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一把手和二把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原先江州市委市政府招待贵宾都在原来的国宾馆江州宾馆,但是如今的国宾馆年久失修,设施陈旧,因而新建的凯宾酒店因未挂五星而因祸得福,被列入了政府采购目录,承担起了招待重要贵宾的任务。

  接近黄昏时分,落日的余辉撒落在沛公湖上,波光粼粼。市长葛春秋却没有心情去欣赏窗外的美景,自己是被临时通知来参加这个晚宴的,到此刻为止,他都不知道来的重要贵宾究竟是何方神圣。马文华还没有到,这让葛春秋觉得很丢份,最起码自己也应该跟马文华一起来才对。

  作为“江北窝案”后的第一任市长,葛秋春很竭力地想要平衡自己和马文华之间的权力天平,如今他已经慢慢摸清了这位纪委书记出身的一把手的脉络,马文华不懂经济,发现这一点后的葛春秋很是兴奋一小段时间,直到他现在上面空降下来的副市长李云道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时,他的兴奋才慢慢消褪。而当李云道转眼间就拉来了雷森资本,又在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就拿掉了江州最大的黑恶毒瘤,他就开始警惕起来。不懂经济的市委书记和一个杀伐果敢一身资源的副市长两人如果真的联手,完全可以将他这个市长架空。今天的饭局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一号包厢的门被人推开,清瘦精干的马文华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春秋市长已经到了?哈哈哈,今天这个局你的确是要早点来,这段饭可是关系到江州百姓近二十年的生计啊!”

  葛春秋笑着站起身:“文华书记,我到这会儿还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啊,今天咱们请到了哪位大咖?”

  马文华往常里都是衬衫加夹克的打扮,今天破天荒地穿了一身极精神的西服,还打了领带,此时脱下西装外套交给秘书魏玮,笑着在葛春秋对面坐了下来,一脸神秘道:“听说过盘古资本吗?”

  葛春秋先是微微一愣,随后惊讶道:“是这几年在全国各地遍地开家的盘古资本?孵化了全国二十强的盘古地产、乐活电商等二十多个知名项目的那个盘古资本?”

  马文华神秘一笑道:“猜对了,就是这个盘古资本,今晚来的就是盘古资本的董事局主席古可人古小姐。”

  葛春秋心里一个咯噔,但脸上依旧面不改色,甚至还作出微微的兴奋状:“好事啊,上次来了雷森资本,这回是盘古资本,好啊,我们江州缺少的就是这些有丰富经验的绿色资本。文华书记,这回又是谁牵的线?”葛春秋笑得很开心,仿佛真的为千千万万的江州百姓感到无比兴奋一般,但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内心深处的那一丝焦虑。

  马文华笑道:“你猜!”

  葛春秋心里再度猛地一沉:“难道是云道市长?”

  马文华爽朗笑道:“除了他,还有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葛春秋笑了笑,没有说话。李云道是副市长,他是市长,原本凡事李云道应该先向他汇报才是,如今马文华连招呼也不打便越过自己插手市府这边的事情,这不由得他不心生极大的警惕。

  马文华看穿了葛春秋的心事,心中微叹葛春秋这个市长还是格局太小、心胸不够宽广,否则该是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对百姓有利便是好猫,有这样的心态才是一个合格的市府当家人。

  “春秋市长,其实盘古资本来不来投资对我们来说,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能量。”马文华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让话题直接点破,省得葛春秋胡思乱想后搞出什么妖蛾子来坏了大事,“你记得前些日子说的自贸区的事情吗?”

  葛春秋诧异地看着马文华:“知道啊,只是听说名单还没有正常公布。这跟自贸区有什么关系?”

  马文华笑着问葛春秋:“你觉得京城那些大佬们为什么会突然想起把江州这里划出来一个自贸区的?”

  葛春秋狐疑道:“你的意思是……”能当上省会城市的二把手,葛春秋肯定是不缺少政治智慧的,很快就想通了其中关节,“难道说,是因为今天要来的这位古可人?”

  马文华微微一笑:“我先报几个名字,你看看你熟悉不熟悉……”马文华随后报了一串古姓名字,没有一个不是葛春秋如雷贯耳的,这些倒在新华夏前进道路上的姓名,早就已经刻在了华夏文明征程的功勋碑上,也刻在每一个党员的心中。

  葛春秋恍然大悟:“原来是古家的人……怪不得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了。如今还硕果仅存的那些老人家,没有几个没受过古家恩情的,还有不少是有救命之恩的。”

  马文华点头道:“是啊,这也是盘古资本呈几何级增长,短短几年便能跻身国内一线金融集团的重要原因。”

  葛春秋突然猛地一皱眉:“这么说,那位是看上了我们江州的工业园?”

  马文华点了点头:“具体的细节都是云道市长在与她沟通,回头你单独找云道好好聊聊。老葛,现在的年轻一代跟我们这代人不一样了,咱们要敢于放手并放权给他们,让他们竭尽所能地去施展才华,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好关、守好大后方,未来是他们的,也是所有江州百姓的。我们这代人,也是注定要被历史遗忘的。”

  葛春秋并没有听出马文华是在隐晦地提醒自己,他只是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自贸区的事情由李云道来主导的话,自己的话语权是否又被再次削弱了。

  马文华看出了葛春秋的心不在焉,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一个人能走多高,果然不光光看学历和能力,还要看他的胸襟和气度。或许是因为年龄的原因,马文华是打算在江州干到退休了,他是真心实意地把江州当成了自己仕途的终点,也是真诚地希望自己主政江州的期间,能给积弱积贫的江州带来一些不一样的的改变。

  正打算再出些什么,魏玮推门进来提醒:“马书记,云道市长刚刚通知,客人还有五分钟到酒店。”

  马文华顿时精神一震,起身笑道:“走吧,春秋市长,我们一、二把手一起去迎接这位古可人古小姐。”

  当马文华和葛春秋都出现在酒店大厅的门口时,大厅内不断有人交头接耳——江州市的一把手和二把手同时出现,这样的场面是极为少见的,很多人都很好奇,来的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劳得两位主要领导同时露面。

  当加长的劳斯莱斯缓缓停在酒店门口时,魏玮打开车门,见当先下来的居然是李云道,马文华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葛春秋却瞳孔微缩,一丝不满一闪即逝。紧接着,一条修长的腿伸了出来,盛装微笑的古可人一下车,马文华立刻迎了上去:“古董事长,欢迎来到我们历史悠久的千年古城江州!”

  李云道分别介绍了马文华和葛春秋,古可人落落大方地跟两人握了手,便客随主便地往一号包厢坐定。

  四名身高足有两米的黑人保镖如泰山般立在古可人身后,坐定后,古可人挥了挥手,四名保镖同时落下,只剩下那位头发花白的老管家面带微笑地站在她身后。

  “瞿管家从小负责我的起居饮食,把他留下诸位没有意见吧?”古可人似乎是在询问众人的意见,但言语间却有一股子不容拒绝的味道。

  “要不请管家先生一起上桌同饮?”葛春秋建议道。

  瞿管家摇头笑道:“诸位请自便,无需在意老朽。”

  马文华知道这估计是古可人的贴身保镖,也不多说什么,笑着举杯:“来,一起来,欢迎古小姐来我们江州考察!”

  古可人也很应景地笑着赞道:“江州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得太多,风景好,地方好,人更妙!”说着,她的目光便落在李云道的脸上。

  李云道生怕这女人又说出什么胡话来,连忙也举杯道:“有了古小姐这样的美女,我们江州才算真正的人杰地灵啊!”

  众人饮尽杯中酒,葛春秋却有些不太开心,因为马文华说完话后,本该由他祝欢迎辞,却不料被李云道抢了先,这让他对这个空降的能吏副市长又多了一份不满。

  这种场面上的饭局本就谈不了多少正事,江州方面把应有的姿态都拿了出来,一、二把手亲自出面接待,如果古可人只有商人一重身份的话,这已经算得上是一份难得的殊荣。但是如果再加上古家和站在古可人背后的那些老人,这一切便变得理所当然了。

  出乎李云道的意料,古可人的酒量好得惊人,而那位瞿管家在她与葛春秋拿着分酒器“壶搞”也视若罔闻,李云道找了个机会悄悄问管家:“茅台这种喝法会不会出问题?”

  始终一脸微笑的管家淡淡道:“小姐的乙醛脱氢酶异于常人。”

  得到了这个答案,李云道便掐了自己想要劝阻葛春秋的想法,看样子,以酒量见长的葛市长今天是打定了主意要把这位年轻貌美的古家美人儿灌倒。

  结果果然是古可人没倒,葛春秋却倒了,晚宴还没有结束,葛市长倒从椅子上滑到了桌子下面,这让马文华有些脸上挂不住。

  李云道笑着道:“古小姐,你别介意,江州这里的民俗就是来了客人一定要尽力劝酒,客人不喝醉就不算招待热情。”

  古可人笑了笑道:“酒文化是我华夏特有的民间文化,各个地方不尽相同,只是不知道葛市长的夫人如何受得了他雷鸣一般的呼噜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