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暴风雨来临前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黑衣人毫无掩饰眼中的嘲讽,这个时候还用这种可笑的伎俩来换取苟延残喘的时间,此时的李云道在他看来宛如案板上的羔羊,只能任凭自己宰割。只是当他看到闪着寒光的尖刀不知为何从自己的左前胸穿透而出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人本来就是一种极脆弱的动物,尤其一个被长刀刺破心脏的人。黑衣人几乎还没回头看清出刀的究竟是什么人,就已经一头栽倒在地上,鲜红的血泊仿佛陈旧木地板上盛开的鲜花。

  李云道有些无奈:“能不能不要每次都用这么奇特的出场方式?我知道你是一名优秀的忍者,但是你在我住的地方杀掉他,你让我这些天住到哪里去?这都是实木地板,怪可惜的。”

  穿着一身紧身运动服的关芷由香抱着那把早已入鞘的长刀,看也不看地上的尸体:“你有危险。”

  李云道没好气地瞪了这个讲不通道理的女人一眼:“谁没危险?过马路还有被车撞的危险呢,总不能把所有开车的人都杀光吧?”

  关芷由香歪了歪脑袋,似乎正在思考把全天下开车人都杀光的可能性,最后竟很认真地摇了摇头:“都杀光的可能性不大。”

  李大刁民翻了个白眼,暗道了一声“神经病”,便开始蹲下身检查那伏在血泊中的黑衣人。解开他的面罩,不是黄皮肤的中国人,肤色偏暗,看样子像是东南亚一带的人种。又检查了黑衣人身上的口袋,除了一张酒店的房卡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他应该没想到今天来了就回不去了吧?”李云道转头看一眼一片狼藉的屋子,再看看血泊中的黑衣人,看来这里是住不下去了,至少最近一段日子是没法再住了。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李云道这才想起七姐刚刚说要送莲子粥上来,为了不让屋里的“死亡现场”对善良的七姐留下一辈子的阴影,李云道只好冲门道歉意道:“七姐,我刚在洗澡,没穿衣服,你把东西放门口,我换好衣服自己出来拿!”

  站在门口的七姐也没多想:“好的,那您吃完早点休息!”放下莲子粥,七姐乐呵呵地下楼去了。

  公安宾馆本就客人不多,没有人听到801房刚刚的动静,随着七姐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李云道这才松了口气——在副市长的房间里发现一具尸体,这样的新闻传出去绝对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走到门后,看了看猫眼,确定门外没人了,李云道才打开房门,将保温桶拿了进来,冲关芷掂了掂:“吃了没?”

  女忍者居然摇头,李云道只好分了一半给她,自己就着保温桶喝完桶里的粥,心满意足地放下保温桶,看着两口就喝完一大碗粥的女人,问道:“你不是被国安那边招安了吗?怎么会突然跑到我这儿来?”由天狼作为推荐人,关芷由香被国安外勤部门招安,照理说,现在应该不会出现在江州才对,除非……李云道猛地反应过来,“怎么,你是来执行任务的?”他立刻想到了刚刚陆展鹏口中的“账册”,难道说,国安那边也被惊动了?

  关芷由香点头道:“我需要一本名册。”

  李云道心里一个咯噔,果然,怕什么来什么,但他依旧面色镇定地问道:“什么名册?”

  关芷由香低下头,思索了片刻道:“我不能说。”

  李云道哭笑不得:“那需要我做些什么?”

  关芷由香摇头道:“可能不需要。”

  李云道好奇问道:“那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叙叙旧?还是就为了送份‘大礼’给我?”他指了指地上的尸体。

  关芷由香看他一眼,道:“我在这里只有你一个朋友。”

  李云道苦笑道:“人家朋友都是打个电话先约个时间,再提着水果上门,有你这样来无影去无踪地动不动都蹲人家天花板上的?”

  关芷由香点头道:“下次。”

  李云道被她说得有些哑口无言,只好换个话题:“天狼怎么样?”

  关芷由香似乎面色有些黯然,最后还是道:“他很好。”

  李云道叹气道:“我的意思是问,你们俩怎么样了?”

  关芷由香看了李云道一眼,这才明白李云道的话外之音,低头顺目,而后才摇头道:“他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人。”

  李云道微微皱眉,郑天狼的潜力他是很清楚的,一块璞玉交到国安那群求才似渴的家伙手里,能任他们随心所欲地打造,这是难得一遇的,所以只要是阻碍这块璞玉成为他们想要的那种成品的人与事,那些人都会毫不犹豫地将其剔除出天狼的世界,被剔除的人里面,应该就包括关芷由香。

  李云道轻笑道:“是不是有一位知心大姐或慈眉善目的大叔跟你成了很好的朋友,然后他们告诉你,天狼是部里重点培养对象,将来前途无量。而你,只是一个身负无数人命的杀手,你的存在只会对天狼的发展造成干扰?”

  关芷由香微微一愣,转头认真看着李云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云道笑道:“这些技俩都是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用来对付老实人的,当初谁要是这么告诉我,说蔡桃夭前途无量,让我离她远点,我一定想尽各种办法,谁说就挖坑把谁埋了!所以,他们没人会这么跟我,之所以他们会这么告诉你,是因为在他们眼中,你的智慧不足以给他们挖坑,而对你天狼的好感也会影响你对事物的判断,从而对自己产生质疑。相信我,下次谁再这么跟你说,这个人一定不是你的朋友。如果可以,你应该用你的日本刀给他们来个透心凉,就像这具尸体!”

  关芷由香眉头紧锁,她相信李云道,因为在这个国家,她只有两个朋友,一个叫郑天狼,一个叫李云道。

  “我知道,杀人对你来说,从来都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是要判断一个人对你是否怀有恶意,这就需要去看他们的内心。我教你一个简单的办法去辨别,如果一个人总是给你传递负面能量,那他要么是个坏人,要么就是对你不怀好意。而如果他们是你真正的朋友,无论你所在什么样的境遇下,他们都应该会 义无反顾地支持你去追求你想要的东西,只要你的梦想和追求是正面的话。”李云道指了指自己鼻子,“比如说我,我就一直很直接你拿下天狼。我就觉得你们俩很适合在一起,我是把天狼当兄弟看的,所以从本质意义上来说,你也算是我的弟妹。”

  关芷由香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李云道并不清楚关芷是不是真的明白了,想起那些胆敢往这个内心实则非常淳朴的姑娘心里泼脏水的家伙,李云道就无比愤怒。不过既然因是他们种下的,那么后果也就得他们自己来承担。

  关芷由香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问道:“为什么‘神罚’的人会盯上你?”

  李云道奇道:“你也知道‘神罚’这个组织?”

  关芷由香道:“神罚是圣教的另一个杀手组织,跟我们忍者村差不多,但是加入神罚的,大多数都是亡命之徒。忍者负责高级刺杀任务,而‘神罚’什么任务都接,只要能赚钱。”

  李云道无奈道:“干我这一行的,总是会有敌人的,想要我性命的人,那还不是一打一打排着队的?南美的毒贩,俄罗斯国家安全局,还有圣教的人,这一次估计也是歪打正着吧,又被圣教给绕了进来。”

  关芷由香很认真地看着李云道:“那本名册,也许我需要你用你的智慧帮我,拜托了!”

  李云道微微皱眉,这个女人刚刚不是说不需要自己帮忙吗?只是他从来没有见关芷由香开口求过人,这应该是这个骄傲无比的女忍者第一次开口求人。无论如何,哪怕李云道也很想拿到那本名册,但关芷由香开了口,他必须得尽心尽力,因为他真正的朋友也不多,三番五次救过自己性命的关芷由香绝对算一个。

  “为什么?这本名册很重要?”

  “很重要。”关芷由香的普通话已经越来越标准了,“至少对我来说,这个很重要。”

  李云道点头:“好。”

  关芷由香奇道:“你不要问问为什么吗?”

  李云道摇头:“只要你说这个对你很重要就够了。”

  “为什么?”

  “你不是也说了吗,我是你的朋友。而对我来说,将来你十有八#九是要被天狼娶回家的,也算得是我的弟妹,就当提前给彩礼了!我李云道的兄弟,这彩礼也不能寒碜了!”

  来了两个模样不起眼的男子,带着大号的袋子,用极专业的手法处理了尸体,清理了房间,又将所有不妥当的一切都带走了,仿佛刚刚那场激烈的打斗只是一场梦魇一般,除了椅子上的刀痕依旧清晰可辨。

  关芷由香跟着处理尸体的两人一起离开了,这应该都是国安派驻在这里的外勤人手。“看来,有人对那本名册势在必得啊!”李云道站在窗口,俯视着黑夜中的江州城。

  夜很静,静得让人无法察觉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