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九十六章 倒霉的少年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战风雨看到几个维族少年隐隐形成的攻守兼备的战阵,就知道这是个经常干群架的团伙,从少年们嗜血般的目光里,也能看出这伙孩子平日里应该也是赢多输少。打架这种事情,在人数相当的前提下,多数都是看谁更凶更狠,只是碰上了自幼习武的战风雨,情况就有些不太一样了。

  木兰花打量了一圈少年们手中的匕首,提醒道:“老战,刀子都是开过锋的,你悠着点。”木兰花倒真不是怕少年们伤了战风雨,而是担心战风雨被逼急了下死手,这家伙又不是没有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生生打死毒贩的前科,如果这几个少年真要把战风雨逼急了,难保他不会红眼,而且他知道,肌肉是有记忆功能的,战风雨这家伙从小学的大多数都必杀技,幸好在特警那儿学的多数是一招擒拿敌人的功夫,否则这家伙不知道还会惹出什么样的祸端来。“老战,差不多就可以了,初来乍到的,别给头儿惹大麻烦。”

  那首的维族少年是个鹰钩鼻,戴着白色的礼拜帽,他居然听明白了木兰花的言外之意,血气方刚的少年人自然最受不得羞辱,自己六个人难道还干不过一个人?他噗地一声,吐掉口中的口香糖,手一挥:“上!”

  第一个少年手中的匕首在空中抡出半圆,径直劈砍向战风雨的胸口,战风雨敏捷地晃了晃上身便躲过了刀锋。第二个少年也跟了上来,拎刀刺向战风雨小腹,却被他在手腕内侧轻轻一拍,刀锋擦着他的腰部划过。接下来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几乎每一把匕首都会面临同样的命运——他们根本靠近不了战风雨,刀身一次又一次地偏离原先的轨迹,几个回合下,少年们累得气喘吁吁,倒是连汗毛都没碰到一根。艾孜买提知道碰上高手了,他趁战风雨不备,绕到了战场后方,突然间发力冲了上来,他没有提刀,也没有拿任何武器,只是单纯地冲上来想靠蛮力抱住战风雨,好让同伴们下刀子。他的的确确是抱住了战风雨,可是五把匕首仍旧没能发挥任何作用,倒是艾孜买提自己身上先先后后被同伴划伤了几道口子。艾孜买提感觉自己好像在沙漠里抱住了一头发狂的猎豹一般,哪怕他便出了吃奶的劲,困得了眼前这男子的双臂,但是他的每一纵每一跳都恰到好处,但艾孜买提却被他跳得胃中翻腾不已。

  “老战小心!”夏初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战风雨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单手一把钳住那维族少年的手,大腿和腰同时发力,气沉丹田,吼了一声,下一刻,艾孜买提就像断线的风筝一般直飞出去。落地时,咣当一声,艾孜买提手中的军刺掉落在水泥地上,三棱的军刺,血槽闪着寒光。

  战风雨怒目相向:“本来手下留情,你这个孩子,太心狠手辣了,今天幸好我会些功夫,换一个普通人的话,性命估计就要交待在这儿了!”说着,大踏步就向艾孜买提走去。剩余的五名维族少年大惊,咬着牙偷袭战风雨,却被此刻不再留情的战风雨一人一巴掌扇倒在地,挣扎着起不了身。

  艾孜买提也红了眼,飞快爬向离自己不足两米的军刺,有军刺在手,他才会有足够的安全感。可是他并未能得偿所愿,才爬了一半,后背便如同被一记大锤轰中一般,整个人轰地一声趴到地上动弹不得。

  “老战!”木兰花连忙上来拉住战风雨,“一帮孩子,别跟他们一般计较。”

  战风雨指着离那双脏兮兮的手不足一米的军刺:“你不懂,这东西一刀下去就是一条性命,你说有多少人已经死在这小贼手里了?”

  艾孜买提似乎一点都不害怕:“有种你杀了我?杀人偿命,用我的命换你的命,划算!”

  战风雨指了指军刺:“木兰,把军刺给我!”

  其中一个维族少年被战风雨杀神一样的气势给镇住了,以为战风雨真要宰了艾孜买提,连忙求饶道:“我们没有杀过人,军刺是用来吓人的。不信你问他们!”

  战风雨看向另外四个吓得缩成一团的维族少年:“你们说!敢撒谎的话,待会儿就拿这玩意儿,给你们一人一刀!”

  那四名维族少年纷纷摇头:“真没杀过人,杀人要偿命的。”

  艾孜买提使劲地想转过头:“狗日的,老子就是想杀了你!”这少年的性情极为刚烈,被战风雨踩着还在不停地扭动身子,挣扎着想翻身。

  战风雨看了看那五名少年,又看了看不停挣扎的艾孜买提:“军刺没收了。捞偏门可以,但是杀人就得要偿命,这个道理你们都得懂!”

  他松开脚,艾孜买提只觉得背上一松,顿时一个翻滚,脱离了战风雨的控制范围,一旁的少年连忙将他扶起来,查看他身上的伤势。幸好战风雨下手极有分寸,几个少年看上去狼狈不堪,但伤势比斜眼和癞子要轻得多,因为直到现在,斜眼和癞子两人都没有能站起身。

  艾孜买提咬着牙:“有种留下姓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次的耻辱,我一定会加倍奉还。”他红着眼,瞪着战风雨。此时他也清楚,眼前这个身材高大魁梧的青年跟他们这些小混混不是一个等级的,但是作为这群少年的“领袖”,自己的面子都还是要顾及的。

  战风雨正欲说话,夏初的手机响了,夏初一看屏幕,便唤道:“快走了,是头儿来了!”

  战风雨指了指艾孜买提和几个少年:“好自为之!”说着,就跟木兰花和夏初一起,离开了这条偏僻的小巷。

  艾孜买提冲他的背影吐了口口水,剩下的几个孩子也学着样子朝那三人的背影吐着口水,似乎这是他们能找回心理平衡和尊严的一种方式。等三人的身影消失,艾孜买提转过头,看着正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的斜眼和癞子,冷笑道:“祸是这两个混蛋闯的,得从他们身上连本带利地收回来。”

  斜眼和癞子本就只是小偷,哪里擅长这种街头群架,被几个壮实的少年围着一顿猛揍,连身上留着吃饭的钱都被搜刮了去,最少年们离开小巷子,这对难兄难弟才敢相互搀扶着走出来。

  癞子一看斜眼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斜眼,我觉得这会儿你的眼睛好像不那么斜了!”

  斜眼龇牙咧嘴,忍着肿胀的脸部肌肉:“放你娘的狗屁,老子的眼睛是肿成一条缝了,你哪只眼睛能看得到老子的眼珠子?倒是你,好像没那么癞了。”

  癞子顿时哭丧着脸,刚刚挨揍的时候,他一起护着脑袋,脸上比斜眼要好不少:“那杀千万的艾孜买提,把老子的头发都要扯光了!”

  李云道开着那辆命运多舛但依旧皮实耐用的迷彩色北京吉普,“三剑客”将行李扔进后备厢跳上车,夏初便绘声绘色地给李云道讲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李云道一边开车一边道:“江州的治安的确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火车站这一带也是典型的管理缺位的地带,而且我估计这里派出所跟这些流氓帮派都是沆瀣一气的。偷你们钱包的估计是两个小贼,后来碰上的维族少年估计就是火车站周边的维族犯罪团伙的成员。不过幸好你们没久留,也没被他们跑走一人,否则要是叫了人过来,今天你们不见点血估计都难。江州的维族人很团结,弄不好还真要惹出大麻烦。”

  战风雨挠头道:“头儿,你放心好了,这几个孩子,我下手都是点到即止的,让他们吃了点苦头,但也不至于伤筋动骨。”他晃了晃手上的军刺,“这帮孩子胆儿也真够肥的,这种军刺就随身揣着满大街跑,这一刺这真中了,肯定就是一条性命,怎么交巡警都不管呢?”

  李云道摇头道:“江州没有交巡警,交警和巡警是分开的,所以执勤过程中会有很多警务上的矛盾,相互扯皮推诿。而且,估计只要这些孩子不是扛着枪上街,本地的警察都不会管的,据说这些维族惹急了就会拿顺手的东西捅人,所以本地人包括警察,都不太愿意跟维族人打交道。”

  木兰花若有所思道:“现在全国绝大多数城市都交巡警并入了交警或者特警,形成交巡警或特巡警的综合功能警种,江州也是个省会城市啊,没道理在警队建设上走得这么慢啊!”

  夏初笑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江北窝案,抓起来的其中就有前任江州市公安局局长黄仁义,据说他受贿金额高达两个亿,纪委去他家整整搜出整整一屋子的各国货币。嘻嘻,来之前,我可是做了一番功课的。你们想想,一个把心思都花在钻营捞钱上的公安局长,哪有心情去搞什么警队建设?”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