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机场阻截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王抗日看着汤力,她研究过汤家的资料,知道这位汤家大少曾经娶了浙北台的台柱子,但却没料到那同床共枕多年的女子,竟然是一条有毒药的美人蛇。父亲汤林阳在浙北的特殊权势,给做生意的汤力带来了诸多便利,但从王抗日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汤力档案其实也干净,利用某些照片和视频对部分不愿投诚的官员进行威胁。但令王抗日觉得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汤力有直接或间接参与贩毒的行为。难道是汤林阳刻意在保全自己的儿子?但他能一声令下,派出几路人马追杀汤力,没理由会因为爱惜儿子而不让汤力插手毒品生意。国外调查的资料显示,汤林阳通过几个不同的隐秘渠道,采用借腹的方式已经在国外孕育了六名男童,最大的一名男童现在已经上小学了。

  “你是独子?”王抗日看着落魄的汤公子问道,此时的汤力,再也没有之前那种张牙舞爪的跋扈,相反整个人瘦了一圈又佝偻着身子,乍一看像是落难的难民。

  汤力自嘲地笑了笑:“我本来以为是,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他不傻,如果自己真是独子,汤林阳说什么也不会派人追杀自己。

  王抗日也笑了起来:“看来咱们这位汤部长当真是老当益壮啊。”

  汤力冷哼了一声:“他是老而不死,死而不僵。但愿你们美联航的飞机飞出中国国境前能把人拦住,否则……他应该会申请避难的,想引渡回国可能性几乎为零。”

  王抗日点头,走出门外,拿出手机,但很快又将手机放了下来,她知道,这个时候,李云道需要专注。

  李云道的确很专注,专注地盯着每一个从出入境处核查护照离开的乘客。接近国庆,错峰出境游的旅客很多,形形色色的面孔看多了,便会觉得麻木了,仿佛看到的每一张面孔看上去都类似,木兰花此时此刻就是这样的感觉。但他回头看了一眼一身便服打扮的李云道:“头儿,这么多人,能看得过来的吗?姓汤的真会傻到来乘飞机离开?”

  李云道的目光焦点移动得飞快,他虽然累,但还不至于眼花:“小时候我在道藏里看到过一种呼吸方法,可以明目提神,有机会我教你。”

  战风雨笑着瞥了木兰花一眼:“头儿,他那德性,怎么学得会那么高深的内家功?还是抽空教我吧。”

  木兰花不服气,眼睛一瞪就想辩驳,却不料李云道突然道:“来了。”

  两人顺着李云道的目光看去,看了半天也没能看出一个名堂来:“头儿,在哪儿?”

  他们只看到一群穿得相似广告衫的老人旅行团,上面写着青年国旅美国团的字样,女导游在前方举着小旗带着路:“都跟上啊,护照准备好!”

  李云道笑了笑,从角落的树丛后走出来,径直走向那老年旅行团,走到一个年过六旬、气质姣好的老妪面前,笑容灿烂如春日阳光:“汤部长,几天不见,怎么连形象都变了?”

  那老妪一米六出头的身高,花白头发,戴着一幅金丝框眼镜,看上去很像一位女性学者,只是眼神中一闪即逝的慌乱,还是暴露了内心的恐惧和不安。

  战风雨和木兰花也快步跟了上来,手伸入衣服内握着枪把,李云道之前下过命令,如果当真留不下来,留一具尸体,也算是给党和人民有了个交代。

  导游看旅行团里有老人碰到麻烦,加上李云道他们穿着便装,凑上来想帮忙解围,却被后面赶到的机场特警拦住了。她刚想开口,却发现赶来的警察都是荷枪实弹,立刻意识到形式不对,又悄悄地退到了人群外。

  见一群警察围住了自己,“老妪”一声轻笑:“需要这么大的阵仗吗?”声音沧桑而浑厚,完全是男性的声音,一旁的众人才意识到,这老妪身份有问题。

  李云道笑道:“当然需要,人家不是说嘛,浙北有两个常委会,一个在省委,一个在你家。试问,要找你,我敢不多增加些人手吗?”

  汤林阳拿掉假发,摘掉眼镜,周围的人这才吃惊地发现,原来这是一个男扮女装的老者,但哪怕是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广告衫,那老人眼神依旧犀利,睥睨天下:“成王败寇,可惜可惜。”

  李云道当真是哭笑不得:“都什么世道了?清政府都灭亡一百多年了,你还想着皇袍加身的事?”

  汤林阳扫了李云道一眼:“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李云道点头认真道:“也许我是燕雀,但与百姓无害,你有鸿鹄之志,却践踏权力,祸害百姓,所以你的鸿鹄之志,不要也罢。”

  汤林阳很认真地看了李云道一眼:“王鹏震的孙子,倒还是有些看头的。”

  李云道刚想说些什么,突然,一个手#雷模样的事物从围观的人群中扔进警察的包围圈,所有人均是一愣,战风雨刚想有所动作,却不料被李云道飞快推开,紧接着,便看到年轻局长用自己的身体遮住了手#雷。

  “头儿!”

  “头儿!”

  “局长!”

  众警异口同声。

  又有几颗手雷扔进人群。没有爆炸,只有大量的烟雾渗透出来,一股呛人的浓烟转瞬便占领了大厅的正门。

  “风雨……咳……看住人……咳……”李云道被咳得眼泪鼻涕直流,根本睁不开眼睛。

  一时间,机场候机大厅内尖叫声、惊呼声、痛喊声、哭闹声响起一片。李云道起身想抓住汤林阳,但是抓到的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慌乱少年。

  “头儿,你没事吧?”待到安全地带,所有的警察都围了上来,包括机场的特警也心存敬佩地围了过来。

  李云道揉着红肿的眼睛:“迅速调取机场的监控录相,肯定跑不远。”

  机场派出所民警也目睹了刚刚的那一幕,对这位身先士卒又肯为了部下豁出命去的年轻局长也是佩服得厉害,立刻带着木兰去调取监控视频。

  战风雨一直没有说话,他也被催泪#弹的烟雾熏得眼睛红肿,等身边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小声道:“头儿,万一刚刚那颗是手雷怎么办?”

  李云道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生死自有天命,我那是本能反应。”

  这个身材高大的东北青年眼圈泛红,却被李云道在胸口轻锤了一拳:“都是自家兄弟,干嘛多愁善感得像个娘们儿?”

  战风雨红着眼圈点了点头:“我刚刚看到扔催泪#弹的那人了,虽然穿着帽衫,但是我还是能认得出,就是那晚在梁以洁家中跟我交过手的那个杀手。”

  李云道微微叹了口气:“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可以为什么汤林阳身边还有像木荆这样的人呢?”

  战风雨疑惑道:“钱?”

  李云道缓缓摇头:“这个木荆的背景资料你们也都看过,他是孤儿,从小是汤林阳资助长大的,后来去参军,当过特种兵,胆大心细,否则汤林阳也不敢将那些动辄上亿的大生意交给他一个人管。某种程度上说,汤林阳对于木荆的信任,要远远超出对于他儿子汤力的信任。”

  战风雨道:“那是因为他觉得木荆不会背叛他。”

  李云道笑着看向战风雨:“你觉得这个世上有永远的忠诚吗?”

  战风雨愣了一下,却李云道接着道:“如果这会儿我让你去杀人放火,一次两次,也许你还能接受,但当真超出你的心理底线了,所谓的愚忠就会被道德超越。”

  机场方面很快做出反应,通风设备全线加足马力,监控也很快就调取了出来,汤林阳被一个穿着帽衫的男子保护着趁人群混乱疏散之际从扶梯下了地下停车场。狡猾如汤林阳这样的人,自然不会真的乖乖束手就擒,狡兔三窟是少不了的。

  地下停车场的监控也很快投射到了机场监控室内,果然,汤林阳上了一辆黑色的大众越野车,此时距离车子驶出停车场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

  要调取路面监控需要省厅出面协调,时间不等人,李云道让木兰抄下车牌号后,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时候,木兰开门溜了出去,给坐守西湖的夏初打了一个电话。

  五分钟后,三辆成都本地牌照的越野车飞快地驶出机场,飞速往赶往夏初给出的武候区的一处地址。

  但是等李云道一行赶到这个五金商品城时,那辆大众越野只是停在路边,车里空无一人。

  五金城的监控并没有联网,夏初的黑客团队失去了用武之地。正当李云道看着数十栋楼一愁莫展之际,手机震动了一下。

  17,2034。

  有人发来两个数字。

  李云道微微一笑:“17栋,2034,快!”

  如同惊弓之鸟的汤林阳刚刚坐下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听到木荆竖起耳朵听了听,脸色一变,拉起他立刻向商铺的后门走去。

  只是,拉开后面,两人脚步不约而同地一滞,两支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两人的眉心。

  (本章完)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