我居然猪油蒙了眼地信以为真,于是我连玉石也不想找了,因为我觉得能扛回那么一位大菩萨一样的媳妇,那该修了几十辈子的佛啊!可是她和你一样,都站那个你哥爬一辈子都爬不进去的圈子,所以她要嫁人,我拦不住,也不想去拦。但是哥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走下坡路,如果我跟你换个位置,铁定离黄叔、离秦爷这个圈子远一些。小宝,哥这么拼,其实就只是想将来能让自己的娃不低人一等,让他们也过上你这样的日子。听哥的,上你的学,开你的豪车,谈你的恋爱,享受年轻人该享受的,做的该做的,哥手头办的些事情,说到底还是脏得很,我自己脏可以,但不能把你的手也染脏了,不然哥会后悔一辈子。”

  成天耷拉个十字拖穿着花裤衩开着万级宝马招摇过市的斐宝宝终于收起一脸玩世不恭,认真道:“哥,虽然认识你不久,但我绝对可以说你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我爹妈和爷爷外对我好的人!”

  李云道轻轻笑了笑,他也说不清为什么会如此信任这个别人都认为是花花公子的青年,或许是因为这是另一个生活城市当的自己,又或许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友谊比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还要来得复杂和难以解释。

  斐宝宝突然深吸一口气:“哥我听你的!”

  闻言,李云道终于舒出一口气。或许一开始结识斐宝宝还有些功利的成份,但是此时此刻,那份名利欲褪得一干二净,留下的只是兄长出于内心的关心。

  “哥,你别忘了,有啥棘手的事儿,第一个找我这个弟弟,要钱出钱,要苦力咱赤膊上阵!”

  李云道突然一脸奇怪的笑容:“哥现就有件事儿想拜托你!”

  三个小时后,上海号称地下飙车界“太子级”人物的斐家大少从一辆喷成迷彩绿的吉普车上跳下来,弯着腰撑着膝盖差点儿连胆汁儿都吐出来,坐驾驶位上的某人却异常兴奋地狂摁喇叭:“上车,换档我基本上摸熟了!”

  蹒跚着爬上副架位置的斐大少差点儿连肠子都悔青了,刚刚听李云道说请他教开车,一口就答应了,教别的不行,开车可是他斐大少的特长,人家能把小qq开成轿跑的速可劲儿漂移,调教个徒弟出来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他真不该收李云道这个徒弟。刚上车摸着方向盘和排档杆还有些紧张的李云道连续熄火半个钟头后,就敢开着八十码的速乡下旷野里撒泼,那方向打得毫预兆,路边的树苗也成打成打地被撞得夭折了,偏偏某人还不依不饶,直到撞了石头,硬生生将吉普的保险杠卡石头上才肯罢休。本来还打算寻着机会表演两手极速漂移的斐大少早早就将这个念头赶出了脑袋,他绝对相信,如果真教了漂移,身边这位刚把一辆好端端的吉普撞得遍体鳞伤的某人铁定会变着法子地玩变态游戏。这回他终于见识到李云道骨子里的疯狂基因了,估计这也是从汽车这玩意儿诞生以来,以疯狂撞车为天全部学车课程的史上第一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