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弓角归来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古可人娇笑道:“男人这种东西,难道跟玩具有什么区别吗?”

  陈家老爷子苦笑摇了摇头,清清嗓子道:“你们俩不要吵了,云道那个孩子是个很有主见的小家伙,你们俩谁去都不定能行。”

  薛红荷撇嘴道:“弄得跟香饽饽似的,不就是一个在山里头跟着个神叨叨的老喇嘛读过点书的乡巴佬吗?别说当上副市长,就是当上省长、省委书记,他在我这儿也还是当初那个穿件破中山装的山野刁民。”

  古可人冷笑,不阴不阳道:“别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人家穿破中山装怎么了?那会儿毫无背景的前提下,人家就敢冒死来抢蒋青天的未婚妻,穿件破中山装也能把蒋青天那个没用的家伙踩得跟泥巴似的,怎么就入不了你薛大小姐的法眼了?再说了,我可听说了,你们家那位孪生姐妹可是对人家上心得紧呢!”

  陈家老爷子哭笑不得,这两个丫头从小到大,只要凑到一起就一准儿拌嘴,彼此拿对方都没办法,要真这么吵下去,吵到明儿天亮都没有结果。

  “好了好了,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大人了,怎么还跟小时候抢洋娃娃似的不懂事!”老爷子劝道。

  “陈伯伯,我才二十六岁,可不像有些人,已经开三十多岁了,还像个不懂事的娃娃!”古可人讽刺道。

  女人是最忌讳别人说自己老的,古可人这句话彻底激怒了薛红荷,这位妖孽深吸了口气,才压制住了喷涌而出的怒火,缓缓道:“是,二十六岁就见识过数以千计的男人,你倒是真对得起你们老古家牺牲在战场上那些位!”

  古可人顿时大笑:“姑奶奶我有男人缘,怎么,你羡慕嫉妒恨?有种你倒是也弄几个男人来伺候伺候呢?别说李云道那种人中龙凤了,就算是满大街的那些猥琐男,有几个愿意正眼瞧你的? 要不要明儿妹妹挑几个身强力壮的给你送过来?”

  听两个丫头越说越离谱,陈老爷子只好摆下脸,狠狠一拍桌子:“都胡说八道什么呢?当我已经死了不成?”

  老爷子一发火,两个恨不得站起来扯一顿头发的女人只好偃旗息鼓。

  恰好此时伺候了老爷子大半辈子的管家敲门进来说:“首长,人到了。”

  出乎两个女人的意料,老爷子竟激动得站起身,但似乎又顾及到自己的身份,怏怏地又坐了下去:“快,快请到书房来!”

  薛红荷看了古可人一眼,意思是你知道来的是谁吗?

  古可人耸耸肩膀,表示自己并不知情。

  刚刚还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个女人,似乎瞬间就因为一个意外访客的到来而结成统一战线,所有不快似乎立刻烟消云散。

  不一会儿,书房门被人敲响,老爷子说“进来”两个字的声音居然有些嘶哑,薛红荷和古可人都很好奇,这年头能引起陈家老爷子如此情绪波动的人已经绝无仅有,就算刚刚拍桌子,她们也知道那是老人在故意吓唬她们两个小辈。

  门被推开,宽敞的书房却瞬间变得拥挤压抑起来——因为走进来的那个人高大威猛得仿佛演义小说里走出来的旧历猛将。

  老人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但激动的眼神却出卖了自己的心绪。

  那脸部轮廓如同刀刻斧凿一般刚毅的青年却眼神柔软而充满温情:“我回来了。”

  老爷子竟激动得嘴皮子抖索:“好……好……回来就好!”

  薛红荷拍拍老人的手背:“爸,医生关照过,你不能情绪波动得太厉害,这样对血压和心脏都不好!”但她也清楚,眼前的这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青年对于陈家、对于老爷子拥有着无与伦比的意义,单单“轩辕”这个一个让无数军中儿郎敬仰的代号,就足以让陈家愿意为之付出旁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青年看到书房里除了老人外还有两位女子,愣了一下,才憨笑道:“小姑!”

  薛红荷笑着迎上去,走到跟前她才发现,自己一米七五的身高在这个青年面前如同稚童一般,他就那样站着,就已经宛如一尊谁也无法撼动的军神。

  “什么时候下山的?苦草呢?”薛红荷跟李云道不对付,但对陈家这位同样流落在外二十余载的嫡孙却有着无然的亲近感,上来便拉着李弓角嘘寒问暖。

  古可人很好奇地看着寒暄着的姑侄俩,小声问老爷子:“他就是陈伯伯家那个当年丢掉的娃娃?”

  老爷子点点头,看向弓角的眼神里满是慈祥:“是啊,他就是那个娃娃!”

  薛红荷引着李弓角走过来介绍道:“这位是古叔叔的小女儿,她叫古可人,辈份上你得叫可姨。”

  李弓角闻言,肃然起敬,立正冲古可人敬了个军礼:“共和国的战争史上,古家功不可没,烈士永垂不朽!”

  古可人瞬间就对这个憨憨的大块头好感倍增:“你们兄弟俩都很有意思,我喜欢!”

  李弓角一愣:“可姨见过我二弟还是三弟?”

  古可人笑道:“我最近跟江州那边有些合作。”

  李弓角憨憨笑得如同一个大傻子:“那就是跟三弟云道见过了。他最近好吗?我也正要去江州看望他。”

  古可人微笑道:“他可是比谁都好,三十出头的实权副厅级,全国都很少见的。你要去江州吗?正好,我也想再去江州一趟,可以坐我的私人飞机去。”

  李弓角微微咋舌,他的确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轻的小女子居然会拥有私人飞机这种顶级的奢侈品。

  陈家老爷子的情绪此时也已经平复,笑着道:“你可姨麾下有全国排名前十的盘古资本,弄架飞机自然是不在话下的。”

  古可人耸肩道:“这是董事会的要求,说是怕我坐民航出问题,一定要乘坐私人飞机才可以。”

  薛红荷撇嘴不屑:“德性!”

  古可人眼睛一瞪,眼看着两个女人又要再次开战,老人连忙将话题引向李弓角身上:“苦草那丫头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李弓角憨笑道:“苦草回部队销假了,走得太久了,再不回去就真的要被开除了。”

  老人点了点头:“这段日子辛苦苦草那孩子了,回头我跟小陈那边通个电话,你们俩的事情也的确要抓紧办掉了!”

  李弓角憨笑点头:“云道说了,这种事情让我听您的安排!”

  老人再次苦笑:“你就那么相信李云道那个小家伙?”

  李弓角点点头:“如果这个世界与我为敌,我相信唯一能站在我背后跟我对抗这个世界的,只有云道和徽猷!”

  老人感慨道:“噶玛拔希佛法深厚,在育人一道上,也一样独树一帜啊!佛教协会已经追认大喇嘛为名誉会长,虽然我知道他自己不会在乎,你们三兄弟也不会在乎,但这的的确确也是佛教界对你们大师傅的一种认可和思念,近期会在一次盛会上颁发证书,你们几兄弟商量一下,到时候派个代表去把证书领了。”

  李弓角点头道:“回头我跟云道商量一下。”

  老人问:“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

  李弓角的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就连坐在一旁的古可人和薛红荷也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意。

  “我需要真相,历史也需要真相。”李弓角毫不畏惧地与老人对视着。

  老人看了他良久,才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总归需要有人给出个交待的。”

  李弓角摇头道:“交待是远远不够的。”他脑中突然浮现了轩辕战队的兄弟们一张张的笑脸,脖子上的青筋猛地暴起。

  杀气!

  老人微微叹息道:“冤冤相报啊……”

  李弓角再次摇头:“是血债血偿!”

  老人微微闭上眼:“那就在京城多待些日子再走吧,过段时间我要动个小手术,在此之前,不要离开京城了!”

  李弓角点了点头,见老人似乎累了,便跟着古可人和薛红荷一起离开了书房。

  走在陈家的小院廊道里,古可人好奇地仰头看这个大块头:“听说你原来是特种兵?”

  李弓角点头,薛红荷却讥笑道:“不懂就别装懂,特种兵和轩辕那是两种概念!”

  古可人这会儿似乎对跟薛红荷斗嘴完全没有兴趣,只是继续好奇地问李弓角:“你女朋友也是特种兵?”

  李弓角再次点头。

  古可人突然拉住大块头,让大块头弓下身子,小声耳语道:“我今儿晚上去江州找你三弟,私人飞机,你要不要一起,很快的,今儿去,明儿中午就回来,神不知鬼不觉……”

  李弓角还没开口,就被薛红荷拉了过去,薛大妖孽警惕地看着古可人道:“弓角,你要小心你这个可姨,她的京城里的名声可不太好,沾上她,小心把自己的名声都搞臭了!”

  古可人满不在乎道:“名声这东西能值几个钱?买得起一碗豆汁儿吗?得,你们姑侄俩继续温情,我还给为李云道那家伙的事情继续奔走。”

  李弓角一听到“李云道”三个字,眼神就立刻不一样了:“可姨,云道碰到什么麻烦事情了?”

  古可人撇撇嘴道:“唉,我就是个劳碌命,成天为了别人东奔西走的,也不知道究竟为了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