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论攻心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曹国九死了,消息一出,整座江州城似乎都笼上了一层节日的气氛。不是黄道吉日的日子,城里噼里啪啦的鞭炮城不绝于耳。火锅城的老板小帆给所有员工都放了一天长假,自己则直接从炮竹商店拉了一车的鞭炮回来,从早上六点一直放到中午,耳膜都震得嗡嗡响,还觉得不够。到中午的时候,朴老板也加入了进来,开始还能淡定地放炮,之后便又哭又笑,在震天响的炮竹声里,手舞足蹈地像个疯子。石明和黄仁义倒台的时候,城里也有人放鞭炮,但是当官的毕竟离普通老百姓太远,但曹国九离百姓很近,一个在江州城作恶多端的黑社会头目,鱼肉乡里多年,此时死于非命更符合市井间恶有恶报的善良逻辑。

  书委书记马文华也同样心情大好,在得到曹国九的死讯时,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一个人的死亡而如此高兴。他是真的很欣慰,姜的确还是老的辣,京城的老人家们给他指派的这个帮手,的的确确是一把寒光熠熠的快刀。两月之期还未到,曹国九死了、陆展鹏被捕,只剩下一个丁坤——江州的毒瘤三去其二,剩下的一个,听李云道的意思,估计离分崩离析也不远了。马文华上午特意空了两个小时时间出来见李云道,心情大好的他还特意亲自给李云道泡了一杯茶,这让市委大秘魏玮看得不由得暗自心惊,就算市长葛春秋来谈事情,也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李云道接过马文华泡好的茶时,也露出一丝受宠若惊的表情。马文华毕竟是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李云道就是再有功,也不会在他面前犯居功自傲的低级错误。越是这样,马文华越觉得李云道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年少而不轻狂,有为而不骄傲。

  “云道,没想到啊,两个月都不到,曹国九这个大毒瘤尤居然就被你铲除了!”马文华见魏玮在外面带上面,这才笑着李云道赞道,“我本以为两个月,你顶多就是拿掉一个陆展鹏。原本有人跟我说,李云道办事向来无往不利,也有人跟我说,你是个福将,原先我都是不信的,现在看来,他们说得一点都不假啊!”

  李云道能感受得到马文华的愉快心情,这位带着西北口音的副部级大佬高兴起来语调总是上扬的,看来曹国九犯罪集团之前的确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马书记您过奖了,其实原本可以毕其功于一役,但临门一脚的时候,我却突然改变了主意,还希望您不要怪我。”李云道看着马文华,真诚道,“之所以还留着丁坤这个人,主要出于两方面的考虑。其一,是担心原曹系人马无人约束,短期内会造成较大的混乱,有丁坤这样一个人物在,曹国九的人马短期内不至于分崩离析,社会负面影响比较小。其二,在查案和审讯陆展鹏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曹国九、丁坤和陆展鹏三人都与境外的恐怖组织有联系,但这个线索还在证实中。我想先放长线调大鱼,看看能不能顺藤摸瓜,彻底铲除恐怖组织在江州的所有触角。”

  “恐怖组织?”马文华眉头紧锁,如果涉及到恐怖组织,那事情就比他自己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李云道接着道:“嗯,是一个在国际上隐藏得很深的组织,已经在国安那边挂了名的。但事情比较复杂,国际上很多国家都不承认有这个组织的存在,但新中国成立后,多次在实施未遂的恐怖行动中发现了这个组织的存在。我在姑苏、江宁、香港和西湖组织反恐行动的时候,多次跟这个组织交过手。”

  马文华失声道:“是不是一个所谓的‘圣教’组织?”

  李云道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马文华干纪检工作这么多年,在反腐过程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也应该是正常的。

  “马书记您也听说过这个组织?”

  马文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吁出:“你也知道我工作以来,一直是干检工作的,十年前,一个地级市的副书记因受贿被人举报。我们在邻市的一所宾馆跟这个副书记僵持了足足半个月他都不肯开口,直到二十天后的一个晚上,这位副书记居然发病,口吐白沫,临死前只说了两个字,就是‘圣教’。后来尸检的结果是心脏病突发,但我从来没见过哪个犯心脏病的人口吐白沫的。我问过验尸的法医,唯一一个可疑之处就是那位副书记的脖子后方有一个很难察觉的针眼,但法医却从血液里找不出任何毒素成份。从那以后,我就对圣教这两个字留上心了。后来在工作中,我又碰到过一次,那一次是被中纪委抽调去东北沈阳参加一个调查组,调查的对象是一位副市长,我们刚刚找那位副市长谈过话,傍晚他就跳楼自杀了。从他的随身遗物里,我们找到了一张没有写字的白纸,但这张纸曾经被人垫着写过东西,上面就有很清晰的‘圣教’两个字。”

  马文华似乎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但很快便抽离出来,好奇道:“云道,这个圣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李云道苦笑摇头:“马书记,我估计这个世上,除了圣教的核心成员外,应该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通过多次交手,我只查到,这是一个极古老的类宗教组织,人类历史上的每一次重大事件都有他们的身影。远的我不清楚,但近一点的,英法百年大战,黑死病,一战,二战,似乎都跟这个组织有着牵连。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以渗透各国政治势力、左右人类社会进程为目的类宗教组织。”

  马文华大惊失色:“这……这怎么可能?”但转念一想,似乎又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从唯物角度来看,人类社会从无到有,茹毛饮血到现代文明,所有的进程都是由社会生产力这支指挥棒在背后发生作用,但如果在很久以前,有那么几个聪明人就懂得利用这些所谓的规则呢?“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李云道指了指天花板,讳莫如深:“该知道的都知道。”

  马文华头枕在沙发上,似乎有气无力:“原来是这样。”但很快,他就警觉起来,猛地直起身子,“按你刚刚说的意思,圣教是以渗透各国政治势力为手段,那么我们现在……”

  李云道点了点头:“您没有猜错。”

  马文华发出低沉而愤怒的咆哮:“身为中#国#共#产党员,他们胆敢如此背叛党和人民的信任!”

  李云道安慰道:“书记,从建国到如此,短短如足七十年的时间,新中国就摸到了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边缘,这种成绩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踏步前进的过程中,队伍里难免会出现一些滥竽充数的人,这是在所难免的。别的国家我们管不了那么多,但是他们想要在我们华夏为所欲为,那就要问问我们手里的枪杆子和子弹了。”

  马文华好心情似乎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给破坏了,眉头皱得厉害:“话算这么说,但是想到这些害群之马的存在,如何能安然入睡啊!”

  李云道一直在观察马文华的表情,他看得出,这位纪检出身的市委书记表现出的,的确是种发自内心的愤怒。如果这种情绪都能作假,那么这种演技,足可以拿奥斯卡小金人了。马文华没有必要在自己面前演戏,至少一个副部级官员是没有必要在副厅级面前表现出如此单纯的情绪的。李云道觉得,自己似乎应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这些有种政治执著和信仰的人。

  又聊了些关于圣教的话题,马文华突然话锋一转:“差点被气糊涂了,两月之期也差不多了,你这个兼职的党工委书记也该走马上任了吧?”

  李云道错愕道:“您这话题也转得太快了。工业园的事情我也正想向您汇报的,除了雷森资本外,亨伟集团对我们这个工业园也有些兴趣。不过人家很谨慎,集团的接班人亲自带着一众智囊团到了江州。”

  马文华惊道:“亨伟集团?崔家那个?”见李云道点头,马文华连忙道,“需不需要市委这边出面接待?”

  李云道摇头:“市委市政府这边我想暂时还是不要介入,我不想因为人情的原因影响他们的判断。在企业发展上,咱都是外行,我们也的确需要一些专业的人士来帮我们把把脉,所以这些日子我也没去干扰他们。”

  马文华犹豫道:“客人会不会觉得被怠慢了?”

  李云道笑道:“崔家接班人崔剑平智商和情商都很高,就算崔公子看不出我的目的,相信他把信息反馈给老崔,老崔是老江湖了,我们想什么,老狐狸一眼就能看出来。”

  马文华失声笑道:“人家是老狐狸,你是小狐狸,要不然怎么连曹国九都着了你的道。”

  李云道摆手道:“书记可不能这么说,传出去人家还真以为曹国九是被我干掉的。”

  马文华神秘笑道:“难道不是吗?你这招反间计,相信这会儿丁坤那个泼皮自己也能看出来了。论攻心,你李云道深得其要啊!”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