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有意思的年轻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被人跟踪这类事情对于李云道来说犹如家常便饭,不管是当卧底执行任务还是之前的破案过程里,他都经历过无数次的生死考验。事实上,从在京城出车祸的那天起,李云道就感觉到一直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李云道甚至可以肯定,盯着自己的一定是朱家的那个精神病人朱奴娇,因为也只有这个疯子才会这样肆无忌惮地不断地在被跟踪者的视野里出现,然后天真地沉浸在自己始终没有被人发现的臆想里。

  古可人见李云道苦笑,瞬间恍然:“朱奴娇?”说着,她也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如果是别人,我都能帮你说个情、打个招呼,最不济安排双方坐下来谈一谈,反正这世上几乎没有什么谈判解决不了的问题。但是朱奴娇是个疯子,不但我没法跟她沟通,朱家原先能跟她说上话的,也就朱梓校一个人而已。”

  李云道这回终于知道为什么朱奴娇会盯着自己不放了——如果一个人的世界崩塌了,那么全世界的人都是她的敌人,而对于朱奴娇来说,也许朱梓校就是她的整个世界。他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道:“她这样子,朱家不管?”

  古可人摇头道:“原来只有朱梓校管,也只有他管得了这个孪生妹妹,其他人对于朱奴娇来说,都是外人,或者说都是坏人。对于一个疯子来说,她的世界可能比我们正常要要简单得多,一类是她认可的好人,剩下的就是坏人。”

  李云道自嘲地笑道:“那我现在就是她那个坏人序列里的最坏的那个了。”

  走进博物馆,古可人一边饶有趣味地欣赏着一尊汉兵马俑,一边微笑道:“是不是最坏我不知道,但她现在肯定觉得你是最该死的那个。我劝你还是要小心点,朱奴娇虽然是个疯子,但很少有人知道,她是一个智商高达176的聪明疯子。所以既然现在她全心全意地想要杀掉你,我劝你要么跑,要么就自祈多福吧!”

  要杀一个人其实很简单,尤其是对于一个聪明的谋杀者来说。朱奴娇长得很整容后的朱梓校很像,至少很符合现代人的审美,当然这是她不给自己画上厚重的眼影,同时还要把那紫色的唇彩抹掉的前提下。她很喜欢看蓝天白云,小时候她就经常跟兄长一起躺在家中的花园里看蓝天白云,就像此刻躺在停车场的正中央一般。停车场的看门大爷以为这姑娘身体不舒服,好心上来问个究竟,可是任凭他怎么问这姑娘就是傻呵呵地看着蓝天,就在看门大爷准备报警的时候,那姑娘一溜烟地从地上爬起来,看也没看好心的大爷一眼,就兀自离开。

  走出停车场的朱奴娇跨上一辆本田运动摩托,戴上头盔,露出长长的马尾,轰鸣两声引擎后,扬长而去。

  看门大爷目送这个奇怪的姑娘离开,正欲回门房喝口水,突然一股子力量伴着一阵热浪,将老头子径直推进了门房,紧接着一声轰天巨响,猝不及防的看门大爷一个踉跄,幸好身子骨硬朗,扶着破旧的藤椅才站稳了身子,等回过神来才发现不但门房的玻璃碎了,停车场内的一辆宝马X5轿车被炸得面目全非,此刻正被雄雄烈火包围着。

  巨大的爆炸声引起了古可人的贴身保镖反应,他们迅速合拢,很肉身组成一道人体包围圈,不管古可人乐意不乐意,其中一人硬压低了古可人,带着她迅速离开博物馆现场。

  李云道担心对方是用声东击西的计策,不敢贸然离开古可人身边,直到她那辆豪华加长车驶出数百米,他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只是透过后车窗,看着停车场内的冲天黑烟,李云道也不禁皱眉:那个疯女人这是唱的哪一出戏?

  宝马X5的车主是个大腹便便的秃头,他在博物馆的侧门旁开了一家中餐馆,听到巨响时还想着出来看热闹,没想到在雄雄烈火中猛烈燃烧的居然是自己的爱车。秃头的宝马车主看着烈火哭天抢天,博物馆里有人拿灭火器出来,秃头车主一把抢了过去,冲上去就喷,可是起不到任何灭火的作用,火势反而越来越大。闻讯而来的车主们纷纷开着爱车逃离现场,生怕被殃及池鱼。怒火中烧的车主一把拉住负责停车收费看门大爷:“老东西,我的车好好停在这儿怎么会爆燃?你赔我的车!”

  看门大爷也惊得说不出话,他就是再寡听少也能认得这是一辆价值百万的宝马越野,自己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这辆豪车。可是,这辆车为什么会突然爆炸燃烧呢?

  谁都知道这宝马车主年轻时也是江州道上小有些名气的青皮,后来出事坐了两年牢出来就号称改邪归正了,开了几家中餐馆,但明里暗里还是会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往来,再加上这家伙这会儿像一只发狂的疯狗,逮着谁都会上去咬一口,所以周围看热闹的人谁也不敢上前阻挡。

  “放开!”突如其来的一声冷喝,让秃头的宝马车主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等转头看到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人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小比崽子,别他妈的多管闲事,老子正在火头上,小心老子连你一块儿抽……”

  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那桃花眸的年轻人快步走过来,在他小臂上轻轻触碰了一下,秃头车主顿时半个身子都跟触了电一般,不由自主地松开了可怜的看门老人。

  宝马车主车被炸了,又吃了个闷亏,自然不依不饶,刚想发狂,就听得一声暴喝:“汪大军,你找死!”

  汪大军这回终于老实了,因为来的是附近派出所的所长祁连彬,汪大军混社会的,平日里少不了跟派出所打交道,自己的餐馆开在这一带,也不敢真的得罪了祁连彬。

  “祁所,你来得正好,我的车被人烧了,我要求彻查,一百多万的车,谁赔我?”汪大军秃头上冒着汗,今天这件事他自己占了理,他也不怕派出所偏袒谁。

  哪知道祁连彬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苦着脸,带着一丝讨好的笑意走到那清秀年轻人的跟前,看样子异常紧张:“李市长,今天的案子我们一定会查到底的,一定给市民群众一个说法。”

  汪大军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师长市长,等看到李云道看自己冰冷的眼神时,才突然想起最近道上流传的一个段子:新来的公安局长是个心狠手辣的年轻人,据说背景通天,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把国舅爷那伙大枭级的人物给玩残了。如果眼前的年轻人真是那位杀神,那么自己刚刚的举动……晚春初春交错的季节,汪大军居然一瞬间汗流浃背,脑门上密密麻麻的汗珠。

  李云道看着祁连彬,皱眉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祁连彬尴尬道:“其实我事先不知道,来了才看到您在这儿的。”

  李云道知道祁连彬应该没有撒谎,今天来汉兵马俑博物馆也是古可人一时兴起,之前的行程也只有瞿管家等几个核心人员清楚。

  祁连彬见领导不说话,连忙又补充道:“指挥中心说这里发生了爆炸案,我正好在所里,就直接来现场了。”

  李云道很满意地点了点头,江州的基层公安系统里,还是有一些有责任心有能力干吏的。

  看到李云道点头,祁连彬这才松了口气,他可是听说了,顾镜那个黑心肠的王八蛋被两规了,好像也是这位新局长的手笔,他自己虽然行得正站得稳,但是也不想给新来的大领导留下一个深刻的坏印象。

  李云道的目光再次落在汪大军的身上:“你今天有没有跟人发生过冲突?”

  汪大军一愣,挠头道:“我一个开店做生意的,自然是和气生财,很少跟人发生冲突的。不过要说冲突,刚刚有个娘们想把摩托车停在我的店面口,被我赶走了。总不至于为了这么点小事就烧了我的车吧?”

  李云道点了点头,说话的功夫,远处已经响起了消防车的声音。

  李云道拍了拍祁连彬的肩膀道:“查一查吧,肯定会有线索的,有线索直接打我的手机。”

  祁连彬大喜,能得到一个跟副市长面对面交流的机会,他就是使出吃奶的劲头掘地三尺,也得把线索挖出来。

  不远处,加长的豪华车上,古可人透过车窗目睹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她突然笑着问瞿管家:“你觉得李云道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位忠心耿耿侍奉了瞿家一辈子的老人微微一笑:“我老头子接触过的年轻人里头,他是最有意思的一个。”

  古可人似乎也没料到管家会有这样的回答,无奈道:“有意思吗?我觉得他挺无趣的。”

  老人转过头,看着古家的这位唯一幸存的女子,笑道:“也许是我跟小姐看人的角度不太一样。活到我这把年纪,更喜欢通过现象看本质,他是一个真正把老百姓放在第一位的好官,同时也是一个做事不拘小节的年轻人。老头子很好奇啊,据说王家把这孩子从小就弄丢了,他是跟着一位老喇嘛在深山里长大的。我知道的喇嘛圣僧里,能培养出这么一个妙人的,也就噶玛拔希一人而已。我相信他应该就是那位人间活佛的弟子,只是我又很纳闷啊,这孩子身上有股子跟年纪完全不相称的杀气,你看他刚到江州的一些手法,完全是不把人命当回事看待啊!很矛盾,所以也很有意思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