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六十章 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9-06-19 10:24:28 源网站:顶点小说
  年轻局长挽着小腹隆起的美艳少妇,毫不避讳众人的目光,工作固然重要,但在李云道的价值观中,在某种程度上,家人比工作更重要。

  “什么,一个大肚子的孕妇来找局长?而且还手牵着手,关系亲密……”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刑侦支队,作为李云道的“中央拱卫军”,支队办公室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各种八卦之火雄雄燃起。

  “华队,听说今天来的这位,还是个特别漂亮的少妇,刚刚隔壁经侦正好有人从门口路过,瞥了一眼,说是一辆奔驰s600的防弹轿车送过来的,老天,那得多少钱?”小叮当托着腮帮子,似乎正想象着自己从那价值不菲的轿车上走下来的场景。

  “s600的防弹车那得定制,少说也要四百来万吧!”白晓生对车颇有研究,听到防弹奔驰,睛睛也亮了起来,“华队,今天来的,难道就是传说中在华尔街叱咤风云的那位金融家阮钰阮小姐?”

  华山这会儿一个头两个大,手机微信已经跳出无数条新消息,都是局里的八卦人士来探究虚实的。华山见过如仙子菩萨般的蔡桃夭,见过妖妖娆大气的阮钰,也见过万人迷般的齐褒姒,在市局的大多数人看来,李云道麾下的头号心腹应该就是他一手提拔重用的刑侦副支队长华山了,只要李云道头上的“代理”两个字一旦拿掉,华山位列市局党委委员之列也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但华山了解李云道的背景,自幼跟老喇嘛生活在昆仑山,又拥有旁人羡慕不来的京城红色世家的支持,再加上能力和手腕都是众里挑一,私生活如何,根本就无需旁人指指点点。

  “都干好自己手头的事情,领导的亲朋好友需要你们这么关心吗?”华山没好气地瞪了小年轻们一眼。

  可是除了办案的时候,这些跟着华山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姐妹们根本就不怕他翻脸,小叮当一脸惋惜道:“啥时候咱们才能出入有豪宅,落脚有豪宅呢?”

  白晓生笑着打趣道:“那你应该先立个小目标,比如先赚上一个亿!”

  “滚!”小叮当没好气道,“我上个月加上奖金才拿了八千多,一个亿,几辈子也挣不出那么多的零。”

  旁边的大姐笑着道:“小叮当,你还有机会,找个腰缠万贯的富豪嫁了,不就能实现你的愿望了吗?”

  小叮当伏在办公室上,有气无力地道:“哪个富豪会找个刑警啊?人家都是找空姐,演员,最不济也要找个老师,像咱们这样子没日没夜的,就算结了也得离!”

  大姐道:“离就离呗,还能分一笔不菲的财产!”

  白晓生有些不乐意了:“马大姐,您这价值观有些非主流,可不能教坏了我们小叮当。”

  马大姐刑侦上的老人了,嘿嘿一笑道:“那行,你厉害,你把我们小叮当娶回家去,好歹你也算个官二代。”

  白晓生乐道:“我倒是乐意,就是人家小叮当看不上咱。”转过去再看小叮当,却发现小姑娘拿起了案件卷宗,又埋头进了一件新发生的案子里。

  年轻人不由得叹了口气,一旁的华山看在眼里,笑着拍了拍白晓生的肩膀,小声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对于支队的年轻人修成正果,他是很乐见其成的。在刑侦支队大半辈子,他看到太多的年轻人分分合合,能了解刑侦这种特殊工种的,也许只有刑侦支队自己内部的人,也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另一半经常会一忙就是数天甚至一两个礼拜不回家。支队里现在的离婚率已经快接近百分之四十了,在破案的压力下,也许这个数字还会继续上升,他希望看到这些拥有青春和活动的孩子们也能像普通人一样,拥有一段美好且幸福的婚姻——因为目前来看,支队的大部分人包括他自己,前半生的婚姻都是糟糕透顶的。

  刑侦支队的年轻人在畅想着年轻局长与那美貌少妇间的种种罗曼蒂克时,年轻局长却握紧了拳头,因为那只铝合金箱子打了,密码是自己身边挺着大肚子的孕妇随口报出的数字。箱子里只有一个嵌放在塑质框架里的u盘,李云道用内线电脑试了试u盘,仍然需要解开的密码,他望向阮钰。

  阮钰叹气摇头:“密码在另外一只箱子里,也是一只u盘,只有同时插入两只u盘,输入特定的口令,才能打开文件。你说这个箱子是从毒贩手里拿到的?”

  李云道点头,将白沙湖杀人案和西湖毒贩七位数悬赏这只箱子下的情况都描述了一遍,阮钰轻笑道:“你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

  李云道摇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肯定是很值钱的东西。”

  阮钰道:“你信不信,拿到黑市上,会有国家愿意出十位数的价值收购这只箱子?”

  李云道瞠目结舌,他已经开始意识到为什么刚刚会有联参二部的跟踪自己了,事情也许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得多:“这里面是什么文件?”

  阮钰微微叹气:“u盘是我亲手加的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呢?”

  李云道吁了口气,他其实也早就猜到,阮钰在美国的身份应该不仅仅是金融企业家这么简单:“美国佬的军事机密?”

  阮钰点头:“美国在南朝半岛部署的萨博导弹系统的原始设计图。为了拿到这份东西,二部派出来的特工,已经死了三个小队,都是精英啊!”阮钰坐在沙发上,面色忧伤,“后来二哥去了趟美国,东西是二哥交到我手上的。”

  李云道顿时紧张了起来:“二哥?他人呢?怎么样了?”

  阮钰安慰道:“你放心好了,二哥从美国直接去了新加坡,他的身份没那么容易暴露,只是美国安全局那边盯得太紧了,所以才假借我的手,把箱子送回国来。当时考虑到安全,我把文件一分为二,一半就是你手上的这个,我交给了二部的人,另一半在莺姐身上。”

  李云道诧异地看向郑莺莺,老妪微笑点头,从随身的绣花荷包里掏出一只精致的u盘。

  李云道深吸了几口气,这一切都发生了太快了,令他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谁知道西湖市发生的一起命案竟然会牵连出国与国之间的情报之战?一旦上升到国家利益,很多事情就不是在自己这个层面上可以解决的了,而那些死者的生命,在真正的国家利益面前,将变得一文不值。

  桌上的内线电话突然响了,李云道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市委一把手曲费清的办公室来电。

  “曲书记!……是……好的……他们一来我马上就交接……”李云道放下电话,曲费清的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铝合金箱子交给军方的人。既然已经知道了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李云道也觉得再把这个烫手山芋留在手里,也许还会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阮钰劝慰道:“我突然回国,就是听说箱子失踪,流落进了西湖,所以想亲自来看看,只是没想到,阴差阳错,箱子竟然到了你的手里。”

  李云道点了点头:“市委曲书记来了电话,二部的人马上就到,让我把箱子交接给他们。”

  阮钰面露忧色:“最近的西湖可不太平啊,交给二部的人也好,省得咱们自己提心吊胆的,现在不光美国人盯着,俄罗斯人,北韩人都盯着这份文件。”

  李云道凝重道:“萨博本就是针对中国的,虽然部署在韩国,民间反对声音很大,但美国人还是一意孤行。这份文件对中国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好险,我现在想想就后怕,如果这个箱子真的流落进了黑市,那么后果……”

  阮钰安慰道:“交给二部的人就好了,咱们彻底置身事外了。宝宝马上就要生了,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不想回美国了,我想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就是中国人,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娃娃。”

  李云道心中一喜:“你想通了?”

  阮钰点头:“其实早就想明白了。我只是从小生活在京城的环境里,见识了太多的污秽与不堪。回过头来想,咱们才建国多少年?人家美国建国多少年了?总要给自己的国家一些时间,教育上可以接受国外的先进理念,但我还是觉得,就像你说的,当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比做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美国人,要强得多!”

  李云道不断点头:“太好了,本来我还在发愁,夭夭也不在,没人能劝得动你,现在不用担心了。”

  阮钰轻抚小腹,微笑道:“傻老公,你难道不知道,你的意见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惊喜足以让李云道乐呵上一段日子了,正准备打电话联络医院,门卫处老王打来电话:“局长,有四位军人想见您!”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