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六十五章 惺惺相惜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凌晨三点,李云道被自来西湖的电话惊醒,随后便搭乘清晨的首班飞机趟上归途。

  戚洪波死了,夜间从洗浴中心出来,胸口连中三枪,枪枪致命。这位以浙北孟尝君自居的黑道巨擘,在人生的终点竟会以这种方式谢幕,这是李云道万万没有想到的。

  坐在回西湖的班机上,李云道思绪翻飞,而此时华山却面临着极尴尬的局面。

  人死了,而且还是中枪而亡,尸体是要交给警方的。但是数十名身着黑衣的彪形大汉挡在戚家的灵堂前,本就是白事,灵堂里戚洪波的几位夫人哭声震天,华山带着几位刑侦上的兄弟进也不是,走也不是,就连平时客客气气的戚小江从刚刚到此时,都没有正眼看过自己。这个时候,他觉得如果是李局在现场,定然能处理得极为妥当——对人心的把握,少有人能比得过李局。

  “你们回去吧!”披麻戴孝的姑娘面无表情,甚至连眼泪也没有流下一滴,原本乖巧伶俐的姑娘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了,“原本我应该让人将你们乱棍打出去,但看在李云道跟我父亲交情的份上,我不为难你们。”

  华山身后的几名年轻刑警愤愤不平,想上前理论,但却被华山拦住,这位刑侦支队副支队长似乎也没有料到戚洪波会有这样的结局,心中也颇为感慨:“都是中国人,谁还不明白死者为大的道理。只是五姑娘,这是枪案,上头有要求,枪案是必破的。把遗体交给我们,至少我们可以对比子弹的弹痕,你难道不想尽快查出来,到底是谁下的手吗?”

  戚小涵冷冷地看着华山:“我觉得你们现在应该去抓凶手,而不是来要我父亲的遗体。”

  华山有些尴尬,被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如此数落,他也觉得面上无光,只是没有尸体,法医没法开展工作,洗浴中心附近的监控只拍到了杀手的侧面,杀手明显是易容乔装过的,又戴着口罩,根本无法分辨真实身份,而且以华山的专业眼光来判断,下手的一定是职业杀手,否则不可能像监控里看到的那般干净利落。

  华山进退两难的时候,两名膀大腰圆的汉子快步进来,俯身在五小姐的耳边说了些什么,五小姐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继续找!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她的目光落在华山的身上,“六子,送客!”

  既然主家下了逐客令,尸体一时半会儿也带不回去,华山只好带着手下退到戚家别墅门口,却也未曾离开。

  “华队,之前没听说戚家的小丫头这般厉害啊,倒是一直说戚小江是个厉害人物,只是对道上的事情完全不感兴趣。现在看来,这小丫头片子果真有几份她老子的风范!”年轻刑警小王道。

  “戚小五是个神童,你们可能不知道,但这个女儿是戚洪波真正的掌上明珠,从小就在老七头的书房里看书,老七头跟下面人谈任何事情都不避讳小丫头,估计是耳濡目染,所以身上自带几份气场。不着急,等李局来了再处理,小丫头很信任李局。”

  几个年轻人顿时便八卦了起来:“华队,好多人都说咱们李局两位沉鱼落雁般的夫人,真的假的?好多人都说自己亲眼看到了那两位,形容得像天上仙宫里的仙女似的,真的假的?”

  华山没好气道:“你们有精力不好好想想怎么破案,八卦领导的私生活,小心李局给你们穿小鞋!”

  几个年轻人嘻嘻哈哈:“不会的,咱们李局是有胸襟有气度的大人物,哪会在这种小事情上跟咱们小字辈的斤斤计较?而且,咱们刑侦是李局的近卫军,动谁也不可能动咱们啊!”

  华山瞪了年轻人一眼:“不要乱说话!”华山心中微微叹气,李局长究竟有几位红颜知已,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他见过如同仙宫朱蕊般的蔡桃夭,见过气质独一无二的阮钰,也见过那位在全球拥有亿万粉丝的齐女神,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优秀的男人本就是稀缺资源,身边本就应该群莺环绕,这个社会本就是顶尖的那些人掌握着近九成的资源,女人这种资源也不例外。

  几个人在门口的大石狮旁坐了半个晚上,也见到不少道上的人前来吊唁,也有不少浙北地界上的知名商人,但是平日里跟戚洪波觥筹交错的官员却一个都没有露面。

  李云道应该是出现在戚家别墅前的第一个也许也是唯一的一个。

  从出租车上下来时,天色阴沉,望着密布在别墅上空的乌云,李云道微微叹了口气。自己来过这栋别墅几次,每一次对那个亦邪亦道义的老七头都会有全新的认识,也许换一个时空,自己跟这样的人可能会成为忘年之交吧。

  他踏入戚家时,无数目光都投了过来,有道上的知名大枭,有成名的商人,站在最前方的,正是云里科技的创始人云骐。戚家人无一例外地跪在灵前,戚洪波的遗体显然已经被专业人士收拾过了,看上去很安详。

  李云道默默走到灵前,对着照片深深鞠躬三次。等他抬头与那照片上的人对视时,一个白色的身影嗖地冲进他的怀里。

  那个从得到消息到布置灵堂再到众人吊唁都未曾流过一滴眼泪的姑娘扑进李云道的怀里嚎啕大哭,仿佛这一瞬间将压抑许久的哀伤瞬间倾泄了出来。

  姑娘伏在李云道的怀里,仿佛父亲死去之后,眼前的男人才是她毕生的寄托。她是哭得那样地伤心,就好像要将这一辈子的泪水都要在此时哭尽一般。

  李云道轻轻拍着姑娘瘦弱的后背,烛光摇曳中,遗照上那位乐善好施交结天下的一代枭雄仿佛正在微笑。

  戚小江也没料到小五会这般信任李云道,但此时他的脑子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一团浆糊般。他木然地看在李云道怀里哭泣的妹妹,他也觉得,似乎这样也并没有什么错。他有无穷无尽的自责,因为在洗白戚家的无数种方案里,绝大多数都需要父亲的死亡。他仿佛觉得是自己杀死了父亲一般自责不已,如果能用一切换回父亲的性命,此时此刻,他愿意付出一切,哪怕让他放弃苦心经营的生意,哪怕让他双手沾满无辜的鲜血。

  戚家人机械地回礼,李云道轻轻拍着戚小五的后背:“一切都会过去的。”

  姑娘哭得更伤心了。是的,她也知道一切都会过去的。可是,想到自己会忘记父亲的音容笑貌,她便觉得更伤心难过了。生平,她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

  云骐走了过来,轻声道:“谢谢,你能来鞠个这记躬,老戚在天有灵也一定很欣慰的。虽然你和他的路完全不同,但老戚很欣赏你,他曾私下说过,看到你,就好像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

  李云道苦笑道:“老戚也算是一代英杰,这样的落幕,太过于仓促了。”

  云骐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只是人这辈子的事情,世事太过无常,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姑娘依旧伏在李云道的肩膀上,泪水打湿了李云道的衬衫,又打湿他的前襟,谁劝都没有用,最后还是李云道轻轻捧起姑娘的小脸,认真道:“他让你从小在他身边,听了很多,见识了很多,也尝试了很多,但并不是想让你走他的老路。你是一个很聪明很漂亮又很懂事的姑娘,你应该知道,他毕生的心愿就是戚家能出个状元。你也知道的,他跟汤老头斗了大半生,除了权势不如汤家,其实汤家祖上那么些个状元,对他的无形压力是巨大的。我和你父亲一样,草根出身,但年轻时际遇非凡,所以才能走上一条与普通人不太一样的道路。对于像汤家这样的世家大族,我们是羡慕和嫉妒的。不要想着将他留下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发扬光大,那不是你的职责,也不要想着报仇血恨,因为那是我的职责。你要做的,就是跟着自己的本心,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好姑娘,好学生,好女儿,将来做个好太太,好妈妈,并且有一肚子的好学问!”

  她的哭声慢慢低沉了下来,然后变成了抽泣,泪眼朦胧中,她抬头望着这个被父亲视为最有意义的青年的男子,用只有她和他能听到的声音,哽咽道:“如果能帮我报仇,我就当你的小老婆。”

  李云道只当她说着些孩子气的话,宠溺地在她额头上轻轻敲了两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自己的身份并不适合在这里久待,而且来鞠躬三记,已经足以够诸多政敌攻讦自己,但自己必须来,戚洪波这样的对手,值得自己的三鞠躬。

  众人目送他毅然转身离开。

  这年八月十六,浙北枭雄戚洪波罹难而亡,李云道三鞠躬,人鬼殊途,却道尽惺惺相惜。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