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三十四章 有机可趁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10-23

  北京,故宫博物院,内廷西路西宫西侧,此前被国内媒体炒得沸沸洋洋后却安然事的建福宫花园――全球顶尖富豪的私人会所。说是全球顶尖富豪的私人会所,但也不是有钱就能越得过那道看似不高的门槛。会所一共才印了三张“甲字号”会员卡,其标号为“乾坤”的甲级会员卡如今就蒋家大少蒋青天的手。蒋青天是谁?京城圈子里鲜有人不知。多少人眼巴巴地踮着脚尖想爬进这个圈子,费心机却竹篮打水一场空,圈子与圈子之间的森严等级,不是身其的人根本法身感同受。建福宫改私人会所的事儿,之前闹得够大,那些个媒体名人一时间恨不得个个儿拍案而起,数谩骂,数指责,可几天的工夫就全部销声匿迹,这当有没有蒋家大少的影响力就不得而知了。而且据说这事儿还被人写内参直接顶上天去了,可是坐南海里的老人家权当是小辈们玩的过家家游戏,只要不是违反大纲*的行为,这些打小南海会议室里耍泼撒娇的孩子,老一辈的也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正午时分,建福宫花园的餐厅里传来一阵密集的瓷器破碎声,正花园里修剪花草的园艺工人纷纷面面相觑,不过能被招到这里做园丁的,除了手艺到位外嘴巴要缝紧也是要的,所以大家只是抬了抬头,又继续进行着各自手上的工作。

  而此时,蒋青天坐一张年纪估计可以当他祖宗的红木制太师椅上,一双手似乎恨不得将那扶手上的精致雕花直接扣下来,面色铁青的看了一眼己摔得支离破碎的雍正青花海石榴贯耳瓶,似乎对这拿到收藏市场上足以让众多烧友为之争破脑袋的古董并不上心,很将阴戾的眼神转向刚刚前来报信的手下:“这么说,真可以确认她去了苏州?”说话的时候,蒋青天握着扶手的双臂微微颤,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

  报信的手下也被蒋青山冰冷而暴戾的眼神盯得浑身毛,当下嗓子眼儿有些犯堵:“有……有……有人亲眼看到她进了秦家的别墅,还有就是……”这位来报信的不是没有见过蒋家大少的手段,后面的内容他真不知道会不会触了蒋少爷的逆鳞,想讲又怕殃及自身的想法让他欲言又止。

  “往下说!”蒋家大少狠狠地瞪了他一点,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平舒了几口气,脸色才渐缓,“你说,我还不至于拿你当出气筒。”

  “是,蒋少。苏州那边的人也确认了她住进去的别墅,正是那姓李的住的地儿。今儿一早还传来段视频,说是今儿早上趁他们晨练时偷拍的,您瞧着要不要……”

  蒋青天颤抖着深吸一口气,微微闭眼,吐出一口浊气,故作平静道:“拿来我瞅瞅。”

  拍的人技术不错,估计没少干这类爬墙卧底偷拍的勾当,画面上亭台楼阁小池曲桥,又碰上秋高气爽漫天碧蓝,好一幅郎才女貌的画卷。蒋青天铁青着脸看到后,直到看到早该成为自己枕边人的女子才终于怒极将那只平板电脑直接硬红木桌上拍支离破碎:“夺妻之恨,此生不报,妄为蒋家血性男儿!欺我蒋家人?哼!好!好!好!”蒋青天怒极反笑,连说了三声“好”,而后,却变脸突然平静下来,眼皮也不抬:“这事儿你办得不错,继续给我盯着苏州那边。”

  “蒋少,还有件事儿,传信来的人也只是随口一说,也不要能不能当真。”

  “说。”蒋青天又恢复了那幅不喜不悲的高深模样,这一点,得自那位与秦孤鹤斗了大半辈子的蒋家老太爷的真传。

  “苏州那边负责盯梢的人还传来一个消息,秦家这些日子安排了不少好手,据说看样子都是入过伍当过兵的,前阵子没觉得有异,所以那边也没把这消息传来,可是今儿一早,秦家的别墅小区里又来了差不多十几号人,所以怀疑秦家是不是跟哪方势力起了冲突,蒋少,您看这事儿是不是要知蒋老一声?”蒋家和秦家两位老泰山的君子之争京城里并不算什么秘闻,所以下面的人对这件事儿才会小心谨慎左右核实后才报上来,加上眼前这个叫夷武的男人原先还是蒋家老爷子的警卫员,比普通人能接触到一些不为人知的秘辛。

  蒋青天沉思了片刻,摇头道:“老爷子用的是怀柔的上上策,秦家想的却是姑息养祸之策,说起来都想兵不血刃玩君子之争,不过斗了这么些年,除了秦孤鹤以退为近遁走江南外,其余并不能看出高下。还是先不要告诉老爷子的好,夷武,你要辛苦跑一趟江南了,去调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蒋青天突然冷哼一声,“要是秦家这回真落井了,我倒真不介意背后扔些石头,至少要保证秦家成不了他的后盾。哼,没了秦家,我倒真不信,薄家兄弟会为你拼命不成?蔡桃夭啊蔡桃夭,从小到大,你都认为自己眼光奇准,不知道哪天我将那李云道踩脚下时,你会不会亲自来为他求饶呢?哈哈哈……”

  夷武不动声色地看着地面,根本不敢去看这位情绪起伏波动颇大的蒋家大少,只是此时倒真对那位前段时间北方道上被传得沸沸洋洋的李云道起了几份敬佩之心,赤手空拳来北京,挑翻了蒋家公子不说,还让蒋青山吃了闷亏后连屁都没放一个,任他建福宫顶级会所里张牙舞猪啊,估计就算真给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想跑去江南跟人家实打实地干上一场。

  夷武原是蒋家老爷子身边的身警卫员,阴差阳错之下,被蒋青天要来当了跑腿的,虽然收入一分不差,待遇只会比之前好,可是怀着一腔报国热血的夷武却是打心眼里鄙视这个被北京城称为天之骄子的蒋家男人,抛开飞扬跋扈不说,单是那份气量,蒋青天夷武眼就不是做大事的人。原先跟着蒋老时还算是有几份荣耀,毕竟是元勋级别的老人,当他的警卫员不丢人,可是偏偏蒋青天相了他。蒋青天身边做事,只有远近亲疏之分,没有是非黑白对错的说法,所以堂堂校级军官被一个小自己十年的纨绔吆来喝去,这不仅仅是对他军人理想的一种打击,是对他的人格侮辱。可是,一个没有势力没有背景的校级警卫员能如何?

  上天要灭亡一个人,必先使其着狰狞着目光疯狂大笑的蒋青天,夷武突然间想到这句至理名言。“唉,还是先跑趟江南,跑完这趟回来,就是要打申请退伍的时候了,到时候不管什么蒋秦两家的纷争,什么夺妻之恨,都统统与我关,我还是回西南高原上的小山村,好好儿当我的寨军统领去。”夷武是苗家人,当兵时已经是寨子里少有的好手,一身武艺山里所向敌,入了伍,是一不可收拾,之前已经被成都军区某部特种大队当作种子选手前培养,可是却这时被下来视察的蒋家老泰山相,却不曾想走上了如今这条路,与其违心地这儿做些为虎作伥的勾当,还不如回寨子里斗斗马帮来得踏实。

  蒋青天又跟夷武吩咐了一些细节,这才让他退去。夷武出门时,正好碰到蒋青天的两个保镖,相互点头微笑,有距离,却不算分份。

  目前夷武的背影消失,李国番和林于轼几乎同时道:“蒋少,江南有机可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