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八十四章 一把手术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富有戏剧性的初次见面并没有戏剧性的落幕,刘冈如同死狗一般被市纪委书记谢正易的人拖走,他的三名“忠心耿耿”的手下,一死两伤,死的那个是被特警支队的袁朗开枪打死的,剩下的两人,一个手筋被割断,另一个也许下半辈子要与轮椅为伴,这或许也是对死者家属唯一能算得过去的交待。当着众人的面,马文华并没有与李云道多聊,寒暄了两句,便去了隔壁的会议室安抚情绪依旧激动的家属。袁朗带着人处理后事,等尸体和伤者都离开后,见李云道并没有急着离开,稍稍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走了过来:“李局长,您看接下来怎么处理?”从刚刚李云道与马文华的对话,他已经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就是马上要来赴任的新的顶头上司——省厅副厅长、副市长、公安局长李云道。

  李云道心情很沉重,但还是对袁朗表示感谢,刚刚如果不是袁朗眼疾手快,也许那颗子弹就会打中自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袁朗救了自己一命。袁朗见李云道客气,连忙摆手:“情势危急,出手有些重,否则还能留他一命,毕竟也是曾经的同仁……”

  袁朗的话让李云道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些,从袁朗的身上,李云道看到了江州市公安局的希望。他笑了笑:“袁支队长,我还没有正式赴任,就不越俎代庖了,所以今天,你说了算!”

  袁朗一愣,随即明白李云道的意思,毕竟现在他还没有走马上任,尤其是组织程序可能还没有走完的前提下,现在就来市局发召施令,或许会给某些领导留下非常不好的印象,尤其是市委书记和市纪委书记都在场的前提下。袁朗是特种兵退伍出身,头脑灵活,为人真诚,当下便笑道:“那好,李局您先随意!”

  李云道并没有立刻离开,因市委书记的秘书魏玮给他发来了一条短信:书记有请。寻常的普通百姓在高明的政客面前,很快便缴械投降——副局长被两规、涉案警察一死两伤,作为一个穷得连锅都快要揭不开的家庭,事已至此,他们还能有什么过高的要求呢? 老太太哭着请求给儿子留个全尸,早已经悲痛不已的妻子请求市委书记一定要严惩凶手,马文华自然漂亮话说得掷地有地:一定要代表党和人民严惩那些混在组织内部的宵小份子。李云道知道,城管局有人要倒霉了,至少昨天晚上的涉案人员一定是会倒霉的。他只是静静地站在会议室的门旁,看着那年逾七十的老人向马文华磕头致谢,整个过程,一言不发。马文华似乎也没有将他这个还没有上任的局长“拖下水”的念头,事情处理得相当“完美”,一场危机就这样化解了。

  可是李云道并不觉得有多完美,一个无辜生命就这样逝去,作为这个原本就已经非常困难的家庭的主要劳动力,这对婆媳今后相依为命的生活或许会愈加艰难。一个副局长落马,三名涉案人员一死两伤,这样的结果并不是李云道想看到的。他不想信,既然在今天对刘冈就宣布两规,那么市纪委对于刘冈的调查肯定已经不是一天两天,或许出于种种原因,马文华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拿下这个副局长,但是如果哪怕早上一天,或许不会酝酿出今天的悲剧。而且这还有可能只是江州市公安局的一个缩影,如果公安队伍里充斥着这样的人,李云道自己也不清楚到底需要多久,才能带出一支真正服务于党和人民的人民警察队伍。

  没了热闹可看,围观的人逐渐散去,家属们得到了市委书记的允诺后也结伴离去。马文华邀请李云道上了他的公务车,与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并排坐在后座,李云道并没有表现出魏玮想象中的惶恐,相反,这位即将登上江州政坛的年轻公安局长只是默默地看着车窗外,似乎并没有主动跟顶头上司套近乎的打算。

  “说说看,什么心情?”马文华在接完一个电话后,笑着问道,“你应该来江州有几天了,我想听听你对江州的评价。”

  “您想听实话?”李云道转头看着这位从纪委系统走出来的一把手书记,他研究过马文华的简历,这位马书记大半辈子都在纪委,直到“江北窝案”爆发,才从西部省份空降到江州担任一把手,可以说,他几乎没有担任地方一把手的经验,但京城老人家们的意思很明确,江北乱,那就派一个铁腕的角色来整顿吏制。

  马文华似乎从来没碰到过像李云道这样的下属,顿时觉得挺新鲜,笑道:“当然要听实话,那些溜须拍马之言在我这儿不管用。你也应该知道,我是纪委出身,最听不得那些花言巧语,这一点我来江州时就跟小魏说过。你也一样,以后跟我,可以不说真话,但一定不能说假话!”

  李云道笑了起来,从最后这句话,他便能感受得到,马文华是一个颇有政治智慧的官员,他也清楚,不可能让下面人把心里话都告诉自己,所以“可以不说真话”,但他又不想下面的人欺骗蒙蔽自己,所以让大家“一定不能说假话”。李云道笑着点了点头:“很难,不过我尽力!”

  马文华似乎很开心:“这样就对嘛,你要是直接说没问题,那你一定是在说假话,这样的态度我很满意!说说看吧,你对江州是什么感觉。”

  李云道稍稍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我是三天坐高铁来江州的。说实话,南下的路上,我对江州的期望值已经压得很低,但走出火车站的那一刻,我仍旧觉得很失望。一个省会城市,火车站就是脸面。我去了趟火车站的厕所,差点儿没吐出来。都说一个城市的公共洗手间,最能代表这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如果文明程度有十级的话,上海、西湖、姑苏这样的城市,应该都在六至七级的样子,而目前让我来打分,江州只有三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所以我用这几天的时间,将江州大大小小的交通要道走了一圈,江州排名前十的纳税大户,我也都一一去看了,虽然只能远观,但也看到了一些问题。马书记,江州太落后了,现在的发展水平,甚至可能还不如十年前的姑苏市。没有经济基础,何谈什么现代文明?刚刚我在大运河旁走了一会,才几分钟时间,肩膀上就落了一层灰,生态环境破坏严重,这个问题迫在眉睫,压力巨大。从我现在看到的一切来判断,江州应该是陷入了一个恶性的循环,经济基础差,结构单一,污染严重,加上投资硬环境和软环境同样恶劣,里面是一潭死水,外面的水又进不来,进来了也会重新流出去,这样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老百姓的日子越过越差,生态环境也破坏得越来越严重,人口流向发达区域,人才又无法引进……”他顿了顿,才接着道,“江北之前发生的事情,我也查阅了一些资料,市公安局在职能上的缺失,应该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发生的这一幕,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相信在江州,每天还有着同样性质的事情在不断地发生着,现在我也大致清楚,为什么上面会派我来江州了。”

  这些话,坐在前排的魏玮听得心惊肉跳,李云道说的字字诛心,但他说的句句是事实,就连魏玮也不得不佩服,这位年轻的公安局长看问题很准,江州目前最大的困难就在于经济结构的调整,转型升级迫在眉睫。但转型升级依赖于两个环境,但如今无论是硬环境还是软环境,都是江州的短板。马书记刚调来的时候,就带来了一批热情的投资商,一个月后,这些投资商走得一个不剩,为此马书记暴跳如雷,打了无数个电话,最后才知道,这些投资商在江州处处碰壁,出门钱包被偷还是小事,有两位亿万富翁甚至碰上了“仙人跳”的事情。可是,年轻的局长就这样把事实赤裸裸地剥开放在马书记的面前,他难道就没有考虑过马书记的面子和感受?

  马文华哈哈大笑,是真的开怀畅笑:“好,说得好,说得太好了!”他拉着李云道的手,真诚道,“云道局长,说说看,你觉得京城为什么派你来江州?”

  李云道嘿嘿笑道:“有人说过我,杀气太重,过于嫉恶如仇,又杀人不眨眼,我估计京城的老爷子们是看中了我这一点吧!”

  当李云道笑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作为书记秘书,魏玮觉得有股子凉气从后背一直串到后颈,令他浑身汗毛炸立: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会说自己杀人不眨眼?而且还是当着这个城市最高决策者的面说出这样的话。

  马文华也笑了起来:“言重了言重了!”他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却很畅块,如今如一潭死水般的江州,需要一个搅局者,也就是一条鲇鱼,只有这条鲇鱼发挥了效应,江州的这局棋才能救活。马文华是怀着一腔热血来江州的,只是来了以后却发现这是一个病入膏肓的城市,自己空有一身医术,却没有趁手的设备,于是,京城的大佬们给他配了李云道这一把锋利无比的手术刀。事实上,究竟用不用这个人,他也犹豫过,这个年轻人心思缜密,能屈能伸,但李云道身上的杀气太重了,每到一处必有人落马,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但是对于江州市和江州的老百姓来说,这样的人,或者正是他们现在需要的。

  (本章完)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