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七十二章 新书记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对于现在的李云道来说,能不能将局长前的“代理”两个字拿掉,并不是什么迫在眉睫的事情。自己从一介白丁到如今,已经算是走得颇快了,这里面有王鹏震这块金字招牌的作用,也有秦孤鹤的栽培提携,但更多的却是李云道自己一次又一次用冒着生命危险换回来的。自己屁股下面这把正把级的椅子还没有捂热,这个时候勉强升上去,对于之后的发展也许弊大于利。对于曲费清让纪灵岩表达的“歉意”,李云道倒也没有太在意,此时他只想多花一些时间,陪陪好不容易工作节奏缓下来的阮钰,除此以外他最爱的便是一手抄着儿子,一手抱着女儿,悠闲地打发秋日里的烂漫时光。

  西湖的秋来得又快又猛,几场秋雨后,便是秋高气爽的时节,阮钰受西方女性的影响,根本就没有做月子的概念,趁着休产假的时间,让李云道陪着一起饱览西湖胜景。幸福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涉及到一次数额高达五十亿美元的收购案,阮钰不得不提前结束假期。

  阮钰走了,居然将儿子凤驹和女儿点点都带去了美国,对于打预防针这种事情,李云道自己也觉得还是听疯妞儿的更靠谱些。老婆孩子都走了,之后曲费清也走了,再后来,纪灵岩也起程离开了西湖。临行前在西湖畔的一处私家厨房喝得酩酊大醉,这个即将成为西南某县县长的家伙硬要拉着李云道斩鸡头烧黄纸地结拜,李云道那晚也喝高了,幸好厨房是蓝姨名下的产业,只是弄得当天值班的美女主管手忙脚乱。

  严东阁并未能如愿以偿,汤瑶也没有调进西湖市,而是直接调入省委宣传部,任副部长兼网络信息安全办公室主任。新的市委书记来了,同样是空降兵,李云道知道消息后一下子就乐了,调来西湖的居然是师兄林一一。此时李云道才明白,原来秦老让自己来西湖挂职,醉翁之意不在酒,除了调整圣教的事情外,也不是没有帮一一师兄打前站的意思。对于林一一能调来西湖,李云道绝对是举双手双脚欢迎的,秦老是自己仕途上的灯塔,而师兄却是自己走上仕途的引路人,一路提携和点醒自己,千言万语都无法形容李云道对林一一感激。

  接封洗尘宴李云道安排在了蓝姨名下的私厨,人不多,就自己与林一一二人。蓝姨的私厨设在距离白堤不远的一处民居内,原先是两名互联网创业青年做的民宿项目,资金链断了后便将民宿项目转手,霍蓝很相信李云道的商业判断,至少到目前为止,李云道建议她拿下的项目,还没有不赚钱的。

  林一一是独自一人打车来到这里的,一进门就看到牌匾上的“私厨”二字,顿时诧异失笑:“老师的墨宝?”那两个篆体字的确是秦孤鹤的手笔,老爷子对霍家中惦念,送些墨宝倒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林一一想通其中的关节,笑着小声问在门口迎到自己的李云道,“霍蓝和黄梅花领证了吗?”

  李云道哑然失笑:“师兄,这事儿估计急不来。梅花叔那是炖汤的,熬了这么些年,汤好了,估计叔那边又舍不得喝了!”

  林一一笑了笑,点头道:“你小子倒是形容得贴切,如果霍蓝能嫁给黄梅花,倒也是省了老师的一桩心事。”

  私厨就独一桌,私密至极。穿过私家庭院便是内宅,内宅大厅本是一方圆桌,但今晚只有两位客人,店里特意给换了一张四方小桌。

  “这儿倒是个极妙的好地方,我估计又是你小子给出的主意吧?”林一一笑着抿了口今年的龙井新茶,不由得由衷赞道,“好茶!”

  “嘿嘿,还是师兄厉害,一眼就看穿了。地方是我初到西湖时,带着十力随意乱逛时发现的,最主要是的风水好,背山面湖,紫气东来,这样上好的风水佳地,只可惜那两个青年实在不懂踏踏实实做生意,否则也轮不到我们来捡便宜。”李云道笑着解释道。

  “前两天回了趟京城,也去看望了老师,哎,老师比起前些年,苍老了许多!”林一一由衷感慨道,“我还记得小时候,老师给我们几个上课,讲孙子兵法,背不出或释义不对,都要伸手打板子。现在想想,还是很怀念那段时光。”林一一他们几人从小就是孤儿,都由秦老抚养培育成人,论感情,与秦伯南、秦仲颖相比,也过之而无不及。“家事国事天下事,如今老师不愁家事,只愁国事与天下事,我有些担心啊,那样的工作强度,老师的身体会吃不消……”言语中,林一一眉色间多了一丝忧虑。

  李云道点头道:“首长对老爷子很信任,如今几乎是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越是这样,老师就越是辛劳。中秋时我也回去过,老师每日只能睡三到四个钟头,其余的时间,大多是在工作。”

  “日理万机说是就是老师这样的人吧!”林一一叹了口气道,“我在江宁时,经常感到心力交瘁,但每每想到老师还在为了百姓鞠躬尽瘁,我便惭愧不已!”

  李云道给林一一斟满茶,笑道:“其实老人家是开心的。”

  林一一也笑了起来:“也对,如果现在让他老人家赋闲着,或许他会更加难受。”

  酒过三旬,讨论了一些家事,两人才开始谈论工作上的事情。

  “师兄,之前市里面都以为东阁市长会接费清书记的班,也有传闻说会是东阁书记加汤市长的格局,却万万没想到,到公布的时候,令所有人大跌眼镜。”李云道道出了众多西湖官场人的疑问。赵平安是空降干部,曲费清之前是,如今的林一一也是,难道说京城对于西湖的本地干部已经到了如此不信任的地步了吗?

  林一一摇了摇头:“老师喊我去京城谈话的时候,我就隐隐有些预感,但是没想到会是来西湖。说实话啊,江宁那边的局面好不容易才打开,很多事情才干了一半,现在调出来,我也就跟你讲讲,真心舍不得啊!很多项目都是开会到凌晨,找了诸多国内外专家验证才开始上马的,我本打算扎根江宁,定定心心地为江宁百姓干上个十年八年的实事,却没料到,这一届还没有干满,便要挪窝了,而且一挪就给我挪来了西湖。好在,西湖也是个出成绩的好地方,只是我来得不是时机,很多人都不太欢迎我啊。”

  李云道笑着举杯:“在西湖本地派眼里,咱们都是外来户,属于外来占了位置还偏偏拉的屎比他们好闻的外来户!所以人家会羡慕嫉妒,人之常情,在所难免!至于某些人,不欢迎你是正常的,万一你是带着任务来的呢?”

  林一一神秘一笑:“那你说我是不是带着任务来的呢?”

  李云道摇了摇头:“是不是都不重要,你是我师兄,又是我现在的顶头上司,反正你说打哪儿我就可劲儿往前冲,你说往东就决不往西!”

  “饮胜!”林一一举杯,一饮而尽,随后微笑道,“说实话,老师一说让我来西湖,我头一个就想到你了,这也是我向老师的第一个请求:调来西湖没问题,但是云道得留下。”

  李云道哭笑不得,自己举杯:“谢谢师兄赏识!”

  林一一笑骂道:“我知道你小子在西湖乐不思蜀了,不过现在回江南,也没有合适的位置给你,还不如在这里当个有实无名的一把手。至于你头上的‘代理’两个字,老师和我的意见都是暂时保持现状。我也跟你另外几位师兄商量过你的问题,大家的意见也都是一致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在西湖这一年多,出尽了风头,功过兼备,功大于过,也是时候好好沉淀沉淀了。”林一一语重心长,“云道,在官场上,你还现在才算刚刚入门,说是初级阶级也不为过。官场不同于任何其他一处地方,有时候年龄、资历都是需要时间的积累的。我帮你算过,从老师把你弄进姑苏市局,到如今还不足六年,六年啊,多少人从副处到正处都要花两个甚至三个六年的时间。在战场上,有一句话叫孤军深入,在官场上,有句差不多的话叫高处不胜寒。所以,我们的意见是,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往上走,这样对你今后的发展有百利而无一害。”

  李云道点点头,林一一说得没错,这些年自己走得的确是太快了,而且有一点林一一没有说,自己的如今几乎都是用人命填出来的,当年的四悍匪,龙正清,傅九彪,自己正是踏着这些人鲜血走到如今的,如果再这么走下去,还要收割多少条这样性命?

  林一一知道李云道悟性极高,话锋一转:“你也不要有压力,你头上的代理两个字暂时不会拿掉。我的意思你应该能明白。来之前,我也跟老师提出过,你一直在公安系统内,会不会太局限了些,毕竟接下来搞经济、促民生才是重头戏,但老师的态度很坚决,他希望你在现有的这条道路上走得更远一些。”

  李云道自然明白秦老爷子的意思,如果不在公安条线上,自己还怎么调查圣教?哪里有资本和能力跟圣教的力量对抗?但这些却无法跟林一一明说,而且他知道,秦老心中一直有个未曾解开的心结,是关于自己的关于王抗美,老人家希望王抗美的儿子能继承父亲的衣钵。

  (本章完)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