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六十六章 子承父志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头儿,戚洪波的尸体……”华山有些为难,枪案必破,他的压力很大,戚家迟迟不肯交尸体,而且放风说三天后出殡,这让市局脸面上很难看,不过现在作为代理局长的李云道回来了,华山也终于可以卸下一部分的压力。

  “死者为大,戚洪波在西湖或者说在浙北都是一个很特殊的人物。他跟汤林阳不一样,汤林阳或许是墙倒众人推,但戚家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出什么太大的问题。你看看今天前来吊唁的人就知道了,戚洪波是个很有个性的人,这样的性格很容易交到真朋友,比如说云骐。单一个云骐站在灵堂里,就是曲书记这会儿来,也不敢直接吩付把尸体带走。况且……”李云道叹了口气,“就算我们带走了尸体也不会有任何帮助,敢公然干掉戚洪波,就不会留下任何证据。就算有子弹做弹痕分析,你也只能得到非备案枪支或职业杀手的结论。”

  “头儿,那案子……戚洪波在西湖的名头很大,我相信这会儿很多人应该已经收到戚洪波被枪杀的消息了,咱们市局得给出个交待啊……”华山一脸忧色道。

  “只是说枪案必破,但谁说要给出一个交待了。”李云道懒洋洋地摇了摇头,微微后仰,闭目养神。昨晚跟老爷子下棋到凌晨,天不亮就起来赶飞机,困意袭来,竟在车上便昏昏睡了过去。

  回到局里,就看到老范书记在走廊里兜圈子,看到李云道从电梯里出来, 顿时如释重负:“你可回来了,再不回就要乱套了!”

  李云道笑着将老范书记请进办公室,给他倒了杯水:“啥事儿能让你慌成这个样子?”在李云道的印象里,老范向来老成持重,说话做事有板有眼,很少会因为一件事情情绪波动。

  “先让我喝口水!”范志宏喝了一大口水,看来早上上班一杯茶的老范今天忙得连水都没来得及喝,“昨晚出大事了,华山跟你汇报了吧?”

  李云道点头:“我刚从戚家回来。”

  范志宏有些吃惊地看着李云道:“这个时候,你还敢去?”

  李云道笑了笑:“清者自清,没去的未必就是清白的,去了的也未必就是污秽的,对得起天地良心,问心无愧就好。”

  范志宏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现在是敏感期,你代表的不仅仅是你自己,而是整个市公安局。”

  李云道点头,表示接受范志宏的批评。

  老范叹了口气,他是真心想挺李云道上位,这才会说这番话,换个人,他早就自地溜弯儿去了,管他是死是活。

  “老范书记,是我欠妥当了。但说句实话,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也还是要去戚家一趟,戚洪波这个人,你说他是大恶人,但他也有六分侠胆义肝,你说他是个善人,基本就是胡扯。但这个人不管生前做过些什么,现在死了,有些事情还是值得我们尊重的,包括他能跟汤林阳周旋这么多年,有些事情,也许人走了,也会随着骨灰一起被埋进土里了。”有句话李云道没说,因为就在前天,缉毒支队长高焱发现,原来这么多年一直暗中给缉毒队透露消息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个被众缉毒队员唾弃的老七头,对于这个神秘人士,缉毒支队做过无数种猜想,但是谁都没有料到,居然会是西湖市最大的毒头戚洪波。初看他这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行为很难让人理解,但想通各种环节尤其是他与汤林阳之间的博弈后,便不难理解了。

  范志宏长长叹了口气:“想不到,戚洪波竟然还有这样的义举。”

  李云道也感慨道:“江湖儿女,所作所为,多是为一个义字。戚洪波这个人,有当代孟尝之称倒也不假,只是这下场的确令人唏嘘。”

  范志宏道:“江湖讨生活就像刀口舔血,解放前混上海滩的,那些个江湖大佬又有几个能有好下场?只是这下手之人,倒也利索。我着急找你,主要就是担心戚洪波一死,西湖会乱。再过两周,是五年一度的京城盛会,这个时候全国上下都以稳定为主,戚洪波的事儿现在就压在市里了,枪案啊,不是小事啊!”

  李云道点头道:“我急着赶回来,也是怕戚洪波死后留下的势力真空会出问题,不过我今天去了趟戚家,戚洪波后继有人了。”

  范志宏诧异道:“戚小江?他不是一直想戚家洗白吗?”

  李云道摇头:“是一个很聪明却又很倔强的孩子。”李云道苦笑,脑子里出现了那张梨花带雨的稚嫩面孔。

  范志宏颇疑惑道:“戚家的另外几个孩子都很小啊,看不出谁能继承戚洪波的衣钵啊!”

  李云道叹了口气:“毕竟还是个孩子,这个时候,她是有些情绪上的冲动的。继承父亲的遗志,也许是她现在觉得唯一能为父亲做的事情。等见识过江湖的险恶,见识过人心的复杂,见识过生命的脆弱,也许她就会打退堂鼓了。”

  戚家五小姐在灵前跪了三天三夜,谁劝都不听,戚家人第一次知道,原来性子最像戚洪波的,是戚家的这位女神童。二妈三妈四妈,连新入门不久的六妈妈都来劝过了,戚小五就是不肯起身。那位李局长离开后,小五便一滴眼泪没再流过,仿佛三日前的那个上午,伏在那男子肩头放声大哭的并不是这个倔强得如同一块磐石的姑娘。

  戚小江这三日都在心着应付前来吊唁的客人,表情都麻木了,此时回到灵堂,全身散架般地坐在小五身旁的蒲团上,高僧们的超度经文也听得麻木了,他如同一团烂泥般,双手撑在地上,回头望了一眼照片上双眼煜煜有神的父亲,长叹一口气:“小五,不要再自责了,不是你的错,要怪也要怪我。打箱子的主意是我提出来的,如果不是那样,应该也不会给父亲惹来杀身之祸。所以罪魁祸首不是你,而是我。”

  戚小五木然地看着遗照上的父亲,仿佛并没有听到戚小江的声音一般。父亲已经去世三天了,她仍旧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按照家里人商量出来的时间,明天就要出殡火化,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到眼睁睁地看着父亲被送入那高温的火化室。

  她原本是告诉自己千万不能流一滴眼泪的,因为她觉得父亲应该不会希望看到那般软弱的孩子――戚洪波的子女,当如乃父一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快意人生,嫉恶如仇。可是在见到李云道的那一刻,她便再也忍不住如缺堤洪水般的泪水。但哭过一次便够了,她暗暗告诉自己,这辈子再也不要像这样流眼泪了。

  戚小江又叹了口气,轻轻抚着小五的后背:“我知道你伤心,你难过,我也知道你一定怪我这个当哥哥的没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却不能像父亲那样一呼百应地替父亲报仇,反倒要你一个小孩子挡在前头……”戚小江很自责,自己一招自以为是的聪明举动,不但失去了李云道对自己的信任,最后竟连父亲也拖下了水。戚小江是个坚定的行动派,否则也不会在短短十年内就将戚家能拿到桌面上的事业做得如此有声有色,安排好父亲的灵堂后,他便开始让律师着手处理全家人的移民――或许全家人都移民到国外,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才能摆脱放在戚家面前的未知风险。尽管他自己不愿意承认,但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父亲的死亡或许是解开眼下这个僵局最好的钥匙了。

  “哥,我不想移民。”在灵位前沉默了许久,倔强的孩子终于还是开口了,只是一开口,便如同往戚小江的心湖里扔进了一块巨大无比的陨石,“我知道,爸爸去世的第二天,你就开始让律师团准备移民的事情。我能理解你,你一直想摆脱爸爸的阴影,那些江湖道义在你看来一文不值。你选择跟李云道合作,也只是因为他能帮戚家脱身。哥,你有你的选择,爸爸在世的时候就说过,小江走正道,那也是极好的,只是可惜了自己打下的这片江山。在爸爸眼里,我是一直是个听话的孩子,所以爸爸走了以后,我还会继续扮演一个听话的孩子。你带着妈妈们去国外吧,我会继续留在西湖,留在浙北,爸爸留下的这份基业,你不喜欢,不想被玷污,就让我这个当妹妹的来接手吧。”

  一段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劈得戚小江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全家人予以期望能读出个最高学历的妹妹竟然愿意继承父亲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他张了张嘴,竟是一时间没能说出一个字。

  出殡当日,来了很多人,浩浩荡荡的送行队伍壮观无比。

  (本章完)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