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永远止境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东京银座,一个交汇着这个国度历史与现代文化的地方,一到假日夜晚,华灯初上,人潮汹涌,接踵摩肩。人头攒动的人潮中,一个穿着帽衫的白衣青年快速地在人流中穿梭,灵活得如同一条光蛇一般。因为他的速度太快,又戴着帽衫,很少有人能看到他的面容,极偶尔有人惊鸿一瞥,便会蓦然发现这竟是一个模样比女子还要娇艳美丽的面孔,但他的的确确是个男人。五十米外,一道红色身影同样的速度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穿行,他的面容也同样隐藏在暗红色的帽斗里,帽斗连着宽大的红袍,极速移动和野蛮的冲撞,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头被斗牛士激怒的公牛。

  行至一处料理店门口,白色身影没有丝毫迟疑,闪身便没入了一旁挂着“炉边火烧”字样布帘的料理店,写着字的布帘无风而动,那红袍人竟是毫不犹豫地跟了进去,随后陡然减速。纸灯笼昏黄的灯光下,食客们纷纷转头好奇地看着这个将面容和身子都笼罩在红袍下的男子。穿着现代和服留着娃娃头的服务员小碎步迎上来,用关西口音的日语道:“欢迎光临,请问您是一个人吗?”

  红袍人缓缓抬头,干脆掀开帽斗,几乎所有食客都微微惊呆了:这是何等娇艳的一位亚裔美男子,日本眼下最当红的男星小生都没有他这般好看。娃娃头的服务生干脆直接看呆了,捂着嘴说不出话,她似乎在脑中拼命地想着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明星和哪底是哪位明星。

  “我跟我弟弟走失了,他穿着白色的衣服,跟我一般高,模样跟我也一样。”他有流利的日语对娃娃头的服务生道,“美丽的女士,请问你有没有见到过我那个调皮的弟弟?”

  娃娃头的女生愣了愣,发生阿阿的声音,最后还是餐厅经理模样的中年男子迎上来,指了指最里侧的一间榻榻米小包房道:“尊重的客人,您的朋友正在里面等您!”

  红袍青年“哦”了一声,摸了摸肚子,好像还真有些饿了,于是很干脆地对娃娃头道:“店里的特色餐点,每样来一份。”

  娃娃头再次惊愕地看着红袍青年,这里是银座,而这家炉边火烧号称整个银座地区最昂贵,特色菜每样来一份,那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中年经理很有眼力价地躬身道:“里面请,餐点马上就好!”

  红袍青年顺着经理指的方向走过去,脱下布靴放在一旁,推开木制的推拉门,那白衣青年此时果然已经笑眯眯地坐着喝着店里的特色大麦茶。

  “阿佛洛狄德,今天到此为止?”李徽猷很大方地摆开茶盏,推到对面,又给空瓷杯里倒上茶水,“尝尝他们家的茶,据说是这一带最拿得出手的免费茶。我可不像你,有花不完的钱,对于我这种劳动人民来说,这种等级的免费茶,已经算是极享受的了。”

  模样与李徽猷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阿芙洛狄德嘴角微微抽了抽,算是笑过了,捏起杯子,闻了闻道:“味道还算可以,但算不上极上品的大麦茶。”

  李徽猷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今天还一样,你结你的账,我结我的账,你这一顿饭,够别人吃一个月了,太奢侈浪费了。”

  阿佛洛狄德鼻孔出气:“从华夏到韩国,再从韩国到泰国,现在又到了日本,看来你是负责整个亚洲区域的?”

  李徽猷一点都没有被人点破职务范畴的沮丧,相反一脸闲散地靠着墙壁,一只腿抬上来,用手臂环着:“弄清楚没,我俩为什么长得一模一样?”

  这个问题似乎也让阿佛洛狄德很沮丧:“米若斯大人已经去世了,否则倒是可以问问他老人家。在碰到你之前,我以为我是的神的儿子。”

  李徽猷很吃惊地看着这个在他看来脑子被门挤了的狂信徒,就差没捧腹大笑了,还神的儿子?这世上如果真有他们所认为的神,那他娘的肯定也是什么不怀好意的外星人!哪怕从小跟着老喇嘛长大,三兄弟里对神魔一说最为不屑的却是向来话不多的李徽猷。李徽猷话很少,但那是相对于面前的阿佛洛狄德相言,这个对那个所谓的圣教有着疯狂执念的家伙简直就是一个闷葫芦。

  李徽猷点的定食套餐很快就送了上来,一开始他还很得意,用大口吃饭的声音刺激对面饥肠辘辘的阿佛洛狄德。可是等阿佛洛狄德面前摆满了各种精美餐碟和五颜六色的料理时,他便不得不放下碗筷,不悦地对对面的阿佛洛狄德道:“喂,你一个人吃得完吗?”

  阿佛洛狄德笑笑不说话,李徽猷拿起筷子便开始享用阿佛洛狄德面前的美食。阿佛洛狄德似乎也不反对,只是每一样菜都尝一点,特色餐点才上了一半时,他已经吃饱了。

  他并没有让娃娃头停止上菜,所以精美的菜肴开始占领李徽猷的桌面,最后连那份定食套餐都被撤了下去,特色菜似乎还没有上完。

  “我就说你太浪费了!”李徽猷指着面前新送上来的两道菜,摸了摸自己有些胀的肚子,“可惜只能吃六成饱,否则待会儿动手时又会像上次在越南,边打架边打嗝,太影响发挥了。”

  “你是噶玛拔希的徒弟,我是米诺斯大人的信徒,他们没有完成的比试,将在我们身上延续上去。挑战完你,我就会去挑战你那个大哥,嗯,最后我会慢慢玩死你那个不太会武功的异教徒弟弟。”阿佛洛狄德微笑着,杀人对他来说意味着裁决,意味着净化,这是对无上天神的尊重,也是神旨的一种体现。

  李徽猷的眼神瞬间转冷,但很快又恢复正常:“首先,你目前还打不赢我,当然,我也赢不了你。其次,就算你能赢我,你也没有任何机会杀死我大哥。最后,你劝你不要去找我弟弟的麻烦,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阿佛洛狄德微笑道:“杀死你和你那个大哥后,我会慢慢跟他玩。”

  李徽猷无所谓的耸耸肩:“那就先杀掉我和我大哥再说呢。”

  银筷带着残影袭向李徽猷的双目,俊美的面孔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微微偏头,堪堪躲过一击,银筷插进木墙,筷尾颤动着发出嗡嗡地震动声。几乎是在同时,李徽猷伸手在桌上轻轻一摁,两只银碟子陡然升起,飞旋着击向阿佛洛狄德的双侧太阳穴。

  阿佛洛狄德不慌不忙地微微后仰,两只银碟擦着鼻尖飞过,砰砰两声闷响,钝边的银碟竟生生地插入了墙上的木隔板,入木三寸。

  榻榻米下,阿佛洛狄德一脚踹向对面的小腹,李徽猷微微一笑,拿起筷子伸手在那脚踝上轻点一下,那爆发力十足的一踹竟生生将榻榻米的一侧木板踹得破裂凹陷下去。

  李徽猷啧啧道:“人家好歹把咱们也奉为上宾,你这样破坏公物,真的好吗?”

  阿佛洛狄德冷笑:“废话少说。”

  电光闪烁间,便已又过了十余招。

  嗖地一声,娃娃头拉开门,却见两人都端正地坐着,并没有刚刚听到的噼里啪啦的打斗声。娃娃头正疑惑时,却愕然发现两边的墙上各多了一对筷子和银碟:“这……这是怎么回事?”

  李徽猷冲娃娃头微微一笑:“我们兄弟俩在闹着玩,放心,所有的损失,他会赔给你们的。”

  阿佛洛狄德点了点头,竟是在认可李徽猷的说法。

  娃娃头俏生生道:“请……请不要在店内打斗,不然我会报警的。”

  李徽猷无奈道:“继续?”

  阿佛洛狄德点头:“继续。”

  李徽猷道:“这回换我追你。”

  阿佛洛狄德咬了咬牙:“好!可是你这个没有骑士精神的家伙如果再躲起来睡觉,我一定会把人碎尸万段。”

  李徽猷耸肩道:“打得过再说嘛!”

  这一轮变成红袍在前,白衣在后,当然,在此之前,阿佛洛狄德还是很绅士地付完了餐费和赔偿了木墙和榻榻米的破损费,这让他很恼火,这个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家伙,怎么会如此地厚脸皮和无赖?幸好,这一次这个家伙的确是尽力地追赶自己,而不是像上次在菲律宾的时候,等他找到李徽猷的时候,这家伙居然在一间寺庙里睡大觉。

  谁也不知道,此时此刻,在银座最奢华的酒店总统套房内,一身简单居家服的中年男子临窗而立,身边是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异常味道的日耳曼人。

  “先生,难得的机会,他们都在东京了,是不是一并处理了?”雷奥问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立在窗前,看着脚下闪烁的霓虹灯:“等等再说。”

  雷奥点点头,只是颈间青筋暴突,他情绪有些激动。

  中年男子似乎察觉了什么,摇头笑道:“不要急,汤要慢慢熬才好喝。你现在就去的话,当年我好不容易布下的棋局,岂不是一点意思都没了?当年,我就料定老喇嘛一定会心慈手软,嗯,这样才是我认识的噶玛拔希嘛!雷奥,盯着,一旦发现那个孩子有倾向于圣教的迹象,格杀勿论!”

  “是!”雷奥轰然应诺,扯起的嘴角含着一丝淡淡的杀意。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