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五十六章 对手才是最了解你的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巡视组来得悄无声息,走得依旧不带走一片云彩,但却带走了汤林阳等人。一场众人预料的暴风骤雨并没有来临,这对于浙北某些如临大敌的人来说,如释重负。传说中的满浙北的汤氏门生并没有人敢跳出来当出头鸟,相反不少人暗自庆幸,来自京城的这把火终于还是没有烧到自己的身上――大难临头,谁会愿意当那个木秀于林的被摧者?这场战役收获最多的便是曲费清,就连纪灵岩也惊异地发现,曲书记从早上出门开始便哼着小曲,进了办公室还心情大好地亲自接水给绿植浇灌,这是他许久都不曾做过的。

  巡视组的来去对于纪灵岩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因为回京的机票都是他亲自订的,去机场送机也是他代表曲书记落实的,他仍记得昨天下午在机场看到的那位汤姓老者,虽然用衣服遮挡着,但还是能看到腕上戴着的手拷,京城派来的押解人员孔武异常,四名彪形大汉将瘦小的老人围在中间,那一刻他竟有了种兔死狐悲的伤感。对于自己的老板来说,汤林阳是一根竖在改革进取面前的尖刺,但不知为何,看到那夕阳当真被余晖也散尽的时候,他竟有些莫名其妙地难过。这种莫名的情绪,他自然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他非常信任的李云道。

  年轻的局长昨晚终于见到了挂念许久的儿子,晚上带着儿子美美地补了一觉,一早便又赶到市局坐镇,因为发生了一起命案。国庆将临,之后又是五年一度的党内盛会,对于此时的西湖来说,稳定大于一切。

  李云道走进会议室时,刑侦和缉毒上的几位核心人物都已经候了会议室里,见李云道进来,所有人都下意识地起立,对于这位身先士卒地带着大家一起出生入死的年轻局长,在场的公安包括资历较老的华山和高焱也都是发自内心的尊重,更不用说像战风雨这种李云道亲手提拔的亲信了。

  “各位许久不见了!”李云道笑着跟众人打了招呼,会议室里的凝重气氛一下子便轻松了起来,对于一个组织来说,一把手的情绪会带动所有部下,众人见李云道如此淡定,虽然发生了大案,便也没来由地松了口气。“老华、老高你们俩,谁来给我介绍一下情况?”

  高焱笑道:“还是老华来讲,我再补充些缉毒队的发现。”

  华山清了清嗓子介绍道:“昨天夜里,110指挥中心接到报案电话,有群众举报,在我市白沙湖开发区一个叫中科花城的小区听到楼上有枪声。报案人说自己当过兵,能分辨得出枪声和炮仗声,而且现在西湖全面禁放烟花,中科花城里住的大多是白领,素质都较高,极少会有人违法燃放烟花。当地派出所出警后,通过排查,在23栋1101室发现大门虚掩,进去后发现屋内躺着三男两女五具尸体,均头部中枪。我们到场后,又做了进一步地取证。五名死者均是一枪毙命,眉心中枪,从现场找到的身份证来看,都是不足二十岁的西湖本地青年。另外,在茶几上找到了少量散落的冰#毒,初步怀疑,他们是聚集在一起‘溜冰’时,被人枪杀。但现场的大门没有丝毫损坏,要么凶手有钥匙,要么凶手是死者的熟人,我们倾向于熟人作案。”

  “我来补充一下。”林桃子坐在会议室的末端,她不喜欢跟人打交道,所以说话时,也只是盯着桌上自己的那本摊开的笔记本,“我们已经连夜对死者进行了解剖,所有死者均只有一处致命伤,而且又都是眉心中枪,所以我们倾向于是职业杀手的行为。”

  李云道不动声色,看向靠近自己的高焱:“老高,说说你的看法。”

  高焱笑了笑道:“其实我觉得老华和林处长说的,并不矛盾,谁说熟人不能是职业杀手?我们缉毒队之所以会跟进这个案子,主要是其中一名死者是我们跟了一段时间的毒头。”

  “毒头?”李云道看了华山一眼,“你刚刚说五个人都不满二十岁?”

  华山点头,高焱接着道:“李局,我们盯的这个小家伙最近在散货圈里很有些名气,真名叫蔡相怡,绰号叫‘火凤’,是原先戚洪波手下头马黑子的人。现在黑子自立门户,脱离了老七头,又收拢了不少胆大包天的‘娃娃兵’,这个‘火凤’就是其中一个比较出挑的。”

  李云道接过华山递过来的照片,照片是案发现场的证照,照片上的姑娘双眼无神地上翻着,眉心间一处明显的枪伤仿佛绽放的火焰。华山又递过来一张生活照,活着的姑娘看上去的确很年轻漂亮,黑色长发,长相甜美,可是谁能猜得到,这样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姑娘,会是毒枭手下负责散货的毒头呢?

  “另外四人呢?”李云道看到华山手里还有一沓照片,问道,“都是贩毒的?”

  华山起身,在会议室的白板上贴上一张照片,也是一个姑娘,只是长得比蔡相怡还要精致一些,死相却一样恐怖。

  “这个叫朱灵灵,是浙北大学大一的新生,西湖本地人,父母经商,常年不在家,家境富裕。”

  “这个叫王钰贤,也是浙北大学大一的新生,跟刚刚那个姑娘一样,家里很有钱,父母常年不在身边。嗯,初步调查,朱灵灵与王钰贤是一对儿。”

  “还有这两个,跟刚刚那两个孩子一样的情况,本地人,一个叫赵冬冬,一个叫龚易,都是家境很富裕,但父母不在身边的孩子。嗯,这两个不是浙北大学的,是浙北工商大学大二的学生。”

  “都是大学生?”李云道正在喝水,诧异地放下水杯,“刚刚那个火凤,也是大学生吗?”

  高焱摇头:“一个混社会的女孩子,怎么可能考得上大学?不过她虽然不是大学生,但却在大学附近做生意,卖些小饰品,就是女孩子们喜欢的杂货店一样的,平时都是雇佣勤工俭学的大学生,偶尔去露个面,看到帅气点的男孩子就勾搭几句,还真别说,这姑娘有几把刷子,被骗上手的男学生也不是一个两个,就我们跟踪她的这段时间,就已经起码跟四个学生开过房了。”

  华山接着道:“我们初步有几种设想,一是寻仇,二是情杀,三是利益之争。我跟老高那边互通了手头的情报后发现,火凤这个姑娘最近惹上了一些麻烦,她把黑子的一批很重要的货给弄没了。”

  高焱补充道:“黑子最近下了江湖悬赏令,找到火凤,赏十万。但黑子肯定还不至于对她痛下杀手,毕竟货还没有找到。”

  李云道皱眉:“什么货?”华山和高焱对视了一眼,高焱接着道:“黑道上有几种说话,有的说是几公斤冰,有的说是四号,还有的说是黑子用来买货的钻石。”

  “钻石?”李云道没想到短短几个月时间,自立门户的黑子已经把“生意”铺到这么大,说他背后没有人,打死也没人信,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上次我让你们查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高焱点头:“黑子的确有个合作伙伴,这个人神出鬼没,据说是个男的,但有点儿娘娘腔,可以肯定的是,黑子手里的货,应该都是那具娘娘腔供应的。”

  “娘娘腔?”李云道点了点头道:“我们安插到黑子身边的人怎么说?”

  高焱尴尬地笑了笑:“这个……时间太短,还接触不到核心,得有个机会,送他到黑子身边才行。我们也在等这个机会。”

  “现在就是个大好的机会。”李云道笑道,“黑子不是货丢了吗?我们帮他找。”

  “头儿,案子……”华山欲言又止。

  李云道笑道:“关键时期,还是得抓紧破案。这样吧,案子还是老规矩,你和老高各抽调人手,专案专人,我要在一周内见分晓。”

  “一周?”华山和高焱都苦着脸。

  “别哭丧着脸了,一周绰绰有余了。”李云道起身,“散会。”

  华山和高焱两人面面相觑,这不像小局长的风格啊,可是要求一周内破案,对他们来说,时间上的确是太紧迫了些,就算是一周不吃不喝不睡觉,也就只能把五个人的社会关系都摸透,用寻常办案手法的话,肯定是无法完成任务了。

  看华山和高焱两人哭丧个脸,林桃子冷不丁地嘲讽道:“要一周破案,他倒是信心满满,你们让他自己试试看呢?”

  华山和高焱两人相视一笑,看来的确是知己,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李云道的办公室:“头儿,您这会儿方便吗?”

  李云道正在看一份市里下发的保证国庆期间安全生产的文件,见两人冒头,笑着招头让他们进来:“怎么,还要来压榨我的脑力?”

  华山嘿嘿笑着搓手道:“头儿,我们都知道你断案如神,给点儿提示呗?”

  高焱道:“是啊,李局,一周破案,现在还一点儿头绪都没有啊!”他装作愁眉苦脸。

  “你们俩不要在这儿跟我唱双簧了,我问你们,对了解一个人的是什么人?”

  华山仔细想了想,猛地一惊:“是他的对手?”

  李云道笑了笑:“去吧,低调点,我这儿忙着呢!”

  高焱到了门外拉住自信满满的华山:“老华,李局这是什么意思?”

  华山笑着小声道:“头儿让我们找人帮忙。”

  “找谁?破案的事情,除了我们还有谁能办?分局那些草包,不提也罢。”想起分局那些人,高焱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事儿,十有**,是黑子找人干的,但是谁我们也不知道。所以只能找一个对黑子最了解的人。你说是谁?”

  高焱愣了愣,突然反应过来:“戚……”

  “嘘!你别忘了,头儿说了,让我们低调些!”

  (本章完)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