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气象局局长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风变成了从海上吹来的东南风,江州的夏天便真的来了。繁花似锦的季节里,三十度的高温却依旧烘不热俞旻楠冰冷的心。三十岁前,他是市委大院里起得最早的一批人,那时候连清洁卫生的阿姨都感叹这样的小伙子如果不受重用简直就没有天理了。石明执政中后期,俞旻楠成为江州政界的一颗冉冉新星,所有人都觉得,市委秘书长的位置,总有一天是俞旻楠的,甚至连俞旻楠自己也觉得,不光是一个常委秘书长,未来市长、书记甚至一方封疆大吏他都能踮踮脚够得着。所谓意气风发、挥斥方遒不过如此!

  随着石明的双规,时任副书记、市长的杜国彬代行书记职权,被石明压得抬不起头的杜市长第一时间对以俞旻楠为首的石系人马进行了大幅度调整,副秘书长俞旻楠直接被扔去了市气象局,其余所有石系人马都被杜国彬借着石明倒台的东风在第一时间进行了清洗,绝大多数都从重要岗位调到了档案局、林业局这样一些没有实权的单位。

  俞旻楠喜欢骑自行车上班,因为气象局离家很近,走路也不过二十分钟的步程,骠自行车会把时间缩短到七分钟。江州政府单位都是朝九晚五制,所以俞旻楠如今每天早上八点五十二分钟准时出门,八点五十九点进入气象局小院,留一分钟从停车的地方走到二楼自己的办公室,恰好九点整。

  气象局是实实在在的清水衙门,专业性又较强,俞旻楠这种事务型官员并没有多少发挥的空间,用一个月时间把气象局上上下下摸排了一遍,又用一个月时间将局里的所有工作梳理了一遍,然后就发现自己这个一把手局长居然无事可做了。俞旻楠是个闲不下来的人,哪怕仕途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短暂地失落后他便开始一面潜心研究气象专业,同时把自己丢掉多年的书法爱好重新捡拾了起来,两年时间,不但出版了一本关于气象与生活的专业学术类的专著,而且还被拿了两个全国范围的书法大奖,被省书法协会吸纳为会员。

  九点差一分,俞旻楠一路笑着跟擦肩而过的同事们打着招呼,脚步轻快地从陈旧的水泥楼梯走向自己位于二楼的办公室,还未到二楼,就看到办公室主任老林提着热水瓶和杯子从楼梯口经过。

  “早啊,老林!”这是俞旻楠的习惯,主动跟每个下属打招呼。

  办公室主任老林一看俞旻楠来了,立马掉后小碎步地靠过来,看神态竟有些着急:“局长,来了位客人,我没敢怠慢,请到你办公室等着了。”

  “客人?”俞旻楠皱了皱眉。

  老林一看俞旻楠皱眉,就知道这位不过三十出头的局长在想什么,笑了笑,小声道:“放心,不是造房子那些人!”前些年楼市一片大好,防雷检测是气象局负责的,有些偷工减料的开发商就把主意打到了局长的身上。俞旻楠开始还愿意跟那些地产商周旋周旋,到后来干脆就一律谢客了。

  俞旻楠奇道:“那是谁?”

  老林凑到俞旻楠耳边小声嘀咕了两句,俞旻楠猛地抬头惊愕道:“他来找我干什么?”

  老林笑得意味深长:“局长,我觉得不像是坏事!”

  俞旻楠点点头,却仍旧百思不得其解:“走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俞旻楠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那位年轻的副市长正坐在茶几上看一册巴掌大小的书,扫了一眼俞旻楠就看出这是一本泰戈尔的《飞鸟集》,因为同样的随身携带本他也有,而且就时常放在自己的床头,这让他对这个年轻的副市长的第一印象相当不错。

  “李市长!”俞旻楠是干过副秘书长的人,迎来送往本就是强项,此时一脸热情地走进来,从头到脚都自然至极。

  李云道放下诗集,起身与俞旻楠握手:“俞局长,我这个不速之客不打招呼就上门了,还请见谅啊!”

  俞旻楠笑着道:“哪里的话,李市长亲自来视察气象局的工作,我欢迎还来不及呢!坐坐坐,正好尝尝今年的本地新茶!咱们江州的茶虽然比不上碧螺春和西湖龙井,但也别有一番滋味!”

  老林泡好茶就退了出去,临离开前还很懂事的帮局长掩上的办公室的门——显然这位并不分管气象工作的副市长醉翁之意不在酒。

  李云道学识渊博,俞旻楠也见多识广,加上同样爱好书法,只聊了半个钟头,这位昔日的市委副秘书长对眼前的副市长生出了一丝相见恨晚的感觉,这让他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不过他心里也很清楚,这位年轻的副市长显然并不是来跟自己讨论书法、诗集和三山五岳的。

  终于,李云道见火候差不多了,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我来江州眼看着也好几个月了,说实话,看到很多半拉子工程停在那里,心里真的很不舒服啊!无论是工业园区,还是沿大运河步道改造,这些项目都是极具有前瞻眼光的。”

  听到李云道转了话锋,俞旻楠就意识到正事儿来了,但是没想到李云道上来就是肯定之前石明在位时启动的这些争议工程,这让他觉得很诧异,但此时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苦苦一笑道:“无论是省里还是市里,就连江州的不少老百姓,都觉得当初这些事情是极劳民伤财的。”

  李云道摇了摇头:“这么说就太绝对太偏面了,至少是不客观的。江州的积弱积贫并不是解放后才形成的,有很可历史和地理因素造成了江州今日的局面。说句公道话,石书记在江州期间还是干了很多实事的,江州的市容能有现在这样的局面,也都是石书记的功劳。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要辩证地看待问题,所以一杆子否定石书记在江州的作为,显然是不符合真实情况的。只能说,功过对半开,从施政角度来看,石书记是想给江州人民一个光明灿烂的未来, 只是执行的时间和方式方法上出现了一些富有时代特怔的谬误,这不单单是石书记一个人的过错,应该说江州整个决策层都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只是这个责任因为石书记的违纪违法而被一股脑地推到了石书记和你们这些当初跟着石书记开疆拓土的公务员身上,这对石明来说不公平,对你们来说也一样是不公平的。”

  俞旻楠低下头去,因为他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发胀发红的双目。当初被杜国彬从副秘书长的位置上直接撸到气象局这样一个偏冷的事业单位当一把手,他也没有一句怨言,宦海浮沉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但是他看不过那些当初站在石书记身后鼓掌叫好而后又戳他们脊梁骨的卑鄙小人。石书记通过儿子敛财,违纪又犯法,被两规后判刑,这一点包括俞旻楠在内的石系人马都是认可的,但全盘否定石明任上的所作所为,将石系人马多年为江州加班加点作出的贡献和心血一竿子全打翻进阴沟,这是他们不能接受的。所以当初被安排在各个重要岗位上的石系人马,被杜国彬全线调整后,有些脾气倔的在调整后就辞职下海经商了。

  李云道看到俞旻楠的反应,微笑着道:“你也知道的,马书记把工业园这摊子事情交给了我,既然组织信任我,我还是想着能尽量把工作做到位。所以今天冒昧地跑一趟,其中一个主要目的就是听听你对工业园区的看法。”

  俞旻楠缓缓抬起头,苦笑道:“李市长,工业园区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是我们当初都没有想到的。虽然延续了江南苏州的模式,但也不是照抄照搬,在规划初期,我们还是因地制宜地加入了很多地方性的元素和改动。只是现在这个时候,你让我谈看法,李市长,我真的不知道从何谈起啊!”

  李云道笑了笑道:“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咱们今儿又不是什么正式的会晤,说到底,我还是来向你取经来了!说实话,我来江州也就几个月时间,对于江州各方面的了解,肯定不如你,再加上你是当年工业园区底层规划设计的实际操作人,我想对于那块土地,江州应该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了。”

  俞旻楠深叹了口气,似乎在斟酌到底是不是应该继续跟李云道谈论工业园区的事情。

  李云道一眼就看透了他的矛盾,笑着道:“没事的,我其实也没让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愿意说多少就说多少。今天你说的任何一句话,都不会出这个门,这一点我以我李云道的人格担保。”

  俞旻楠长嘘出一口气:“李市长,我能感受到你的诚信。其实谈谈工业园区,也无伤大雅,就算有些话传出去了,我俞某人也不怕,当年就是怀着一个公心来做事的,石书记出事后,纪委也不是没有查过我,至少我俞某人是经得过组织程序考验的。”

  李云道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