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三十章 初吻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10-18

  论读书,李云道可能比蔡桃夭多读了几本珍版古籍,但也仅仅限于一些外人看来旁门左道奇技淫巧的东西。欢迎来到阅读但论精神强大,十个李云道估计都及不上被他压身下的这位未来的心理学、哲学双博士。这一瞬间,李大刁民几乎看得有些痴了,原先也只是心模模糊糊地觉得蔡家大菩萨放古代绝对是位一笑倾城的红颜大祸水,现离她那张几乎完美瑕的脸咫尺距离,他才现就算用那篇洋洋洒洒数字的《洛神赋》来形容身下的这位蔡家大菩萨也不为过份。“说实话,我后悔了!”盯着蔡桃夭怔了老半天,李云道才说了句让人顿觉莫名其妙的话。

  刚刚佯装生气的蔡桃夭微微睁眼,看着这个离自己近得不能再近的男人,几个月没见,他瘦了很多,却越棱角分明,多了几份英气。都说江南的水养人,原先高原紫外线下晒出的黝黑肤色越白皙。之前没觉得他的眉毛很好看,可是离得这么近,才现他的眉眼间仔细看起来还是很耐看的,没有南方男人腻腻的十月粉脂气,也不似北方男人的粗线条大开大合,很折,看起来很舒服。变化大的是他的眼神,之前他眼神里充满的是毫来由的玩世不恭,而如今就仿佛放上数年的陈年佳酿,有种不可言传的沉淀美感。

  “我早就知道你会后悔的。”蔡桃夭嘴角轻扬,颊边的可爱酒窝与一身的大菩萨气息居然相得益彰,因为李云道一句话,她眉宇间多欣喜,少了些烦琐杂事带来的庸扰。

  “要是真能带你这样的媳妇回流水村,准馋得帮牲口躲被窝里流哈喇子。”李云道双手撑蔡桃夭双肩外的床上,面对那张祸国殃民的绝色容颜,一脸限遗憾,似乎没能将身下这位蔡祸水带到阿巴扎那群牲口面前炫耀一番,就解不了当年带小喇嘛爬看小寡妇洗澡被阿巴扎带头嘲笑的心结。

  “出息!”躺床上仰视着李大刁民的蔡家大菩萨娇嗔一声,突然咬着下唇,作出一副几乎让某人鼻血喷涌而出的娇羞动作,“我真的好看吗?”

  “嗯!”李云道飞点头。开玩笑!如果蔡桃夭不漂亮,这天下间还有美女吗?那“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典故就可以完全从史书抹掉了。

  “哪儿漂亮?”

  “眼睛,鼻子,嘴巴,哪儿哪儿都漂亮!”李云道由衷地赞道。

  “那身材呢?”

  “超好!”这是李大刁民从双胞胎那儿学来的表述方式。

  “真的?”

  “骗人天打雷劈!”

  “那我跟阮钰比,谁漂亮?”

  李大刁民顿时如同被夹了尾巴的大尾巴狼,差点儿跳起来,却被蔡家女人一把揪住,仍旧保持着那个比暖昧的姿势。“老实交待,坦白从宽!”

  “都好看!只是阮家那位性格像我们爷们儿,而你……”

  “我怎么了?”将自己跟另外的漂亮放一起比较时,就算是强大如蔡家大菩萨,似乎不能免俗了。

  “你像天上的仙宫朱蕊,高高上,可望而不及!”

  蔡桃夭这才露出一丝小女人心计得逞的微笑,突然,她又狡黠一笑:“真的觉得我身材比阮钰好?”

  “嗯!”这时候,李大刁民哪敢说一个“不”字。

  “那想不想看看,一饱眼福?”蔡家大祸水居然轻轻拉开肩上的浴袍,缓缓露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粉嫩酥肩。

  某人忽然像触电般猛地一咽口水,两眼一阵通红。

  诱惑啊,这绝对是彻彻底底的诱惑,如果哪个男人能这样的诱惑下还能如同柳下挥般坐怀不乱,那就真是禽兽不如了。李云道自认不是禽兽,不会不如禽兽,于是荷尔蒙的催促下,某人连咽了数次口水后,终于还是心一横,闭着眼睛干脆一口吻了下去。说吻不合适,应该说是一口啃了下去。

  可是,期待一亲芳泽的可怜某人将初吻献给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面前的枕头,啃了一口纯棉枕套的味道。

  “奸计”再次得逞的蔡家大菩萨从枕头后偷偷露出半个脑袋,菀尔一笑,凝视那张涨红了的脸时,却愈地一脸认真,“三儿,你相信我吗?”不是“李云道”,也不是“云道”,而是像弓角和徽猷一般喊着“三儿”。

  刚刚被戏弄了一番的李刁民却也不生气,毫不犹豫道:“信!”

  “为什么?”

  “不知道。可因为你长得漂亮!”某人嬉皮笑脸。

  “滚!”蔡家大菩萨笑骂道,“说真的,真信我?”

  “自家媳妇儿都不信,还能信谁?”李大刁民一脸义气冲天豪情万丈。

  “那你还信他们的话?蒋青天是谁你又不是没见识到。你觉得我真会嫁她?那次如果不是为了我哥,就算逼我上吊,我也绝对不会踏近蒋青天半步的。只是后来的事情,却是越来越复杂了……”蔡家女人一脸惆怅。

  李云道却摇头:“我不是不信你,而是不信我自己。”

  蔡桃夭愣了愣,收起那难得孩子气一番的笑容,缓缓道:“三儿,我说了你别生气。我知道你自卑,二十五年没下过昆仑山,没上过一天学,不受过一天正规教育,是的,那些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眼里,你什么都不是。没有背景,也没有资历,甚至下山时连套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可是你有一点你要记住,自古以来打下江山的大多都是跟你这般的草根阶层,我相信论史书,你读得比我多,比我透比我深,但看人,你是不如我的。他们瞧不起你,那是他们软弱,他们需要用压低别人才能实现抬高自己的目标,而你,不需要跟任何人比,我蔡桃夭的男人,只会想方设法的挑战自己。”

  话题很沉重,但姿势很暧昧,抵消负面影响绰绰有余。

  只是李大刁民还一边回味着枕头的味道,一边消化蔡桃夭的语重长时,香风沁人,柔软而温和的嘴唇已经印上了他的嘴唇。

  初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