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给你个局长干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从气象局出来已经是下午,午饭是在气象局食堂吃的,俞旻楠对于江州城东工业园的理解的确比绝大多数人都深刻,谈话中,他直言不讳地点出了两个定位:一个是工业园的产业定位,另一个则是管委会的职能定位。

  这两个定位直到李云道离开气象局时,他都仍然在思考俞旻楠的一番话——江州要转变的不仅仅是产业实体,更重要的是思想意识。江州穷,财政赤字严重,但这不能成为领导干部停滞不前的理由,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一帆顺风的事业,要成就一番伟业,更要经历无数的风雨煎熬。

  本来上午市里面还有一个会议,但李云道却推掉了,这半天的时间并没有白费,俞旻楠这些年轻又有想法的官员的存在,让他看到了繁荣江州的希望。无论干什么事业,说到底,人才是最根本的要素。

  李云道独自开车又沿着运河大道去了一趟工业园区,也不知道是因为季节的变化的还是因为开工的工业越来越多,此时的工业园区居然呈现出一片空前的欣欣向荣之势。上回跟老人家蹲着抽烟的地方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已经矗立着一栋气势相当恢弘的英伦建筑,打听之下才知道这是楼盘的售楼处。李云道不禁苦笑摇头,商人对于金钱果然就如同恶狼之于鲜血,那些半拉子的住宅楼如今在封装外立面,仿佛对于这个曾经谁都不看好的工业园区,这些商人的信心比李云道自己还要强。

  准备离开工业园回市局的时候,斐宝宝的电话打了进来。斐宝宝似乎对有机农业的事情很上心,李云道帮他安排跟农业局那边吃了一顿饭,自来熟的斐大少立刻跟农业局那边打成一片,第二天就跟着农业局的人下了基层考察,直到今天才又有了音讯。

  “哥,我打算跟你作邻居了!”斐宝宝在电话里嘿嘿笑着,“刚刚跟中介谈好,三百万,就在你住的隔壁楼!我本来想买在你楼下的,但是,嘿嘿嘿,人家说什么也不肯卖!”

  李云道失笑:“你小子是打算在江州打持久战了?学不上了?”

  “当然要上!文凭啥的倒不是很重要,有些专业领域的理论还是值得花功夫研究的。反正现在高铁来回也方便,我已经着手在注册公司了,哥,我的想法是把公司注册在你们工业园区,嘿嘿嘿,能不能给点政策优惠啥的?”

  李云道笑了笑,心中颇为感动,他知道这小子是在变相地帮自己,至于政策优惠什么的,别的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区都会给出有足够吸引力的条件,完全没必要把公司注册在如今看起来不着调的工业园区里。

  “行啊,别的区域能给的都会给,不过前提条件是你小子五年内不能把总部搬出江州!”李云道相信,只要是斐宝宝愿意花心思去研究和折腾的事情,就没有干不成的,他甚至已经在期待着国内第一艘有机农业的巨型航母会在主板上市。

  “嘿嘿,哥,只要你还在江州,我哪儿也不会搬!不就五年嘛,成,我答应你!”斐宝宝测算了一下,五年内自己应该还没有到需要把公司总部搬去北上广深才能维持扩张的地步,他现在只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商机,错过了便机不再来。

  “最近跟小西相处得怎么样?”自己结婚的时候,李云道就已经发现顾小西对这小子有意,只不过当时斐宝宝还没跟洛珊珊分道扬镳,以顾小西的性子是绝对不愿意当第三者的,如今两人都孑然单身,干柴烈火一些也无可厚非。

  “嘿嘿,还行还行!”电话那头的斐大少干笑着。

  “那准备什么时候正式上门见见小姑和小姑父?”

  “小西说还要考验我一段时间,估计得年底了。”

  “那得加把油,小西是个好姑娘,把握好机会!”

  “那还用你说,小西这样的姑娘现在真的很难找,哥,你都不知道,小西做饭可好吃了!”

  “小西什么时候给你做过饭?”李大刁民一脸警惕地问道。

  “哎哟,哥,我听不清你说什么,喂—喂—,哥,听不清啊,我回头找时间再给你打电话啊!”斐家大少见要被未来的大舅子抓到小辫子,慌慌张张地挂了电话,倒也不算是做贼心虚,到目前为止自己这颗贼心还没积攒起足够的贼胆。

  李云道放下电话便微笑摇头,对于斐宝宝和顾小西的事情,他是乐见其成的,亲上加亲,这是好事儿,而且斐宝宝在经历过洛珊珊后,已经从一个懵懂的少年蜕变成一个成熟的男子,这对于妹妹顾小西来说,也无疑是幸福的一种保障。

  用一上午的时间为江州市发现了一众能吏,又用一个电话初步确认了妹妹顾小西未来的幸福方向,这让李云道觉得心情大好,似乎这是自从自己踏上江州这片土地后,头一回心中如此畅快。

  于是他没有立刻回市局,而是转道去了医院看望康复中的战风雨。不得不承认这个跟牛犊子一样壮实的家伙的确生命力很强,当时已经严重到进重症监护了,才不过半个月的功夫,他已经嚷着要出院了。

  战风雨自然是不能出院的,因为李云道跟医院打了招呼,没有他的同意,绝对不许战风雨出院,所以当李云道出现在单人病房时,战风雨高兴得嘴巴咧得好大。

  “头儿,我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你就让我出院吧!”战风雨靠着床,手臂在空中有力地勾了两记勾拳,拳拳生风,却很不幸地牵动了肺叶上的伤,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李云道撇撇嘴,给他倒了些开水递过去:“你还是先给我好好地把伤养好,好彻底了才能上战场!话说回来,现在也不是什么非常时期,还没到要你负伤上阵的时候,真要到那个时候,你放心,什么时候看到我客气过?”

  战风雨苦着脸道:“头儿,这医院里实在太闷了,不利于恢复啊!”

  李云道没好气道:“你就是想见夏初吧?死这条心吧,夏初这几天没来吧?她已经入选快速反应小组,正在江州军分区的特训营里参加特训,你现在就是出院了,回去也见不着人!”

  战风雨嘻嘻笑着,挠挠头道:“头儿,我没想……”

  李云道哼哼道:“男子汉大丈夫,喜欢就喜欢,藏着掖着算什么?喜欢就告诉她,别婆婆妈妈的!”

  “嗯!”战风雨很用力地点了点头,他原本还有些犹豫,但是经历过这一次的生死煎熬后,他突然想明白了一点:如果当下不说,很可能某个瞬间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李云道从床头柜上拿了两个苹果,洗干净后给战风雨削了一个,自己拿起另一个连皮啃着:“一直没问你,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战风雨道:“那个疯婆娘有些古怪啊,头儿你要小心,尤其是她手上戴的那个手套,一拳打在我胸口上,我差点儿以为自己被铅球砸中了。太他娘的不可思议了,一个弱弱的小娘们儿,一拳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道?我这几天就一直在想,问题肯定出在她那个拳套上。”

  李云道点头道:“朱奴娇,是朱梓校的妹妹,朱梓校在西湖时被我弄死了,所以你这一拳是替我挨的。夏初应该告诉过你了吧,朱奴娇参加过美国军方委托给大学实验室的一个体外骨骼的项目,主要是为了解决单兵负重而进行的研究。这个女人是个纵火狂,在美国也杀过人,应该是当初烧了实验室后把东西带回了国内。你以后再看到她,离她远一点,这样的女人咱们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战风雨一脸头疼的表情:“算了,老天爷还是保佑我别再见到这个女人了,否则我真不敢保证会不会把她打得连她妈都认不出来!”

  李云道失笑道:“还是别了,你这种大男子主义的家伙,别到时候怜香惜玉又不动手了,这回捡回一条命来,下次估计就没这么幸运了!”

  战风雨似乎也发现头儿今天心情非常不错,笑着问道:“头儿,有什么好事儿?”

  李云道笑着道:“放心,是好事儿就少不了你的好处,赶紧给我恢复囫囵了,还有好多事儿等着你干呢!”

  战风雨眼珠子一转:“头儿,我是不是错过了快速反应小组的选拔机会?还能再补选一次吗?”

  李云道耸耸肩膀道:“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你就别打快速反应小组的主意了,有个活儿是给你量身定制的。”

  战风雨连忙道:“头儿,我可不想成天坐办公室,给我局长当我也不干!”

  李云道哭笑不得道:“你还真看得起你自己,还给你个局长当?你倒是当一个我看看呢?”

  战风雨嘿嘿笑着挠头:“我就那么一说,那么一说……”

  “嘿嘿,老战,万一我真给你一个局长干呢?”李云道冷不丁地抛给这家伙一个“重磅炸弹”,惊得战风雨半天说不出话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