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四十八章 巧爷现身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王抗日还没有回西湖,李云道便嗅到了一股风雨欲来的味道。吃饭的时候,缉毒支队支队长高焱发来了一条让李云道极惊讶的信息:曾经在金三角横着走的女毒枭吴巧巧现身西湖。对于那条相吴巧巧,李云道的感觉是比较复杂的,站在警察的立场,跟毒枭自然是势不两立的,但对于这个毕业于国外名牌院校的弱女子能掌控大半个金三角,李云道还是打心眼里佩服的,在金三角那个群匪逐鹿的地方,拳头和实力意味着一切,一个女子能带出一个如狼似虎的队伍,这是一个令人费解的事实。但正是因为金三角是一个用子弹和刀子说话的地方,吴家当初是将前一个话事人乱枪打死后才掌控了大半个金三角,如今吴家似乎也面临着同样的遭遇。在一个人吃人的地方,一个不吃人的人,是无法存活的。

  李云道让高焱派人盯牢了吴巧巧,吴巧巧是英国籍,就算在国内拿下了她,没有任何证据的话,也奈何不了她。事实上,知道吴巧巧还活着的时候,李云道竟松了口气,这种感觉与善恶无关,只因这个人曾经帮过自己,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不希望这位女枭雄死于非命。

  西湖法云安缦法云舍,禅意盎然。随风而动的幔帐里,一袭身姿曼妙的背影若隐若现。她生得一张俊俏的脸,之前短发时穿上猎装,俨然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富家公子,此时长发飘飘,却也别有一番风韵。但是女子的柔美被她另一侧脸的刀疤所累,看上去极是肃杀。她手里捧着一本书,是夏洛蒂・勃朗特的,这是她最喜欢的一本名著,求学时,这本书陪着她度过了无数个不眠夜,从金三角的那场震荡风波里,她唯一带出来的就是这本书。她和父亲不一样,父亲喜欢钱换成黄金,睡在金砖上才觉得安心,她受过的高等教育告诉她有无数种办法可以将那些来路不正的资金洗干净。寨子里的资金,在两年前被她均分成三部分,一部分换成了等值的比特币,一部分买了欧美的一些楼宇产业,还有一部分找律师在美国建了一支信托基金。

  她向来认为,钱这东西,够用便好,多了只是个数字,并没有实际的意义。对于她来说,最重要的不是钱,而是忠心耿耿的手下,可是那场突如其来的攻击中,忠心的手心死了大半,如今能跟着她来华夏的也仅有十来人。她们在丛山密林里走了大半个月才到了缅甸,又花重金给每个人都购买了一个全新的身份。

  她要报仇,不为那被毁于一旦的基业,而是为了那些在战斗中被杀死的兄弟。

  一个穿着布衫的白胡子老人出现在院门前,他冲这个坚强得像一块铁的姑娘欠了欠身:“巧爷,查到了。”他知道,不管是金三角的盘踞势力,还是各地的毒头,这些年都要称这姑娘一声“巧爷”,事实上她也当得这声“爷”,当年寨子是她爹亲手组建的,但“发扬光大”的的确确是在这姑娘的手里。他们做的是将脑袋别在腰上的买卖,但盗亦有道,当年老爷子定下的规矩,他们是不会去打破的。

  吴巧巧回眸,微微眯眼:“真的在西湖?”从寨子里一起逃出来的,总共十三人,留下受伤的几人在缅甸养伤,剩余的六人全部随吴巧巧来了西湖,血债最终还是要用鲜血来偿还的。

  “最近的西湖不太平,猫头鹰说那几个人就在西湖,好像是在培植地方势力,应该是想把西湖打造成一个中转站,从金三角出来的货可以经这里去欧洲和北美。巧爷,那伙人来头不小,所图甚大啊!”

  吴巧巧看了老人一眼:“九叔,从金三角到西湖,我们也跟他们周旋了好一阵子了,你觉得他们真的只是想赚钱?”

  被称为九叔的白胡子老者微微一愣,随后苦笑:“巧爷,不为钱,如今这世道,谁愿意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干这种危险的勾当?”

  吴巧巧摇了摇头:“也许是我想多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他们出现得奇怪,离开得也奇怪。九叔,如果是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寨子攻下来了,下一步你要干什么?”

  九叔摸着白胡须道:“那自然休兵整顿,把周围的势力都吃下来,还要看着那些种罂粟的农民,盯着收成,这才是赚钱的根本。”九叔说的,正是当年吴巧巧的父亲做过的。

  吴巧巧从卧榻上缓缓起身,走下榻几,姿势微微有些怪异,九叔关切道:“巧爷,你的腿……”

  吴巧巧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腿,摇了摇头道:“不要紧,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条腿不休养个一年半载应该恢复不了。不打紧,就算腿断了,还可以坐轮椅。”她笑了起来,她是这么说的,心里也实实在在是这么想的,“九叔,你有没有想过,等报了仇,咱们要干什么去?”

  九叔明显愣了愣:“难道咱们不贩毒了?”九叔从十六岁开始坑蒙拐骗,十八岁碰到吴巧巧他爹,便认了义兄,二十五岁跟着老吴偷渡出境到了金三角,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好不容易建立起了地下王国,却不料一夜之间化为乌有。人生的精华岁月都用来种罂粟贩毒了,除了这些,他还真不知道自己会什么。

  吴巧巧笑了笑:“回金三角?再建一个小王朝,然后再被人家一夜之间颠覆?不,九叔,我觉得我们的视线得放得长远一些。其实竹叶青那伙人深夜偷袭我们,应该是冲着爹地生前的那些黄金来的。可惜他们不知道黄金早就被我折换成了等值的美元做了投资。这年头,谁还傻乎乎的把黄金扣在手里,真要出了事情,这种所谓的硬通货,想带都带不走。”

  九叔点了点头,但还是面露忧色:“巧爷,听说现在各个国家对来路不明的资金查得都很严,也许是我老古董了,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我就怕鬼佬们一旦翻脸,你爸爸奋斗了一辈子的积蓄就……”

  吴巧巧拍了拍九叔的肩膀:“心安啦,我的九叔!”她压低了声音道,“不妨告诉你,我做了一笔投资,你猜现在获利多少了?”

  九叔狐疑地看着吴巧巧:“四成?六成?”

  吴巧巧一直摇头,最后才神秘兮兮地耳语道:“九叔,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是四十倍!”

  九叔倒抽一口凉气,四十倍的获利,投资四千万那也起码有十六亿了,他知道,吴巧巧手里的资产不下十亿,以吴巧巧的作风和胆量,敢拿出来做投资的绝对是以亿为单位的,那获利……九叔突然不敢往下想了,他对巧爷有种盲目的信任:“巧爷,那还让兄弟们冒着掉脑袋的风险犯什么毒啊,四十倍的获利,还不得兄弟们冒风险。”

  吴巧巧笑道:“虽说不用冒风险,但这样的机会也是千载难逢的。”她指的是比特币的投资,四十倍还是往少了说的,她还真怕九叔听到那个天文数字后,会惊得突发心脏病,老人家这大半年一直颠沛流离,明显身体不如从前了。

  九叔一脸遗憾道:“四十倍的收益,的确有违天合,不是长久之计也是应该的。巧爷,听你的意思,是有了打算了?”

  吴巧巧神秘一笑:“那是自然,我估计那天晚上能逃出来的不只有我们这些人,到时候让河豚他们伤好了回去看看。不过现在还不是商讨生存大计的时候,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让那些惹人讨厌的家伙尝尝我们的手段。”

  九叔不无担忧道:“西湖的公安应该已经盯上我们了,今天出去的时候,后面就有两只尾巴,不过我们按照你说的,没有去管他们,只当他们不存在。”

  吴巧巧哼了哼道:“我现在是英国人,你们都是印尼人,用正规手续入的境,身份都干净得很,只要短期内不要去触碰公安的底线,他们不会干涉我们的。而且,还有一件你不知道的事情,听说我的一位老朋友,现在是西湖公安的头脸人物了。”

  九叔一愣:“巧爷,你是说李……”

  吴巧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是个很义气的家伙,我们不去给他添麻烦,他就不会有太大的反应。他派人盯着我们,是因为他现在还不知道我们的意图,也许等他知道我们要干什么,非但不会阻止,而且还会暗地里给我开绿灯。没有什么比河蚌相争,坐收渔翁之利来得更简单轻松了。”

  九叔点头道:“那位的确是个不世之才,可惜是个公安,被束缚了手脚,如果能把他招进寨子当驸马,那就是我们的福气喽!”

  吴巧巧笑道:“九叔,您忘记了,我不喜欢男人。”

  九叔苦笑:“这就是命啊!我那义兄杀伐果敢一辈子,却不料生个女儿却是个……唉,也许是我们这辈子作孽太多,这是老天爷的惩罚啊……”

  吴巧巧已经不再听九叔的絮絮叨叨,踏着院子里的青石板,一瘸一拐地缓缓走出法云舍。

  九叔看着她的背影,长叹一口气。

  /3/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网址: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