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心之所安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酒过三旬,战风雨也跟王小北和阮小六熟悉了,李云道哭笑不得地看着三个喝疯了的家伙抱着酒瓶子划拳行酒令,最后就差斩鸡头烧黄纸了。从紫玉记出来,王小北安排了去桑拿,四个大男人便在桑拿方里坐了一排,战风雨和王小北身上还好一些,但李云道和阮小六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旧伤。

  汗一出,人也就清醒多了。战风雨看看那遍体鳞伤的两人,再看看自己和王小北的细皮嫩肉,一脸羡慕地道:“我们头儿和阮哥都是真正经历过生死的,这才是真男人啊!”

  王小北瞥嘴不屑道:“挨几刀几枪就男人了?没这种道理。男人不男人,那得问女人才知道!”王家大少得意洋洋,当了爹以后,很少有机会再跟兄弟们出来这般浪荡,要是照以往,这桑拿房里还起码要安排四名模样和身材都在八十分以上的年轻女子伺候着才叫完美享受。

  阮小六笑道:“你这叫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嘿嘿,这一身伤,你知道什么时候才最具杀伤力吗?嘿嘿嘿,就是在那个时候。女人这种雌性动物,本来就是母爱泛滥的,那种时候看到你一身伤,她会心疼得死去活来的,不信你问我姐夫。”

  李大刁民悠悠道:“受伤说明功夫不到家,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你们没看到我们大哥和二哥,那俩儿武力值变态的家伙,他们功劳大了去了,但身上到现在也不见什么伤口,尤其是我二哥,比小北还要细皮嫩肉。所以是不是真男人看伤口是没用的,关键时刻还是得看胯下二两肉。”

  众人同时哈哈大笑,又开了些男人之间才会相互调戏的玩笑,这才言归正传。

  “云道,你们那个城东工业园听说挺难搞的。上次不是说你只分管公安口子吗?怎么又管起工业园这档子事情了?”王小北问道。其实王家对于李云道今后的发展道路有过多次地讨论,只是到目前还没能争论出一个切实的结果。

  “工业园呢,是前任市委书记的政绩工程,不过很不幸的是,才开始拆迁就弄出了全国震惊的埋人案,后来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江北窝案爆发,一大批官员都进去了,这个劳民伤财的工业园也就僵在了那里。现在的情况比较尴尬,属于骑虎难下的那种,进退两难啊!退,已经投入了那么多钱,说不干就不干,会被老百姓指着鼻子骂娘的。可是再接着干,财政原本就缺口很大,一毛钱估计都没法再接着投入了,怎么干呢?而且说实话,你们俩没去江州长时间地呆过,我到那儿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一个被历史和时间强奸过的城市。空气很差,雾霾天不断,经济基础薄弱,GDP和财政收入就靠着可怜的煤炭产业链支撑着,否则这个城市早就在美国的底特律之前就已经破产了。现在全国都在提倡经济发展的转型升级,江州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个半拉子的工业园了。如果真的能扣上一个自贸区的帽子,说句实话,江北我不敢说,但我有信心在五年内让整个江州的GDP翻一番。”李云道靠在桑拿房的木墙上,看着烧得发红的火山石道,“我估计年初应该就有人得到了消息, 江州要入围这一轮的自贸区的范畴。其实按照目前的批复节奏和特点,把鲁南港和江州港合在一起成立自贸区才会产生最佳的效应。但鲁南港是鲁南省的,江州港是江北省的,两个不同行政省份各划出一部分成立自由贸易区,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做法,在很多人眼里也应该是一种极冒险的做法。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也许就是六子你母亲这些专家最质疑的地方。”

  王小北道:“如果放在同一个省份里,很多事情还是比较好协调的,毕竟从大方向上看,整体利益是一致的,有省委书记这个班长在,就算有不同意见也只要一句话就可以搞定。但是放在两个完全不同的省份,扯皮的事情会很多,上面肯定也担心别闹出什么笑话来。而且这种自贸区成立,本身就带着拉动地方经济的目的在里头,如果最后变成了内耗,那还不如缓缓再说。”

  李云道点头道:“我估摸着专家们现在就是这个想法。不过现在京城的保密工作都做得如此之差吗?春节后,原来停工的不少工地都复工了,我相信肯定是有人故意放了消息出来,换个说法,我估计京城里头,看中这块蛋糕的还不只是一两个人。”

  阮小六道:“是有一帮王八犊子成天盯着地方上的蛋糕,利用信息差来赚钱,以前朱梓校和蒋青天都干过,现在朱梓校完蛋了,蒋青天也老实多了,不过既然有漏洞在,总有人会跳出来挑大梁赚这种民脂民膏的钱。”

  李云道问王小北:“你咋没试着用这种方式去弄点零花钱?”

  王小北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之前跟山西人倒腾煤矿,差点儿没被老爷子把腿给我打折了,大姨后来也给我下了禁令,只要我敢倒腾批文,一定亲手把我送进去。大姨可是说到做到的性格,老爷子还在世的时候,我宁可被老人家拿拐杖抽一顿,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地去触碰大姨的底线。”

  陆小六似乎也心有余悸地跟着点头道:“你大姨也真是的,干嘛对自家人那么严格,那天去你家,硬是审犯人似的问我红妆会所究竟有没有不正当的买卖,天地良心啊,我那个会所就是给京城里的大姐们唠嗑拉家常的地方,哪里敢藏污纳垢啊?”

  李云道笑道:“大姑干了一辈子的纪检工作,难免会因为工作惯性影响生活,不然怎么会跟大姑父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王小北叹气道:“大姨父也是翅膀硬了,老爷子在世的时候,你看他敢这么对咱大姨不?”

  李云道摇头道:“也不能全怪大姑父吧,大姑的个性过于要强,有些事情两口子之间还是要有商有量才行。”

  王小北翻了个白眼道:“你不知道吧?有人跟我说,大姑父在外面养了个小的。我问过方圆和方润,她们吱吱唔唔的,我估计这事儿假不了。”

  李云道微微皱眉:“养了个小的?”到方如山如今这个职位,莺莺燕燕趋之若鹜倒也正常,但是李云道印象中的王家大女婿但也不是那种沾花惹草的个性,只是这件事情为何没有听大姑提起呢?想到这里,便问王小北道:“你确定是真的?”

  王小北见李云道问得认真,耸耸肩道:“空穴不来风吧!不过小时候方润他爸倒是真的挺宠我跟小西的,这事儿呢我也没敢跟我妈多说,否则以我妈的火爆脾气,指不定就要杀去兴师问罪了。”

  王家二女都是火爆脾气,但都磨了大半辈子了,方如山和顾炎然应该早就已经适应了,王小北所说的空穴不来风,李云道也不想断然下判断,转头对战风雨道:“这几天在京城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有件私事,我想请你帮个忙。”

  战风雨自然将健硕的胸肌拍得啪啪作响:“头儿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尽管吩咐就是。”

  “这几天我帮我盯盯我大姑父的行踪,不过一定要小心行事。”李云道小声道,“如果外面传的那些事情只是风言风语,那就算了,但是如果他要是真的干了什么对不起我大姑的事情,咱就得好好跟他聊聊了!”

  王小北同仇敌忾道:“你要是去找他,捎上我一起!”

  阮小六连忙摇头:“你们家的事情,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李云道点点头:“当下最要紧的是怎么说服你妈!除了你妈,专家组里还有些什么人?”

  阮小六道:“不管什么人,我妈的意见其实是最重要的,好像她是这次专家组的组长,评审人员也都是她召集的,她的意见应该能够左右整个评审团。要不这样,我回去想办法先探探她的口风。不过这样似乎也不太妥当,我平时连家都很少回,现在突然回去,还张口就关心她的工作,铁定要起疑心的。”

  李云道想了想道:“这件事容我再想想,也不急今天这个晚上了,等我明天抽空去趟你家看看老祖宗后再做决定。”

  阮小六点头道:“也是该回去看看老祖宗了。今年过了年,老祖宗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了,去年还经常让保健医生推着出去晒太阳,今年是连动都懒得动了。家里都说,按这么个节奏下去,老祖宗驾鹤仙去也就这一两年的事情了。”

  李云道叹气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是该让疯妞儿带着点点回来多陪陪老人家。”

  阮小六道:“老人家最惦记的就是我姐跟点点了。唉,姐夫,你怎么就一口气娶了俩儿事业心这么强的女人呢?一个跑去西南边疆保家卫国了,一个跑去美帝守护人民币汇率了,这哪里还像个家啊?”

  李云道却笑道:“心之所安即是家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价值需要去实现,等累了,总要回来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