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李云道的态度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朱奴娇发现自己这几天经常丢东西,只不过丢三拉四是她的习惯,她也没有太在意,等到她脖子里的那枚玉佛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时,她就知道自己可能被人盯上了。

  李云道开始反击了?朱奴娇突然觉得很高兴,猫捉老鼠,老鼠如果躺着任你折腾那还有什么意思?这个过程的乐趣不就在于老鼠的恐惧和挣扎吗?这跟放火杀人是一个道理。她没有感受到李云道的恐惧,只是这种挣扎让她看到了某种信号。有意思!

  那只她从美国实验室里偷出来的手套坏了,彻彻底底地坏了。为了这个半成品,她当初甚至放火烧掉了整个实验室,嗯,还顺带着烧死了一个总是出言不逊的肥猪白人同学,直到现在,每当那头“肥猪”在火场中发出的惨叫回荡在耳边的时候,她总能体会到一种说不出的快乐。

  “该死的美国佬!”她有些懊恼地将电子芯片重新塞回手套,这个芯片才是这种技术的核心处在,美国佬当初只肯让自己在外围参与实验,所有的核心技术都教授带着那头肥猪进行的,所以现在芯片烧坏了,她连修复的机会都没有。

  似乎自从开始丢东西后,她就开始走霉运,昨晚在公安局门口监视李云道的时候,差点儿被一辆失控的卡车撞死,回来就发现手套坏了,今天修了一个上午,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她突然想起,似乎美国那边还有些事情没有完成,比如化学实验室里自己还藏了一些东西没取出来,比如那个该死的美国教授那天居然没在实验室。一些深年旧事很快就涌上心头,她突然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来这座陌生的城市。

  坐在公寓的书桌前冥思苦想了许久,她才记起朱梓校好像死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倒不是很伤心,人总是要死的,只不过早与晚而已,这件事情此刻似乎也不太重要了。自己得先去美国那边处理掉当年忘记处理的事情。

  这样做的结果是,李云道发现自己的“尾巴”消失了,查了出入境纪录才知道那个疯女人居然两天前就踏上了飞往美利坚的飞机。知道这个消息的李云道立刻浑身炸毛,顾不上时差,一个视频电话就打给了远在美国的疯妞儿。睡眼惺忪的疯妞儿迷迷糊糊地接通了电话,听说是朱奴娇那个疯女人的事情,也不敢掉以轻心,派出武装到牙齿的得力人手二十四小时时刻保护两个孩子。郑莺莺将多年未用的软剑也随时带在了身上,任何一个想靠近两个孩子的陌生人,都会被她毫不留情地阻挡在二十米之外。

  李云道此时才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抱着十力嘉措下山的孤家寡人了,自己有家人,有媳妇儿有孩子,所有的这一切都有可能成为对手伤害自己的目标。只有千日做贼,无人能日日防贼,所以直到朱奴娇出境,李云道才意识到,自己对于某些不稳定因素太过于心慈手软了。不对女人和孩子出手,这是自己原先的原则,但是无论是之前的文心、甄平之流,还是如今的朱奴娇,这类女人对于社会的危害性要远远大于普通的男性罪犯,一旦让她们抓住机会,将会对社会稳定造成极大的破坏。

  李云道在懊恼的时候,却来了一位素未谋面的客人,陈曦在电话里汇报说客人自称是京城来的,姓朱,三十岁上下,看着像体制内的人。

  放下电话,李云道就知道朱家终于派人来了,只是不知道这次派的是谁。姓朱,三十岁上下,朱家人丁兴旺,处于这个年龄段的也不在少数。不过等朱由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李云道还是大吃了一惊,因为朱由校是朱其风的长子,而朱其风在上周已经正式位列候补,成为全国首个位列候补的七零后的官员。

  朱由校的长相比他的党兄更为老成持重,二十五、六岁的人看上去比实际年纪要大七、八岁,加上他的国字脸和穿着打扮,体制内的气息很浓郁。

  陈曦将朱由校引入李云道办公室的时候,李云道是起身相迎的,既然朱家摆出了态度,自己作为王家的代言人也没必要丢了风度。

  朱由校打量着李云道的办公室,微笑真诚:“李市长的办公室当真是简朴,如果不是从你们公安局大门走进来的,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的办公室。”朱由校是有感而发的,李云道如今是副厅级干部,朱由校进过很多副厅级干部办公室,像眼前这般简洁大方、所有布置都以工作效率让路的独无仅有。而且朱由校很清楚,自己的父亲年近五十,如今才不过正厅级,而眼前李云道才三十出头,此时已经是副厅级,前来能走到哪一步,朱由校想想就会觉得汗颜。

  陈曦在一旁默不吭声地烧好水就很有眼力价地退了出去,李云道则微笑着亲自给朱由校泡茶:“一个办公的地方而已,怎么着能提高效率就怎么着来,只要不是太不能见人,我都无所谓。反正都是干活嘛,能早点干完,就能腾挪一部分精力做些其它的尝试。”

  朱由校点了点头,他早就听说过李云道跟蒋青天还有自己那位堂兄之间的纠葛,他跟朱梓校不是一类人,从本质上来,他是旁系,所以他没有朱梓校的嚣张跋扈,而是更像自己的父亲,人民大学名校毕业后考公务员,而后一步一个脚印地慢慢地走到如今翼北省会一个区的团区委书记的位置。这次朱奴娇的事情由自己出面,这一点令他也很诧异,但内心深处还是隐隐有些兴奋,因为这意味着父亲进入到朱家的权力核心序列后,自己的地位也随之开始水涨船高。也许这一次江州之行,就是一次未曾事先申明的考验。

  “李市长,这次来江州,是应大爷爷的吩咐,为娇姐的事情而来。首先,我代表朱家为最近发生一系列事件向你致歉,其次带来大爷爷的问候,大爷爷说了,娇姐在京城和江州给你造成的一切损失,由朱家一力承担。”朱由校很真诚地看着李云道,只是他从这个微笑饮茶的年轻副市长脸上看不到半点情绪波动的端倪,更看不到传说中此人的暴戾和嗜血。关于朱梓校的死,朱家内部也有很多说法,但无疑新入朱家权力核心的朱其风是最能接近真相的几个人之一。朱由校知道朱梓校在李云道的数轮交手都落于下风,最后一次居然把命都搭上了,哪怕不是李云道亲手杀的人,但都知道,这不过是他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他而死的隐情。

  李云道笑了笑:“京城的一辆车其实算不上什么,那件事就算了,只是她打伤了我视为手足的一名手下,动了手术进了ICU,差点儿命都没了。”一句话,李云道说得风淡云清,但朱由校却听得一背脊的冷汗,这家伙还真跟传说中的一样,对于这些勋贵世家是一丁点的面子都不给,此时朱由校开始隐隐有些同情当年的蒋青天和朱梓校了。

  “这件事大爷爷那边已经得到消息了,大爷爷的意思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当年梓校堂哥就是放不下,才被放逐,最后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医药费之类的,朱家全部承担,只是此事过后,过往的那些事情,一笔勾销。”朱由校说这句话的时候,盯着李云道的双眼,他想从那对眼睛里看到一些情绪的变化,可惜结果却令他相当失望。

  李云道失笑:“老爷子的意思是,既往不咎?”他的笑意,却让朱由校感到很冷。

  朱由校点头道:“是这么个意思。”

  李云道的笑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朱厅长听说刚刚成为全国最年轻的候补?”

  朱由校顿时一张白皙的脸涨得通红,因为他清楚,父亲能顺顺利利地拿到这个候补的位置,朱家就是拿了朱梓校的事情去跟改革派博弈的。如今再拿这件事跟李云道博弈,似乎也的的确确显得有些不太厚道,不过他还是想试一试,至少先不要把大爷爷给的最低的谈判底线抛出来。

  “李市长,朱家毕竟死了一个年轻俊杰!”朱由校故作严肃道。

  “年轻俊杰?”李云道抬头瞥了他一眼,“如果一个人妖也配称得上是你朱家的年轻俊杰,我劝你一句,早些跟朱家脱离干系的好,否则指不定哪天也要步了朱梓校的后尘。我总觉得,官儿当得大不大都不要紧,但男人就得是个男人,弄得男不男女不女的,那算怎么一回事?”

  朱由校咬了咬牙,挤出一句:“死者为大,请你放尊重些!”

  李云道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以朱梓校做的那些事情,我就是杀了他再鞭笞上三天的尸体,也无可厚非。”

  朱由校噌地一下站起身,怒道:“李云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李云道拿起茶盏:“欺人太甚的是你朱家,你走吧,我就不送你了!”他扯着嗓子,“陈曦,帮我送客!”

  还没开始谈就到了个地步,朱由校知道自己也谈不下去,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等出了公安局的大门,深吸了几口气,朱由校才愕然发现自己几乎是白跑了一趟无功而返,只好掏出手机打给自己的父亲,把刚刚的情况描述了一遍。

  电话里的朱其风不怒反笑:“由校,你中计了。”

  坐在出租车回酒店的朱由校诧异道:“爸,你的意思是,他是故意激怒我的?”

  朱其风感慨着道:“怪不得现在京里流传一句‘生儿当如李云道’。”

  “爸,那我现在回头?拿出诚意来好好跟他谈,把姿态放低一些?”

  “不必了,他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直接跟你大爷爷谈。”

  朱由校挂了电话,还是没能理解父亲的意思。李云道的态度明确了?什么意思?难道他想跟朱家不死不休?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