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九十一章 浇汽油的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潘瑾给李云道夹了两片羊肉,笑道:“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反正后面也许还要麻烦你。你们江州不是有个什么城东工业园区吗?有人举报,说城东工业园区现在成了鬼城,之前拆迁就弄得民不聊生,现在政府投了百亿进去,连水花都没有看到,投资商们据说也走得差不多了。我们最近策划了一个二、三线城市盲目仿造启动城东工业园的选题,好几路记者都分散在全国各地,我和凡似锦就是被派来采访城东工业园的。”

  李云道想了想道:“什么时候要完成采访任务?”听到“城东工业园”,李云道突然意识到,也许这是撬动城东工业园甚至整个江州局势的一次良机,但怎么把握这次机会,还需要仔细谨慎地谋划。

  潘瑾一边将冬瓜片放进嘴里,一边笑了笑,答非所问道:“我早就问过顾小西了,你现在是省公安厅副厅长、江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城东工业园的事情,跟你八杆子打不着一块儿去。我是打听好了才来的,否则要是你分管这一块,多尴尬啊!”

  李云道笑着道:“我没说不让你报。我的意思是,你不但要报道,而且要往最真实的方向去报道,记住,一定要反映最真实的情况。对了,你们华新社的记者来江州,地方站的人知道吗?”李云道知道,很多地方站的记者都是地头蛇,指不定成天跟一帮贪官污吏混在一起,要是让那些家伙掺和进来,到时候没准潘瑾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潘瑾摇头:“这次是上面压下来的任务,社里很重视,没让地方上的人掺和。你放心好了,地方上那些老师的德性我还是清楚的。可是我觉得很奇怪啊,以你现在的身份,应该不希望出现什么关于江州的负面#报道才对,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的特长就是写批评报道。”

  李云道正色道:“正是因为我现在的身份是江州副市长,才会让你依实报道。有时候,病入膏肓了,就得置之死地而后生!”

  潘瑾听不懂李云道所谓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她很开心,至少大叔没提任何让她觉得为难的要求,而且隐隐还有些会暗中支持她的意思。

  两人正聊着天,李云道却突然发现火锅店门口不知何时围了一些人。这些人戴着金项链、膀大腰圆的汉子个个顶头青瓜皮一样的脑袋,身上煞气十足,十来个人将火锅店的年轻老板围在中间,小伙子居然也不害怕,神情很悲愤地跟他们说着些什么。

  潘瑾顺着李云道的目光看去,顿时兴奋起来:“哎哟,有人来砸场子了?”

  李云道摇头:“估计他们还舍不得砸。”

  潘瑾问:“为什么?很明显那些家伙都是社会上的混混,估计是那个年轻人欠了他们钱吧,来催债的。”

  李云道笑道:“要是催债,就不会这么悲愤了。我想,这些人应该是隔壁那家地锅天堂派来谈判的。”

  潘瑾诧异问道:“谈判?什么意思?”

  李云道看了看手表,道:“这会儿已经八点多了,地锅天堂门口还有很长的队伍,但是这家火锅店里还有这么多空位置,如果你是地锅居的老板,你会怎么打算?”

  潘瑾是个聪明姑娘,一点就通:“哦,我明白了,那家地锅天堂的老板一定是想把这家火锅店给盘下来?反正就在隔壁,打通了就是一家店,对不对?”

  李云道点头,果然,那些凶神恶煞的汉子踢倒了门口的一排绿化后,扬长而去,留下年轻老板握着拳头气得浑身发抖。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太欺负人了,出那么点钱,就想盘下我的火锅城,简直就是抢劫!”年轻老板愤怒地回到店里,抓起收营台上的矿泉水瓶,连喝了几大口才稍稍平复了心情。

  潘瑾小声道:“大叔,好像还真是被你说中了。”

  李云道笑着不说话。

  潘瑾问道:“大叔,你要不要帮帮他?”

  李云道却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雪中送炭的时候。”

  潘瑾嘻嘻笑道:“就知道,我们家大叔正义感十足,到关键时刻,你一定会出手的。”

  李云道将筷子反过来,敲了敲小丫头的脑袋:“跟你凑一块儿,肯定没好事!”

  潘瑾笑着道:“大叔,你不是说了嘛,轮回进了人道,就是来经历磨难的。”

  春日里的夜风,依旧寒冷萧瑟。过了凌晨三点,地锅天堂熄灯打烊。昏黄的路灯照得行人的影子异常斜长,静谧的大街上,只有这样一个步履维艰的行人。他的动作很慢,仿佛脚上戴着千钧重的镣铐,他手里拎着一只桶,桶里似乎有水,发出轻微的水声,仿佛是灵魂在颤抖。站在号称天堂的餐厅前,他沉思了许久,一步一步走上台阶。当人被逼入绝境的时候,就会奋起反抗,就如同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一般。如今,烤肉店倒闭了,美貌的妻子跑了,女儿被人贩子拐跑了,老母亲知道消息后一命呜呼了,曾经日子过得红火的家庭散了,这就是书里经常会说的那种家破人亡吧。他拧开手中的汽油桶的盖子,一股浓郁的汽油味开始在夜色中飘荡。

  “嘿嘿!”他发出怪异的笑声,回头望了一眼自己那家曾经也门庭若市的韩国烤肉店,转身便开始往这餐厅的门廊处浇汽油,剩下的最后一点,干干脆脆地举起汽油桶,从头淋到脚,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一边喃喃自语,“你们不让我活,那我就不活了!”

  嚓嚓,转轮磨擦打火石的声音在深夜里听上去是那般地清晰,试了几次,仍旧没有火苗!砰,火苗蹿出来的时候,突然他的身边飞奔来一个人,呼地一口将火苗吹灭,一把将打火机从他手里夺了过去。

  是火锅店的年轻老板。他把火机塞进自己的牛仔裤的口袋里,拉着那浑身上下是汽油的人离开地锅天堂的门口,等到了自家店门口,这才叹气道:“老朴,你这又是何必呢?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想当年你跟我爸不都是白手起家,在夜市面对面地摆摊时也没见你伤心成这样,那会儿不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嘛,现在有饭吃了,怎么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呢?”

  被他称为朴老板的男人哽咽了两声,便蹲在火锅店的门口嚎啕大哭。看着一个年纪跟父亲小不了多少的大男人埋头哭得这般伤心,年轻老板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蹲下身,拍拍老朴的肩膀:“老朴,你一定要相信,这是一个邪不胜正的世界,那些作恶多端的败类,最终都是要有报应的。”

  老朴哭得更伤心了,撕心裂肺的声音里夹杂着女儿的名字,母亲的名字。年轻老板掏出烟盒,想点烟,但突然想起这男人浑身上下都是汽油,便打消了抽烟的念头,继续拍着老朴的肩膀:“你就算自焚了,连带着烧了这地锅天堂又能怎样?顶多他们损失点钱,板子始终打不到该打的屁股上去。”

  老朴伤心欲绝,蹲在火锅店门口足足哭了一个钟头,年轻老板也就耐心地蹲着安慰了一个钟头,最后实在蹲不住了,干脆坐在了地上,接着劝道:“也不是没有希望,我听说公安局的副局长刘冈已经被两规了,又从外地调来一个人当公安局长,据说这个人嫉恶如仇,在西湖和江宁都办过大案,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为我们江州百姓除去那些个祸害。”

  老朴哭得差不多了,还有些哽咽,抬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都是一丘之貉,兵匪自古是一家。我没报过警吗?早知道,当初就不要去管那档子事情,不就是生意比我们好一点吗?放罂粟壳就让他放去,只要我们自己家的人不吃,管他谁吃了去死!我的女儿,我的妈妈啊……”老朴又想起了女儿,想起了母亲,还有那个恨心抛家弃女的女人,又开始哼哼唧唧起来。

  年轻老板有些恼火,怒道:“别哭了,大男人,哭什么哭!”

  老朴真的不哭了,在印象里,小帆这孩子虽然做事有些不靠谱,但关键时刻是能站得出来的,比如他爸死了后,火锅城就是小帆独自撑下来的,这两年更是从一家火锅店扩张到了四家,反观自己,跟小帆他爸一个辈份的餐饮行业的老资历,如今倒是混得越来越不像个样子了。

  “老朴,我知道你心里苦,但是说句老实,我们如今斗不过人家。不过你想想,当年咱们红军都长征两万五千里战略转移,更何况咱们呢?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保存好实力,保护好有生力量,等待机会。”说到最后,年轻老板也开始咬牙切齿——这世上有几种仇是不能不报的,一杀父之仇,一是夺妻之恨,小帆老板觉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既然正面战场咱斗不过,暂时先农村包围城市也里一种权宜之计。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