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文武双全的李云道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从老祖宗的房间出来,到书房的这一路上,丁芸一边跟李云道交流,一边观察着阮家的这位年轻女婿。说实话,疯妞儿出嫁前开家庭会议时她是投的反对票,她是一个坚定的女权主义者,娥皇女英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现代社会在她看来纯粹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但是在这件事情上老祖宗一锤定音。阮家就是这样,从她嫁进来的那一刻起, 这种封建家长制便如同一道紧箍咒一般令她浑身不自在,这也是自己跟那位在中国金融界享受盛誉的婆婆之间经常会发生些摩擦的根本原因。

  丁芸的书房不大,装修和布置却很精致。也许是因为她研究的学术基础是西方自由经济学,所以,连书房都带着一股浓浓的西方文艺复兴的色彩。丁芸见李云道盯着墙上的一幅油画目不转晴,笑着问道:“听说你在国画和书法上颇有一番造诣,油画应该也不陌生吧?”

  李云道笑着摇了摇头道:“只是懂些皮毛而已。”

  丁芸似乎存了考校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心思,指了指那幅名家临摹的经典道:“说说看呢,这幅画怎么样?”

  李云道腼腆地笑了笑道:“我也只是略懂,婶婶您就别为难我了。”

  丁芸笑道:“无妨,说说你的看法,之前有位朋友出两千万要买这幅画,我没答应。”

  李云道起身,走到墙上那幅《对无辜者的屠杀》的临摹作的面前,伫立凝视片刻后才转身笑道:“鲁本斯的《对无辜者的屠杀》是唯一一幅经过专家确认作于16世纪而还是18或者19世纪的传世画作。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幅画的真迹2002年在苏富比拍卖行曾经拍出7670万美元的天价,真迹现在应该保存在加拿大的安大略博物馆。这幅画的重点是在于表达人类的暴力、残忍、绝望、悲伤和母爱这些复杂多样的感情。鲁本斯是一个以宗教神话为主题人文主义画家,有评论家说‘尽管他披着一层天主教徒的圣油,但思想根骨里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异教徒’。您这幅画是临摹的,从画技和手法上来看,应该是已经经过了18、19世纪的沉淀,笔法上已经趋于成熟,所以从绘画技巧来看,还在当年的鲁本斯之上。不过很可惜,一幅画就像一个人,最重要的不是外表而是灵魂,这恰恰也是鲁本斯画作的精髓所在。临摹这幅画作的,应该是个年轻人,不超过三十岁,而且是个很虔诚的天主教徒,所以他根本感受不到鲁本斯画作里的叛逆与异类。”

  丁芸很吃惊地看着李云道,如果不是父亲当年将这幅油画赠送于她的时候讲述过这幅画的过往,她几乎会认为李云道是在胡诌,但是李云道刚刚所说的,跟早已经驾鹤仙去的父亲所描述的几乎没有差别。父亲是谁?那是跟张大千、徐悲鸿这些大师级人物整天泡在一起的一代大师,眼前不过三十出头的年轻人居然有跟大师级人物相同的眼力,这让丁芸不得不对眼前的王家小后生另眼相看。

  “婶婶,这仅仅是我的一家之言,你别往心里去。也不是说这幅画不好,而是跟我在杂志上看到的原作有一定的差距,所以才有此感慨。”李云道连丁芸脸色微变,以为自己刚刚的一番话惹恼了这位在阮家脾气算不上太好的婶婶,连忙打着哈哈给自己解围。

  丁芸摇了摇头,叹息道:“你说得不错。家父当年也曾对这幅画作出过评价,其实这幅画是我父亲在法国游学时花了一百法朗买下的,当时父亲风华正茂,跟徐悲鸿也往来甚密,据说徐悲鸿当年也点评过这幅画,说这幅画将来肯定是要价值千金的。不过两位大师的点评,跟你刚刚所述,几乎没有太大的差别。”

  李云道谦虚道:“我也就是有感而发,跟丁大师和徐大师在油画上的造诣相比,我这连半桶水都算不上。”

  丁芸的脸色已经比刚刚和蔼了许多:“我听人说,你当年一手失传的宋工笔国画,惊得国画院的唐老想直接把你收到门下当关门弟子,看来传言不虚啊!我现在终于有点想明白,为什么蔡桃夭和我们家疯妞儿两个心比天高的丫头会不约而同地看上你,而且死不撒手,你的确有这个魅力。”丁芸很清楚的知道,在现代社会,能文武双全的年轻人太少了,而眼前的青年,不但能斗得了悍匪和恐怖份子,而且才高八斗,放在古代,铁定又一员上得了战场又考得了状元的儒将。

  李云道笑得很腼腆:“婶婶,说句实话,这事儿我到现在都没能反应过来。夭夭和疯妞儿,随便一个都是这世上出类拔萃的女子,从昆仑山下山那会儿,我连跟她们说句话都会脸红,哪里想得到会有如今?婶婶,我知道对于三家老人最后的这个决定,很多长辈还是持有异意的,这都可以理解,这么优秀的闺女,长到这般大,长辈们都付出了诸多的心血。”

  李云道笑得很腼腆:“婶婶,说句实话,这事儿我到现在都没能反应过来。夭夭和疯妞儿,随便一个都是这世上出类拔萃的女子,从昆仑山下山那会儿,我连跟她们说句话都会脸红,哪里想得到会有如今?婶婶,我知道对于三家老人最后的这个决定,很多长辈还是持有异意的,这都可以理解,这么优秀的闺女,长到这般大,长辈们都付出了诸多的心血,没道理让我一个毛头小子沾了大便宜。只是婶婶,感情这种事情,原本就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别的不敢保证,但是我能做的就是全心全意地支持疯妞儿的事业与梦想,在她困了累了的时候,能给她一个温暖的港湾。而所有那些想伤害她的人,在得逞之前,必须要问问我手里的刀枪。”

  在丁芸的理解中,这桩荒唐至极的婚事完全是政治利益的结合,如果缺少中流砥柱的阮家需要孔、王、蔡三家,如今又多了一个陈家,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但对于拿疯妞儿的终身幸福去博弈这种事情,她原本是不会同意的,但老祖宗坚持,偏偏疯妞儿自己也对眼前的青年不可自拔,作为阮家如今最有发言权的人物之一,丁芸也不得不点头承认了这桩婚事,哪怕在她看来这件事是如此滑稽和冒天下之大不韪。

  “我相信今天这番话是你的肺腑之言,我也相信你守护自己那个小家庭的决心和毅力,但让我改变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可能还需要时间和事实也说服我。我并不是对你本人或者王家、蔡家有任何的意见,而是觉得在现行的法律体制下,这个决定和这桩婚姻显得有些荒唐了。我是个女权主义者,所以我不相信所有的一夫多妻会带来幸福。当然,这也许是我的一个偏见,只是如今还没有什么能够说服我纠正这个偏见。所以说,小伙子,不要试图说服我,你需要真诚对两个姑娘好就够了!”

  李云道很郑重地点了点头:“您放心,将来的某一天,你也许会改变这个看法的。”

  丁芸笑着道:“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对了,你今天来家里,应该不仅仅是看望老祖宗那么简单吧?”

  李云道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道:“其实本来是想来跟老祖宗请教一些问题的,就是我刚刚跟您请教的那些。您也知道,我之前一直是跟各种犯罪份子做斗争我,这是阶级斗争,如今要去分管经济建设,这就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了,这转变太大,有些事情,我还没能琢磨明白,所以想从老祖宗这儿寻求一些答案。”

  丁芸如此聪慧哪能猜不出李云道的来意:“是为了自贸区的事情来的吧?”

  李云道笑着点头又摇头:“不全是,其实也没想到会碰到婶婶您。小六子说您眼里容不下沙子,所以有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我还真不敢玷污了您的法眼。原本也是只想等把江州的事情理顺了,再来跟您请教一些困惑,没想到今儿一头就撞上您了。”

  丁芸笑道 :“都是一家人,也就不用说两家话了。江州这次已经被排除在自贸区的名单外了,这是专家组给出的最终结论。”

  李云道的心猛地往一下沉:“已经定了吗?没有任何希望了?”

  丁芸笑着起身,给李云道倒了杯水:“别急,听我慢慢跟你说。”

  丁芸把专家组的意见转述给了李云道,最大的阻力果然是江州港和鲁南港的吞吐量的问题,其次就是两省之间的沟通和协调问题。丁芸在转述的时候,一直在观察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表情,她惊讶地发现,李云道很沉着冷静,只是在一开始毫不掩饰地表现出了失望后,便立刻调整情绪进入了另一种积极饱满的争取状态。这一点让丁芸很满意,一个有想法有气度的年轻人,是一定要有一些城府的,但是却不能失了真诚,至少,今天到目前为止,丁芸对阮家的这位孙女婿的表现还是相当满意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