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三十七章 曲费清的目标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对于巡察组的进驻,曲费清尽量表现出了真诚欢迎的态度,但不知为何,李云道从曲费清的眼底深处看到了一丝隐隐的兴奋,但是在官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官员,城府都是极深的,不了解他的人的确认为这位曲书记的态度诚恳至极,相当配合工作,但了解他的人,比如说纪灵岩,李云道便他从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隐隐的担忧。

  巡察组进驻,本地也是要派出相应的人手配合工作的,曲费清亲自担任了副组长,李云道则被直接任命为行动组负责人,组长自然是王抗日。因为身份特殊,巡察组集体下榻在一家三星级的酒店,李云道随巡查组到了酒店后,看到酒店环境不尽如人意,小声对王抗日道:“大姑,小姑也住在家里,要不你也回家里住?”

  王抗日摇头,看了李云道一眼道:“接下来不光我不能回家,你也不能回家,你从局里挑过来的人手暂时也都不能回家!你以为你小姑这么急匆匆地从京城赶到西湖来是为了什么?”

  李云道意识到接下来可能是一场艰苦卓绝战斗了,点了点头:“好的,我回局里挑选些人手,但开个动员会。”

  王抗日道:“动员会就免了,直接把队伍拉过来吧,吃过午饭,我们就开始整理材料,估计这几天你们不会有什么事情,但接下来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危险,你要时刻提高警惕,大姑和巡察组这些同事的性命就交给你了。”

  李云道微微一愣,显然大姑这支巡察组在进驻别的省份时应该碰到过很多危急的局面,想了想便道:“大姑你放心,我会挑局里的精兵强将来参加这一次的行动,您是打虎英雄,我这个当侄子的也不能拖了后腿,不是吗?”

  王抗日笑骂道:“贫嘴!回去看看凤驹,接下来短则三个月,长则半年,就算在同一个城市,你也不定能看上儿子一眼。去吧!”

  李云道点头,心中不禁叹气,本想多花些时间陪伴凤驹的成长,看来这回只能麻烦小姑和绿荷师姐了。

  从巡察组下榻的山茶花酒店出来,李云道便接到了纪灵岩的电话。

  “空不空,找个地方聊两句?”纪灵岩语速很急,“我有一个小时时间。”

  “你在哪儿?”

  “山茶花酒店。”

  李云道连忙一个刹车:“你怎么也来了?”

  “见面再说,我在酒店二楼开了间钟点房,2062,你直接来找我吧。”

  李云道掉转车头,又重新杀回酒店。

  2062,李云道站在酒店二楼的回廊里,不禁苦笑:两个男人跑来开钟点房,这算怎么一回事呢?

  敲开2062的房门,里面烟雾缭绕,沙发旁的茶几上有个烟灰缸,里面已经盛着不少烟头。

  李云道虽然也抽烟,但看到这满屋子的烟雾,还是连忙打开窗子:“咋回事?纪大秘你可别吓我,我胆子小!”

  纪灵岩苦笑扔给李云道一根烟:“你不觉得巡察组来得很奇怪吗?”

  “奇怪?什么意思?”因为来的是王抗日,很多事情李云道还没来得及多想,此时纪灵岩一提醒,他便立刻反应过来,“不对啊,赵平安呢?”巡察组进驻,接待的不是赵平安而是曲费清,这一点就已经足够发人深思了。

  纪灵岩摁着打火机帮李云道点好烟,苦笑摇头:“刚刚在书记办公室的时候,我就看到你看书记的眼神,你肯定发现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吧?”

  李云道猛地站了起来:“赵平安不知道这件事?”

  纪灵岩叹气点头:“说你政治洞察力敏锐,果然不错。”

  李云道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曲书记这是彻底打算跟赵平安翻脸了?”

  纪灵岩冷笑:“不是打算,而是已经翻脸了。”

  赵平安是什么人?赵家如今重力扶持的重要封疆大吏,赵家无数资源都倾斜在赵平安的身上,曲费清作为白丁出身的学术派官员,没道理看不到自己根基浅、资源薄的弱点啊,怎么会突然甩开膀子就跟赵平安怼上了呢?

  但如今的事实是,巡察组绕过赵平安直接来找曲费清,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一个问题,京城里的某些大佬级人物对赵平安并不信任。

  李云道想通其中环节,安慰纪灵岩道:“你也不用过于担心,能巡察组下来,说明京城对于曲书记是很信任的。”

  纪灵岩又长叹了口气:“云道,你是没当过秘书,不知道这种跟着领导与有荣焉的感觉。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曲书记这段日子给我感觉跟之前很不一样,以前的曲书记,性格隐忍,三思而后行,但最近曲书记已经在两次在常委会上跟严市长闹得不欢而散了。”

  “哦?”李云道终于知道严东阁为什么没继续来找自己的麻烦了,常委会上一旦失势,他这个二把手就真的要变成二把手了。曲费清跟大姑王抗日结识是李云道拉的线,跟赵忌的联系也是李云道从中穿针引线,但单凭王抗日和赵忌,应该还不足以给曲费清直接跟赵平安叫板的底气。

  “这几个月里,曲书记周末经常跑京城。”纪灵岩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前两天,曲书记请省发委和团省委的陈博、陈关关兄妹俩吃了顿饭。”

  李云道顿时恍然,原来曲费清找到了一座大靠山,有陈家老爷子陈霖在背后撑腰的话,曲费清的腰杆子的确要硬上许多,更何况原本中立的陈家如今义无反顾地加入了以老王家为首的改革派,再加上蔡、阮、孔等几家的支持,想来曲书记不扬眉吐气都不可能。看来曲费清是憋屈得时间太长了,一旦有了发泄的缺口,便一股脑地都倾泄了出来,作为一个合格的政治家,或许曲费清还不算合格,他还没有从一个纯粹的学者的身份完全转变成一个政客。

  李云道似笑非笑地看着纪灵岩:“怎么,你担心这一仗曲书记打输了,你会受牵连?”

  纪灵岩摇头:“大不了我就是被雪藏个几年,我正常担心的是曲书记,以往他还能听进我们的意见,这些日子几乎是一意孤行。我不知道他到底搭上了京城哪条线,但就算是直接跟孔家有了关系,也需要讲究韬光养晦吧?官场上的事情又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现在巡察组是来查汤林阳,但指不定哪天那把剑就会砍到曲书记自己身上。”

  “这叫善游者溺 善骑者堕。”李云道笑着道,“无妨,先让曲书记消消心头这口恶气,我相信赵平安那边很快就会有动作。当务之急,是办好汤林阳案,汤林阳虽然退了,但在浙北的影响力,嘿嘿,说句不好听的,可比曲书记要强得多,某种程度上,赵平安在浙北的影响力或者都不如那位已经退下去的汤老。”

  被李云道分析了一通,纪灵岩的情绪显然改善了不少:“云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那会儿还是国华书记在的时候,有一年春节,一个地级市的市长曾是汤家的门生,往省里面送年货时先去的国华书记那边,转头才去了汤林阳家,没多久,那位地级市的市长就被调到省里当了个闲散没实权的正厅级巡视员。”

  “汤林阳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李云道实在觉得匪夷所思,“一个退休干部,能左右一个厅级官员的任免?”

  纪灵岩冷笑:“你应该还没听说过,浙北有两个常委会,一个是省委的,还有一个是汤家的。”

  “岂有此理!”李云道狠狠一掌拍在桌子上,“真是把党和人民的事业当成了自家后院了!”

  纪灵岩道:“官场,就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织得越密,权力的影响力便可以呈几何级增加。”

  “看来,京城把赵平安调来浙北原以为是一着妙棋,却没想到是放虎归山,赵平安一来浙北就跟汤林阳一系打得火热,他还以为能瞒得住京城里的那些老人家……”李云道也冷笑一声,心中暗道,“看来赵忌的机会来了!”

  “赵书记目光应该不单单是书记这个位置。”看屋里的烟雾散得差不多了,纪灵岩一边关窗一边小声道,“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过哪个官员不渴望进步呢?你李云道不想当这个正儿八经的局长?啥时候把你头上的‘代理’两个字去掉,你开心一阵子,肯定又得瞄准着副市长或者干脆往省厅一把手的位置盯了。”

  李云道点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同理,没有进步心的官员,自然也不会是一个好官员。不过,赵平安所图甚大,能不能达成,就看他有没有这个命了。到他那个程度,成王败寇,这种道理他不会不知道。”

  纪灵岩小声道:“慧珉省长的任期差不多了,有种说法,这次党代会后,慧珉省长可能要调去东北担任一把手。”

  李云道一愣,这么说的话,纪灵岩这么大的动作,目标是冲着周慧珉调走后留下的位置去的?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