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五十八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有的人,生来就是运筹帷幄的一代精英。有的人,生来就是杀人越货的跨省大枭。戚小江知道生在戚家这样一个特殊的家庭,环境对于弟弟妹妹的成长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自己是在母亲的指引下好不容易走到如今这一步,算是出身草莽却手不沾鲜血,他不想小五这些弟弟妹妹在未来的某一天,听到警笛声便浑身不自在,而是堂堂正正地做事做人,这是他穷尽毕生想要去实现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付出相应的代价,他觉得应该也值得的。眼前的铝合金手提箱无论是对于浙北黑道还是对于戚家,都算得上是一枚定时炸#弹。不过他也很好奇,这个手提箱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从份量上看来,应该不是四号或者冰#毒一类毒品,江湖传闻说是黑子的下家用来向上家支付货款的钻石,而黑子作为掮客从中抽取佣金,如今这批号称价值上亿的钻石不见了,对于黑子那一系的人马来说,绝对无异于一场灾难,否则也不可能开出那般高的江湖悬赏。

  他抖了抖箱子,并没有听到里面发出任何声音,他用耳朵贴在箱子上试了试,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一丝异响。箱子用的是密码锁,五位转轮式密码,理论上说一次性解开密码的可能性只有十万分之一。用暴力破解的方式似乎也不可行,像这样特制的箱子应该是设了防暴力开箱的,一旦用暴力方式打开,里面的东西也许就毁了,如果里面真的是价值九位数的钻石,戚小江还没有大方到真的能视金钱如粪土。不过他是聪明人,知道拿不到手的钱自然是烫手钱,与其这样不如把这个箱子作为人情送出去。送给谁呢?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小五,你跟市公安局的李云道关系很不错?”

  “啊?”戚小涵冷不丁地被这个问题问得一愣,刹那间小脸涨得通红,她突然想起了在李云道家里度过的那个夜晚,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此时想起来,还是心跳加速,脸红得发烫,“哥,你胡说什么呢?谁跟他有关系了……”

  戚小江正在思考问题,并没有注意小五脸上的羞赧表情,只是在办公室里踱着步子:“这个箱子现在是个烫手山芋,黑道上无论谁拿到,估计都会惹来一阵血雨腥风,只有交给李云道,才是两全其美之策,一来我们可以卖他一个人情,二来也算是把这个东西从我戚家脱手出去,只要李云道答应保密绝对不泄露箱子的来历就行。”

  戚小涵小声问道:“箱子交给他,他会不会有危险?还有,他能答应不泄露箱子的来历吗?我原本就是想气气黑子,谁让他惹得老爸和卢叔叔他们那么不开心!”

  戚小江轻轻拍了拍妹妹的脑袋:“大人的世界太复杂,你就不要轻易地介入了,以后他们在书房里谈事情,你就回房间去看书,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我都不感兴趣,你怎么就能听得下去呢?”

  戚家小五捧着腮帮子,瞪大了眼睛看着同父异母的哥哥道:“哥,我觉得老爸他们的世界就挺有意思的,快意恩仇,就像金庸的武侠世界一样,义字当先,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真刀明枪,能者居上。好过那些背地里相互倾轧的伪君子。”

  戚小江很诧异二八年华的妹妹会说出这样的话,乍一听就连他自己也觉得似乎挺有道理,等反应过来,才发现小五狡黠地笑着看向自己,笑骂道:“小屁孩,差点儿就被你绕进去。武侠小说是武侠小说,现实世界是现实世界,你当真以为如今的华夏还有黑社会帮派生存的土壤?如果你真以为可以,那这些年你读的那些书算是读到狗身上去了。”

  戚小五撇撇嘴,不以为意,她知道哥哥说得有道理,但是谁也没规定妹妹在哥哥面前不能撒娇。不过等她看到李云道出现在戚小江办公室的时候,便是让她撒娇她也不乐意了——李云道一直将她将成小孩子,这是一件令她无比苦恼的事情。孩子们总是渴望长大的,总是希望大人们将自己看成同龄人一般对待,尤其是她有好感的人。

  李云道来了。在接到戚小江的电话后,不到半小时就赶到了这间位于西湖核心金融商务区的办公室。戚小江的秘书米蕾依旧风姿卓绝,穿着一身米色的商务套裙,看上去既干练又知性,对于这样的女子,李云道自然是很欣赏的,但也只限于欣赏,自家的蔡菩萨和疯妞儿就算不打扮,也要比这种段位高上数筹还不止,结婚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心理优越感越来越强,尤其是在那些自以为美貌是一种武器的女人面前,他几乎是刀枪不入。

  看到那只银灰色的铝合金箱子,再看看戚小涵躲闪的眼神,李云道便心知肚明,笑着望向戚家大少:“怎么,想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我?”

  戚小江颇有乃父风范,被人戳破心思却丝毫不脸红,笑着一边泡茶一边道:“这是颗烫手山芋不错,但对你来说也只是烫手,凉一凉还能入口,对我们来说,这纯粹是一颗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爆炸的定时炸#弹。所以交给你,才是共赢的局面。”

  李云道也不理他,目光落在低着头不说话的戚小五的身上:“小涵妹妹怎么今天话这么少?”

  “啊?”戚小涵抬头茫然地看着李云道。

  李云道突然话锋一转:“说吧,你是用什么方法把箱子从火凤手里骗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是我干的?”戚小五瞪圆了眼睛盯着李云道,看到他似笑非笑的表情,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随即一脸懊恼,“就知道欺负小孩子!”

  李云道连忙打断她:“你是怎么认识火凤的?”李云道不敢让她再往下说了,当着戚小江的面,小家伙要是说漏了嘴上次在自己家里过了一夜,以戚小江的脾气,定然是非要找自己拼命不可。

  戚小涵噘嘴道:“其实我也没做什么,是她自己做贼心虚,她一直自己往货里掺东西再散货,我只告诉她黑子知道了,然后我告诉她我是戚洪波的女儿,可以帮她,但是要投名状,然后她就替我把东西给偷出来了。”

  李云道和戚小江两人面面相觑:“就这么简单?”

  “怪只能怪黑子对她太信任了,她平时掩饰得很好,所以……不过黑子发现得也很快,我知道黑子派人找她后,想通知她的,谁知道还是晚了一步。”戚小涵自责地低下了脑袋。

  李云道却从她的话里听到了一些别的味道:“这么说,除了火凤,你还策反了黑子身边的人?”

  戚小涵茫然地点了点头:“都是年轻人,吓一吓,再给个枣,给点甜头,他们就会给你卖命啊!”

  李云道似笑非笑地看了戚小江一眼,戚小江却是满脸通红,他完全没料到,小五日日在书房耳濡目染,小小年纪,竟也会心思如此诡谲。他长叹了口气,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自己的计划要提前了,哪怕对于戚家来说还有阵痛,但总好过以后子子孙孙都过刀尖上舔血的日子。

  李云道没好气地敲了一下小五的脑袋:“小小年纪,不好好上学了,这些事情是你该插手的吗?已经有五个人死了,你想坐牢就提前告诉我,我先让你进去体验一把!”

  戚小涵鼓着腮帮,不服气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当年朱元璋和民国的蒋先生不都是出身草莽嘛!李云道,你就是对江湖人有偏见!”

  李云道哭笑不得,瞪了小家伙一眼:“你知道什么叫江湖吗?你以为快意恩仇就叫江湖?你以为打打杀杀就叫江湖?你以为收拢一帮年轻人,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就叫江湖?”

  李云道一连三个反问,将戚小涵问得哑口无言,但小家伙仍旧倔强道:“那你说,什么叫江湖?”

  李云道叹了口气,不看戚小涵,反是看着戚小江道:“江湖就是打碎了牙齿还要自己往肚子里咽,江湖就是今天你杀了别人的老婆,明天别人就会杀你全家,江湖就是今天你干了违法违纪的事情,明天就你要站在法庭上付出相应地代价,包括生命!你别告诉我你不怕死,你这点年纪,估计连死是什么都不知道。等你有过两三次濒临死亡的经历后,再来跟我谈什么叫视死如归。”

  戚小五被李云道说得双目噙泪,但就是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倔强地姑娘挺着单薄的胸膛,如同一朵在寒风中挺立的雏菊。

  戚小江苦笑:“李局,孩子不懂事,你就别跟她一般斤斤计较了。”

  李云道轻哼一声:“孩子不懂事没关系,就是别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那还不如一个孩子心胸坦荡。”

  戚小江尴尬地笑了笑:“李局,箱子归你,我们戚家兄妹就当箱子从来没在我们戚家出现过。”

  李云道轻笑:“有胆子偷,没胆子开箱子?”

  戚小江勉强笑了笑:“李局这是说哪里的话,我们这不也是怕箱子里装着什么重要物品,还是交给你最保险。”

  李云道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你们戚家都是聪明人,这也是我为什么到现在迟迟没有动手的原因之一。我总还是对你们报有一线希望的,但是聪明归聪明,如果聪明反被聪明误的话,那样就不好了。记住,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箱子,这一次我收下了,下不为例!”

  临走前,李云道又赏了小姑娘一记暴栗:“好好读书,别被人利用了也还像个傻子一样的不自知!”

  戚小五抱着脑袋,又哭又笑。

  李云道走了,戚小江站在窗边许久,转身看着抱腿坐在沙发上的妹妹:“其实你都知道的,对不对?”

  戚小五轻轻一笑:“没事的,哥,别忘了,我也姓戚。”

  戚小江长长叹了口气,李云道说得没错,做人,如果聪明反被聪明误,那当真就不好了。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