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六十二章 中秋月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听到杨天明的名字时,郝副所长就知道自己一不小心踢到了一块铁板,而且还是背景深不可测的铁板。京城朝阳分局局长杨天明是打着红色烙印的空降兵,少年时也是京城赫赫有名的混世魔王,能跟杨天明在一个大院里长大,还用板砖拍了杨局的后脑勺却安然无恙的,单背景想想就足以让郝副所长心惊胆战。如果是这样的话,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青年能成为西湖市局的代理一把手,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他瞪了一眼拉自己下水的部下,勉强挤出一个难看至极的笑容:“哎哟,大水冲了龙王庙,都是自己人,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要不这样,两位随我到办公室喝口茶,就耽误两位五分钟,有些情况我们的确需要证实一下,因为是机场方面报的警,所以也请二位理解。”

  “机场方面?”李云道和阮钰都松了口气,随郝副所长来到派出所,郝大富也不敢真的就将这二位小祖宗关进审讯室,而是亲自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又悄然到门外给杨天明局长打了个电话。

  “你说什么?你把阮钰带进了派出所?”朝阳分局一把手杨天明一听郝大富的汇报,顿时头皮发麻,“我说郝大富,你要捅娄子也换个对象呀,没事招惹疯妞这丫头干啥呢?”说到这儿,好不容易开完会能休息一下喝口水的杨天明感觉后脑勺的伤口又在隐隐作痛了。

  “杨局,是机场方面报的警,说这两人在西湖飞京城的班机上,给一对年轻人下了安眠药,两名年轻人已经被送进了医院,机场方面也是怕两人醒来会出事,才报了警。”郝大富为难道,“机场那边提供了飞机上的监控视频,我刚刚看了,好像是这个叫李云道的男同志把自己的橙汁跟两个年轻人的对调了一下。对了,杨局,这个叫李云道的年轻人自称是西湖市公安局的代理局长……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李云道?”杨天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想起前些年传闻踩得蒋青天生不如死的那个名字,之前在京城的饭桌上也碰到过,是个厉害无比的角色,顿时扶着额头,“郝大富,还有什么噩耗你能不能一次性讲完,我快四十岁的人了,这心脏受不了你这么三番五次的蹂躏。这样吧,你把人一定客客气气地礼貌地留着,我马上赶过来。”

  副所长办公室里,李云道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如果是机场方面报的警,这就说明隐藏在背后的那些人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就被郝大富等人捷足先登了,也许此时对于自己和阮钰来说,这间小小的办公室才是最为安全的地方。

  郝大富搓着手走进来的时候,脸上换了一副恭敬且谦卑的笑意:“二位,实在不好意思,机场方面说还有些证据要提供过来,可能要耽误你们一点时间。”

  郝大富找理由实施拖延战术,李云道也乐得配合:“没关系,我理解。”郝大富终于还是忍不住打探道:“西湖市局有位叫华山的大队长,不知道你熟悉不熟悉?”

  李云道笑了起来:“老华现在是刑侦副支队长了,之前我兼着支队长,现在基本都是老华自己在管刑侦那边的事情,我很少插手。”

  郝大富勉强笑了笑,他终于可以确认,眼前这位看上去文质彬彬的青年真的是西湖市公安局的代理一把手,说不羡慕嫉妒那是不可能的,自己在基层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也才是个副所长,眼前的年轻局长也不过三十上下吧,已经是准副厅级的干部了,真的是人比人要气死人了!但羡慕的心思也只是在他心中一闪即逝,当务之急是解决眼前的麻烦——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两位连杨局听到都头疼的大神被自己请进派出所,要想送走,估计还真得杨局亲自出面不可。

  办公室的气氛尴尬无比,郝大富本是能言善辩的地头蛇,但到了李云道和阮钰这里,段位相差了何止一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还时不时要被阮疯妞怼两句,差点没憋出一身内伤,好不容易等到杨天明到了门口,电话一响,他就忙不迭地迎了出去。

  “哈哈哈!”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疯妞儿,云道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大水冲了龙王庙,郝大富这家伙居然没把你们给认出来,是我这个当局长的失职啊,调教不当调教不当!”杨天明进来便热情地打招呼,打小他是看着阮钰长大的,疯妞儿比自己小一些,但彪劲十足,不然自己十六岁那年也不会被八岁的小丫头拍了板砖还不好意思找回场子。

  看到阮钰使了个眼色,杨天明找了个理由把郝大富支了出去,关上门,狐疑道:“你们两口子这是在干啥?一个华尔街的金融家,一个眼看着就要是西湖市局一把手的人了,怎么在飞机上还能给人下药?”

  李云道苦笑:“说在执行任务,你信不信?”

  杨天明想笑,却见夫妇二人面色凝重,猛地一怔:“出什么事了?”

  阮钰摇头:“国家机密,你懂的。”

  这回轮到杨天明苦笑:“懂了,看来我是自个儿送上门来当保镖的。”聪明如杨天明,怎么可能猜不到阮钰的打算。对于阮钰的定位,作为杨家后人,杨天明或多或少还是有些了解的,大院里的子弟,就算不从政,最后或多或少都会跟国家利益挂上关系,以前大家抢占的都是电力、石油等战略核心资源,现在主战场转移到了金融领域。杨天明相信阮钰身上除了华尔街成功企业家的身份外,一定还有某些不为人知的头衔,比如说联参二部的某个驻外职位。

  “老婆,你也别吓到杨局,其实任务已经差不多快要完成了,郝副所长倒是间接地帮了我们一个忙。”李云道与阮钰相视一笑,“算算时间,莺姐差不多应该已经到老爷子那里了吧?”杨天明不明所以,但他听得出,郝大富是被人利用了,但却无意帮了这对夫妇,当下松了口气:“行,没耽误你们的事情就成。你们在京城逗留几天,今儿估计你们还要忙,抽个时间,我安排一下,给你们夫妇压压惊。疯妞儿的预产期是什么时候,我这个当舅舅的可不能少了见面礼。”

  阮钰瞪了他一眼:“甭想打我闺女的主意,你家那二小子长得太丑了。”

  杨天明嘿嘿笑道:“娃娃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操心去吧,咱们以后当长辈的,还是要开明些!”杨天明是个性子洒脱的人,也乐得见一场风波未起便平,虽然好奇这对夫妇到底在做什么事情,但他也是国家公职人员,对于保密守则自然也是比普通人更清楚,心中最感兴趣,但是没有多问一句,陪两人聊了会儿,直到李云道的手机响起。

  看了一眼屏幕,李云道是噌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的:“老师!”连接电话时都能让李云道如此恭敬,杨天明基本也猜出是什么人了。

  “东西拿到了?太好了,这一路担心受怕的。哦?好的,见面再聊。”李云道挂了电话,对阮钰道,“东西已经在老爷子手里,任务算是完成了,不过中间还是出了点差错。”

  阮钰皱眉,她智商极高,很快便想到了其中关节:“从西湖归京的那组人马出了问题?”

  “老爷子说他们在河北高速上遇袭,四人无人生还,同行的军方精英只活下来一半。”李云道不无感慨地道,“在国家利益面前,人命当真是一文不值啊!”

  杨天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时插话道:“我出来前听到指挥中心发来的简报,说是京石高速发生特大事故,现在高速已经全面封路了。”

  李云道点头:“应该是同一件事。杨局,今天还麻烦你跑一趟,实在抱歉,不过也是形势所迫。外面的人应该马上就得到消息了,我们俩也就安全了。”

  杨天明笑道:“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能帮到你们俩,我倒是挺乐意。疯妞儿,说好了,姑娘出生的时候,我带二小子来看未来儿媳妇。”

  李云道自然知道杨天明说的是玩笑话,又寒暄了一阵子,才随杨天明一起出了机场。

  走出机场,才发现已经皓月当空,一轮圆月,犹如浩瀚宇庙里的一盏明灯。

  “今天中秋?”李云道愕然发现此时正是中秋节。

  阮钰轻依在男人的肩头:“是啊,中秋了!要是现在夭夭和凤驹都在,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吃着团圆饭,那该多好!”

  李云道抬头,望向那轮银盘似的明月。机场高速车流如梭,联参派来的小驾驶员笑着回头道:“首长说中秋节就该团圆,既然你们在京城,就跟他一起过节吧!首长已经在候着二位了。”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