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突如其来的喜讯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石明执政期间,在江州做了诸多的尝试,但这些不合时宜的尝试,不但没有改江州积贫积弱的财政状况,甚至一度几乎拖垮江州脆弱无比的财政。但石明的很多理念是超前的,为了这些超前的理念能够在江州付诸实施,石明在位期间一手提拔了不少官员,哪怕如今石家分崩离析,石明身陷囹圄,石系人马群龙无首,除了少数的功利份子及时与石家划清界限外,剩余的石系人马到如今也是在心里默认石明这位“带头大哥”的存在的。

  “石明被两规后,石系人马里头有人提出要集体联名上书中央为石明伸冤,是被当时省里几位领导拦下来的。”傅应国回忆道,“石明被两规时,是被京城来的人直接从会场带走的。很讽刺的是,当时石明正在全市范围反腐斗争动员会上做讲话,纪委的人就来了。据说石明的讲话几乎是匆匆收场,靠近前几排的人看到他额头上的汗跟瀑布似的。”

  “石明被带走的时候,石系人马没闹?”李云道皱眉问道,“按他们敢联名上书的胆量,拦个把纪委的工作人员,应该也不在话下。”

  傅应国苦笑道:“幸好当时黄仁义已经进去了,如果黄仁义在场,有他在指不定事情会闹得更大。黄仁义跟石明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他不在了,枪杆子没了,想拦人也得有这个本事!而且纪委来人的时候动用了京城那边的武警,石明挟持舆论的本事还是很厉害的,京城那边显然是防着这一手的,几乎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就把人押上了车,直奔机场。”“倒是打了石系人马一个措手不及啊!不过他们事后敢提出要联名上书,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之前一直以为无论是之前的高系还是石系,都是一帮树倒猢狲散的利己主义者,现在看看,居然是一帮硬骨头。”李云道笑着敲敲桌子,说实话,他的确有点心动,不管怎么说,石明应该从百官中挑选出了一帮能力出众的,甚至人品现在还不好判断,但在如今的江州官场,想要找到一群德才兼备的可造之标,似乎比登天还难。

  傅应国笑了笑道:“马书记来了之后,原先的石党纷纷靠边站了,虽然权力开始转移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今的石系人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团结,也更难对付。”

  李云道微笑摇头道:“干嘛要去对付他们?只要他们不作奸犯科,我们也犯不着去招惹他们。不过,如果有合适的时机,我倒是想是认识这帮人,至少他们对石明的那份忠诚,还是值得敬佩的。”

  傅应国离开后,李云道便独自驱车出了市局。公务用车规定出来以来,正厅以下的干部都是只有车贴没有专车和司机的,不过落实到下面,还是有很多变通的办法,比如之前市公安局会默认某辆车和某位司机是局长专用,都是在机关单位混的,没有哪个不长眼的会真的去申请使用局长的专车。不过李云道来了江州后,除了有应酬会让陈曦安排人来帮自己代驾,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自己开车,所以今天他仍旧是自己开着那辆车门上还有几处子弹坑的北京吉普,呼啸着来到特警支队。

  看门的老王头看到启下车窗后车里坐着一个穿警服的年轻人,便笑着问:“小伙子你找谁?”

  李云道笑着说:“大爷,麻烦登记一下,我姓李,市局的,我找你们袁朗袁支队长!”

  老王头在特警支队看了这么多年的大门,谁是警察谁不是警察,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车里这年轻人,文质彬彬,应该是市局的坐办公室的那类,看了一眼李云道递过来的证件,便笑眯眯地打开门闸:“您先停车,我给袁支队去个电话,前面儿走廊在修地砖,我带你绕过去。”

  等李云道停好车,便看到老人家走过来道:“走吧,不接电话,肯定在那边!”

  于是,正在训练场上跟小伙子们一起训练的袁朗看到传达室的老王头带着一个穿着制服的年轻人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袁支队,袁支队,这个小伙子说是市局的,来找您办事儿的!”老王头知道这个点如果打了办公室电话和手机没人接,那袁支队长一准儿在训练场上跟大家一起浑汗如雨,他看小伙子穿着警服,又出示了警员证,他便也没多看,直接带人领着人一起往训练场这边杀了过来。

  袁朗正跟小伙子们一起做着俯卧撑,一听老王头的话差点儿岔了气,连忙起身,连忙爬起来,来不及掸去身上的尘土和杂草,迎了上去:“李市长,你怎么来了?”

  老王头听着犯了糊涂,摇了摇头,见袁朗迎上来了,便冲李云道笑了笑道:“就知道他一定在跟着一起训练,听说市局要搞什么快反反应小组,袁支队现在对训练可上心了!”说着,便弓着身子背着手往回走。

  袁朗不断用胳膊抹着一头的汗:“李市长,你别介意,我传达室的这位老王头就是个耿直脾气,说话没个遮拦的,要是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你别往心里去。”

  李云道看着跟特警队员们一样只穿着一件制式背心的袁朗,笑道:“怎么你自己也下训练场了?走,带我瞧瞧!”

  袁朗一边引路一边指着不远处仍在做着体能训练的特警队员们,嘿嘿笑道:“这人啊,就是一部精密的机器,要是长时间不动,就容易生锈,不是这儿出毛病就是那儿出毛病。我空了就下来跟他们一起练练,首先可以监督这些菜鸟们,其次也能增加跟他们之前的沟通,最后我也有私心啊,平时大会小会,连个锻炼的时间都没有,这不也可以锻炼锻炼嘛!”

  训练场上热火朝天,特警队员们汗流浃背,李云道看着这些练到声嘶力竭发出猛兽般嘶吼的年轻人,心中满是欣慰:“有这样一群精兵悍将,是江州人民的福气啊!”

  袁朗笑着谦虚道:“局座,这离你的要求恐怕还差得远啊!”

  李云道笑着指了指他:“过份谦虚就等同于骄傲啊!”

  袁朗嘿嘿笑着,说实话,他对自己亲手调教出来的这帮队员有足够的信心,不过他也知道,特警跟军方的特种精英相比,还是要稍稍逊色的:“局座,快应反应小组,我可把这帮孩子都动员起来了,您可得多给咱们留几个名额啊!”

  李云道哭笑不得地指了指他:“老袁啊,你这是给我出难题啊!”

  袁朗突然站得笔直冲李云道敬了个军礼道:“报告局长,特警支队支队长袁朗主动请缨,请求加入快速反应小组!”

  李云道撇撇嘴:“怎么,不想干特警支队长了?你再往上,就能进班子了,坚持了这么多年,舍得放弃?”

  袁朗看着训练场上的年轻人,微微叹息一声道:“说实话,能进步谁不想呢?不过其实我也仔细思量过了,局里那么多中层正职,轮谁也轮不上我一个打前线的进党委班子,眼看着年纪也要到了,还不如发挥点余热,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更有意思的事业里去。”

  李云道笑了笑:“这就是全部了?”

  袁朗不好意思地抹了抹额头上不断滑落的汗珠:“其实还有一个小小的私心,万一以后真有进班子的机会,这次调动,也许能给我加点分!”

  李云道哈哈大笑:“不是也许,是一定!边走边聊,我其实今天来的目前,就是跟你讨论这件事,因为除了你,还有一个人跟我毛遂自荐了!”

  袁朗愣了一下,诧异道:“王虎?”

  李云道笑得很开心:“看来你们很了解彼此嘛,王虎也说了,你一定争取副组长这个位置的。”

  袁朗咂咂嘴笑道:“王虎自然也是有真本事的,不过跟我老袁相比,嘿嘿,局座,我觉得我比他更适合。”

  李云道笑得神秘兮兮:“你别忘了,我是刑警出身。”

  袁朗先是一愣,随后笑了起来:“局座,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偏袒任何一方的。”

  李云道点了点头:“我果然没看错你!跟你直说吧,刘冈两规后,班子里一直有一员缺额,市里要求增补一个党委委员,我向马书记推荐了你!”

  袁朗大吃一惊,这回连说话都开始结巴了:“局座……您……您……说什么?”

  李云道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其实刘冈那次群体事件,不光是我,就是马书记和纪委的谢书记,对你的印象都很不错,我这次向马书记推荐你的时候,你知道马书记说什么吗?”

  “说啥?”

  “马书记说,就是那个第一时间挺身而出的特警支队长?很好嘛,像这种在大事大非面前,敢于挺身而出的党员同志,我们就应该加以重点培养!”

  袁朗的脸瞬间涨得通红,感激万份地看着李云道:“李市长,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