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自掘坟墓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小潘瑾在尖叫,斐家大少和崔公子都坏笑着看李云道,只有凡似锦一脸莫名其妙——这女人到底是谁?居然能让潘瑾如此激动万分?

  女子穿着很休闲,仔裤球鞋配一件束腰的羽绒服,宽大的墨镜和棒球帽遮住了倾城之姿。走过半月拱门,她似乎也看到了站在二楼窗口的众人,取下墨镜冲大家挥手。

  一个在这个星球上拥有亿万粉丝的女子绝对值得潘瑾发出那样的尖叫!尖叫过后,小妮子捂着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沿着九曲桥袅袅而来的女子,这回就连凡似锦也在揉眼睛了。跟绝大多数年轻的男孩子一样,齐褒姒是凡似锦这类普通青年的梦中情人,只是当那一直只出现在银幕和舞台上的女人真真切切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他竟一句话也说不出了。更令他觉得莫名其妙的是,在与众人打过招呼后,那个国民女神一般的存在,居然当着众人的面亲吻了那个在他看来一无是处的“李老师”,然后竟乖巧地依偎在那男人的身旁,如同小家碧玉的听话妻子。冲击来得太快,凡似锦的嘴巴都快要能塞进一个鸭蛋了,直到潘瑾拉了拉他的衣袖,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失态了。

  他又偷偷观察那位宁若妙小姐的脸色,发现宁若妙居然仍旧一脸未变的笑意,丝毫不作伪,心中居然窃喜,原来这个优秀的女人并不是他的禁脔,但又看到齐褒姒与那人的亲昵,心中疑窦顿生。

  宁若妙自然清楚,像李云道这种能让阮钰都为之着迷的男人,身边定然不缺美女,却没料到竟然是齐褒姒这样的国际顶级明星。她心中暗暗觉得有意思,难道他就不担心自己在阮总那边告状吗?还是说,那位独一无二的金融界巾帼早就已经默认了齐褒姒的存在?

  人来齐了,宁若妙便安排出菜。潜德山庄里多数都是散养的鸡鸭,肉质鲜嫩,蔬菜也是山庄自给自足,鲜美多#汁。谈笑间,凡似镜竟然隐隐发现,这些年轻男女居然都是唯这个叫李云道的青年马首是瞻。

  酒过三旬,众人的话匣子都打开了。斐宝宝和崔剑平都是从小耳濡目、成年后经历过大场面的精英,再加上宁若妙的穿针引线,齐褒姒豪爽大方,潘瑾可爱幽默,桌上的气氛一度被推向高潮。

  凡似锦倒也偶尔能插上几句话,说说自己的见解,倒也不显得气氛尴尬,而且李云道这位主人对他也很是照顾,有些跑得太高太偏的话题,很快就会拉回来,再加上一句不荤不素的段子,带坐在自己身边的凡似锦一起哄堂大笑。

  通往二楼的楼梯出现散乱而沉重的脚步声,不像是刚刚来上菜的端庄女子,果然,上来五六个面红耳赤的男子,提着白酒瓶,端着酒杯,为首的是个方面大耳大腹便便的秃头中年男,面堂黝黑,嗓门极大,刚露脸就听到洪亮无比的声音:“听说宁总在这儿招待客人,杨某人也来凑个热闹啊!”

  宁若妙眼中的不快一闪即逝,但马上很职业地起身迎了上去:“杨市长,今天的主角可不是若妙。在座的都是李市长的亲朋好友!”

  杨真一愣,转头果然看到坐在主座上冲自己微笑的李云道,马上就反应过来:“哦,我说怎么今天潜德山庄这么热闹,原来云道市长也来凑热闹了。来来来,这几位都是马上要来我们江州投资落户的好朋友,正好借今天的机会介绍云道市长给大家认识一下。各位,云道市长可是公安厅副厅长兼副市长、公安局长,几位在江州投资落户,往后可少不了要叨扰云道市长啊。”

  几个同样喝得满脸通红的商人很是吃惊,因为李云道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如此年轻就已经官至实权副厅,这样的年轻权贵现在不巴结,更待何日。商人们争先恐后地来敬酒,李云道自然是来者不拒,豪迈大方至极,博得一众投资商的拍手喝彩。杨真却眼睛咕噜一转,乖乖,这一桌子竟然都是大美女,除了宁若妙外,另外两位似乎姿色还在宁若妙之上。杨真不由得垂涎三尺,心中猥琐之意顿生,端着酒杯也一一敬酒。李云道将众人的身份做了介绍,除了齐褒姒只说是自己的一个朋友,姓齐,其他的倒是都一一介绍了来历。

  崔剑平,亨伟集团少东家,未来接班后必定是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的存在,单一个崔家大少就足以让那几个原本眼睛长在脑袋上的投资商另眼相看,更不用说像雷森资本这样的存在。最后又介绍潘瑾和凡似锦两位华夏新闻社的记者,华新社在华夏可是顶级官媒,诸多地方官员想要在京城大佬们面前露脸,都要靠着华新社的提携,之前地方驻京办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职能就是疏通与这些顶层党媒的关系。杨真的注意力都在齐褒姒的身上,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仙女一般的存在。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杨真这般眼拙,其中一名还未曾被酒精冲昏头脑的投资商小心翼翼地问:“不知齐小姐跟咱们那位在好莱坞闯出名气的大明星齐褒姒小姐可有关系?”

  齐褒姒看了李云道一眼,后者点头,齐女神才微笑道:“您过奖了,褒姒也是因为粉丝们的支持才能走到如今。”

  此言一出,包括杨真在内的众人皆惊,杨真更是恍然,怪不得看着如此眼熟,而且气质这般脱俗,连宁若妙这样女子在她的面前也相形见拙。

  “哎哟,原来是齐小姐,失敬失敬,欢迎来到我们江州作客啊!”说着冲端着酒杯,想要敬齐褒姒一杯,却被宁若妙悄无声息地拦了下来。

  “杨市长,既然这几位也是即将来咱们江州投资落户的朋友,我提仪啊,我们这些投资人一起敬一敬您和李市长,您二位都是我们这些新江州人的父母官,将来在江州的各项事务推进,还要仰仗两位领导!”宁若妙说得慢条斯理,句句在理,几名投资商也是聪明人,跟能跟一个年轻的公安局长一个桌子吃饭的女人,自然关系不一般,大家出来都是求财,没必要真如那位杨市长一般,见了美女就挪不动步子。几名投资人刚刚跟杨真同桌吃饭,见这位副市长看到山庄里的美女服务员的眼神,就已经觉得在江州投资似乎不是一件特别靠谱的事情。但此时见到李云道,几句话一聊,高下立见。其中已经有人读懂了宁若妙的意思,笑着拉住杨市长,与其他几位一起,各敬了地方父母官两杯。

  直到杨真带着几名投资商离开,李云道一直保持着微笑,但只有熟悉他的人从那对桃花眸子里读到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杀气。

  “哥,姓杨的分管投资?”待确认那些人已经穿过半月拱门,斐大少才开口道,“这二百五有点儿不上路子啊!”斐家大少如今成熟了许多,换成从前,估计刚刚只要看出姓杨的敢对自家嫂嫂起了不轨心思,就会立刻抄起酒瓶子给老小子开瓢,如今已经懂得韬光养晦,再说得直白些,就是从正面对殴改成了巧妙地背后敲闷棍。

  同样江山易改本性难易的崔大少也嘿嘿道:“三哥,宝少说得不错,要不我跟宝少联手给老兔崽子挖个坑让他跳?”崔大少这几年已经懒得再去干那些少年人才干的打架斗殴的事情,如今动辄都是打收购战役,金融沙盘上的你来我往,动辄数十亿,想想就令人热血沸腾。几年的磨炼下来,阳谋阴谋都从老崔那儿学到了不少,其中就有专下套让人跳的法门。

  李云道笑了笑:“现在还不是时候,而且他那样的品性,也许等不到我亲自动手,他已经自掘坟墓了。”李云道对杨真最近动向也是有所耳闻的,为了完成当成的招商指标和政绩考核,杨真最近连签了几项大单,走的还是透支资源和环境的老路子,只不过在传统高污染、高消耗的里子上套了一层现代化和互联网加的外衣。这些事情都是劳民伤财,而且对于江州地方环境的影响,绝对是不可逆的。

  “来来来,别因为一些无关痛痒的人和事而影响了大家的心情,该吃吃,该喝喝!”李云道很快就抽离情绪,最近他腾不出手来应付杨真,这家伙已经三番五次地私下搞小动作,自己都没有多理会,没想会这家伙变本加厉,似乎觉得自己真的好欺负了。

  走出半月拱门,杨真脸上的笑意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趁着几位投资商上洗手间的功夫,他招手将秘书喊了过来,耳语道:“去查查看,李云道跟那个明星齐褒姒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秘书冷不丁心中一惊,但还是点头应下,退出后连忙找人去调查此事。

  一位投资商从洗手间出来,给杨真递了支烟道:“老杨,我看你们那位李副市长似乎很是春风得意啊,一屋子的美女,哪像我们,几个大男人凑到一块儿,就剩下一屋子鸟味了!”

  杨真立刻笑道:“知道你的德性,放心,第二场已经安排好了,马上就出发,洋马瘦马,应有尽有!”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