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儿孙自有儿孙福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朱由校并不清楚,他的出现就已经代表着朱家的态度,至于如何达成共识,那也只是谈判细节和利益的多寡而已。朱由校离开后,李云道便直接给美国的人手下令:尽全力将朱奴娇留在美国,万不得已之下,只要留她一命即可,至于伤到什么程度,留一口气给朱家一个面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当然,留她一命是建立在自己人安全的基础上,一旦朱奴娇对阮钰或两个孩子产生实质性的威胁,则格杀勿论。

  美国太远,那边的事情李云道鞭长莫及,只能运筹帷幄,用决胜千里的方式来保护阮钰和两个孩子,不过幸好,朱奴娇入境后就一直在阮钰的监控之下,而那个疯女人似乎已经忘记了朱梓校的死,一直在围绕着麻省理工的几处实验室转悠。

  视频里生过孩子的阮钰更加如同一朵娇艳盛放的牡丹,这个女人似乎故意在视频的时候只穿着内衣,饱满的身子让李大刁民看得不断咽口水。

  “我说你可以了,明明知道你和夭夭都不在我身边,还穿成这样,人家的老婆都是拼了命的把丈夫往家里的摁,你倒好,这是生怕自己家的老公不出轨吗?”李云道仰在沙发上抱着用来视频的平板电脑,佯怒着说道,“别得意,明儿我就在江州物色个十个八个的,看你着急不着急。”

  视频里的疯妞儿笑得前俯后仰,晃动着饱满的身子道:“你倒是出个轨给我看看呢?宁若妙那么一个一掐就能出水的美人儿放在你身边快小半年了吧,你怎么还没搞定她?对了,听说你还跟古可人那个疯婆娘接上头了。你要是有本事,把古可人吃了也让她给咱们老王家生上几个娃,姐这才叫佩服你!”

  李云道却她一句话呛得哭笑不得:“开什么国际玩笑?宁若妙喜欢女人你不知道吗?古可人跟咱隔着辈份呢,漂亮是真的漂亮,差不多快跟你和夭夭一个级数了,但是这是一位正儿八经的蛇蝎美人,我可不想惹祸上身,再说了,京城的老人家们要是知道我把古可人给祸祸了,还不得抄家伙跟我拼命?”

  阮钰满不在乎地撇嘴道:“宁若妙是喜欢女人,可那是因为她曾经被男人伤害过,而且哈哈哈,她一定没尝过男女之间的真正的欢愉,老公,你要是真让她试了,没准儿她就不喜欢女人了。至于古可儿,蛇蝎美人是不假,她这几年听说掉进钱眼里了,满脑袋想的都是钱,据说她的盘古资本已经折腾出几十家上市公司了,市值不菲。那么多钱,可不能便宜了旁人,搞定古可人,再生个一儿半女的,回头那些上市公司都是咱们老王家的,嘿嘿,老公加油!”阮钰挥挥手臂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李云道头疼地闭上了眼睛,这叫怎么回事?自家两位夫人,一个丢下儿子丈夫上赶着去拯救边境上的儿童,一个可劲儿怂恿自家老公出轨拿下别的女人,揉了揉眉心,他对视频里的阮钰道:“幸好你没让我把朱奴娇也拿下!”

  阮钰连忙把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那个疯子就算了,听说精神分裂是会遗传的,我可不想将来有个孩子跑来出一发疯,把凤驹、点点他们这些孩子全干掉。”说着,这个女人还假装打了个寒颤,仿佛真的在脑中思考着那幅画面一般,“我小时候听老祖宗说,他们朱家人脑子都不太正常。”

  两人说完夫妻间不能让旁人听的情话后,李云道这才正色道:“朱奴娇盯着几个实验室肯定是有目的,你让人调查一下,看看那几个实验室里到底有什么。另外,我让人调查过朱奴娇的档案,这个女人很喜欢纵火和爆炸,所以让你的人马要提前做好准备。”

  阮钰见李云道说得认真,也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也收起顽皮,点头道:“你放心吧,我已经按你吩咐的,让人给联邦调查局打过匿名电话了。那几次纵火案到现在还没有告破,FBI应该也很头疼,送上门的线索他们不可能不去证实一下。老公,咱们这样坐山观虎斗,要是美国人真把朱奴娇拿下了,朱家那边能乐意吗?”

  李云道微笑道:“朱由校来过了,说是朱其风派他来的。”

  阮钰诧异道:“朱其风,刚刚进候补那个?朱由校小时候就比朱梓校要乖巧,现在是什么样子我就不清楚了,但肯定没有朱梓校那么坏!”

  李云道喝了口水,点头道:“跟朱梓校相比,朱由校纯良得就像一张白纸。这孩子还不知道,他只要出现一趟,其实就代表了朱家的态度。可能朱其风这一脉之前在朱家并不太受重视,也是这一次朱其风进了候补,这一支才开始进入权力的核心,所以这孩子想着多帮他爹加点分,想跟我谈判,被我收拾了一顿。”

  阮钰捂口笑了起来:“你干嘛欺负人家小朋友?朱由校小时候就长得像个小姑娘,也不爱说话,没什么城府,现在可能好一点了,不过想跟我老公斗,还是太嫩了!”

  李云道没好气道:“你老公也才三十出头,又不是什么老帮菜。不过老朱家这回认怂认得太快了,这个结果让我有些忐忑啊!”

  阮钰轻笑道:“我听说京城的形势出现了一些变化,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经过去年的调整,他们那边的很多老人家都退下去了,新的又没能接上来,应该是有些青黄不接了。这次朱其风能上来,我估计几家都做了很大的让步,否则朱家单单把朱梓校这件事拿出来,肯定是没啥说服力的。说实话,朱梓校那缺德玩意儿,干过的坏事儿罄竹难书,真拉出去枪毙两回都够了!我估计这些事儿朱家自己也心知肚明,这回把朱梓校事情拿出来当谈判筹码,从本质上来看也是示弱的一种表现。加上朱其风又派了儿子来找你,这态度就已经再清楚不过了,看来朱家是准备放弃朱奴娇了。”

  李云道长长叹了口气:“一边是前途无量的朱其风和朱由校,一边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人引爆的炸弹,如何取舍,一看便知道了。只是这血浓于水,如果是我们老王家有个这样的姑娘,我就是豁出去命了,也要护得她的周全。”

  阮钰看着屏幕里的男人,微微一笑道:“所以你是李云道,是王望南,是王家的嫡孙,不是那个尽出疯子的朱家的孙子。”

  视频通话结束后,阮钰穿上睡袍,先去儿童房里看了一眼两个熟睡的孩子,两个娃娃相拥在一起,睡得很香甜,她各亲了两个孩子一口,嗅了嗅两个孩子的奶香味,便起身来到客厅。

  “莺姐,还不睡?”阮钰看到郑莺莺正抱着一册《西厢记》看得入神,笑着走过去,给这位不辞劳苦日夜保护自己和孩子的老妪倒了一杯热水,美国人都喝冰水,阮钰也习惯了冰水,但郑莺莺却只喝热水,所以阮钰特地从国内让人寄来一只带净化功能的水壶给郑莺莺有。

  “谢谢,孩子们都睡了?”郑莺莺接过水杯,微笑着看了楼上一眼,她是打心眼里喜欢那两个瓷娃娃一样的小家伙,正打算等凤驹再大一些,就开始传授他基本的武学功底,男孩子们,多学点舞刀弄枪的本事也不是什么坏事,最不济也能壮胆。

  “白天疯得太厉害了,就怕是又要尿床了!”阮钰也不约而同地看了二楼一眼,那两个孩子是王家的未来,也是自己和李云道的未来。

  “孩子嘛,不都是天真烂漫嘛!趁着年幼,让他们多玩玩,多闹闹,等到了三师叔这个年纪,就该开始忧国忧民了。”郑莺莺微微叹了口气,“三师叔那边怎么样了?”

  “全国都知道,整个华东沿海就一个最拿不出手的地方,江州到现在这个样子,有很多历史的遗留因素,这种积弱积贫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解决的。而且就算肚子的问题解决了,思想根源上问题更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所以云道要在江州做的事情,任重而道远啊!”

  “阮小姐,你放心吧,三师叔一定是一位很优秀的父母官。不像我和天狼在老家碰到的那种混账东西,说实话,如果不是三师叔将我们姑侄俩招去了江南,下一步走投无路的前提下,我还真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

  阮钰知道郑家姑侄在老家跟地方官员发生过很多纠葛,郑氏曾是大族和望族,但解放后家财尽数充公,家产多数被倾占,只剩下姑侄相依为命的祖屋瓦房,到最后,为了政绩地方官还是想拆迁掉那片瓦房,却欺负姑侄俩都是瞎子,将九成的补偿款收入了自己的腰包,为此郑天狼冲冠一怒,将拆迁队揍得屁滚尿流,却因此被地方公安收监,在拘留过程中地方公安受到那贪腐官员的授意,想尽办法折磨年轻的瞎子,郑莺莺得知后,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独自一人咬着刀子摸进了公安局长的家,

  往事并不如烟!郑莺莺长叹了口气。

  阮钰宽慰道:“莺姐,现在不是很好吗?天狼很出息啊,我听小六子说,天狼如今已经是他们一个行动处的内定接班人了。”

  郑莺莺却叹气摇了摇头道:“我倒是情愿他每天跟在三叔身边鞍前马后,我自己的侄子我清楚,论能力是没有问题的,但这孩子心眼太诚实,迟早要吃闷亏了。”

  阮钰笑了笑道:“莺姐,儿孙自有儿孙福,天狼也总要长大的,有些事情,还是得自己去面对。”

  郑莺莺笑了笑:“阮小姐说得是,我也总有一天会化作一捧黄土,很多事情,最终还是该他自己去面对的。”

  阮钰挤挤眼睛:“那个女忍者莺姐见过吗?”

  郑莺莺点了点头:“是个功夫很好的姑娘,看得出来,她喜欢天狼,只是天狼那孩子生性木讷,估计体会不出人家孩子的一片苦心。”

  阮钰道:“云道挺看好他们俩的。”

  郑莺莺乐呵呵笑道:“要是真有喜结良缘的那天,还要请三师叔给他当个证婚人才是。”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