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共勉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江州高速出口,一辆低调的丰田埃尔法商务车缓缓从出口处驶出。在距离出口不足五十米的地方,停着一辆在江州甚至江北都难得一见的阿斯顿马丁DB9邦德限量款。一身GUCCI休闲装的青年百无聊赖地坐在车头玩手机,丰田商务车滑行到他的身边停了下来。

  电动车门徐徐打开,玩手机的青年似乎这才发现面前停着一辆车,一抬头便看到坐在车上闭目养神的男子。青年连忙收起手机,带着些许讨好的表情:“高少,欢迎回江州!”

  闭目养神的男子约摸三十来岁,没有睁眼,只淡淡说了句:“上车!”

  青年不敢有丝毫犹豫,连阿斯顿马丁上音响都没有来得及关掉,便屁颠屁颠地跳上丰田埃尔法。

  “是不是还没在里头关够?要不要再进去关些日子?”车门一关,高威廉便悠悠道,“你要是觉得我是让你回江州来享福的,我劝你还是回监狱吧,免得浪费我的时间和心血。”

  青年眼中掠过一丝惊恐,苦着脸道:“别啊高少,一回江州,我哪儿都没去,就听你的在家待着了。这不知道您今天要到,特意开辆喜庆点的车来迎接您的。”

  高威廉终于睁开眼睛,瞥了青年一眼,单这一眼,便让那青年噤若寒蝉,连跟他对视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高威廉上下打量着青年道:“石头,我一直把你当弟弟看,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为了把你弄出来我花了多大的代价相信你也心知肚明。我是恩怨分明的人,滴水之恩,我会涌泉相报,但欠我的债,我也会一一地收回来。我父亲、周省长还有你父亲,估计一时半会儿都出不来了,有些事情 ,我已经托人在运作,现在的消息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就不用指望他能像你这样了,除非他这会儿得了不治之症。”

  被蒋青天称为石磊的青年眼前一亮,想看看高威廉的表现获取更多的信息,但高家大少此时又开始靠着头枕闭目养神。石磊见他似乎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眼珠子一转,连忙转移话题道:“高少,前段时间我已经联络上了之前所有在江州工业园投资的开发商,那些家伙都忙不迭地想把资金抽离江州,有些甚至原意折价转让,本来价格都差不多已经谈好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您不知道,江州新调来一个叫李云道的副市长,年轻得让人蛋疼,这狗日的还兼着公安局长的位置,就是他半路窜出来,市里现在说是要重塑工业园。马文华来了以后,估计是想指着这事儿捞钱,盯得也很紧。那些狗日的开发商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在原价的基础上翻了一番。妈的,要是放在以前,一定让黄仁义把那些杂碎统统逮进去,慢慢收拾!”

  高威廉轻哼一声:“石头,你别忘了,黄仁义这回是板上钉钉的死刑,你要是再成天把这些事情挂在嘴上,别怪哥哥翻脸不认人!”

  石磊连忙将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陪笑道:“高少您放心,之前孟浪惯了,今后一定改,一定改!”

  高威廉轻轻用手指敲击着车上的扶手,若有所思道:“李云道这个名字我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了,之前在京城我就听人跟我提过这个人,据说是王鹏震的孙子,之前王鹏震还在的时候,姓李的跟京城的蒋少和朱少都掰过腕子,而且还掰赢了。不过我估计多数还是因为当时老东西还没死,现在老家伙一命呜呼了,有些事情就不好说了!”

  石磊一听蒋少两个字,顿时肃然起敬:“他居然跟蒋少发生过冲突?还赢了?”石磊觉得很不可思议。蒋青天是谁?那是蒋家大少,蒋家在如今的新中国权力核心拥有份量极重的话语权,那种层次是石磊想都不敢想的。他相信,包括眼前的高威廉在内,面对蒋家那样的庞然大物,也只有俯首称臣的份。

  高威廉点头道:“我也只是听说,相信我听到的信息里,应该还有不少夸大和道听途说的成份。京城的红三红四们掰腕子,归根结底不还是拼的谁家的老爷子权力更大嘛!石头,你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我们这次能死里逃生,也都幸亏有那一位在背后运作,否则也许直到现在,我们俩仍然身陷囹圄。所以既然那位请我们帮忙运作这件事情,那就得把事情办妥帖了。”

  石磊一想到自己在看守所里的遭遇,便觉得头皮发麻,浑身上下的血液似乎都在往某处挤压。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尾椎骨,此生此世,他再也不想自己被那些肮脏的手触摸了。

  高威廉也一样,进看守所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走不出那个阴暗的地方了。等下一次沐浴在阳光下时,他就发誓,这一回就算是死,也不愿再在看守所里多待一分钟。

  有人愿意还自己自由,高威廉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只提了一个要求,他需要一个帮手,而这个帮手就是石磊。江州工业园是石磊的父亲石明主导的政绩工程之一,很多投资商都是石明亲自上阵洽谈的。别人觉得石明是在为公事废寝忘食,但高威廉却清楚,石明是在为儿子石磊的公司作嫁衣,几乎每一个进入江州的投资商在拜会过当时的石书记后,还会到石磊的办公室坐一坐,为此,石磊干脆将当时的公司总部搬到了距离市委市政府仅一街之隔的写字楼里,好方便那些从父亲办公室出来就立刻到自己这儿来报到的投资客。

  车子开到运河大道上,高威廉看着车窗外熟悉的街景,感慨万千:“我父亲和你父亲为了这个贫瘠的省份,为了这个落后的城市耗费了诸多心血,最后却落得那样一个下场。石头,以后咱们做事,一定要彻彻底底,一丝心慈手软都不要有。这是江北和江州欠我们的,欠我们高家和石家的。”

  石磊被高威廉一句话说得连连点头,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高少,听说你小姑父死了?”

  高威廉遗憾地点了点头:“不出意外,应该是被丁坤那头白眼狼弄死的。我小姑在国外伤心得死去活来,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我爸被中纪委带走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我那位小姑父蹦跶不了太久。不过也是太可惜了,如果我们再早一点出来,很可能局势就不大一样了,我们最终还是晚了半步。”

  石磊疑惑道:“高少,我怎么听江州道上的人说,你小姑父其实是被新来的副市长给坑了?反正各种消息说得神乎其神的,有说是坤子下的手,也有说是李云道借刀杀人,还有人说这一切都是李云道在背后作祟,挑拨了坤子和你姑父曹国九的关系。不过有一点应该可以确认,你姑父百分之九十是被坤子干掉的。”

  高威廉冷笑一声:“白眼儿狼见得多了,不过像他这样隐藏得这么好的,也不多见。先不去管他,等办好了工业园的事情,再去找他的晦气也不迟。”

  石磊小声问道:“高少,那我们在江州的办事,坤子那边也借不上力了?”

  高威廉点头:“非但不能借他的力,还要防着点这头白眼儿狼,指不定哪天真把你我给卖了,到时候咱们哭都来不及。”

  石磊连连应是,最后不解道:“我就不明白了,咱们江州这儿的地其实也不值钱啊,那位究竟看上了工业园的哪点优势,还非要弄到手不可。如果工业园真能变出钱来,咱哥俩还需要等到现在?早几年就开始动手了!”

  高威廉轻笑道:“这一点也是我一直没有想明白的,不过那位应该有自己的考虑,花这么多钱,肯定不是白投资。你也把眼睛擦亮点,我们兄弟俩能不能绝处逢生、东山再起,没准儿就看这一次的机会了。”

  见车里的氛围轻松了,石磊也笑了起来:“高少,我倒觉得,指不定没有高书记和石书记的指点江山,没了那些束缚,咱兄弟二人没准还真能打出一片不一样的天下!”

  高威廉似乎很享受石磊的这种“正能量”,点头微笑道:“我如今也总算是知道什么是‘天无绝人之路’了,既然之前的路堵死了,我们就要去走出一条新路。不是说嘛,说的人多了,也就成了一条路了。”

  车子很快从省委大院门口经过,高威廉伸手摸了摸车窗玻璃,这是一个曾经他当成自家后院的地方,江北大大小小的官员见了他无一不客客气气,只是如今物是人非,父亲那间办公室里坐着的已经是陌生的空降官员。

  石磊看出了高威廉的心绪波动,劝慰道:“前两天我路过市政府大院时,也很感慨。不过我后来就暗暗发誓,将来一定是要回来的。”

  高威廉颇以为然地点头:“我与石头你共勉!”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