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零五章 拯救你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9-06-19 10:24:28 源网站:顶点小说
  市委和市政府在两栋不同的楼办公,所以曲费清和严东阁能碰面的机会并不多,而像这种严东阁独自一人出现在市委大楼的概率,更是微乎其微。? ?火然文??ww?w?.

  早上省里发了几个通知下来,纪灵岩正在认真审读那几份文件时,严东阁出现了。

  “小纪!”严东阁的声音并不似往常一般宏亮,但一脸和煦笑容,指了指曲费清的办公室,“里面有客人?”

  纪灵岩起先是埋着头,但听到“小纪”两个字的时候,他微微是一愣,在这间办公室,称他为小纪的绝不超过一只手,抬头果然看到笑眯眯的严东阁,连忙站了起来:“严市长!”

  严东阁微笑着摆了摆手,示意纪灵岩不用紧张:“费清书记在里头?”

  纪灵岩点头道:“在里面。”

  严东阁问:“上午没客人?”

  纪灵岩道:“目前没有。”

  严东阁若有所指的感慨道:“哎呀,还是费清书记的工作轻松啊,我那儿天天排着长队!”

  纪灵岩不敢接话,这种摆明了神仙打架小鬼遭殃的混水,他哪里敢去趟?幸好他情商极高,连忙多办公桌后走了出来:“严市长,您找书记?”

  严东阁点头道:“有几件事情,想在上书记办公会前先跟费清书记通个气。”

  “那行,我先进去……”纪灵岩拿不准严东阁的来意,生怕待会儿城门失火殃及了他这条无辜的池鱼。

  严东阁摆摆手道:“你忙你的,我就跟费清书记聊两句就出来。”

  纪灵岩还是抢先一步,先去敲了门,得了应允才推开门:“曲书记,严市长来了!”

  曲费清正在看一份关于浙北省民间融资风险评估的内参,闻言微微皱了一下眉,显然对严东阁这个不速之客并不是很欢迎,但很快又换上一副淡然自若的表情:“哦,东阁市长来了?快请他进来!”

  “哈哈哈,费清书记,知道你日理万机,我只需要耽误你半个钟头!”严东阁的声音再次宏亮了起来。

  “哪里的话!快请进,灵岩,给东阁市长泡杯好茶,就拿上个月我的学生捎来的东山碧螺春!”曲费清从办公室后热情地迎了上来,看不出有任何一丝不满或不悦,相反却仿佛见了多年的好朋友一般。

  “还是你桃李满天下好啊,我这个泥腿子出身的,想弄点好茶都得自己去网上淘!”严东阁的笑声跟他的声音一般洪亮,估计隔了几间办公室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纪灵岩泡了茶送来的时候,严东阁还在跟曲费清左右而言他,曲费清倒也很配合,两人就茶叶这个话题聊到了越剧与昆曲,直到纪灵岩退出办公室的时候,严东阁还在挥动着手臂,模仿着戏曲中的水云袖。纪灵岩也不得不承认,严东阁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强势好斗却不缺乏政治智慧。相比之下,曲费清是学术型官员,曾经的博导,的确算得上是桃李满天下。应该说,严东阁代表了由下而上的底层官员,而曲费清代表的都是精英派,两者在施政方针上有诸多不同,这是显而易见的。

  纪灵岩很好奇,是什么事情能让严东阁放下矜持来找曲费清主动寻求平衡呢?在体制里混迹多年,纪灵岩早就领悟到,官场上很少有输赢之说,更多的是平衡,自己那位曾经主掌江南财政的岳父大人也说,只要拿捏好了平衡二字,可保他在官场一生无忧。

  纪灵岩每每想到这里就想苦想,官场里的平衡,说起来容易,真想要掌控,没个几十年的火候,怎么可能理解体制里人与人之间的真谛。

  虽然他并不知道什么是官场里的真正的平衡,此时他已经猜出严东阁主动来找曲费清的目的了。左思右想,他最终还是决定拿出手机,给某位站在风头浪尘的刁民发了条微信。

  很快,那边就来了四字回复:八风不动。

  纪灵岩笑了起来,他知道不需要自己多解释,李云道也应该能体会出严东阁深埋在和善面目下的“恶意”。表面上看起来是对李云道的重视,但是如果李云道真的接受了住建局局长的职位,首当其冲地,李云道也许再也不会得到曲费清的信任,而曲费清好不容易拉拢到的助力也会在瞬间被瓦解,而且还能将一个公安局长的位置收入囊中,算得上是一举多得的如意算盘。

  严东阁从曲费清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表情并不如刚刚进去的那般淡然,显然是没从曲费清那儿得到满意的答付。纪灵岩很了解曲费清,哪怕此刻已经板上钉钉的事情,他不认可的话,不斗争到盖棺定论的那一刻他绝对不会罢休。

  “灵岩,你进来一下。”曲费清的心情似乎也不是很好,声音有些低沉。

  纪灵岩走进去的时候,曲费清正揉着眉心,好像正在为什么事情发愁。

  “曲书记?”

  “哦!”曲费清刚刚明显是走神了,“你约一下住建局的黄局,让他下午过来市委一趟。”

  纪灵岩愣了一下,连忙应道:“好的,我这就打给黄局长。”

  “等等!”曲费清叫住了正打算转身出去的纪灵岩,“灵岩啊,你一个人在西湖,老婆也不在,平时工作之余,还是要跟优秀的同龄人多走动走动,年纪轻轻的,别弄得暮气沉沉的!年轻人嘛,就要有些年轻人的朝气!”

  被大老板一顿“数落”的纪灵岩很郁闷地出了办公室,左思右想不得其解,郁闷了一上午,中间抽曲费清午睡的时候,跑去楼下给远在江宁的夫人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从小耳濡目染的夫人微微一笑:“这还不简单?你就看看你们书记眼皮子底下,有没有跟你差不多年纪的却比你要优秀的年轻人?”

  纪灵岩郁闷道:“有肯定是有的,但也不算多,我总不能为这组个什么党内优秀青年的俱乐部吧?”

  电话那头传来轻铃般的笑声:“我的傻老公,这些年轻人里,算得上你的朋友的,曲书记又恰好认识的,有几个?”

  纪灵岩一拍大腿:“就你们江南来的李云道!”

  电话那头的女子笑道:“那不就得了,书记的意思你还不明白?”

  放下电话,纪灵岩想了想,一个电话打给了李云道:“曲书记下午约了住建局的黄建森来谈心。”

  李云道此时正在一份关于电视台主持人梦倩的调查报告,笑道:“兄弟你这么帮我,就不怕书记摘你的帽子?”

  纪灵岩笑道:“这叫为兄弟两肋插刀。”

  李云道却笑道:”他日你别为女人插兄弟两刀就成!”

  纪灵岩立刻心领神会:“怎么?有眉目了?”

  李云道笑道:“请你吃饭的老乡是不是叫成季礼?”

  纪灵岩道:“对对对,就是季礼。”

  “别叫得那么亲热,改天被人卖了还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成季礼是自己当上这个栏目总监的?”

  “这我自己知道?那小子据说挺能混的。”

  “再能混,在电视台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没点背景能出头?”

  “这倒也是。不过听你刚刚的意思,季礼这小子有问题?”

  “有没有问题现在还不能枉下定论,不过他能当上这个总监,得益于咱们严市长夫人批的一张字条。”

  纪灵岩连吸了三口气才平复了愤怒的情绪,严东阁已经把主意都打到自己这边来了,看来是下定决心要撵走曲费清这个一把手了:“还有呢?”

  李云道笑了笑道:“那个梦倩,是成季礼的情人,从目前调查的资料来看,她已经为成季礼堕过两次胎了。”

  纪灵岩的脑中出现了那个看上去颇是妩媚迷人的身影,此时想起来却令他有种反胃的感觉:“接下来你准备自己处理?”

  李云道笑道:“你相信我吗?”

  纪灵岩不假思考道:“当然相信!”

  “那成,这件事我去处理,你不用管了。”

  “对了,住建老黄那边……”

  李云道笑道:“山人自有妙计。”

  挂了电话,纪灵岩匆匆忙忙赶回了办公室,见书记办公室的门还关着,他微微松了口气,曲费清午睡结束后都会习惯性地打开办公室的门透透气,门关着,说明曲书记还没醒。

  他看了看表,正打算敲门提醒曲费清,门却自己开了。

  “下午黄建森来不了,走,跟我去西城的老城走一趟。”睡了个午觉,曲费清似乎心情特别好,对纪灵岩也和颜悦色。

  纪灵岩也不敢多问,夹上包就跟上了书记的步伐。

  市住建局附近的茶楼,曲径通幽,茶香沁人心脾。

  一个穿着白色条纹t恤的矮胖中年人夹着包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其中一间茶室,茶室内,单凤眸桃花眼的青年微笑沏茶,做了个请的手势。

  中年男子微微有些秃头,冲服务员挥了挥手,自己关上门,换上一副笑脸:“李局长,不知约我到这里来,所谓何事?”

  青年微微一笑:“拯救你!”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