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五十七章 女魔头呢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我让你把货找回来,谁让你杀了她的?”坐在KTV天字号包间里的黑子一脸铁青,如果只是普普通通的货,自己拆了东墙补西墙,自然也总不至于如此棘手,但这一次的货实在是太特殊了,他现在也不敢保证如果朱梓校背后的人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把自己扔进钱塘江喂鱼。几个月前,黑子以前这世上最霸道的是刀枪,直到碰到了那个娘娘腔的朱少爷,他才知道,如今这世上最厉害的不是拳头和刀枪,而是权力。

  坐在黑子对面的是一个长相和穿着都极为普通的中年男子,以他的样貌,扔进人堆里半天都不会惹人注意,但这人的目光如炬如电,目光流转间,隐隐能感到一丝杀气。这人叹了口气道:“事发突然,原以为他们都磕高了,却没想到其中一个小子还是清醒的。他看到了我的脸,所以……”

  黑子有些后悔让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去办这种事情了。事实上,如果换成自己的心腹手下,很可能已经把人和货都带回来了,也不至弄到现在这种无法收拾的局面。“你也辛苦了,去休息吧。”黑子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只是在中年男子开门出去的那一刹那,黑子看着那人的背影,眼中的杀意一闪即逝。

  黑子揉着眉心,犹豫了许久,才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半个钟头后,一辆风驰电掣的兰博基尼跑车轰鸣着停在KTV的门口,也不熄火,径自将钥匙扔给门口的保安。保安自然认得这是黑总敬若神明的那位朱公子。

  一身翩翩白衣的朱梓校气势汹汹地杀入天字号包间,一脚踹开房门,一口京片子:“姓黑的你丫要是活腻歪了就自个儿找个摩天大楼跳下来,别他娘的临死还要拉本少爷给你垫背。”

  黑子的脸比往常更加黝黑了:“朱少,我知道这是天大的事情,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货找回来。”

  朱梓校气冲冲地坐到沙发上,抱着胸:“她怎么知道那箱子里是什么?”

  黑子摇了摇头:“我估计她并不清楚自己偷走的是什么,她应该是觉得里面是四号,不过就算她打开了箱子,也不定能分辨得了那到底是什么。”

  朱梓校冷笑:“瞅瞅你用的这些人,一个个跟地痞流氓似的,能成什么大事!”

  黑子似乎也被他的态度触怒了:“朱少爷,当初你们选择跟我合作,看中的不就是我手里的这些人马吗?”

  朱梓校哼了哼,不置可否:“想想怎么把东西找回来吧。如果不能按时交货,别说你的脑袋,也许我的脑袋也要搬家。”

  黑子想了想,低声问道:“朱少,那铝合金的箱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朱梓校冷漠地看了他一眼:“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知道的你就无须知道。这样对你,对我们,都有好处。”

  以往这个时候,黑子都会憨笑,但今天他却没有笑,他觉得很屈辱。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黑子不想自己的尸体明天一早在钱塘江面上随波逐流我,所以他几乎动用了所有的人手去寻找那只手提箱,一夜之间,西湖的铝制手提箱价格翻番。

  戚家书房,戚洪波显然心情大好。

  的确,他没有什么不开心的,生死宿敌汤林阳徒然消失,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这跟能占领多少市场份额或者能赚多少钱无关,只是觉得出了一口恶气,心中大有扬眉吐气的感觉。现在又听说那个叛徒发了疯地在找一个铝合金箱子,这让他如何不幸灾乐祸。

  “戚爷,道上现在盛传,是我们派人卧底进黑子身边,把铝合金箱子盗了出来,我问过下面所有人了,没有干过这种事。黑子现在像条疯狗,见人就咬,他手中散货最最厉害的一个小姑娘也被他派人干掉了。据说这几天跟着黑子出去的那些人都在自谋后路了,有些人打主意想回来,但都被我拒绝了。”卢真也笑着,他本就有个笑面虎的绰号,此时看起来也的确人畜无害,“叛徒能背叛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和第三次,这样的兄弟,不要也罢。”

  “就按你说的办。”戚洪波心情好的时候,对手下的兄弟几乎是百依百顺,极少红脸,这两天更是如此。

  “戚爷,汤林阳和木荆都不在了,汤氏那边一盘散沙,如今正是将他们一口吞并的大好机会,不如……”笑面虎卢真接着道。

  但这一次,戚洪波却摇了摇头:“汤林阳的事情很特殊,我估计京城还会有进一步的动作,你们先静观其变,以免引火烧身。”

  卢真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头应了下来,毕竟对于戚家来说,汤氏的那块肥肉实在是油腻腻得太诱人了。

  “也无需多想,该是我们挣的钱,我们一分都不会拉下,不该我们的挣的,进了口袋也会烫手。”戚洪波安慰这位视线如命的笑面虎。

  卢真笑了笑:“爷您说得对,万一真赚了烫手钱,到时候还要搭上兄弟性命就不值了。”

  “派人盯着,只要京城尘埃落定,我们就可以动手。”戚洪波的目光又重新炙热了起来,“你们说,那个铝合金箱子里,到底装着什么了东西?”

  “道上盛传是用来接货的钻石,价值数亿,我看那个叛徒跟死了爹妈似地发狂,看来也大差不差。”卢真道,“就不是不知道箱子究竟在哪儿,否则咱们拿过来,就当那叛徒给的转会费。”

  戚洪波冷笑,目光落在一直默不作声的判官宋乾朝身上:“黑子的所作所为,当如何判?”

  宋乾朝面无表情道:“当三洞十八刀,过刀山刀海。”

  戚洪波点头,冷冷道:“时机合适,还是要补上这一课。”

  戚洪波的目光落在书架旁空空的躺椅上,他刚刚一直觉得好像今天缺了点什么,此时才发现,掌上明珠戚小涵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半躺在椅子上看书。

  似乎察觉到戚洪波目光里的疑问,卢真笑道:“我刚刚进来的时候碰到五小时,她好像要去江少那边。”

  戚洪波点点头,这种兄妹相亲的温馨局面总是要好过祸起萧墙的,他是江湖人,不喜欢兄弟相轧的帝王术。

  别墅二楼,戚小涵的闺房内,书桌前?五小姐托腮一脸惆怅,她的目光落在一只铝合金的箱子上。

  五小姐吐了个口水泡泡,有些无聊地打了个哈欠,自言自语道:“不就是一个箱子吗?怎么抢得如此厉害?这里头到底装着什么呢?”

  她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自己不擅长开锁,她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在箱子里装了跟踪装置,打开箱子万一启动了装置,那岂不白白给戚家带来了一场祸事?

  现在江湖上盛传的流言说是戚洪波派人偷了箱子,流言并非空穴来风,因为这只箱子的的确确是戚洪波的女儿戚小五小施手段弄来的。

  戚小五原本就只是想给背叛戚家的黑子添些堵,却没料到弄到手的却是这么一个烫手山芋,现在那个叫火凤的女流氓死了,这箱子想还也还不回去了。

  聪明的小五都快要被这个箱子折磨出白头发了,最后她决定去找戚小江商量。

  戚小江的正行生意规模越来越大,虽然身体劳累,但心却是极轻松的,可是好心情却被五妹带来的这只箱子折磨得快要发疯了。

  “你这孩子,平时胡闹也就罢了,惹下这种祸事,是要死人的!”戚小江很头疼地看着这只四方的铝合金箱子。

  戚小五很乖巧地扯了扯哥哥的衣袖:“我就是想帮爸爸出口气,黑子那家伙太不讲义气、太气人了,所以……现在已经有人死了……”

  戚小江一惊:“谁死了?”他这两天一直跟律师沟通法国方面的协议,还没时间关心西湖发生的命案。

  戚小五噘嘴道:“白沙湖开发区的中科花城里死了五个人,三男两女,其中一个女孩子就是帮我把这个箱子偷出来的那位……”

  戚小工大惊,起身在办公室内踱起了步子,良久,他叹了口气道:“没办法,只能找他帮忙了。”

  戚小五皱眉:“你要找李云道帮忙?”

  戚小江点头道:“嗯,怎么了?”

  戚小五似乎有些不太乐意:“我不想他介入。”

  戚小江叹了口气:“现在你不想他介入也不行了,命案啊,这可是捅破了天的大事!小五,你平时随便怎么调皮捣蛋大哥都不会怪你,但这一次,你真是有些离谱了!”

  戚小五噘嘴,但是没有说话,她的确是不想让李云道介入,她不想让那个家伙看到自己如此惊慌失措的一面。

  戚小江走了过来,摸了摸小五的脑袋:“我知道你这孩子是要强的,但是这么大的事情,你要做也该找我商量一下。现在父亲那边还不知道这件事,以他的脾气,想来他也不会太过于责怪于你,但这毕竟是五条人命,小五,哥哥不想让你成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