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二十七章 毒枭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10-15

  缅边境常年活跃着众多大大小小的毒枭组织,周福刚原先也只是其一个小组织当的小头目。人如其名,这些年活跃云南边境走马帮运海*洛因,居然一次没有没有失手,偶尔几次与国边境缉毒大队擦肩而过也都只是有惊险,时间长了也组织里混出个“福将”的名头,经他之手再辗转到香港、加坡乃至澳大利亚的毒品不计其数。吃“软黄金”这口饭,谁都不想有命挣钱没命花,所以大大小小的毒贩也都乐意跟这员“福将”合作,小组织变成了大组织,大陆军方数次扫毒和黑吃黑后,周“福将”也摇身变成了周二当家。

  其实周福刚这一次本来没想过要亲自出马,但是组织一把手“德叔”,对这一单生意非常重视,并且明言只要能将欧洲和东的生意谈下来,今年过年给他封个个数的大红包。周福刚能边境的枪林雨活下来,自然知道回报越高风险也自然越高,但想到富贵险求,还有德叔画给他的位数的“大饼”,狠狠心,他还是带了四个心腹低调北上。这回北上周福刚还存了点私心,大陆这边的销路一直是他负责的,如今环渤海和珠三角的散货速很正常,每天就看着源源不断的钞票往口袋里滚,可是唯独长三角这一块市场迟迟打不开局面。先前派来开拓市场的人连连失利,后来干脆一个接一个人间蒸,周福刚寻思着自己应该是碰到长三角地区的强力地头蛇了。所以借着这一次北上江南洽淡欧洲和东业务的机会,一举将长三角拿下。

  周福刚很聪明,也相当小心谨慎,甚至一步都没有踏入上海这座长三角的核心城市,相反素有“上海后花园”之称的苏州找了落脚点。

  寻了先前派来的手下问了话,周福刚才知道长三角的散货速一直上不去,主要被两个人挡路间,一个叫蔡修戈,另一个则是江南黑白通知的秦孤鹤。蔡修戈上海,又是后起之秀,据说还有军方背景,周福刚就挑了相对背景模糊的秦系下手。而德叔那边也传来消息,让他好好配合大客户长三角的“布局”。对方要布什么局他不知道,也不想去管,只要不是跟他们抢“软黄金”的生意就成。虽然这一次的主要目的还没有达成,但是双方对付秦系的问题上,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一直合作得相当愉。威逼利诱,萝卜加大棒的手段罗了不少见钱眼开的莽夫,之前城北郊区被解决的郑胖子就是其之一。

  可是这一次向来有幸运女神青睐的“福将”似乎被女神一不小心给忘记了,等他被一盆清水浇醒时,赫然现自己赤身躺套房客厅的地上,眼前站着几个陌生的男人。

  “黑吃黑!”这是周福刚惊醒后第一反应,因为警察不可能抓了人以后还把他丢酒店,况且手上也没有手拷。刚刚他也跟对方两人过了两招,估计两招都不到,他两眼一抹黑了,这会儿才看清眼前有三个人,其一个拿了把椅子坐离他不远的地方,身后站着两个穿着酒店服务生制服的高大男人。

  “哟,醒了?”男人穿着一身很考究的西服,看样子就知道价值不菲,一张南方面孔的男人面带微笑,语气关切,丝毫不像站对立面的敌人,相反却像极了认识许久的朋友。不过周福刚道上混了这么多年,看人从来不看外表,单从那双微微眯起的狭长眼睛里,他就读到了一丝普通人绝对不可能有的戾气,他很清楚,这种戾气只会杀过人后才会出现。

  “兄弟,咱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要多少,管开口,我现马上就给你开支票!”周福刚看这架势,立刻“服软”,光着身子,一脸讨好的讪笑,加上他带着云南边境的口音,听上去显得滑稽。

  “误会?”李云道坐椅子上,弯着腰,双肘撑着膝盖,也学着周福刚的样子讪讪一笑,“真的我要多少你给多少?”周福刚立刻将脑袋点得飞,眼珠子却不停打量着周边的环境,四个心腹手下仍旧昏迷不醒,随身带的枪放卧室,另外还有两把,一把卫生间,另一把客厅的沙下面,可是沙却对方身后。

  李云道伸出张开五指的手掌,周福刚故作惊讶道:“五万?”

  对方微笑摇头。

  周福刚脸颊微微抽动了一下,才继续试探:“五千万?”

  对方仍旧摇头。

  周福刚顿时面如死灰:“五亿?”

  李云道轻轻一笑:“你还真有五亿?怪不得明知道是杀头的大罪,还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看来贩毒还真不是一般地赚钱。”

  毫任何征兆,周福刚精瘦却肌肉匀称的身子突然间如同豹子般*,铁钳般的手直接卡向李云道的脖子。

  李云道连动都没有动,妄想偷袭上演擒贼擒王的周福刚距离李云道半步之遥时,一个魁梧的身子陡然上前,一记异常漂亮的侧踹,不但李云道化险为夷,就连周福刚也被一脚蹬飞,直接落客厅的青瓷大花瓶上,顿时一只价值不菲的赝品粉身碎骨,落地后的周福刚也哀嚎不己。这几年当上了二当家,哪还要出去跑马帮,身手早就拉下了不少,一对一单挑前特种军人,那纯粹是打着灯笼进厕所――打死来着。

  “啧啧啧啧,好好儿说话不行吗?非要动手动脚,来来,王汉,把周先生扶过来,咱们好好儿聊聊,不动粗。”李云道一脸谦逊的笑意,但看周福刚眼里,却比任何其它表情来得狰狞。

  “你到底想要什么?”周福刚惨笑自己爬起身,赤着的身子已经被青瓷划出不少伤口,但此刻他也顾得这些正流血的地方,因为相比这些小伤口,眼前这个从头到尾都微笑的男人可怕。

  “你知道我是谁吗?”年轻男人笑了笑,嘴角微微勾起的弧不知道为何总让周福刚有股心惊肉跳的错觉。

  周福刚也冷笑一声,此刻他倒是镇定了下来:“我跟阁下似乎并没有渊源。”

  “果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苏州待了两个月,挖墙角的事情我就不去说了,可是你这人实不厚道,居然还打小孩子的主意,你说说看,是不是该天诛地灭啊。”

  “你……你是秦孤鹤的人!”一提到孩子,周福刚立刻猜到了李云道的身份,“你就是李……李……三?”

  “哦?李三这个名字很出名吗?”李云道故意回头问王汉和马朝,两张铁疙瘩脸一脸辜,表示不知情,李云道又转向周福刚:“你这人就是不厚道,我就一名小辈,你还真想诓我不成?”

  一提到李云道,周福刚就气不打一处来,自从他听到李云道的名字后,近办的事情就没有一样是顺利的,就连之前联系好的绑匪也临阵反水,那群从内蒙过来的混蛋道上的名气很响,谁也没想到那些***会临阵倒戈,就这样也就罢了,还干掉了大客户手下整整一个队的精英好手。随后,他之前花重金收买的秦系内部人员也开始出现躁动和反水,怕惹祸上身来退钱退物的也不少数。“李,云,道!”周福刚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三个字。

  早就练就一副厚脸皮的李大刁民嘿嘿一笑:“不用客气,其实今天我也是来找你做生意的。”

  “做生意?”周福刚刚刚泯灭的期望又重衍生,“你想插手白粉?”周福刚精瘦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喜。

  李云道再次轻轻一笑:“抱歉!我虽然不信佛,但这种丧天良绝人子孙的事情,我还真做不来!我还是开门见山,你告诉我你知道的所有事情。”

  周福刚感觉自己仿佛被戏弄了一般,恼羞成怒:“休想!有种一枪崩了老子,边境的枪林雨老子都过来了,还怕你个婊*子养的小杂种?”

  李云道嘴角的弧线一瞬间加迷人:“哎,我母亲惹你了吗?你千不该,万不该,唯独不该嘴贱。王汉,掌嘴。”

  周福刚说话那句话就后悔了,随后就看到那个眉间有道狰狞刀疤的魁梧汉子一脸如愿以偿的笑意。这回李云道总算见识了一回古书里所说的“左右开弓,颊如烂泥”,被那两只铁掌扇了不下个耳朵,一张原本精瘦的脸立刻“丰满”了起来,只是那皮开肉绽的感觉,看上去总有些触目惊心。有马朝按着,周福刚有劲也使不出,来十个耳光下来,嘴巴、鼻子、耳朵都开始往外渗血。

  看差不多了,李云道这才制止两个对毒枭恨之入骨的军人,而周福刚也如同一团烂泥般软摊地上。

  “再给你一次机会,这生意你做还是不做。其实我刚刚伸手,不是要五亿,我只是想要五条人命。”仿佛取一条人命就如同杀一只畜生一般,这句话从李云道嘴里缓缓道出,阴森诡谲,尤不得周福刚不信。可是周福刚却还犹豫,正思到底要不要合作的时候,李云道突然大手一挥,“看来跟你合作是没有希望了,这样也好,相信你的手下应该不会如同你这般嘴硬了。喝孟婆汤的时候,记得多喊几声我的名字,下辈子好来找我报仇。”

  王汉再次阴笑着上前一步,刚刚还软趴地上的周福刚吓得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口直呼:“等等,等等,我合作,我愿意合作!”

  李云道让王汉将周福刚拎到套房的卧室里,关上门,随即冷哼一声:“你别想着法子骗我,过会儿我会一个一个问你的手下,只要有一处异样,我就剁你一根指头,手指没有了剁脚指,接着耳朵,手脚都可以剁,你别担心我下不了手,八斤野猪王我一刀子下去一样剥皮刮肠,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正好我读过几本关于明清种酷刑的古书,还没有人身上尝试过,我倒不建议周先生你来当这个实验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