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八十六章 曹国舅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之前曲费清亮出戚洪波寄上门的子弹时,李云道的反应是平静的,此时面对这一粒子弹,他的反应依旧是古井不波。今天下午刘冈刚刚两规,晚上子弹送上门了,这是恐吓,也是威胁,但李云道同样看到了对方的心虚与恐惧。这局棋刚刚开始,当头炮后,对方便开始自乱阵脚,这是好事!

  李云道将七姐叫了上来,想要走廊里的监控,七姐却很难为情地说宾馆的监控前年就坏了,因为没觉得谁敢在开在公安局后大门口的公安宾馆滋事。李云道不禁失笑。

  七姐有些尴尬:“李市长,刚刚是不是有人敲门塞小广告了?死孩子,都跟她说了多少回了,不要在宾馆里塞名片。”七姐连声道歉,以为自己家那个不省心的黄毛丫头又来烦人了。丫头正在江北师范读书,古灵精怪得很,就是学习一般,老跟同学策划着搞什么创业项目,最近又弄了个什么家教APP,在名片上印了二唯码到处分发,已经被七姐抓到过好几次了。

  李云道听着七姐解释,有些好奇:“七姐,你家的孩子陈曦说不是才上高中吗?”

  七姐苦笑道:“那是老杨走的那年的事情了, 现在丫头已经上大四了,眼看着马上要工作了,就是不让人省心,不肯好好找工作。成天弄什么创业项目,折腾吧!”

  李云道笑道:“年轻人有想法、有闯劲,那是好事,七姐,你应该支持她!现在咱们江北,到处是传统的煤炭厂、焦化厂,都是传统的高污染行业,孩子们有想法为家乡做贡献,这是好事,咱们多支持。如果她真有什么好项目,可以让她来找我,我给她找投资。”李云道立刻想到了刚刚才注册成立的罗森资本江北分公司,那位为人处事拿捏力度恰到好处且行事滴水不漏的宁若妙应该也需要做出些成绩,自己只要牵个线搭个桥就可以了。而且,江北的经济结构转型升级迫在眉睫,李云道虽然不主管经济发展,但是马文华下的这局棋与自己也是切身相关的,一荣俱荣!

  七姐离开后,李云道才重新打量手中的子弹。对方应该也不会幼稚到以为一颗子弹就能让李云道打退堂鼓,这颗子弹的作用更多的是在警告。

  在省厅政治部副主任和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陪同下,收到“警告信”的李云道第二天便走马上任了。第一天的见面很程式化,作为党委委员、常务副局长的刘冈被两规后,只剩下夏俊龙、王学芳、李苏阳、周沐、秦四海、王晨和傅应国这七人,加上李云道总共八个名党委委员。昨天发生的事情,早就在市公安局内部传得沸沸洋洋,所以 这场局党委班子的初次见面会很成功,但也很短。李云道刻意压缩了自己的发言时间,只表态服众党组安排,当好江州市公安局的领头羊,确保在最短时间内练出一支能拉得出打得响的公安队伍。

  李云道的办公室也同样在八楼。之前的黄仁义似乎对“8”这个数字有着近乎执着的着迷,宾馆总共八层,连局办大楼也是八层,李云道觉得有些好笑,但走进局长办公室的时候,李云道便笑不出来了。这绝对是一间“超规”的办公室,巧妙地将会客区域、休息健身区域和办公桌分割开了,单独来看,每一间都不算超规,但是放在一起,绝对比西湖市委林一一的那间书记办公室还要气派。陈曦是个很合格的办公室副主任,见李云道站在办公室门口不说话,知道这种布局可以犯了领导的忌讳,连忙指着会客厅和办公区域之间的隔门道:“李市长,这门其实可以封掉。”

  李云道笑着点了点头,昨晚的子弹给他提了个醒,前面不仅有荆棘,也许还有陷阱。“陈主任,我这人有个坏毛病,不喜欢大办公室,所以就用这个会客厅吧,把办公桌和书架搬过来,门隔掉。至于剩下的两间作何用途,你随便安排!”

  陈曦连连点头道:“好的好的,我马上来安排!”

  在陈曦的陪同下,李云道在局办大楼里转了一圈,最后问道:“陈主任,我记得办公室是不是还有一位吕主任?怎么一直没见吕主任露面?”

  陈曦解释道:“吕主任请了长病假。”陈曦的表情愈发尴尬,吕小建是黄仁义时代的办公室主任,如今黄仁义被两规,吕小建也被纪委反反复复地请去喝了几次茶,早就心生惶恐,又听说马上有新任局长要来,去年年底请了长病假。

  李云道“哦”了一声,便不再追问,笑着对陈曦道:“办公室是局里的要害部门,都说带兵打仗,不可一日无帅,帅来了,帐中无将也不行啊!回头我去看看吕主任,如果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工作上还是要调整一下的。办公室的事情,就暂时辛苦你统筹一下!”李云道知道,自己孤身一人来江州,首要的就要培养一班心腹手下,否则就算三剑客他们来了,局长命令出不了局办大楼,那样的话自己就相当被动了。好在吕小建是个聪明人,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主动让位。至于陈曦能不能堪大用,就要看他的表现了,至少昨晚到此时此刻,这位办公室副主任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

  陈曦哪能听不出李云道的话外之音,生生安奈住内心的喜悦:“李市长,您看办公室和招待所那边还要不要添置些家具?”

  李云道摇了摇头道:“暂时先这样吧,要添置我再告诉你。”

  又过了半周,江州市人大常委会正式通过了李云道作为江州市副市长的任命。领聘书当天,几个白发苍苍老干部围着李云道问了很多问题,最后拍拍李云道的手背,留下一句“江州不比江宁和西湖,好自为之”,而后,老头子们便背着手结伴离去。李云道不知道老头子们意味深长的“好自为之”四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直到办公桌上莫名其妙地多了一沓请柬。请柬的落款五花八门,大多数是市里的明星企业家,李云道知道,这是拜码头来了。

  李云道请陈曦叫进自己的办公室,指着一沓请柬问道:“你放我桌上的?”

  陈曦观察了一下这位年轻顶头上司的表情,一时间摸不清领导的思路,只好一五一十道:“夏局长和芳局长各自扔过来一沓,让我转交给您。”

  李云道皱眉:“夏俊龙和王学芳?”因为王学芳和王晨都姓王,为了方便大家区分,一般都称芳局和晨局。夏俊龙是分管经侦、刑侦等重要业务口的副局长,王学芳是副局长,也是市纪委派驻公安局的纪检组组长,分管纪检、监察、督查和审计,这两个人投过来的请柬,也难怪陈曦不敢不接。

  陈曦想了想,还是道:“李市长,警民互动,这个是传统项目。其实这些明星企业家大多都兼了市里或区里的政协委员,有两位还是省政协委员,说是业务沟通其实也是可以的。刑侦和经侦口子上开展工作,平日里免不了要跟方方面面的人打交道,芳局在来我们市公安局前,曾经一度在市招商口子挂职,所以也认得一些明星企业家。”

  李云道看了陈曦一眼,他的答案还是让李云道比较满意的,但是李云道还是想敲打敲打这位办公室副主任,让他知道在江州市公安局里,究竟谁才是一把手:“这样吧,你帮我把这些请柬还给夏局和芳局,就说请他们全权代表我赴宴。”

  听李云道的口气,陈曦一想,坏了,这次没摸清领导的脾气,好心却办了坏事,看来新来的李市长不太喜欢场面上的交流,只好硬着头皮,把请柬拿了回去,至于他怎么处理,李云道也的确想看看这位办公室副主任的智商和情商到底如何。

  陈曦拿着一沓子请柬便犯了愁,就这么去找夏局和芳局,估计自己得罪人不说,没准还要引起李市长和夏局、芳局之间的误会。正犯着愁的时候,夏俊龙迎面走了过来。

  “陈曦,怎么了?被新主子给训了?”夏俊龙是个四十岁、年富力强的中年人,军转干出身,浑身上下都有股子说不出的硬气,见陈曦一个大老爷儿站在电梯口来回踱步,就知道这家伙应该是碰上难题了。

  “夏局!”陈曦看到夏俊龙,灵机一动,迎了上去,“我刚刚从李局办公室出来,李市长说这段时间要下去调研,估计抽不出时间跟这些企业家们吃饭,他的想法是能不能请您和芳局代表他,一方面也表达我们市局会不留余地为他们的企业保驾护航,另一方面也代表李市长表达个人的谢意。”说到这里,他又压低了声音道,“夏局,我估计马书记那边可能给李市长套上紧箍咒了,再加上有黄仁义的前车之鉴,现在还是敏感期,这些接风洗尘宴我看能免就免了,省得给咱们市局找不痛快!”

  夏俊龙倒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人,点了点头道:“李市长这会儿办公室有人吗?没人的话我过去一趟。”

  陈曦道:“我出来的时候,恰好傅局长进去了,您要不再等等?”

  夏俊龙道:“你得给李市长物色个专门的秘书了,不然这些事儿都是你经自跑来跑去……”

  陈曦连连摇头:“别了,这些伺候人的活儿,我还干得来,你要是让我去抓贼,我可就没这个本事了,那是夏局您的强项。”

  夏俊龙被陈曦恭维得很开心,拍了拍这个看着五大三粗的汉子的肩膀道:“加油,好好干!我看李市长还是很器重你的,机会千载难逢,稍纵即逝,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啊!”

  陈曦点头,似乎想起了什么,道:“夏局,曹国舅昨儿托人给我带了句话,话头不太好听,我没敢跟李市长讲。”

  听到曹国舅三个字,夏俊龙也脸色微变:“他想干什么?还以为这是黄仁义一手遮天的时代?”

  陈曦连忙拉着夏俊龙进了楼梯间:“哎哟,我的夏局唉,曹国舅势力遍江北,黄局当初见了也要给三份面子。您忘了,刘冈刘副局长是曹国舅的远房妹夫!”

  夏俊龙脸色有些难看:“他想作死,就让他去作吧!石明和黄仁义不在了,连高泰祥都被京城请了进去,他一个混社会的流氓,还敢这么耀武扬威?”

  陈曦道:“夏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且现在曹国舅已经不是十年前的那个曹国九了,离婚娶高泰祥的妹妹,只是其中一个变化。现在人家抗着省政协委员的名头,风光无限,当年那个收份子钱开洗浴场的街头混混早就已经脱胎换骨了!省里和市里替他说话的人很多,所以虽然高泰祥倒了,但是这位国舅爷依然活得是逍遥自在。我听说,省里很多领导还是不少市领导都是曹国舅的座上宾。要说由黑洗白,曹国舅说第二,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现在在江北,尤其是在江州,黑白两道,他的面子比马书记都大!有人说,现在曹国舅现在放个屁,都比马书记说句话要强!”

  夏俊龙连忙瞪了他一眼道:“这种句,在咱们局里,不能乱传!”

  陈曦道:“也就跟你说道说道,我的意思就是,不管怎么说,咱们暂时不能让曹国舅惦记上李市长,否则麻烦都是你和我的。”

  夏俊龙却冷笑:“我倒要看看,一个流氓杀人犯,能在咱们这位小杀神面前蹦跶多久。”

  陈曦疑惑道:“小杀神?”

  夏俊龙笑道:“我昨天晚上给浙北公安厅的老战友打了个电话,现在对于咱们这位李市长的盛名,我可是如雷贯耳!你看着吧,咱们江州市公安局马上就会有点不一样的地方,我很期待!好了,不跟你闲扯了,回头当了大管家,请老哥吃火锅!”

  陈曦笑着目送夏俊龙,自言自语地喃喃道:“小杀神?什么意思,咱们李市长看上去多文质彬彬啊!不过,他严肃起来,还真有些让人害怕!”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