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九十三章 熬鹰熬狗熬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倒春寒。北方来的冷空气顺着运河而下,给这个历史上经历无数战争磨难的城市带来了冷彻心菲的春寒。清晨,薄雾中,牵着狗的身影看上去有些佝偻。狗是日本土佐,东方世界最古老的斗犬之一。这是一个在江州数一数二的高端别墅区,算得上是往来无白丁,中年人略来驼背的身板,在豪车遍地的小区里,显得是那样的渺小。但只要懂些狗的人就能一眼看出,土佐的脖子里挂着一枚冠军奖牌,这说明这条成年不久的土佐犬是只冠军犬,加上难得一见的品种,价值可能要高达八位数。中年人蹲在小区的花坛旁似乎在研究着些什么,土佐犬不动声色地蹲坐在一旁,如同守卫的将军般。走近了,才会发现,中年人在研究一具尸体,一具狗的尸体,一只体型比土佐大,模样比土佐凶狠的斗牛犬的尸体。斗牛犬的脖上被撕去一大块皮肉,致命伤是一处动脉血管,深红色的鲜血流在花坛的土壤里,变成了骇人的褐红色。

  “阿土,我早就跟你说过了,都是邻居,下口时轻一点、轻一点,你就是不肯听,现在好了,你两口把人家给咬死了,你让我怎么跟那位邻居解释?”中年人叹了口气,站起身,看一眼并不算阳光明媚的天空,神情肃然,最后,只拉了拉牵狗的绳,背着手,重新在小区里踱起步子,土佐跟在他身旁,闲庭信步,像凯旋归来的将军。

  一人一狗的身影,刚刚消失在薄雾中, 一个年轻少妇便出现在小区的雕花石板路上,口中唤着:“牛牛,牛牛,你在哪儿?回家吃早餐了……”等看到花坛里躺着狗尸,四周的土壤都被鲜血浸红,少妇猛地发出一声尖叫,转头飞快地奔跑起来。

  她住在一栋前后都带着小院的别墅里,小院的木篱笆门没关,她径直奔向前门,口中呼喊着:“老公老公,快,快,牛牛……牛牛被隔壁家的土佐咬死了!”她气喘吁吁,带着哭腔,对餐厅里拿着一份报纸、喝着花生牛奶的男人。男人看上去也就四十岁不到,头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着,西装背心,金丝框眼镜,很像电视电影里的成功男士的标准派头。

  只是喝着花生牛奶的男人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仍旧看着报纸,喝着牛奶,过了几秒钟,才漫不经心道:“下回换只藏獒?”他看了一眼眼圈泛红的少妇,起身迎上去,拥抱着少妇,拍拍她的后背,在她耳边小声道,“斗犬就跟人其实是一个道理,咬不死对手就要被对手咬死,所以在没有必胜的把握之前,就得夹着尾巴做人。”

  少妇眼中闪过一丝怨怒,最终还是偃旗息鼓:“老公,国舅爷家的土佐是真厉害,要不……要不我们这回也换回土佐?”少妇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话题还是回到了斗犬本身。

  男人摇了摇头道:“小鬼子配种的狗,不养也罢。上午抽时间把狗埋了,就埋上回埋狗的地方。我去趟隔壁,国舅爷找我有正事。”

  “阿坤……”少妇拉住正要离开的男人,“阿坤,难道我们一辈子都要活在国舅爷的阴影下?”

  “傻瓜,别说傻话了。国舅爷对我有救命之恩,又有知遇之恩,何来的阴影一说?”被少妇称为阿坤的男人回头轻轻抚了抚女人的脸,“我知道,你想要老公更有出息,最好能号令整个江北黑道,你好当那威风八面的黑道大嫂。现在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钱这东西,现在对我们家来说,就是个数字游戏。”

  “阿坤,你知道的,我不在乎那些。”少妇的神色有些黯然,“当年,我父母都是被他逼着跳楼的,我知道他对你有恩,但是……但是……”少妇原本低着头,此时终于抬起头,“阿坤,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坐上他的位置,不管那个时候在你身边的是不是我钟无双,你能走到那一步,不管我在哪里,都会为你高兴的。”

  阿坤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打开门口的衣柜,拿出呢子大衣披上:“中午不回来吃饭。”

  他走出院子,回头看了一眼自己住的这栋别墅,又一眼隔壁同样价值菲的·别墅,在清晨的淡淡阳光中站立了许久。薄雾中出现了牵着狗的中年人,他笑着迎了上去:“九爷!”

  曹国九笑眯眯地将遛狗的绳索交到阿坤的手里,搓了搓脸道:“早上阿土赢了!估计无双要不高兴的,回头你再给她买一条斗牛犬,费用我出!”

  阿坤站在渐渐散去的薄雾里,阳光撒落在肩头:“没事,一条狗而已。”

  曹国九指了指他,笑道:“我的这些兄弟们啊,什么都好,就是不懂女人。只是一条狗的事吗?不是!无双的父母当年欠了咱们的高利贷,最后跳楼,这丫头心里一直不舒服。你平时又忙,应该都是那只斗牛犬天天在陪她,对你来说,那只是一条狗,对她来说,也许就是除了你以外的一小半的生命。”

  阿坤自嘲地笑了笑道:“我上午亲自去挑一条,就说是九爷你送的。”

  曹国九摇了摇头,叹气道:“不用打我的旗号,你们小日子过得踏实红火,这才是最重要的。这么早就来找我,有事?”

  阿坤看了看四周,曹国九知道应该是要说些敏感话题,指了指别墅二楼:“去我书房。”

  曹国九不是个附庸风雅的人,书房对他来说就是办公室,那真的就是一间办公室的样子。他有早上起来溜狗喝茶的习惯,所以片刻的功夫,一盏熟普便沏好,分了阿坤一盅:“尝尝,这是二十年的普洱。”

  阿坤拿起茶盅闻了闻,又尝了尝,最后苦笑摇头:“九爷,我就是个粗人,这种茶道一说,我这辈子估计是学不会了。”

  曹国九笑道:“你一个拿阔背刀砍人的家伙,都能学着人家穿衣服打领带戴眼镜,喝杯茶而已,有什么难的?”

  阿坤自己也笑了起来:“九爷你教训得是。”他喝了口茶,便切入主题,“刘冈被拿下了,我们在江州市公安局布的重要棋子又丢了一颗,接下来,想要安插人进去,就没有那么容易了。黄仁义在的时候,很多事情都好说,现在来了一个新的副市长兼公安局长,这几天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曹国九淡然一笑,拿起茶盏帮阿坤添了茶,自己也举起茶盅闻了闻,却并没有喝:“黄仁义不过是石明的走狗,石明是周峰的人,就算现在市公安局还是他作主,对我们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好处。刘冈倒是个见钱眼开的家伙,不过量他也不敢开口,贪污受贿是一回事,参与贩毒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能不能找到刘冈现在被纪委带去了哪里?”

  阿坤点了点头:“有点麻烦,纪委不比别的地方,不过也不是不可行,需要点时间,估计还要花点钱。”

  曹国九笑道:“花钱花时间,都不是问题,关键是要让刘冈知道,只要他闭嘴,很多事情都好说。”

  阿坤点头道:“新来的那个李副市长,九爷,你要不要抽空跟他见个面?有些事情,还是提前打招呼比较好,否则弄出太大的动静,到时候对双方都不太好。”

  曹国九摸了摸下巴道:“这个李副市长,跟以往的那些人都不一样。还需要点时间摸清他的脉络,就跟这玩狗一样,有时候得顺毛捋,否则急了就要咬人。"他看了阿坤一眼,道,“昨天我抽空看了看帐本,最近利润增长得很厉害啊!放心,今年的分红,少不了你的那份!”

  阿坤心领神会地笑道:“谢谢九爷。这段时间利润的增长一方面是客源的增加,另一方面是那家日进斗金的餐厅,我们打算把隔壁的店面也盘下一来,如果顺利,接下来几个月帐面上的数字会更好看。”

  曹国九长长地舒了口气:“有你们这帮兄弟在,我就放心了。你们放手去搏,出了什么事情有我担着。”

  阿坤点头道:“谢九爷。”

  曹国九目送阿坤离开书房,看了一眼匍匐在自己脚旁的土佐犬,喃喃道:“熬鹰,熬狗,熬人,其实都是一个道理,这只鹰,熬的时间有些长喽!”

  阿坤站在别墅楼下,又回头看了一眼二楼书房,眼神阴鸷——有时候,你需要一个精神领袖,只是当精神领袖变成你前进道路上的一块顽石时,你需要痛下决心地去干一些自己也不愿意干的事情。

  阿坤开的是一辆早已经停产的悍马,引擎咆哮如巨兽,驶出小区的时候却接到下面兄弟的电话——昨儿晚上店门口被人浇了汽油,虽然一大早汽油已经挥发得差不多了,但是睡在店里看门的兄弟还是被吓得六神无主,这种到处是木饰的建筑,一旦点着了,想扑灭几乎很难——前任老板就是怎么都拿不到消防的验收许可,直到店面入了阿坤的名下,九爷出面请消防一套班子喝了顿酒,盖了鲜红章印的文件便到手了。但浇了汽油的建筑,就算消防队来也不定好灭火。什么样的人会在店门口浇汽油,又为什么浇了却不点着呢?

  阿坤的悍马停在地锅天堂的门口时,几名穿着地锅天堂制服的兄弟便迎了上来:“坤哥!”

  阿坤点了点头,算是跟兄弟们打过招呼,径直走到餐厅门口,汽油已经挥发得差不多了,但是能看到汽油挥发后留下的油脂性污渍。一旁的兄弟凑上来,小声说了些什么,阿坤的目光便转向一旁的火锅店:“昨天聊了?不同意?”

  小兄弟道:“带着大虎、老四他们一起去的,那家伙就是个转硬不吃的,说就是守着火锅城倒闭也不肯转让。”

  阿坤“嘿嘿”一声笑了出来:“那既然他那么想倒闭,就让他倒闭好了。”

  小兄弟会意:“那我这就去安排。”

  阿坤嘱咐道:“别弄得太难看。”

  小兄弟笑得异常兴奋:“好久没干老本行了,哥儿几个,走起!”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