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九十一章 有问题的餐厅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在李云道眼里,潘瑾就是跟大小双一般的孩子,他关心宠溺这些当初刚下山给了自己诸多希望和温暖的孩子。想当初,为了去京城阻止蔡桃夭嫁给蒋青天,大小双二话不说便买了机票陪他北上抢媳妇儿,如今那两个小兔崽子已经进入牛津大学读研究生了,小潘瑾也居然也成为了一名真正意义上的记者。

  “去年那篇关于黑炼油产业链的报道是你写的?”李云道笑着问道,“措辞犀利,文笔老道,感觉不太像你的笔锋。”

  潘瑾吐了吐舌头:“我只是第二作者,第一作者是我的带教老师,社里的老法师了,为了这篇报道,她在黑炼油加工厂整整蹲点了小半年,我也就是最后一段时间帮忙搭了把手,就这样,我都没敢跟我爸妈说。前年的事情,他们到现在还在唠叨……”

  李云道点头道:“姜是老的辣,多听听父母的话,没有什么话处。那一回的确是很危险,连我现在想想都觉得心有余悸,当时只要有一个环节出了差错,就不是仅仅死一两个人那么简单了。”

  潘瑾也拍了拍胸口道:“什么时候才能天下太平呢?”

  李云道笑着轻轻拍拍小丫头的脑袋:“这是历朝历代很多人的梦想,但仅仅是个梦想。人生来就是要面临各种困难和挑战的,这也是为什么佛家说,轮回入了人道,就是来经历磨难的。”

  受唯物主义教育长大的潘瑾对李云道的轮回说嗤之以鼻,但是李云道口中的地锅,却是令美女记者大为心动。

  地锅起源于江北辖内的微山湖畔,曾是江北北境一带农村的传统小吃,之后地锅发扬于江州,如今华夏全国各地能见得到江州地锅的身影。不过和手抓羊肉已经很少有人用手抓一样,现在也几乎没有人像之前那样在地上石头垒灶中间再架只铁锅。但经过无数厨师的改良,原先一道粗鄙的菜如今也能登得大雅之堂。李云道带潘瑾去的是一家在江州本地很有些名气的餐厅,名为“地锅天堂”。天知道餐厅的老板是怎么琢磨出这样一个名字的,只要改动一个字传是地狱与天堂,偏偏厨师出身的老板琢磨出一套做地锅的秘方,弄得吃过这地锅的人三天不吃便要挂念。

  一个吃地锅的餐厅,上中下三层,每层近千平,这样的规模在民间并不多见。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餐厅门口依旧排着长长的候餐队伍。临出门前李云道就提前订了位置,餐厅却只留座到六点,本想换隔壁生意相对平和些的火锅,但闻着地锅餐厅里传来的香味,潘瑾却怎么也挪不动脚步了。

  “大叔,就这家吧,排队就排队,这味道闻着就怪香的,我今天一定要试试!你也知道的,我就是个吃货,这一年在京城可憋死我了,幸好还有你们家顾小西经常陪我到处找好吃的,不然我早就溜出京城来找你了!”潘瑾取了号,拉着李云道在队伍的最末端找了一处地方坐了下来,“这家餐厅也真是绝了,比京城那几家网红餐厅还夸张。”她看着近百人的候餐队伍,有些难以置信。“京城那些网红餐厅刚开业的时候,也没看到过这种场面。他们家开多久了?”

  李云道想了想道:“应该有两三年了,不过据说生意也近一两年换了老板和厨师后才好起来的。”闻着餐厅里传出来的香味,李云道微微皱眉,他的嗅觉是极灵敏,他能闻得出这香味中包含了哪些调料和药材,但是有一味东西,却是格外熟悉的——罂粟。罂粟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在缉毒中重点围剿封杀的对象,在菜里里加罂粟壳,其实跟将罂粟浸水抽取鸦#片的原理是一样的,吗啡这种东西一旦进入人体,就会产生相应的效应。这家红遍江州的餐厅难道就从来没有相关部门来查过?李云道隐隐觉得,这里面应该有什么问题。

  “换个地方吧!”李云道可不想拿自己的潘瑾的健康开玩笑。

  “换地方?为什么?”潘瑾不解,“你很饿吗?要是很饿的话,我们就去吃旁边那家火锅。”说到底,潘瑾还是个挺善解人意的姑娘,只在起身往那家火锅店走的时候,仍是一步三回头。

  “你们在江州期间,暂时也不要到这家地锅天堂来吃饭。”李云道嘱咐道。

  “嗯?”潘瑾是学新闻出身的,立刻就嗅到了其中不太对劲的地方,眼珠子一转,便拽着李云道的胳膊问道,“大叔,你是不是发现那家餐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告诉我,我曝光他们!我是记者!”

  李云道摇了摇头:“先不要打草惊蛇。”在山上跟流水村那些牲口打群架的时候,李云道都要谋定而后动,更何况是这种事情。一家火得日日排队的餐厅,会没有卫生食药部门注意到?李云道相信不可能只有自己闻得出这里面有罂粟壳的味道,但地锅天堂就是这样生意红火地开着,也没有人去干涉,这里头一定大有文章。

  火锅店规模也不小,但生意却与隔壁的地锅天堂相差千里。诺大的火锅店里,只有稀稀拉拉地几桌客人,服务员时不时看一眼隔壁热闹的候餐队伍,再看看自家的生意,都忍不住叹气。一个老板模样的年轻人拍拍伙计的肩膀,宽慰道:“别垂头丧气的,那种昧着良心的钱,咱们不争也罢。”说着,年轻人也往隔壁看去,叹了口气。

  李云道坐在年轻的老板身后,他让潘瑾自己点锅底和菜品,假装拿拿着烟和火机,跟着年轻人的脚步走到店外。年轻老板走到门口,捶了捶腰,望着隔壁的候餐队伍良久,才忍不住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正转身,却看到一个客人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连忙堆起笑容,掏出火机,帮客人点烟。

  李云道也没有拒绝,烟点着了后,眯眼抽了一口,吐出一团烟雾:“你们这家火锅店咋就跟人家生意相差那么大呢?”

  不说还好,一说年轻老板就一脸忿怒:“两年前可不是这样的,那么长龙一样的队伍可是排在我家门口的!”

  李云道笑道:“好汉不提当年勇!说说,究竟咋回事?”

  年轻人听李云道的口音是东北人,以为是路过江州的客商,正好一肚子苦水没地方倒,抓着一个愿意听的,便一股脑地倒了出来:“兄弟,你有所不知,这家餐厅之前不叫什么天堂,生意其实也挺一般,直到两年前,换了个老板,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李云道笑了笑:“人家放罂粟壳,你也可以放呀!”

  年轻人的脸色大变,一脸警惕地看着周围,确认四下无人,这才松了口气:“兄弟,小心祸从口出啊!这家地锅天堂的老板叫丁坤,在江湖上有个名号叫坤子,是我们江州有名的黑社会头目,黑白两道都很吃得开。而且,他们放的可不是什么罂粟壳……”年轻人似乎觉得自己说得有些太多了,便不再继续往下说了,只是道,“反正我这一辈子是不会去碰那种东西的,我发过誓的!哪怕火锅店倒闭了,也不能碰那种玩意儿!”年轻人点了点头,似乎在给自己打气。

  李云道想了想,接着问道:“难道就没人举报过?”李云道不相信一家店生意这么好,这周边这么多餐厅饭馆,没有人嫉妒?只要有人嫉妒,就一定有人举报。

  年轻人指着不远处的一家韩国烤肉城,此时正是饭点,但是烤肉城里黑乎乎的,似乎已经倒闭关门了。“怎么没人举报过,那就是先例!去年,韩国烤肉城的朴老板向公安、食药都举报了,人家派是派了人,但查的不是地锅天堂,而是他的烤肉城,结果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据说从烤肉城里搜出了罂粟壳和各种违法的添加剂,之后就倒闭了!想把店兑出去,连敢接手的人都没有。”年轻压低了声音道,“据说黑道上有人发话了,谁敢接手,就等着坐轮椅。做生意的,谁都知道和气生财,谁敢接这种烂摊子?”

  李云道点了点头:“也对,和气生财。”两人又聊了些闲话,李云道才掐回烟头,回到店里。

  热腾腾的火锅端了上来,潘瑾本就饿了,顿时食指大动,也顾不得什么淑女形象,一边涮肉一边道:“其实他们家的火锅也挺香的,但就是感觉比隔壁好像少了些什么。大叔,你刚刚是不是闻出了什么东西,所以你不让我去吃?嘻嘻,说明大叔你还是很关心我的,你还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李云道哭笑不得,对这小丫头强盗一般逻辑实在是无言以对,但这个话题上,李云道不想多纠缠,转了个话题道:“你这次来江州是采访什么来了?也不是要打听你们社里的秘密,不能说就别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